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章节目录第二章 可怜的女人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周铭来到厂电视台,推开了一个办公室的门,进门就说道:“大壮,xiong di 有事找你商量!”

    大壮名叫张雷,他是一个身高超过一米八的壮汉,所以绰号叫大壮,但jiu shi 这么一个壮汉却在电视台搞宣传和厂里的一些文艺工作,不能不说感觉很违和。<ABC小说网-无弹窗abcxs.com》

    不过这也都是前世的想法了,现在周铭见到张雷却很感慨,因为在前世的时候,由于改革开放浪cháo,760厂破产,电视台早早的就被关掉了,张雷也下岗了,最后南下打工,周铭还记得自己最后一次见到张雷的时候,他整个人都瘦得不成样子了,一张脸上也很憔悴,如果不是周铭和张雷非常熟悉,周铭根本认不出来。可张雷即便是自己过得并不好,在周铭困难的时候,张雷也还是帮了他。

    “周铭你来啦,现在厂里那边编制都还很紧,我姐夫说至少要过半年才会好一点。”张雷说。

    周铭知道张雷在自己被开除以后,一直在想bàn fǎ 让自己重新进厂,想到这里,周铭上去给了张雷一个熊抱,轻声说了一句“谢了xiong di ”。

    张雷愣了一下,眼神有些怪异的看着周铭问:“你没事吧?我怎么感觉你有点不对劲。”

    周铭问有什么不对劲,张雷也答不上来,只说感觉周铭好像比以前开朗了很多,不能不说,这两辈子四十年的xiong di jiu shi 不一样,虽然周铭已经在心理上把握得很好了,但张雷还是感觉到了。

    “行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这次来找你是有事情找你帮忙的,想不想赚钱?”周铭说。

    “当然想啊,”张雷说,“但是这钱哪有那么好赚呀。”

    周铭对此hā hā一笑,他来找张雷jiu shi 找他一起合伙赚钱的,但他正zhun bèi 对张雷说出自己想法的时候,突然门外响起yi zhèn 高跟鞋的噔噔声,一个绝美少妇走了进来:“张雷你把这份稿子改一下……咦?原来你有朋友在这里吗?你忘了规定吗?台里可不让随便进外人的。”

    美少妇显然注意到了在这里的周铭,周铭转头看去,顿时感觉自己的心跳漏跳的半拍,因为zhè gè 女人实在是太漂亮太有wèi dào 了,发髻高高盘起,化淡淡的职业妆,雪白的衬衫和一步裙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曲线,哪怕是周铭拥有二十多年的记忆,他也绝对可以发誓,在自己前世的电脑硬盘里,也绝对没有一张照片上的女人能和她相比的。

    “林姐我知道,他只是找我有点事,一会就走,不耽误事的。”张雷解释说,不过那少妇并没有听他解释的兴趣,只是把稿子交给张雷,丢下一句‘快点改好明天录新闻要用’,然后就离开了办公室。

    等到那少妇离开以后,周铭才回过神来,转头问张雷道:“大壮,我们厂台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个美女?”

    “你说林姐吗?她叫林慕晴,她来台里有半年了,虽然挂职是办公室主任,但台里新闻的制片剪辑都是由她负责的,可厉害了。”张雷随之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不过林姐也是个可怜人,她结过两次婚,谈过好几个对象,但这些人最后都死了,台里人都说她是天生的煞星。”

    听张雷这么一说周铭才想起来,自己yin xiàng 中确实厂里有过这么一个人,厂里的人都说她是天生的狐媚子,专门吸男人jing气的,所以跟她的男人没一个有好下场,母亲在家里也唠叨过几句,只是那时候自己感情事业都处于低谷,没空理这些八卦,所以才没见过她,现在看来,别的不知道,就单说她的样貌身材,就比传说中美十倍!

    难怪她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如果那些传言都是真的的话,那她只怕也对自己死心了吧。

    周铭这么想着,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来张雷这里并不是来聊这些八卦的,不过被林慕晴这么一搅合,周铭也觉得这里人来人往的不好说事情,并且林慕晴刚才也说过厂台是不让进外人的,周铭就带着张雷去往小涵饭庄了。

    小涵饭庄是他们最好的一个朋友苏涵开的,由于他们的guān xi 很好,在这里吃饭要比其他地方便宜很多,另外zhè gè 时候大多数人不习惯下馆子,都是在厂职工食堂里吃饭的,这里相对来讲会更安静,更好说事情,可当他们来到小涵饭庄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件让他们非常气愤的事情。

    “厂保卫处检查!”

    几个流里流气的人围在小涵饭庄店门口,大声嚷嚷着走进店里,那架势哪里像是来检查,根本jiu shi 来找茬打架的。

    不过在760厂这里却是很正常的事情,说起来zhè gè 厂保卫处不过jiu shi 个安保部门,专门负责厂区安全的,但后来由于厂区职工家属越来越多,zhè gè 厂保卫处也就不断的扩充权力,在厂区里搞自己的du li王国了,现在连卫生和安全检查这些zhèng fu工作都搞上了。厂保卫处这样做从法律上来讲是说不通的,但在zhè gè 小小的厂区里厂jiu shi 天,你要不服,那老爷我保卫处就专治各种不服。

    由于不是正规的zhèng fu机构,保卫处很多人原来也jiu shi 厂里和周围的混混,你要这些人有一个专业执法的态度,那还不如去期盼母猪上树。

    “你们……你们干什么?”

    苏涵从饭店里走出来,看着外面围着的人,有些胆怯的说。

    苏涵这一亮相,顿时让这些人眼睛一亮,苏涵虽然穿着粗布麻衣,纤细的腰间还围着围裙,但仍掩盖不住她明艳的容颜和玲珑诱人的身段。

    “干什么?当然是要干你……哦不对,是要干我们应该干的事情了,”保卫处领头的小干部说着粗俗不堪的话,“好了,也不和你fèi huà 了,告诉你,我们厂保卫处刚接到举报,说你这里卫生条件不合格,有人在你这里吃坏了肚子,你这里要整顿罚款!”

    苏涵啊了一声,急急道:“怎么会?我这里所有的菜都是在菜市场买的,也都是我自己洗的,怎么会吃坏肚子?是谁吃坏了,你让他来和我对峙!”

    那领头小干部说:“告诉你有人吃坏了肚子jiu shi 有人吃坏了肚子,哪那么多问题?你以为拍电视剧呢?还对峙,告诉你,今天你要交不出五十块罚款,你这店也就不要开了,如果你做不了主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就喊你们老板出来和我说话。”

    另外一个样貌猥琐的年轻人,憋着苏涵,满脸yin秽的表情说:“老大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店那老板娘就只有一个,老板却不知道有多少,你让她叫老板出来,我看她自己都弄不清该叫哪一个了吧,hā hā!”

    听到这话,苏涵一下子俏脸刷白,紧咬着嘴唇,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我说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周铭忍不住出声道,然后和张雷走过去挡在了苏涵和那群人的前面,苏涵要周铭走开,说不关他的事,但周铭哪里会让。

    领头的小干部哟了一声:“还有打抱不平的?你是什么东西,这娘们养的小白脸吗?”

    “我草你大爷,嘴巴给老子放干净点!”张雷怒道。

    周铭不慌不忙的从店里抽出一张椅子慢悠悠的说:“我懒得和你们fèi huà ,如果你们是来吃饭的,请便,但如果你们是来捣乱的,那就上来试试。”

    那领头的小干部看了周铭手里的家伙和旁边身材魁梧的张雷一眼,显然觉得真打起来肯定是他们吃亏,尤其是周铭的眼神,更是让他从心底感到害怕,可要是就因为周铭这一个眼神就把他吓跑了,那他以后也不用在厂保卫处混了,实在丢人。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来:“这不是小涵饭庄吗?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zhè gè 声音,苏涵露出了愤怒的眼神,周铭和张雷转头过去,只见一个挺着啤酒肚和地中海发型的中年人一步三摇的走了过来,见到zhè gè 人,周铭顿时明白了今天是怎么回事。

    zhè gè 人名叫黄正,是厂里人事处的干部,当初苏涵是要进厂里上班的,但厂里的编制紧张,苏涵她家里帮她找了黄正的guān xi 。

    请人帮忙总免不了吃个饭意思意思,但不料黄正这人是个好sè之徒,他在和苏涵一起吃饭的时候见苏涵漂亮就要欺负她,苏涵没让黄正得逞也不想忍气吞声,就到厂保卫处告黄正耍流氓,这事在厂里闹得很大,连厂领导都出面了,最后给了黄正一个记过处分。

    可事情到这里并没算完,黄正的老婆找上门来骂苏涵是狐狸jing,是苏涵为了厂里编制勾引黄正,没有成功就诬陷黄正耍流氓。

    当时饭店包厢里就苏涵和黄正俩人,没有其他人佐证苏涵jiu shi 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当各种版本的流言蜚语在厂里传出的时候,苏涵的名声就彻底毁了。

    周铭知道这肯定是黄正干的,为的jiu shi 要保住自己的名声,搞臭苏涵。

    出了zhè gè 事情,苏涵进不了厂,就在厂里开起了小饭馆,现在又遇到厂保卫处的人来刁难罚款,那么不用想就知道是黄正在搞鬼了。

    但明白归明白,苏涵还是只能忍气对他说:“黄处长,这些人假借厂保卫处的名义来我店里捣乱。”

    “这样啊,我批评他们。”黄正转身对那几个厂保卫处的人说,“身为厂保卫处的人,你们的职责jiu shi 要保护我们厂里的职工家属不受不法分子的侵害,可是你看看你们现在像什么样子?赶紧滚蛋,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要不然我一定向你们领导投诉你们!”

    黄正这话听起来没什么问题,只是他那副笑嘻嘻的样子,却怎么也不像是在批评人,更像是在开玩笑一样。

    那几个厂保卫处的人也赔笑着离开了,黄正这才朝苏涵这边走来:“怎么样小涵,你看看你当初要是不诬陷我多好,你现在就可以在厂里舒舒服服的上班了,可你jiu shi 不走正途,非要想着那些歪门邪道……”

    苏涵忍不住的dǎ duàn 黄正的话道:“你胡说,明明是你对我图谋不轨!”

    黄正hā hā笑道:“是吗?有谁知道?可是现在全厂的人都知道你是个勾引人的狐狸jing,不要脸的贱货……”

    黄正的话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周铭狠狠一耳光抽在了黄正那张欠揍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