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章节目录第十三章 登门道歉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新人新书需要大家支持,小方片鞠躬感谢“丧物玩志”的万赏和月票,感谢“路边白杨”的打赏和月票,感谢“晓小o”、“风神羽少”、“箜白wrc”和“他后天”的打赏支持!你们的支持jiu shi 小方片最大的动力,感谢!)

    有能力的人得瑟叫牛b,没能力还得瑟那jiu shi 傻b了!这句话放在马林身上是最适用的。<ABC小说网-无弹窗abcxs.com》

    在县农行马林叫嚣着要报复周铭,并且还是要针对周铭父母的,这就让周铭不能忍了,jing guo 前世二十多年,周铭心里很清楚不管自己的手机里存了多少个号码,但真正关心和支持自己,在关键时刻会帮自己的,也就只有父母家人和少数几个交心的朋友而已。

    正是因为这样,当马林离开了县农行以后,周铭就立即找戴振江打电话联系上了三塘的狗爷,狗爷那边的回答让周铭松了口气:“小xiong di 你放心吧,马建军那边我已经找人去和他沟通了,最多晚上他就应该会找你了。”

    周铭dào xiè 挂断了电话,周铭知道马建军jiu shi 马林的父亲,也是760厂的副厂长,在周铭父母眼里是领导,那是因为周铭的父母只是普通工人,但在狗爷眼里就什么也不是了,这位狗爷既然敢在三塘明目张胆的放高利贷,他在县里至少要有一个很硬的*。

    具体狗爷是怎么和马建军沟通的周铭无从知晓,但想来也不会只是请他喝杯茶聊聊人生理想的那种,到了晚上,马建军就带着马林来到了周铭家。

    马建军才到周铭家门口,周铭就在屋里听到外面一串向马建军的问好声,不能不说,虽然周铭觉得这马家父子不是个东西,但马建军终归还是zhè gè 760厂的副厂长,手里握着厂里很多职工的饭碗,一句话就可以让一个职工滚蛋。因此不管厂职工喜欢还是不喜欢zhè gè 领导,一般的人见到他还是得恭敬打招呼的,尤其zhè gè 年代的人,他们在上下等级观念上要远比后世严重得多。

    马建军来到周铭家,周铭父母没想到马厂长会来自己家,急急忙忙招呼马建军进门,给马建军沏茶,周铭则是跟着父母按部就班的做事。

    坐下来,周铭从马建军的眼神里看到了痛苦和不甘,想必让他这么一个平时都高高在上的厂领导zhu dong 下来职工家里道歉,对他来说是一件很屈辱的事情吧,但这也没bàn fǎ ,形势比人强。

    马建军很好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对父亲周国平说:“老周呀,你是我们厂建厂以来最you xiu 的劳动模范,只是厂里对你的关心不够,不知道你们家里平时在工作和生活上有没有什么困难呀?”

    周铭不开心了,看来这马建军是在厂里当领导当习惯了,现在连zhu dong 道歉都要打一堆官腔,原本周铭还想着要给他留点面子的,现在看来没那个必要了。

    于是周铭说:“马厂长,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不要绕zhè gè 弯子了。”

    听到周铭这话,马建军和马林的脸当时就沉下来了,但他们也不敢呵斥周铭,只能强忍着怒火道:“是这样的老周,今天我儿子马林和你家小孩周铭可能有些误会,所以我带他来向你们道个歉。”

    周铭的父母震惊了,他们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根本不敢相信zhè gè 事实,因为以往不是没有厂职工的小孩和马林闹矛盾的事情,但为了自己的饭碗,都是厂职工上门找马厂长道歉的,怎么今天的情况完全调换过来,马厂长来厂职工家里道歉了?

    周铭父母急忙摇手说:“马厂长你太客气了,这肯定是我家小孩太调皮了,应该我们去你那里登门道歉才是的。”

    不过周铭却依然态度不变道:“马厂长,让马林以后做事之前多想一下,不要那么冲动就好了。”

    马建军黑着一张脸点点头,他让马林给周铭道歉,但马林并不愿意向周铭低头,马建军抬手jiu shi 一巴掌打在了马林脸上,那响亮的声音让周铭都替他感到疼。马林zhè gè 白痴,马建军zhè gè 厂领导来厂职工家里登门道歉本来jiu shi 一肚子火,现在马林还zhè gè 态度,马建军自然就把火气撒到他身上了。

    但马林的智商很捉急:“爸你干嘛打我,这本来jiu shi 周铭那个王八蛋给我下的套嘛,jiu shi 应该他给我道歉才对!”

    “你还敢说?”

    马建军怒喝一声,一脚就把马林踹翻在地,然后赔着笑脸对周铭和他的父母说:“不好意思,这小孩平时疏于管教,让你们见笑了。”

    马林在地上仍然还在嘴硬:“爸,我jiu shi 没错,jiu shi 应该周铭那个小王八蛋给我道歉!”

    “你还说?”

    马建军恼怒的一把抓起马林的头发,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在马林的脸上,马林哎哟哎哟的叫着,仿佛杀猪一般。

    看得出来马建军是真的狠下心来在打的,可见狗爷那边给了他多大的压力。

    打了一会,周铭的父母看不过去,上去劝马建军不要打了,都是小孩子不懂事,而马林zhè gè 时候被打得鼻涕眼泪直流,也嘴硬不起来了,哭着对周铭和周铭父母认错:“对不起,都是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马建军依然看着周铭,他很清楚今天的事必须周铭点头才算完。

    周铭不理会一副怂包样的马林,对马建军说:“马厂长,我看zhè gè 事情就到这里吧,你hui qu 好好教育教育马林,以后不要再做那些蠢事就可以了。”

    马建军这才松了口气:“好的,我hui qu 一定好好教育他。”

    这一幕让周铭的父母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原本应该是领导的马建军像下级一样接受周铭的训斥,而周铭则像领导一样批评马建军,这是怎么回事?

    周铭也知道今天的事情要给父母一个jiāo dài ,在送走了马建军和马林父子以后,周铭对父母解释说他在和县里银行的领导一起在做国库券的生意,后来自己和马林有矛盾,县里领导就出面给马建军打了招呼,马建军畏惧县里领导的权势,才带着马林登门道歉的。

    对于周铭的zhè gè 解释,周铭的父母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二老这辈子都是生活在厂里的,基本上没有出过南晖县,只是chun节买年货偶尔会去一次临阳市,所以在他们眼里厂领导jiu shi 很大的官了,县里领导从来都只是在厂电视台的新闻里才看到的。现在没想到周铭只是搞了一个国库券的生意,居然就能和县里的领导一起联合起来做,并且看样子这还不是一般的生意伙伴,要只是一般的合伙人,县里领导也不会做到zhè gè 地步吧?

    只是细细想来这也不难理解,毕竟国库券zhè gè 东西太赚钱了,周铭仅仅一天就赚了一万块钱,jiu shi 县领导也顶不住zhè gè 诱惑吧?

    “没想到连县里的领导都帮周铭,周铭你实在太有本事了!”母亲王凤琴不吝夸赞,“老周,咱儿子这么出息,我们以后也可以轻松一点了。”

    父亲周国平也点头说:“看来周铭你这大学没白上,但记住有时候也要得饶人处且饶人。”

    “我记住了。”周铭说。

    ……

    周铭家里这么大的动静,苏涵张雷家距离周铭家并不远,自然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他们过来当知道马建军带着马林过来道歉,马林还被马建军当着面揪着头发扇耳光的时候,苏涵gāo xing拍手说:“太好了!那个马林jiu shi 活该,让他以后还敢和我们作对,不过可惜是马厂长打的,要是让大壮去打,那才能让马林记一辈子!”

    周铭笑着揉了揉苏涵的头发说:“要真给大壮打,那估计马林就不是记一辈子那么简单了,估计都能给打傻了去。”

    苏涵哼了一声,撇撇嘴说:“那是他咎由自取。”

    周铭wu nài 的摇摇头,他明白苏涵这么说是完全向着自己憎恨马林的。

    jing guo 这一次事情以后,马建军和马林就再也不敢染指国库券的生意了,不过马林收来的这十万国库券可不能浪费了,周铭在和狗爷戴振江商量了以后,最终由狗爷出面以个人名义,从厂里低价买来了这些国库券,交给周铭让他带去江夏市兑换了。

    于是周铭再一次带着苏涵来到了江夏市,由于这一次的国库券很多,周铭这一次去的是江夏市的省行。

    当十八万拿到手里,苏涵捧着沉甸甸的布包ji dong 得双手颤抖,她简直不敢相信,她还记得几年前老家农村里有人成了万元户还是敲锣打鼓受到表彰的,没想到现在自己居然能捧着将近二十万块钱,就算里面大部分是要给戴振江和狗爷的,但分到他们手上也能有几万块钱了。

    “周铭……这是真的吗?我们真的有那么多钱?”苏涵喃喃的问周铭,她忘不了刚才银行工作人员看她羡慕到不行的眼神,她也更明白,只要自己有了钱,就可以过上更好的ri子,可以自己当老板,可以不用看别人的脸sè行事,更不用dān xin 被人欺负了。

    “当然,这些钱都是我们的,而且这些钱只是一个开始,在以后我们会有更多的钱,不仅你拿都拿不动,就算是咱们全厂的车子都拖不走!”周铭说。

    苏涵笑颜如花,虽然周铭给她许下的愿望在大多数人看来很荒诞,但她还是坚定的点头说:“我相信。”

    拿到钱以后周铭和苏涵就急忙往回赶了,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周铭越来越dān xin 父亲的身体状况了,而当周铭才回到厂里,一个周铭早就料到的情况发生了:父亲生病住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