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章节目录第八章 更高利率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老子jiu shi 欺人太甚你又能拿我怎么样?有本事来打老子呀!”马林拍着自己的脸很嚣张的说。<ABC小说网-无弹窗abcxs.com》

    看着马林这一副欠揍的样子,苏涵和张雷很气愤,但周铭则很轻松的说:“没想到你的动作倒很快,但你以为你这样做我的国库券生意就做不成了吗?”

    “你还能怎么做?忘了告诉你了,不仅仅是厂里贴了这样的通知,我爸还让保卫处把zhè gè 通知发到邻近的乡镇去了,你要去其他地方收,当心被那些农民给乱棍打死啊!就算没被农民打死,被附近的生产队给送去派出所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呀!”马林得意道。

    这让周铭有些yi wài ,他没想到马林他爹居然会做到zhè gè 份上,还通知了其他乡镇,看来是马林把国库券的事情告诉他爹,他爹也看出来zhè gè 生意的巨大利益了,所以才动用自己手上的权力张贴告示,为的jiu shi 要把国库券的生意全部垄断在自己手上。

    “马林,你爸的确是咱们厂里最有权势的副厂长,但要阻止我的国库券生意,凭你们还做不到,有些事情我原本现在还不想做的,但现在看来也不得不做了。”周铭说。

    “你想要做什么都随便你,老子就在这里等着你!”马林说完就hā hā大笑的离开了。

    ……

    “周铭,我们该怎么办?”

    苏涵很彷徨的问周铭,另一边张雷没有说话,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是和苏涵一样的。

    周铭明白他们已经是完全没主意了的,不过这也正常,面对马林这样用guān xi 来打压,换做是谁都会彷徨无措的,除非是那种很有能力的人。

    “你们真的以为马林这样做我们的国库券生意就没法开展了吗?马林他爸再大不过jiu shi 个副厂长,你们难道真以为马林他们家可以在咱们南晖县里一手遮天了吗?”周铭问。

    “可是周铭,我们都是普通厂职工,不认识什么领导呀!”苏涵说。

    “小涵你忘了一个人,”周铭提醒说,“县农行的戴主任,我们可以去找他和他一起合伙做zhè gè 国库券生意。”

    其实这是周铭在当初戴主任gu yi 试探自己的时候就已经想好的一步棋,作为重生者,他很清楚一个这么大的蛋糕,并且还是完全零风险的生意,自己这些没权没势的人根本不可能吃得下来,开始的时候别人不知道自己还能赚钱,但当别人也发现并li yong自己的权势来抢钱以后,自己就不好做了,因此自己必须找一个强有力的合伙人,而周铭选的合伙人jiu shi 县农行主任戴振江。

    首先戴振江之前就已经试探过自己了,自己找他会比较方便,不会出现提着猪头却进不去庙门的情况;其次拥有后二十多年记忆的周铭很清楚,zhè gè 戴振江以后是从银行出来,做官到了省财政厅厅长的,这要是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是根本不可能的。

    除此之外,zhè gè 时候的银行并不像后世那样的遍地开花,整个南晖县才只有建行和农行两家银行,那么戴振江zhè gè 农行主任,如果说他和县里那些领导没guān xi ,那是打死周铭都不相信的。

    原本周铭这一步是dǎ suàn 在国库券的秘密被其他人知道,竞争者越来越多的时候再走的,但现在马林这样搞,周铭只能提前走这一步了。

    周铭带着苏涵和张雷来到县农行,周铭直接对农行的工作人员说:“我是昨天来兑换一万国库券的周铭,我找你们银行的戴主任。”

    县农行的工作人员被周铭身上的气势吓到了,愣了一下才去向戴振江汇报,过了一会就请周铭苏涵和张雷进去银行里面了。

    还是那间接待室,戴振江请周铭苏涵和张雷坐在沙发上,他也坐下,上下打量了周铭几眼后才问:“不知道周铭小同志今天来找我是做什么?难道今天又更大数额的国库券要兑换吗?”

    周铭摇头说:“不是,今天我来是想和戴主任您谈hé zuo 的,上一次戴主任不就对我一次来兑换这么多国库券感到好奇吗?”

    “我想我明白你的来意了,你是想找我hé zuo 一起做国库券的生意对吗?”戴振江问,周铭点头说是,戴振江往后一躺,随意的靠在沙发上说,“如果是昨天我一定会很gāo xing的答应你,但是很可惜,今天恐怕就很困难了,因为你们厂里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你们厂保卫处贴出了通知,说你们要是再在厂里收国库券的话,就会把你们给抓起来吧?”

    听戴振江这么说,苏涵和张雷一起啊了一声,他们没想到戴振江居然已经知道zhè gè 事情了,看来周铭说的没错,戴振江确实在县里很有势力,厂里今天早上才贴出来的通知,没想到他就已经知道了。

    可这样一来就麻烦了啊!因为他们来找戴振江的唯一依仗jiu shi 国库券的生意,现在戴振江既然已经知道了zhè gè 事情,就说明厂里应该有人和他说过了,那么以他的guān xi ,完全可以自己把zhè gè 生意掌握在手里,就算不行,他也可以和其他更有权势的人hé zuo ,怎么都不会选他们啊!

    这可怎么办?

    苏涵和张雷心里非常着急,因为眼下的局势对他们太不利了,但周铭却仍然不慌不忙:“戴主任不愧是咱们县农行的领导,果然能耳听六路眼观八方。”

    周铭这副不慌不忙的态度让戴振江感到非常惊讶,他看得出来周铭是真的很有自信,只是他不明白周铭的这份自信究竟从何而来,他问周铭道:“难道你现在还认为我会答应和你hé zuo 吗?”

    “当然,只要戴主任想赚钱,那么我想我这边的条件一定会让戴主任满意的。”周铭说,“根据昨天我在这里兑换的国库券来看,咱们南晖县的利率应该是在一年一毛一到一毛二zuo you 对吧?那么如果我有bàn fǎ 把zhè gè 利率提高到至少一毛五呢?”

    周铭的zhè gè 反问让戴振江当时就坐不住了,他满脸震惊的看着周铭,死死的盯着周铭的眼睛,想从周铭的眼里看出什么,但结果都失败了,周铭很平静的和他对视着,没有丝毫的慌乱,这证明周铭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他真的可以把一毛二的利率提高到一毛五。

    戴振江在死死盯着周铭眼睛的时候,周铭也在盯着戴振江的眼睛,周铭从他的眼睛里读到了一丝挫败感,周铭在心里欢呼一声,因为周铭知道自己已经迈出说服戴振江的第一步了。要知道,戴振江作为县农行主任,自认为是整个南晖县最懂国库券的人了,可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究竟能有什么bàn fǎ 能把国库券的利率提高,那么他如果要想赚zhè gè 钱,他就只能选择和自己hé zuo 。

    戴振江震惊,苏涵和张雷同样感到震惊,因为周铭之前并没有和他们说zhè gè 事情,他们不明白周铭为什么要夸zhè gè 海口,国库券是国家发行的东西,连银行都没有权力改利率,周铭怎么可能提高利率呢?难道周铭为了拉戴振江上船已经什么都不顾了吗?可在他们的yin xiàng 里,周铭不应该是这样的人才对呀!

    “戴主任好像不相信我?”周铭问。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戴振江说,“国库券的利率是国家定的,怎么可能是你说提高就能提高的?”

    周铭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说:“其实戴主任,我今天来并没有要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也没想说服你什么,我只是想把之前我来银行兑换的那些国库券都买hui qu ,等我再拿着钱回来的时候,我想事实就胜于雄辩了吧?”

    “是以一毛五一年的利率买hui qu 吗?”戴振江问。

    周铭点头说:“当然。”

    戴振江倒吸了一口冷气,略微犹豫了一下就拍大腿决定道:“好!虽然有些不合规矩,但我能做主就让你把你那些国库券全部买hui qu ,欠的钱等你赚钱以后补上就行了。”

    “戴主任果然是爽快人。”周铭说。

    随后戴振江让银行的会计仔细算了一下帐,才把国库券交给周铭说:“这是两万二的国库券,按照你所说的一年一毛五的利率,去掉零头,你还欠我一万三千块的利息。”

    戴振江的话已经让苏涵和张雷说不出话来了,如果不是知道国库券是国家发行的,他们一定会认为这是什么高利贷,要不然利息怎么会超过本金的一半?这简直是在抢钱嘛!

    “没问题,”周铭爽快道,“不过我需要戴主任帮我点忙。”

    “你说。”戴振江说。

    “我需要去江夏市找我一个同学,所以我需要戴主任帮我订两张去江夏市的卧铺票,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戴主任还能帮我报销一下中途的差旅费。”周铭说。

    周铭zhè gè 要求让苏涵和张雷感觉整个人生观都不对了:戴振江都已经破例赊账把国库券都卖回来了,他怎么还能提这么多要求?

    不料戴振江却hā hā一笑说:“zhè gè 好说,我在临阳市里车站有熟人,帮你们订两张卧铺票就可以了,至于差旅费,我们银行还是很富余的,也没问题,但前提是你真的能给我把一毛五的利息带回来,如果不行,别怪我丑话说在前面,我会从你的钱里面扣的。”

    “戴主任还是个谨慎人,”周铭说,“戴主任你放心好了,你就等着我给你带一万二的利息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