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章节目录第十九章 贷款四十万(上)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周铭没有和黄正在厂电视台怄气,他很清楚这对目前的处境不会有任何bāng zhu ,并且现在黄正还是厂里的干部,自己则什么也不是,要真和他发生冲突完全是鸡蛋碰石头。<ABC小说网-无弹窗abcxs.com》另外自己父母也还在厂里生活,万一把他惹怒了,他让厂保卫处来找父母的麻烦,那自己就要悔恨。

    正是这些原因,让周铭只能选择把愤怒深埋在心里,等到自己完成自己的第二个步骤,等到自己有能力了以后,这些帐自己可以慢慢和他算。

    出了厂电视台,周铭回到家里,就见到父母在客厅里,二老都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周铭已经知道了但还是要问清楚:“爸妈,发生什么事了?”

    “还不是你爸,”母亲王凤琴说,“厂里领导说你爸无故旷工要开除他,我就不明白了,当初不是都向厂里请了假,是得病了要住院开刀吗?他们车间主任不是也知道他zhè gè 情况吗?为什么还要开除你?我们是病假又不是矿工,老周你赶紧带上你的病历再去你们车间主任那说说,厂里不能这么不讲道理,让人一边开刀一边去上班吧!”

    父亲周国平叹了口气说:“没有用的,病历我早就带过去给他们看了,可人家jiu shi 不认,说不是厂医院开的病历都是无效的。”

    “怎么会无效?难不成市里中心医院的病历还没有厂医院有说服力吗?当初要不是中心医院的先进诊疗,就厂医院那几个赤脚大夫,你的病还不知道会怎么样了!”王凤琴说,“老周你zhè gè 人jiu shi 太老实了,别人要你怎么样你就怎么样,要你回家休息你就回家休息,要你签字你就签字,一点都不动脑筋自己想想的。”

    周国平摆摆手说:“行了,周铭在这里,不要在他面前说这些了,我待会再去一趟厂里,我再找领导说说。”

    周铭这时说:“爸,我觉得这根本jiu shi 厂里在刁难我们,你去说也没用。”

    “好好的为什么要刁难我?我又没得罪谁,而且不去难道就下岗在家里吗?这总不是个事呀。”周国平说。

    “爸,这都是厂里有些人针对我来的,是我连累了爸你,爸你就先不要去厂里了,他要开除就开除,要怎么样就怎么样,爸你千万不要和他们起冲突,他们都是蛮不讲理的,等以后我赚了钱把整个厂子买下来,让爸你当领导,爸你就不用受zhè gè 气了,爸你就想上班就上班,想开除谁就开除谁了。”周铭说。

    周国平和王凤琴都笑了起来,周国平说:“你有zhè gè 雄心壮志是好的,不过也等你以后真有zhè gè 能力了再说,现在我还是要去厂里上班的。”

    从父母的zhè gè 态度来看,他们显然是不相信的,不过这也难怪,对于他们这老一辈的人来说,厂里jiu shi 天,他们都只是在厂里上班的普通工人,每个月的工资只有那么一点,厂里的产值那么高,买下整个厂,那只能是遥不可及的一种奢望吧。

    想到这里,周铭斩钉截铁的说:“爸妈,不用很长时间,给我四个月时间,我就一定能做到!”

    ……

    周国平和王凤琴最终还是不相信周铭,就算周铭说留给家里两万块钱,让父亲不要去厂里受那些人的气,但父亲却还是坚持带着病历去厂里了,母亲也说国库券总是看不见摸不着的,说就算有钱在家里闲着也不是个事,总还是在厂里上班踏实一点。

    周铭没有bàn fǎ 说服固执的父母,周铭也明白,要让父母明白金融经济的利润是很难的,在他们的认知里,在厂里上班,总是最好的。

    因此周铭就没有ji xu 对父母说什么了,父母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只要他们二老开心就好,而自己所需要做的,jiu shi 尽可能的赚钱,不让他们再为自己cāo心。

    周铭来到厂电视台门口,原本他是zhun bèi 找林慕晴说事情的,却没想到正好碰到林慕晴抱着一个纸箱子出来,周铭有些惊讶:“慕晴姐你这是怎么回事?”

    “不是你让我辞职跟你下海的吗?现在我的辞职报告已经批了,如果你要反悔我可要赖着你不走了。”林慕晴俏皮道。

    林慕晴俏脸的妩媚让周铭心脏漏跳了一拍,不过相比林慕晴的绝sè更让周铭没想到的是,她居然会这么信任自己,要知道就算是在二十年后,要一个人放弃一个事业单位的编制都是很困难的,更别说现在了,一个人要放弃国营单位的工作,无疑是需要很大的决心和勇气的。

    “慕晴姐,谢谢你这么信任我。”周铭诚挚的对林慕晴说。

    林慕晴轻轻摇摇头,她回头看了一眼厂电视台的大楼,幽幽对周铭道:“这和你没有guān xi ,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即使你不说,我也不想在这里上班了。”

    说完,林慕晴长出一口气,接着说道:“好了,现在我已经听你的从厂台辞职了,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直接去南江吗?”

    “还不急,慕晴姐如果你没事的话就陪我一起去找一下县农行的戴主任吧。”周铭说。

    “找他干什么?”林慕晴不理解。

    “我们的钱不够,我想找他帮忙从农行贷点钱出来。”周铭说。

    林慕晴瞪着一双妙目:“贷款!”

    ……

    晚上,周铭和林慕晴邀请戴振江去南晖饭店吃饭,来到饭店包厢,周铭先和戴振江相互客套了一下,然后周铭就直入主题道:“戴主任,其实这一次冒昧的请你出来是有点事情需要你帮忙的。”

    “小周你这说的就太客气了,咱们是朋友,朋友之间讲究的jiu shi 一个互相bāng zhu ,今天你帮我明天我帮你,这样大家才能共同进步嘛!”戴振江说,“你有什么事直说jiu shi 。”

    周铭点头说:“既然戴主任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直说了,是这样的,我和慕晴姐zhun bèi hé zuo 去南江做笔大生意,但是手头上的资金有限,所以想请戴主任你帮帮忙,看能不能从县农行贷笔款子出来,我要的数目并不大,三十万就够了,如果能有四十万或者五十万更好。”

    戴振江zhun bèi 喝水,听到周铭的话差点没把自己给呛死,戴振江一副看外星人一般的表情看着周铭,心说zhè gè 年轻人还真是吓死人不偿命,三十万五十万你以为是三十块五十块吗?如果说zhè gè 数目还不大的话,那他真不知道什么样的数目叫大了。

    平复了一下心情戴振江才对周铭说:“小周你zhè gè 人jiu shi 喜欢开玩笑,也幸好我心脏没什么毛病,要不还真经不起你这么折腾。”

    周铭却说:“戴主任我并不是在和你开玩笑,我是真的想要贷款。”

    戴振江仔细看着周铭问:“你真要贷三五十万?”

    周铭què ding 的点头,戴振江倒吸了一口气,作为县农行行长,他不是没搞过贷款,但大多都是单位来贷的,个人贷款就算是全南晖县最富有的狗爷来,最多也就只能贷十多万块钱,可现在周铭一张嘴jiu shi 三五十万,这让戴振江怎么都有种这人疯了的感觉。不过随后想想当初周铭是借的狗爷一万块钱高利贷做的国库券生意,戴振江也就释然了,这种人也的确能做得出这样的事。

    戴振江认真思索了一会对周铭说:“小周,不是我不愿意帮你,你是学经济的,有些情况你应该也明白,如果你拿不出等值的抵押财产,制度是不允许我贷这么多钱给你的。”

    周铭笑了,的确要是按规矩来办,凭自己是根本不可能贷到这么多钱的,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很多时候都是有特殊情况的嘛!

    “戴主任,所以我这才不是找你帮忙了嘛!”周铭说,“我知道按财产来算的话,我确实是不够资格,但问题是我的财产不是普通的财产,戴主任你也知道,就在半个月前,我还是一个下岗在家的无业游民,但是半个月我就挣了快十万块钱,因此是可以通融一下的。”

    戴振江凝眉想了一下,zhè gè 时候周铭打出了最后一张牌,他对戴振江说:“戴主任,你不是一直很好奇我的国库券生意是怎么做的吗?如果戴主任你能帮我zhè gè 忙的话,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的秘诀,并且以后国库券的生意我都不会再参与。”

    周铭开出的zhè gè 条件让戴振江再也坐不住了,戴振江问周铭:“你说的是真的?”

    “那当然,”周铭说,“戴主任你刚才不是也说了嘛,我们是朋友,而朋友之间讲究的jiu shi 一个互相bāng zhu 嘛!”

    戴振江hā hā笑道:“小周你说的没错,朋友之间jiu shi 应该互相bāng zhu ,既然小周你做生意需要钱,那么我zhè gè 老哥哥就理所应当的要帮帮你,不过五十万太多了,我们县农行需要预留出一笔资金的,所以最多我只能贷给你四十万,你看怎么样?”

    “虽然不是理想数目,但戴主任你也尽力了。”周铭说,“只是我想jin kuài 能拿到这笔贷款可以吗?”

    戴振江爽快的大手一挥:“没问题,小周你就放心吧,最迟后天,我一定把四十万给你贷出来!”

    “谢谢戴主任。”周铭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