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一章 重生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六月,炎炎夏ri,虫蝉鸣鸣,午后的滚滚热浪让人无比烦躁。
    周铭睁开眼,看着头顶的吊扇在吱嘎吱嘎摇摇晃晃的转着,就好像随时会掉下来一样。

    不会吧?这是真的吗?我不会只是在做梦吧?如果这是梦的话,那也太真实太长了一点吧?

    周铭心想着,他又闭上了眼睛又睁开了,在反复做了很多次以后周铭才相信,自己是真的重生了。

    如果自己真的重生了的话,那么那件事……

    想到这里,周铭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看向墙上,上面的ri历清楚的显示着今天的ri期:七月十二ri。

    今天,jiu shi 今天,自己父亲jiu shi 从今天开始感觉身体不舒服的,开始父亲以为只是吃坏东西了,就并没有在意,后来实在痛得受不了了才被送去的医院,检查结果是患有阑尾炎。那时由于家里没钱给父亲做手术,父亲在医院里生生把阑尾炎给拖成了阑尾穿孔。最后母亲虽然借到了钱,但父亲由于手术不及时,阑尾穿孔引发了腹膜炎和败血症,只撑了不到一年就去世了。

    那是自己一辈子的痛,如果自己这时候能为家里挣钱的话,那父亲就不会在医院里把阑尾炎拖成阑尾穿孔,更不会因为这么个小病让他痛苦了一年最后去世了,不过自己既然重生回来了,那自己就一定会拼命赚钱,一定不会让这些事情再发生了!

    当周铭再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眼神里满是坚定。

    想到即做,周铭跑出家门,在jing guo 一个路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自行车的铃声,周铭转头看去,就见一辆单车朝自己冲撞过来,周铭来不及躲避被撞倒在地。

    “谁啊?骑车不看路的吗?”周铭怒骂道。

    “哟?这不是咱们760厂的大学生吗?实在不好意思啊,我是真没看到你,不过这也没bàn fǎ ,谁让你在zhè gè 时间不好好在厂里上班,还在路上闲逛呢?”

    一个让人厌烦的声音传来,周铭抬头望去,只见一个梳着分头的年轻正扶着自己的自行车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眼神很是轻蔑,在自行车的后座上还坐着一个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女孩,这两个人周铭都认识,他们一个叫马林一个叫张倩,都是害自己没了工作的罪魁祸首。

    周铭还记得自己自从大学毕业以后就被分配回南晖县的760厂上班了,一同被分配来的还有他的女朋友张倩,但是后来马林仗着他爸是副厂长就把张倩给抢走了,马林抢走了张倩还不算,还天天带着张倩在他面前炫耀,后来周铭有一天忍无可忍就和马林在厂里打了起来,马林仗着他父亲的guān xi 就把自己开除出厂了,自己一直没工作到现在。

    如果是在经济发达的后世,这倒无所谓,了不起再找个工作jiu shi 了,但这是在80年代末,一个人要是被单位开除了又没有其他单位愿意要的话,zhè gè 人就会被人看不起了,zhè gè 情况在zhè gè 760厂里尤为突出,周铭记得自己那时是被人指指点点了整整一年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每一次马林见到自己都要用zhè gè 嘲笑自己一番,周铭可以想象,他肯定是gu yi 骑车来撞自己的。

    周铭不想理马林,他起身想走,但马林却拦在了他面前说:“周铭呀,不是我说你,你说说你就在咱们厂技校学门手艺多好,那样至少也不至于在家里好吃懒做嘛!你非要去什么省城上大学,还学什么经济?你看看有什么用?回来以后连工作都没有,多可悲呀!还得让你爸妈天天在厂里累死累活的干活。你看要不这样,你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我就帮你去找我爸,说不准就能同意你在厂里打扫卫生呢!”

    周铭紧握双拳,心里无比气愤,而马林看到周铭气愤的样子,一下变得更开心了,他说:“干嘛?你想打我?那你来呀,我保证不让你父母下岗,来呀来呀!”

    “你不觉得你现在的样子很贱吗?”周铭冷声道,“你不jiu shi 因为我考上了大学你没考上,你一直都在嫉妒我吗?”

    马林笑道:“我嫉妒你?hā hā!你是在跟我讲xiào huà 吗?还是你以为现在咱们还在上学?你可是真能拿自己当盘菜,你也不撒泡尿好好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和寄生在你父母身上的毒瘤有什么区别?而我马上就要提干了,你觉得我还要嫉妒你吗?”

    面对马林的羞辱周铭也不生气:“你不是不知道我学经济有什么用吗?过几天我就会让你知道的。”

    “好哇!老子等着!”马林很嚣张的说。

    周铭看了张倩一眼,坐在马林车后座上的张倩无动于衷,好像根本不认识自己一样,这让周铭心头一痛,不过周铭毕竟是重生回来的灵魂,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离开了。

    马林看着周铭一言不发的离开不由愣了一下,因为在他的yin xiàng 里,周铭一直是一个脾气很暴躁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被自己说了两句就和自己打架被开除出厂了,怎么今天这么能忍?而且他给自己的感觉好像也不一样了。

    马林随之吐了口唾沫说:“娘的,你就在老子面前使劲装吧,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周铭离开了马林,直接来到了760厂里找到了父亲周国平的车间,zhè gè 时候周国平正坐在椅子上休息,周铭走过去问道:“爸你没事吧?”

    听到周铭的声音,周国平惊讶的抬起头:“小铭你怎么到厂里来了?快,快出去,这里有很多伽马shè线,而且很脏的。”

    “爸您都在厂里上了二十多年班了都没事,我就进来一会也没guān xi 的。”周铭说。

    “这怎么能一样呢?我是工人,在这里习惯了,你是大学生,就应该当领导的。”周国平说。

    “但您是我爸,”周铭说,“好了爸,不说zhè gè 了,你有没有感觉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

    周国平摇摇头说:“没有,我身体好着呢!”

    “小铭你可别听你爸的,他从下午开始就肚子不舒服,你没见你爸都没站在车床旁边吗?你小时候来车间哪次来你爸不是在干车床的?”一个工人走过来说,“师傅你jiu shi 什么事情都喜欢忍着,zhè gè 病可不能忍着,还是要去医院看一下的好。”

    zhè gè 人周铭认识,是父亲带的徒弟张建军,张建军一直是很尊敬父亲zhè gè 师傅的,周铭还记得前世父亲过世以后,家里有一段时间很困难,都是张建军帮忙接济的。

    周国平满不在乎道:“建军你就瞎cāo心,我不过jiu shi 中午喝了点凉水给肚子吃坏了嘛,这有什么?”

    “爸,我觉得张叔叔说的对,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你还是去医院看看的好。”

    周铭有些哽咽的说着,让周国平和张建军都一下愣住了,不明白周铭为什么会突然有这样的表情。

    其实周铭也不想这样的,但他是重生回来的,在前世父亲已经去世二十多年了,现在猛然又见到了父亲,周铭根本不可能控制得了心中的感情。

    “你呀!上了学jiu shi 不一样,”周国平说,“好好好,我去看,下了班我就去看,不过现在我得先去看看车床了,这么长时间应该车的差不多了,争取在下班前多干几件出来。”

    说完周国平就起身朝他的车床走去,看着父亲的背影,张建军对周铭说:“小铭你最好还是等你爸下班以后你带去医院检查一下。”

    “张叔叔你也觉得我爸不会去医院吗?”周铭反问。

    “师傅的xing格我还不知道?他是那种很节省,恨不能一毛钱掰成两半来花的,如果师傅不是这么节省,以师傅的工资怎么能供得起你上大学呢?”张建军说,“你也别怪张叔叔说你,你zhè gè 大学生还真没让你爸省心,大学那几年的学费就算了,那是应该花的,但是现在大学毕业了呢?你好不容易被分配到厂里来坐办公室,都是未来可以当厂领导的,怎么就要和马林打架呢?现在搞得你自己在家无所事事,师傅师娘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在厂里累死累活的上班,现在师傅身体不舒服还坚持要开车床。”

    周铭低下了头,父亲的车间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进来的,这里十年都没什么改变,永远是黑黑的,很闷热,在各个车床旁边也堆着很多发烫的铁销,父亲的工作服上也永远都是黑sè的油渍,周铭很清楚这都是父亲在为了自己和zhè gè 家赚钱,但是自己上了大学毕业回来,不仅一点没帮他分担什么,甚至还加重了他的负担。

    如果说父亲是因为没钱才会导致阑尾炎加重的话,那自己也绝对有很大的责任,因为要是自己能赚钱的话,就不会这样了。

    张建军见周铭低着头,以为自己说重了,便开导说:“小铭你也别太往心里去,张叔叔也jiu shi 这么一说,毕竟你现在还年轻,而且你的专业也并不适合在厂里,那马林也有点gu yi 欺负你的wèi dào ,也并不全是你的责任……”

    张建军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周铭dǎ duàn 道:“不张叔叔,你说的没错,都是因为我没能帮我爸分担这一切,才让我爸劳累过度的,才让我爸不愿意去花钱看病,哪怕厂里会报销七成的医药费。不过这也jiu shi 现在了,我一定会用我在大学里学到的知识去努力赚钱,让我爸不再有这些负担的!”

    看着周铭坚定的目光,张建军一下子愣住了,他看着周铭身上自信的气势,感觉周铭似乎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新书上传,希望新读者老朋友多多支持!小方片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