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十六章 王者的自信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鞠躬感谢“风神羽少”的月票支持!)

    滨海火车站出站口,一对青年男女随着人流走出出站口,女的长得非常漂亮,打扮也很时髦,没有一个男人不愿意多看她两眼,哪怕只是看看。
    靠在周铭身边,苏涵问周铭道:“周铭,是不是阿姨对我有偏见,你没和阿姨吵架吧?”

    从临阳上车以来,苏涵已经不止一次问自己zhè gè 问题了,周铭还是回答道:“放心吧小涵,我妈那都是受到了厂里那些谣传的影响,我妈还是很开明的。”

    “周铭你千万不要和阿姨吵架,千万不要为我吵架,那样不值得,我知道自己的名声不好……”

    不等苏涵说完,周铭就握住了苏涵的手说:“说什么傻话呢?你的名声很好,你不能这样看不起自己,我说了,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纯洁最美丽的小涵,我不准你这样看轻自己,等到我们以后有钱有势了,我会帮你报仇,我妈也一定会改变对你的看法的!”

    苏涵很感动:“谢谢你周铭。”

    周铭和苏涵来滨海jiu shi 来兑换国库券的,根据周铭的记忆,zhè gè 时候滨海的国库券利息达到了恐怖的两毛,正是由于zhè gè 奇高的利息,所以周铭在què ding 父亲的身体完全康复了,母亲的身体也没有任何问题以后,就带着狗爷收来的二十万国库券来到了滨海市。

    二十万的国库券带在身上足有两大包,为了安全起见,周铭和苏涵是直接打车去的酒店,并且还是直接去的和平饭店。

    和平饭店在青浦江边,是一家很有年代的老酒店,当然周铭选择住在这里并不是因为那些电影里的传奇,只是因为这里是著名的滨海外滩,滨海市的金融中心,所有的银行分行全集中在这里,兑换国库券很方便。另外也是dān xin 自己所要兑换的数目太大,一般的银行未必能兑换得了,所以还不如直接来外滩这边的分行来兑换。

    在和平饭店开好房间,周铭和苏涵就立即背着包来到了最近的银行,才走进银行,苏涵就拉着周铭的衣服兴奋道:“周铭你快看,这里的利息是两毛一呀!真的好高,比江夏市还高三分。”

    原来在银行进门的墙上,挂着一块led显示板,上面所显示的银行国库券利率,正是百分之二十一,也jiu shi 俗称的两毛一利息。

    zhè gè 利息在后世根本是不可能想象的,因为按照zhè gè 利率,一张面值为一百元为期五年的国库券,到期以后他的利息jiu shi 一百一十块钱zuo you ,已经超过本金了。这显然不符合国家债券的基本规则,只是zhè gè 特定的时候国家为了尽可能的筹集资金来支持国家改革开放的大政策,以及国家整体的发展规划,再加上国内居民对国债没有一个明确的认识,导致国债无人认购,国家没bàn fǎ 才会把国库券的利息提高到这么一个离谱的程度。

    原来认为自己生不逢时,但现在看来,zhè gè 年代真是遍地是黄金呀!

    周铭在心里自嘲一下,和苏涵来到银行柜台前对里面说:“同志你好,我想要兑换二十万国库券。”

    银行柜台小姐愣了一下,一双漂亮的眼睛瞪得老大看着周铭问:“你……你刚才说你要兑多少国库券?”

    周铭拍拍自己鼓囊囊的包说:“二十万。”

    那柜台小姐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的天,大资本家呀!”

    这话让周铭感到有些无语,才二十万国库券jiu shi 大资本家了?不过想想在zhè gè 年代二十万的确是个不小的数目,但她要是能看到二十多年后,随便一个富二代开的车jiu shi 几十万上百万的话,不知道她还能作何感想。

    不过这位柜台小姐惊讶归惊讶,但是手底下的业务还是并不含糊的,当然由于周铭所需要兑换的数目太大,为了安全起见,周铭是被请到银行里面的接待室进行等待的,在jing guo 十分钟的清点和计算以后,得出本金加利息总共是三十九万多块钱。

    “同志你这么多钱是要现在提走现金还是办理存款业务?我建议你最好是办理存款业务,因为这么一大笔钱放在身上实在太不安全了。”柜台小姐对周铭说。

    周铭微微一笑:“谢谢,不过不用了,我提九万块钱走,剩下的全汇到荆湖省临阳市南晖县农行主任戴振江的帐上。”

    这是周铭在来滨海前就和戴振江商量好的分账,包括周铭原本的本金,加上约定多出来的利息,剩下的都是戴振江和狗爷垫的钱。

    那柜台小姐说了一句好的,就去为周铭办理手续,不一会就把汇款回单和周铭要提的五万块钱拿回来交给周铭了。

    拿到汇款回单和九万块钱,周铭起身和苏涵离开了银行。

    走在路上,周铭叹息道:“可惜还要汇hui qu 三十万,要是那三十九万都是我的就好了。”

    “周铭你还真是贪心,”苏涵开导周铭说,“我们可没那么多的本金,原本我们还要借高利贷再自己挨家挨户去收国库券,现在我们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就等着戴主任把国库券送到我们手里,然后跑滨海市一趟,甚至连来滨海的来回路费住宿和伙食费都没出,就能赚这么多钱,已经很了不起啦!”

    的确,如果按照苏涵这么说起来也是这样,自己只是公费来滨海出差一天,就赚了几万块钱,这要是说给厂里其他人听,一定都羡慕得要死,但对周铭来说,他重生回来,仅仅赚这几块钱,是绝对不够的,可要赚大钱,还得等机会,急是急不来的。

    这么想着,周铭对苏涵说:“既然我们好不容易来滨海一趟,我们好好游览一下这美丽的外滩吧!”

    “这是yuē hui 吗?”苏涵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让周铭愣了一下,随后苏涵又说,“好呀!”

    说完苏涵就牵着周铭的手来到了外滩的街上,zhè gè 时候的外滩还没有后世开发的那么厉害,整个滨海也没有那么多的高楼大厦,大街上的车流量也很少,更多的是自行车大军,甚至还有一些拉货的三轮车,当然也没有后世遭人诟病的雾霾了。

    “周铭你快来看呀!这里有照相的!”

    正当周铭愣神的时候,苏涵却朝他拼命招手,周铭顺着苏涵看去,确实有一个路边照相馆,看着苏涵那个gāo xing的样子,让周铭想起了二十多年后无数的手机自拍,看来不管是现在还是二十年后的女人,都很喜欢照相嘛!

    “那边是和平饭店,是外滩的标志xing建筑,是以前的传奇饭店,能住进那里的人非富即贵,你们就用那个做*吧。”照相师傅建议道。

    “师傅你这么说就不对了,现在可是人民当家做主的年代,和平饭店也只是一家普通的饭店而已,是所有老bǎi xing 都能住进去的,可不是某些权贵的专利,我们也住在那里。”苏涵笑嘻嘻的对照相师傅说。

    照相师傅听到这话惊讶的啊了一声说:“不会吧?我听说那里住一天可是要一百多块钱哪!就算是很多滨海本地人,也都住不起的。”

    周铭和苏涵没有给他解释太多,周铭回头看了一眼和平饭店,又看了一眼青浦江对面,对照相师傅说:“就拿zhè gè 做*照一张,再拿浦东那边做*照一张吧。”

    “浦东?”照相师傅回头看了一眼青浦江对面那一片稀稀拉拉的平房,很不理解道,“那边有什么好看的?都是烂房子。”

    “现在是烂房子一堆,但也许在几年以后就不是这样了,如果再过十年,那边就寸土寸金了,不是有一句话说的好,宁要浦东一张床,不要浦西一间房嘛。”周铭说。

    “小xiong di 你说反了吧?滨海人说的是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才对。”照相师傅纠正说。

    “师傅你说的那是现在,我说的那是将来。”

    周铭很肯定的说,他和苏涵摆了几个poss,周铭有些惋惜的对苏涵说:“可惜我们现在钱不够,要不我们现在去浦东买块地,十年后我们就发财了。”

    照相师傅默默的帮周铭和苏涵照完相,然后走到周铭面前深鞠一躬道:“这位小同志,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那么肯定浦东那边一定会发展很好呢?我叫王强国,现在在帮忙做一个市政工程。”

    王强国?

    zhè gè 名字让周铭心下一跳,周铭仔细看了这位照相师傅几眼,赫然发现zhè gè 人jiu shi 二十年后的中国首富,中国最大地产集团的创始人,周铭在网上经常能看到他的照片,因此还是很熟悉的,回想他zhè gè 时候确实在全国各地跑工程,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在这里见到他。

    在惊讶之余周铭不免感到命运的神奇,如果他真是那个地产大亨的话,那么自己现在告诉他浦东的价值,那不jiu shi 说自己将指点一个中国首富出来吗?

    想到这里,周铭对王强国说:“如果是别人问我,我不会回答,但是王师傅你问我,我就告诉你,我之所以会这么判断,原因很简单,第一,浦西这么繁华,但是一江之隔的浦东那边却是一片贫民区,这样正常吗?第二,浦西的地方就这么大,他一直发展下去,如果有一天浦西的发展走到头了该怎么办?是不是要往其他地方扩展?最后,国家现在实行的是改革开放大战略,也jiu shi 说,我们国家终归是要打开国门面向海洋的,而浦东,是离海最近的地方,那里有最好的天然港口,为什么不发展呢?”

    王强国听完又朝周铭深鞠一躬,很感慨的说:“真是听小xiong di 你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呀!小xiong di 真是真知灼见,让我整个人都明白了很多。”

    苏涵骄傲的说:“那当然,周铭可是大学生!”

    “对,小xiong di jiu shi 比我要有远见。”王强国说,“我能冒昧的问一句,小xiong di 贵姓吗?”

    “我叫周铭,有一天你会在电视和报纸杂志上看到我的。”周铭说。

    王强国目瞪口呆的看着周铭,如果是其他人对他说zhè gè 话,王强国一定会嗤之以鼻,说这是年轻人的狂妄,毕竟在他的观念里,能上电视或者报纸和杂志的人,都是了不得的人物,但是对周铭,他却相信周铭一定能说到做到。

    周铭的自信也让王强国想起了一个他曾经听过的故事,说秦始皇在出行时所有人都跪拜他,只有刘邦和项羽不跪,并且还对秦始皇品头论足,这jiu shi 王者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