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六章 投机倒把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啪!

    当一摞厚厚的百元大钞被放在面前桌子上的时候,苏涵和张雷的眼睛一下子就瞪直了,虽然刚才zhè gè 银行的戴主任就已经说可以兑换了,但从嘴里说出来的一万五千多块钱,和真正把这一万五千多块钱摆在面前给人的冲击力完全是两个概念。
    “这里是你们的本息总共一万五千三百三十四块五毛八,你们点一下。”戴主任说。

    苏涵和张雷zhè gè 时候已经震惊得完全说不出话来了,相比之下,周铭就镇定很多,他接过这一万五千多块钱到手仔细点了三遍,才抬头对戴主任说:“没错。”

    说完周铭把钱都收进了自己的包里,然后站起来对戴主任说:“戴主任谢谢你了,那我先走了。”

    “好的,我送送你吧。”

    戴主任这么说着就送周铭和苏涵张雷离开了银行,在临出门的时候,戴主任突然问周铭道:“小同志,能告诉我你这些国库券都是哪里来的吗?”

    其实在戴主任说要送的时候周铭就留了个心眼,现在听戴主任问zhè gè 问题,他就心说果然如此,然后笑着回答他道:“我是代替我们760厂的职工家属们来兑换的。”

    这话让戴主任愣了一下,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什么话也没说的走回了银行。

    银行外面,苏涵的小手紧抓着周铭的衣服,一双乌黑的杏眼看着他ji dong 道:“周铭,这是真的吗?我们真的兑换到了一万五千多块钱吗?我们这不是在做梦吧?”

    也不怪苏涵会这么失态,要知道就在几个小时以前,她还在为几十块钱的罚款发愁,却没想到在周铭手上,才这么一会的时间,就轻轻松松的赚了五千块钱,这种事情是个人就不敢相信呀!

    周铭微笑着对苏涵说:“这当然不是在做梦,我们现在确实兑换到了一万五千多块钱,而且不仅是这些,我们以后还会赚更多更多的钱。”

    zhè gè 时候张雷在一旁hē hē 傻笑道:“是啊,这才几个小时就赚了五千多块钱,每天勤快一点,应该可以跑银行两三趟,jiu shi 一万五千块钱,一个月下来jiu shi 四十多万,这两三个月以后我们就能成为百万富翁,也能像三塘的那个狗爷一样放高利贷去啦!”

    周铭却一巴掌拍过去道:“做你的chun秋大梦去吧,你算的倒是挺好,但是你别忘了咱们厂能有多少国库券,而且现在我们之所以能做的这么容易,都是因为没有人知道国库券的价值,没有人和我们抢生意,不过你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去收,会没有人发现吗?等到别人都发现了,你觉得我们挣钱还会有这么容易吗?”

    周铭说到这里想了一下又说:“刚才你们注意到我出银行的时候那个戴主任问我的问题吗?我猜他恐怕就已经注意到了一点什么。”

    周铭这句话就像是一记晴天霹雳一般惊醒了苏涵。

    苏涵虽然不懂什么经济学生意经这些,但她也明白,当一个市场上只有一个人在卖鸡蛋的时候,他不管怎么样都是赚钱的,但当出现了其他人也来卖鸡蛋以后,他的鸡蛋肯定就不好卖了。这国库券也是一样,如果那个银行的戴主任要来抢生意的话,那只怕一天,整个760厂就没国库券可收了啊。还有那些放高利贷的,他们可都是有打手的呀,自己到时候怎么能争得过他们呢?

    想到这里,苏涵很着急的问周铭道:“周铭那我们怎么办呀?”

    “放心吧,我看至少在三天以内都不会有人来和我们抢生意的,只要我们在这三天时间里跑的勤快一点,就足够赚到我们的第一桶金了,至于以后,”周铭指了指自己的nǎo dài 说,“我还有别的赚钱点子。”

    苏涵以前就对周铭的话深信不疑,现在在看到了周铭几乎是点石成金的本事以后,就更是对周铭的话深信不疑了,她说:“那我们就赶紧hui qu ji xu 收国库券吧。”

    周铭点点头说:“当然要hui qu 了,只怕现在那位魏大姐已经召集她家的亲戚朋友在等着ji xu 占我zhè gè 傻子的便宜,等着我去收国库券吧。”

    听到周铭的话,苏涵当时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想着那些人一边嘲笑着周铭是傻子,却一边在不停的给周铭送钱,让他几个小时就能赚到那些人好几年才能赚到的钱,还真不知道谁是傻子呢!只怕要是那些人以后明白过来了,肯定会把肠子都悔青了吧。hē hē !活该,谁叫他们要占周铭的小便宜,谁叫他们没有周铭那么聪明,不懂国库券的价值呢!

    “小涵你发什么呆呢?我们要回厂里了。”周铭说。

    苏涵哦了一声坐上了周铭的车后座,双手抓着周铭的衣角,她看着周铭宽阔的后背,心里想着如果没有周铭的话,只怕自己应该也是和魏大姐他们一样,明明自己是吃了大亏了,却还傻hē hē 的xiào huà 别人是傻子吧,因为苏涵还记得,自己家里甚至还有过把国库券糊窗户的想法,现在想想,真是太笨了。

    周铭不愧是念大学回来的人,真是聪明又能干,有一个这样的男人在自己身边,应该也挺好。

    苏涵这么想着,她轻轻把头靠上了周铭的后背,她一直紧张注意着周铭的fǎn ying ,见周铭没什么fǎn ying ,她才心中窃喜,好像zhè gè 男人占了所有厂家属的便宜,但自己却能占他的便宜一样。

    十来分钟以后,周铭带着苏涵和张雷回到厂里,果然就和周铭预言的一样,随着魏大姐他们把他要收国库券的消息传开,他才到去厂里的岔路口,就看到有好些人等在那里了,见到周铭骑着单车回来,他们立即兴奋的挥舞着手臂,争先恐后,生怕错过zhè gè 店就没zhè gè 村了。

    于是很快的,周铭他们的一万五千块钱就又收完了,等他们这一次跑完银行以后,一万五就变成了两万二了。

    兑换完这一次以后,由于时间的guān xi ,县银行下班了,所以周铭他们就各自回家了。

    才走到家门口,周铭就见到自己父母黑着一张脸站在家门口,显然是知道周铭在大量收国库券的事情,在这里等他了。

    苏涵和张雷想帮周铭解释,不过周铭却告诉他们没事,让他们先回家去了,而周铭则对父母说:“爸妈,有什么事情回家再说吧。”

    才进家门,父亲周国平就问周铭道:“听说你在厂区收了七八千块钱的国库券?”

    “不是七八千,是一万,”周铭老实回答说,“第一次收了一万,第二次收了一万五。”

    周铭的dá àn 让父母惊了一讶,他们原以为周铭就收了七八千国库前,却没想到周铭居然收了两次,而且一次比一次数目大。

    母亲王凤琴着急道:“周铭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呀?你不会是做什么坏事了吧?”

    “当然没有,这些钱都是我和苏涵大壮他们一起凑的,难道你还不相信你儿子吗?”周铭说。

    “可是你们凑这么多钱怎么不想bàn fǎ 做点别的生意,非要去收什么国库券呢?你知不知道现在厂里的人都在xiào huà 你们呢!”王凤琴说。

    “谁要xiào huà 就让他们xiào huà 好了,”周铭无所谓的说,从包里拿出两万块钱,“爸妈,这jiu shi 我今天倒卖国库券赚的钱。”

    看着周铭拿出的两万块钱,父母一下子就惊得说不出话来了,他们二老一辈子在厂里上班,每个月工资最多就一百多块钱,哪里见过这么多钱,尤其是当他们听说周铭只是一下午倒卖国库券就赚了一万两千多块钱的事情以后,就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低价在厂里收国库券,再卖给银行收利息,这……这不是投机倒把吗?”王凤琴很dān xin 的说,“周铭要是有人问起来,你就说是我要你去收国库券的,和你没guān xi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明白吗?”

    周铭苦笑,或许在后世,低价买进高价卖出是再正常不过的商业规则,尤其是在金融市场,想要短期赚钱,不投机是几乎不可能的。但在老一辈人的观念里,这jiu shi 投机倒把,是犯罪要枪毙的,所以王凤琴才会这么dān xin ,甚至要把罪名往自己身上背,这jiu shi 母爱。

    “妈,没guān xi 的,zhong yāng下了文件,我的行为是合法的。”周铭向王凤琴解释说。

    “真的吗?这样的行为怎么可能是合法的呢?”王凤琴还是不相信。

    周铭没bàn fǎ ,只好翻出以前的报纸给王凤琴看,在看到zhong yāng允许国库券zi you交易买卖的新闻以后,父母才放下了心。

    “真是想不到,这国库券居然这么赚钱,还是儿子有bàn fǎ ,比厂里那些人觉悟都要高多了!”王凤琴感慨道。

    在安了二老的心以后,周铭又问周国平道:“爸,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了?如果不舒服得赶紧去医院看看呀,我现在赚这么多钱,一点医药费没guān xi 的。”

    周国平还是摇手说:“不要紧的,我下班的时候去医院开了点药,吃下去好多了,你那些钱还是留着你自己用吧。”

    王凤琴也说:“你爸那胃病都是老毛病了,不用花那个冤枉钱的。”

    周铭心里很着急,但也拿为自己节省了一辈子的父母没bàn fǎ ,但周铭也在打着主意,自己一定要尽可能再多赚一些钱,到时候就算父母不愿意,自己也要把父亲送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