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十二章 不能兑换(求收藏)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新书上传求红票求收藏求各种包养,如果觉得本书还可以的话,拜请大家收藏支持一下,小方片在此感谢各位xiong di 姐们了!)

    周铭和苏涵才回到厂里就打电话给张雷叫他出来了,张雷由于还要在厂里上班,就没有和周铭苏涵一起去江夏,所以听说周铭苏涵回来了,他马上急急忙忙跑过来问:“怎么样了?周铭你们在江夏市那边有没有把国库券卖到一毛五以上的利息?”

    “那当然,你以为周铭和你一样就喜欢吹牛呀?”苏涵对张雷说。
    “太好了,没想到周铭你真的能卖到一毛五的利息,那县农行戴主任肯定答应和我们hé zuo 了吧?”张雷gāo xing道。

    周铭点头说:“是的,不仅戴主任要和我们hé zuo ,我们借高利贷的狗爷也会和我们hé zuo ,并且为了表示诚意,狗爷还免了我们的所有利息。”

    “免了利息?那可是好几百块钱那!”张雷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大壮你真笨,这都想不到吗?肯定是国库券生意能赚的钱要比这些利息多很多,那狗爷也是个聪明人,自然能算清楚这笔账的。”苏涵叉着小蛮腰帮周铭教育张雷道。

    张雷这才发现苏涵身上穿着的新衣服,面对张雷惊讶的眼神,苏涵得意道:“好看吗?这都是周铭在江夏带我去商场买的。”

    苏涵说话的时候还偷偷看了周铭一眼,那充满情愫的眼神让周铭心下一跳:难道说zhè gè 年代陪妹子逛一次商场,就等于是yuē hui ,等于是确立guān xi 了吗?

    张雷拼命的点头说好看,周铭这时问他:“大壮,你一直在厂里,我爸身体没什么不舒服吧?”

    “没有,从昨天到今天,叔叔都在厂里上班,按照周铭你的要求,我上午下午都会去车间看看的,叔叔的干劲很足,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张雷回答说。

    周铭心里松了口气,看来父亲应该是慢xing阑尾炎,前世的时候因为心情不好,在每天忧郁的情况下,病情恶化的很快,但是这一世自己在国库券生意上赚了这么多钱,让他很gāo xing,再加上之前也吃过一点药,所以病情慢慢稳定下来,没有像前世一样恶化。

    苏涵这时候想起什么问:“周铭你刚才和戴主任也说过,是不是叔叔得了什么病啦?”

    “没有,只是之前我爸他肚子不舒服,你们也知道我爸那个人,为了省钱身体上有什么不舒服的都自己扛着,我总是dān xin 的。”

    周铭只能这么回答,要不然没法解释自己预知父亲得了阑尾炎的事情。

    “那我们先赶紧把国库券生意做起来,等有了钱带叔叔阿姨都去医院做一次体检,如果有什么病症都可以尽早治疗。”苏涵建议周铭道。

    “只能这样了。”周铭说,他感觉苏涵的zhè gè 建议好像已经超出了一般朋友的范畴了。

    “对了!”张雷突然想起什么惊叫道,“周铭不好了,马林那个家伙已经开始行动了,他从昨天上午开始,就打着他爸的招牌在全厂收国库券,到今天恐怕已经收到快十万了!”

    “他哪里来那么多钱收的?就算他爸是副厂长也不该有这么多钱吧?”苏涵惊讶道。

    张雷解释说:“他确实没那么多钱,但他有他爸的名义呀!他爸是副厂长,他就说这国库券的钱会由厂财政统一支付。”

    经张雷这么解释,周铭和苏涵就立即明白了马林的dǎ suàn ,他无非jiu shi 想通过打白条的方式,玩一手比周铭还要彻底的空手套白狼。用厂里的名义,他可以不花一毛钱就从厂职工那里把国库券收上来,然后先拿去银行兑换,等换到了钱以后再回头过来支付给厂职工,当然如果他再贪一点的话,还可以拿这笔钱再去其他地方ji xu 收国库券,都不用支付厂职工了,反正厂里也没谁知道国库券是什么。

    想到这里周铭评价说:“zhè gè 马林想法倒是挺好的嘛,如果没我的话他搞不好还真能赚个十几万出来。”

    苏涵也偷笑道:“想法是很好,但可惜是镜花水月注定实现不了的,戴主任已经和我们hé zuo 了,肯定不会收他的国库券,就算要收也肯定会把价格压得很低,真不知道到时候马林这家伙国库券卖不掉或者拿不出钱支付给厂职工,他怎么jiāo dài 。”

    苏涵说到这里灵机一动,ti yi 道:“算算马林收国库券的时间,他现在应该要去银行换钱了吧?周铭我们过去看看好不好?”

    面对苏涵zhè gè ti yi ,周铭只能wu nài 的摇摇头,作为一位拥有四十多岁心理年龄的重生者,周铭是没有兴趣去看zhè gè 热闹的,但苏涵却很想去,因为她还年轻有点孩子气,记恨马林欺负他们,她就想去看马林倒霉的样子。但看着苏涵的兴致这么高,周铭也不好扫她的兴,就答应陪她去银行看看了。

    从厂区到银行有几里路,骑自行车十分钟zuo you 就到了,周铭他们的运气很不错,他们到这里的时候,正好碰上马林过来兑换国库券。

    马林是开着厂里的吉普车过来的,马林走下车,看到周铭他们骑自行车过来,正zhun bèi 讥讽几句,但他看到了从周铭车后座上下来的苏涵以后,眼睛一下就直了,走过去说:“小涵你今天实在是太漂亮了!我就说小涵你是咱们厂里的一枝花嘛,要不要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好好聊聊呀?”

    这话让周铭很不开心了,周铭走到他面前说:“马林你别在这里犯贱!”

    “给老子滚开,老子在和小涵说话,没和你说话。”马林很不屑的说,随后又对苏涵说,“小涵你可能不知道,我今天也是来兑换国库券的,而且我是要兑换十万国库券的,我听说你被厂里开除以后一直在帮你想bàn fǎ ,要不要晚上一起聊聊,我可以找找我爸帮你再安排进厂里上班的。”

    “没兴趣。”苏涵很冷淡的说,那语气就像是在对一条很恶心的狗说话一样,苏涵还zhu dong 挽住了周铭的胳膊。

    马林感觉自己被狠狠的打脸了,他的眼角抽搐了一下说:“很好,不过我还是希望小涵你好好kǎo lu 一下,或许待会你看到我拿着十五万块钱出来的时候,你就会改变主意了。”

    马林说完就转身走进了县农行,而张倩也下车跟着他一起进去了,这让周铭感到有些惊讶,因为周铭原本以为马林只是sè心不改,见到打扮漂亮的苏涵就要搭讪几句,但却没想到他居然是当着张倩的面做的,根本不kǎo lu 张倩的感受。这么看来张倩跟着他的ri子过的并不好,马林也根本没拿张倩当女朋友,更多的只是玩物吧。

    想到这里,周铭不免为张倩感到悲哀,不过这也是她自己选择的路,怪不得别人。

    “周铭你别生气,我最讨厌马林那样的人了,我是绝对绝对不会答应他的。”

    苏涵的声音突然传来,周铭转头看去,只见苏涵急急的看着自己,恐怕是她误会了,周铭笑道:“好了我怎么会生气呢?我当然相信你了。”

    周铭带着苏涵和张雷走进农行,才进大门,就听到了马林的男高音:“不能兑换,为什么?”

    不用看周铭就知道肯定是农行不肯办理张雷国库券的兑换业务,这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周铭和农行主任戴振江商量好的,为的jiu shi 给马林一个jiāo xun 。

    “不好意思,由于很多人li yong国库券进行投机倒把,所以根据zhong yāng最新出台的政策,银行暂不受理一切国库券的兑换业务。”里面的大姐说。

    “可我不是要投机倒把吧,我是代表760厂全体厂职工来兑换国库券的呀!大姐求求你多少给我换一点吧。”马林说。

    面对马林的哀求,里面的大姐不为所动:“对不起,这是规定,如果你真想兑换,我们可以kǎo lu 进行折价兑换,一百块国库券兑换二十元钱。”

    大姐的话让苏涵再也忍不住的笑出声来,不用想,这位银行大姐的话肯定是戴振江教她这么说的,可戴振江这一手也太狠了,先是告诉马林说国库券不予兑换,然后再直接把国库券的价格给砍掉一大半。本来可以兑换一百四zuo you 的国库券,现在只能兑二十块钱,这极大的落差,让马林感觉自己整个心都要碎了。

    听到身后苏涵的笑声,马林转头过来指着周铭恶狠狠道:“是你!周铭,都是你干的对不对?你gu yi 收国库券让张倩告诉我,然后gu yi 引我进zhè gè 套,你早就知道国库券不能兑换了对不对?”

    周铭对马林竖起大拇指说:“我说马少爷,你的想象力还真丰富,但是很不巧,我zhè gè 人没你那么yin暗。”

    “王八蛋,你们全都是王八蛋,我要你们不得好死!”马林歇斯底里的叫喊道。他也不能不歇斯底里,要知道刚才他还在周铭面前牛气哄哄的,甚至还当着周铭的面勾引苏涵,但是转眼过来自己的十万国库券就没法兑换了,那他在周铭面前,岂不就成了一个自娱自乐的滑稽小丑吗?

    戴振江走出来,他先是对周铭点了点头,然后质问马林道:“干什么?你是谁哪个单位的?为什么在我银行里面大喊大叫的?现在赶紧离开银行,要不然我就要报jing把你抓起来了!”

    马林在厂里很狂,但是现在面对县农行的领导,他就痿了,他走到周铭面前,咬牙切齿的说:“行,周铭你行,但是你别忘了你爸你妈还在厂里上班。”

    原本周铭只是抱着看戏的心态过来的,但是听到马林这句话,周铭li kè 不客气道:“马林我jing告你,你最好不要动这些歪脑筋,要不然你会被收拾得很惨的!”

    “是吗?那你来呀!老子今天就要看看你怎么把我收拾很惨!”马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