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章节目录第九章 乡巴佬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南晖县没有火车站,要坐火车必须去临阳市里面,戴振江打了个电话,才几分钟,临阳车站那边就有人把车票买好了,周铭带着苏涵坐车来到临阳车站。<ABC小说网-无弹窗abcxs.com》

    在候车室里,周铭和苏涵等着开往江夏市的火车,苏涵问周铭道:“周铭,你江夏的那个同学真的能帮你把国库券的利率提高到一毛五吗?”

    周铭笑了笑,他知道苏涵肯定早就想问zhè gè 问题了,只是一路上的颠簸再加上苏涵有些晕车,所以才一直没问,现在坐在候车室里休息了一会,她自然就问出了心中的yi huo 。可周铭却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反问她道:“你知道各地的国库券有什么不同吗?”

    苏涵怔怔的看着周铭说:“不同?国库券不都是国家发行的吗?怎么还会有不同?”

    “那当然,国家发行国库券的目的是为了支持国家建设,而由于各地经济的发展程度不一样,所能支付的国库券利率也就不一样。”周铭说,“江夏是整个中西部发展的中心,也是国家支持力度最大的地方。”

    苏涵一下意识到了什么:“周铭你的意思是说江夏市这边的国库券利率会比南晖县高?是你同学告诉你的吗?”

    “是的,江夏这边的利率能达到一毛七zuo you 。”周铭说,其实周铭在江夏市这边并没有什么同学,他的判断完全是来自于前世的记忆,要不是周铭还记挂着父亲随时可能爆发的病情,他都想去利率最高的滨海市兑换国库券了,据说那边的利率都已经不可思议的接近两毛了。也正是因为各地有这种利率诧异的存在,当年有个人就依靠在不同利率的两地之间不停的倒卖国库券,不到一年就成了百万富翁。

    “可是……同样是国家发行的国库券,怎么利率差别会这么大呢?”苏涵不能理解。

    “这jiu shi 市场经济,”周铭说,“一个东西买的人多,他的价格自然高,相反如果一个东西一直无人问津,那么他自然就不会有什么价格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周铭没有和苏涵说,jiu shi 现在各地银行还并没有形成联网系统,各地的银行之间没有联系,zhong yāng也没法调控过来,所以才会出现各地国库券利率不一样的情况。等到以后银行之间联网了,zhè gè 情况就不复存在了,但kǎo lu 到苏涵的时代局限,周铭就不和她说那些她听不懂的词汇了,只要能让她相信自己是一定能赚到钱就行了。

    到了中午十二点,周铭和苏涵登上了开往江夏的火车,jing guo 十个小时的旅途,他们终于到达了江夏车站。

    “他娘的,这火车真慢,白白浪费了一天的时间!”

    周铭骂骂咧咧的走下火车,zhè gè 时候,他无比怀念后世的高铁,因为如果是高铁的话,只要两个小时就到了,现在坐火车居然要十个小时,幸好是卧铺,要不周铭真感觉自己要被颠散架了,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们到江夏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从戴振江那里拿了银行的出差差旅费,周铭本着公款不用王八蛋的原则,带着苏涵住进了江夏市一家很好的酒店。

    不过zhè gè 好也jiu shi 相对zhè gè 年代来说,在周铭眼里,现在这酒店的环境也就和后世普通的宾馆差不多。但jiu shi 这样,也仍然让苏涵感到很拘谨了,她跟着周铭来到房间里,看着洁白的床单,苏涵都不敢去碰,生怕自己身上的尘土弄脏了干净的床单。

    看着苏涵zhè gè 样子,周铭为她解释说:“你就放心睡吧,我们既然付钱了就不要dān xin ,酒店的人会每天清洗床单的,你jiu shi 拿床单擦鞋都没guān xi 。”

    zhè gè 解释让苏涵很不理解,但周铭也没有解释太多,毕竟要转变过去的观念,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十个小时的旅途劳顿让周铭和苏涵都很疲惫了,因此很快他们就在各自的房间睡着了,一直到第二天早上,苏涵早起习惯了,七点就来敲周铭的房门,把周铭从梦中拖起来了。

    七点半,周铭洗漱好和苏涵下楼吃早饭,饭后周铭又带着苏涵在长江边上走了一会,到了九点多钟,周铭才带着苏涵去银行。

    “hā hā!看来我们的运气不错,江夏这边昨天才提高的国库券利率。”周铭gāo xing道,在他面前,银行挂出来的一块牌子上面赫然写着国库券提高至18%的利率。

    对此,苏涵一双妙目瞪的老大,就算周铭给她解释过利率的问题,她也早有了心理zhun bèi ,但她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江夏和南晖的利率会相差六分到七分的利息。不过这都不是苏涵所kǎo lu 的范围了,她只是觉得周铭真的好厉害,不愧是大学生。

    不一会周铭就出来了,gāo xing的对苏涵说:“小涵太好了,我们总共兑换到了四万一千多块钱,扣去本金和要给戴主任的利息,我们还赚了六千多块钱。”

    苏涵惊讶得一张粉润的小嘴张成了o字形,让周铭恨不能抱着她狠狠亲上一口,苏涵无法想象,怎么周铭就只是从临阳到江夏这边跑了一趟,居然就赚了六千多块钱。

    六千块钱,这可是六千块钱呀!要是在厂里上班的话,要好几年才能挣到这么多钱,这钱也赚得太容易了吧?

    周铭看出了苏涵心里的想法,对她说:“赚钱本来就不难,只要你信息完备敢出手去做就行了,就像小涵你之前在厂里开饭店,只不过名字和别人不一样,你饭店的生意jiu shi 要比其他地方的好。”

    苏涵嗯一声重重的点点头,看向周铭的眼神里满是崇拜,因为苏涵明白,虽然周铭嘴上说的轻巧,只要有信息敢出手就能赚钱,但能看到这些信息当中蕴藏的商机,并且相信自己判断,敢于借高利贷来做zhè gè 生意的,恐怕也就只有周铭一人了。

    事情做完了,他们也就没有ji xu 待在江夏的必要,就买回临阳的火车票了,但最早一班回临阳的火车也要到下午才有,在江夏闲来无事,周铭就带着苏涵去逛街了。

    “哇!好繁华!”来到江夏的商业街,苏涵看着四周琳琅满目的店面感慨道。

    不得不说,作为中部地区经济最发达的城市,江夏的商业起步还是很早的,当南晖县那边还处在半计划经济时代的时候,江夏这边就已经引进了风靡沿海的购物广场。

    对周铭来说,这种购物广场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在二十多年的后世这种购物广场比比皆是,很多小县城都要搞上一个,但在现在来说却是个很稀奇的事物,尤其是对习惯了隔着柜台往里看的zhè gè 时代的人来说,这种置身于商品当中的感觉对顾客具有相当大的冲击力。

    苏涵gāo xing得像个孩子一样看着各个店铺里的衣服:“好漂亮的衣服呀!”

    苏涵gāo xing,周铭也很开心,看来不管是哪个时代的女人,只要是女人,逛街购物对漂亮衣服的喜爱,就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前世苏涵过的并不好,她在家里的安排下,嫁给了厂里的一个小干部,一生清贫,可即便是这样,在自己困难的时候她还是想bàn fǎ bāng zhu 自己,那么自己现在重生回来了,就一定要努力让她过好。别的自己没bàn fǎ 保证,但至少不会让她再为钱发愁,自己也是一样。

    国库券的生意只是一个开始,周铭重生回来可不是只想成为一个“周百万”就算了的,他要赚的可不是百万,而是更多钱!

    “喂!不要乱碰!”突然一声喝喊dǎ duàn 了周铭的思路。

    周铭闻声看过去,只见苏涵正怯生生的站在一个模特道具前,旁边一个花信少妇很严肃的瞪着她。

    周铭皱眉走过去问:“小涵怎么了?”

    “我……我觉得这件衣服好漂亮,我想摸摸看,她不让我碰。”苏涵懦懦的说。

    周铭点点头,对那花信少妇说:“我朋友喜欢这件衣服,想看一下怎么了?”

    那花信少妇却切一声,不屑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不买就别在这乱看,耽误我们做生意。”

    周铭心里叹了口气,想起现在是在80年代,不是市场经济发达的二十年后,要是在二十年后如果有营业员敢拿这样的态度对顾客,保准当天就会被开掉,但现在还是改革开放初期,商场的很多制度都没跟上,这些营业员都还是铁饭碗,她们的思维也还没转变到真正的服务员上面,自然还带有计划经济时代的骄横了。

    在zhè gè 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转变的过渡年代,各种思想观念的碰撞,让zhè gè 时代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极品,这位花信少妇显然jiu shi 其中之一。

    当然,要是周铭和苏涵一身名牌的进来,她自然不敢怠慢,但可惜的是,周铭和苏涵刚从南晖那种乡下地方出来,一身的穿着非常土气,那花信少妇显然不认为他们是有能力在这里消费的顾客,对待他们的态度自然就不好了。

    苏涵轻轻拉了一下周铭的衣角:“周铭要不我们去其他地方再转转吧?”

    周铭正zhun bèi 说话,那位花信少妇又说话了:“我最烦的jiu shi 你们这些人了,买不起东西就不要来这里瞎逛,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乡巴佬。”

    听着花信少妇损人的话,苏涵低下了头,紧咬着嘴唇,她很委屈但也没bàn fǎ 。

    “是吗?”

    周铭原本已经zhun bèi 和苏涵离开这家店铺去其他店铺看看的,但现在听到她这样说自己和苏涵,周铭就忍不住决定要好好教育教育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