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章节目录第二十章 贷款四十万(下)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吹着夜风,周铭和林慕晴走回厂里,一路上周铭哼唱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显然是在说服戴振江帮忙给自己弄四十万贷款以后心情愉悦。<ABC小说网-无弹窗abcxs.com》因为原本在周铭的计划里,能从县农行贷到二十万或者三十万就足够了,毕竟现在是月shou ru 在一百块钱以下的87年,几十万完全是一笔天文数字的巨款,四十万的贷款已经是预期之外的惊喜了。

    林慕晴听着周铭哼着自己从来没听过的曲子,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样,还记得当初周铭对自己说要贷款去南江做生意的时候,林慕晴都觉得他太异想天开了,在林慕晴的记忆里,就算是市电视台领导要贷这么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却没想一顿饭的工夫周铭就把这笔贷款给谈下来了。

    “周铭,你这变的到底是什么戏法呀?”林慕晴不可思议的说。

    听到林慕晴的声音,周铭转头微微一笑,神秘道:“慕晴姐,我这可不是变戏法,而是把握,四十万是笔巨款不假,但对我和戴主任来说却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巨大。原本我和戴主任在做国库券生意的时候,就经常拿着十万二十万的国库券全国跑,现在才不过贷款四十万,这笔钱又不是他的,他为什么不给我一个顺水人情呢?”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另外,我也拿了他一直想要的国库券生意与他交换,他没有理由不动心的。”

    zhè gè 年代的银行贷款审核制度很不严谨,就算是对金融一窍不通的林慕晴,也都能明白能不能贷款,能贷多少款,不过都是戴振江zhè gè 县农行主任一句话的事。

    “只是……”林慕晴又问,“那你拿国库券的生意做筹码,你不后悔吗?”

    “慕晴姐你是想说我这么做是杀鸡取卵吧?”

    周铭问,林慕晴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因为她确实是这么想的,但周铭却并不生气,周铭说:“慕晴姐,杀鸡取卵的前提是国库券的生意未来要比我去南江更赚钱。”

    林慕晴fǎn ying 了过来问:“你是说你要去南江做的生意,会比国库券更多?”

    “多很多,多到慕晴姐你根本没法想象。”周铭说。

    林慕晴惊讶的啊了一声,她完全无法理解周铭的话,在她看来,周铭倒卖国库券半个月就赚了将近十万块钱,这已经是不可想象的速度了,厂里一些效益稍差的车间,辛辛苦苦半月的总产值还没有这么多呢!但周铭却说他未来要做的生意,比这还多的多,难道他会点石成金的法术吗?

    周铭能读懂林慕晴内心的想法,周铭说:“慕晴姐,我没有点石成金的本事,我只有赚大钱的志向!”

    林慕晴愣愣的看着周铭,她能感受到周铭透过这句话所传达出来的坚定信念。

    周铭双眼中的自信刺入林慕晴的心房,让林慕晴突然感觉周铭好有魅力,让她都看痴了。

    过了一会林慕晴fǎn ying 了过来,急忙偏过头去,她在心里暗暗埋怨自己怎么会在zhè gè 比自己还小的年轻人面前犯这样的花痴。

    ……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到了第三天的早上,周铭就得到了戴振江那边传来的好消息,于是周铭立即去找林慕晴,然后和她一起来到了县农行。

    在县农行的接待室里,戴振江拿出两份合同给周铭说:“虽然咱们私交很好,但是该走的程序还是得走,这是四十万的贷款合同,利息是年利五分,有没有什么问题?如果没问题的话你就可以签字了,我马上就可以把四十万存入你的账户。”

    周铭摇头说没问题,就像戴振江说的,今天只是走个形式,其实合同上的内容,是戴振江和周铭昨天就商量好的,这哪还会有什么问题?

    周铭毫不犹豫的在合同上签字,根据合同约定,戴振江也很快让银行会计把钱存入周铭的账户上。

    戴振江把合同拿给银行工作人员进行备案,将其他银行的工作人员都请出接待室以后,才对周铭说:“小周,你看现在合同已经签了,我也让人拿去备案了,钱我也已经让会计给你存进去了,那国库券的秘密,你是不是可以和我分享一下呢?”

    周铭知道这才是戴振江今天最迫切想知道的事情,周铭也没有和他卖关子,直接道:“戴主任,其实我做国库券并没有什么秘密,我只是知道江夏市和滨海市这些地方,那里银行开出的利率要比我们这里高,我就从你这里拿国库券去那边卖,赚取中间的差价。”

    “就这么简单?”戴振江问。

    周铭点头说是的,戴振江接着问道:“江夏滨海那边的利率有多高?”

    “我去江夏市的时候,那边的利率是一毛八,滨海是两毛一。”周铭说。

    “两毛一?”戴振江一下瞪大了眼睛,眼里满满都是不可思议,“怎么会有两毛一的利率呢?难道是我们南晖县这里定的利率过低了吗?可是大家都是银行系统,怎么他那边就会比我们这里高这么多呢?”

    周铭能够明白戴振江的心情,别说他不能理解,jiu shi 二十多年后当有人回顾zhè gè 事情的时候也感到难以理解,为什么国库券的利率会在全国各个城市间出现那么大的差异,可不管你能不能理解,zhè gè 事情还是在zhè gè 特殊的年代jiu shi 这样发生了。

    “戴主任,事实jiu shi 这样,如果戴主任不信的话可以打电话去问。”周铭说。

    戴振江愣愣的看着周铭好一会,最后才叹息道:“你都已经通过zhè gè 方法赚了那么多钱了,事实摆在眼前,我还能有什么不信的呢?只是我没想到zhè gè 事情居然真的这么简单,不过就算zhè gè 事情简单,但你要发现并且敢去做,却并不简单。周铭,我这辈子没有佩服过什么人,但你一定是一个!”

    周铭微笑着说了声谢谢,zhè gè 时候林慕晴已经在旁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她没有想到戴振江zhè gè 堂堂县农行主任,居然会这么心悦臣服的佩服一个比他小了十岁的年轻人;但更让她所想不到的是国库券的生意竟然会那么简单,周铭只是带着国库券在各个城市之间跑了几趟,居然就赚了将近十万块钱。

    林慕晴看着周铭的侧脸,心想:他说过他未来的生意会要比国库券更赚钱,那会是什么生意?会比国库券还要简单吗?真期待快点和他去南江……

    想到这里林慕晴突然在心里啐了自己一口:自己这都是在想什么呢?居然没羞没臊的期待和一个男人双宿双飞的走几百里去另一个城市,虽然他比自己小,但也仍然是男人嘛!

    ……

    从县农行出来,周铭和林慕晴一起回家,家里只有母亲王凤琴一个人,问起父亲去哪了,王凤琴说他去厂里找领导去了。

    周铭心头一黯,自从父亲被厂里开除以后,他就天天去厂里找领导,可厂里那些人根本不见他,又或者难得碰到了,他们就你推我我推你的来回踢皮球,父亲人老实本分,拿他们根本没bàn fǎ 。

    “妈,我爸他工作没了没guān xi ,你们二老工作没了都没guān xi ,但千万不要和厂里那些人起冲突呀!那些人都是不讲道理的。”周铭说。

    王凤琴说:“放心吧,你爸那个人是八竿子都打不出一个屁的,他才不会和厂领导起什么冲突的。”

    “那就好,”周铭随后把自己要和林慕晴一起去南江做生意的事情告诉了母亲。

    王凤琴目光看向林慕晴,林慕晴很自然做了自我介绍:“阿姨您好,我是林慕晴,原来是在厂电视台工作的。”

    王凤琴仔细打量了林慕晴几眼,然后把周铭拉到一边:“周铭你怎么回事?不和那个苏涵来往了,怎么又和zhè gè 女人走在一起了?你不知道zhè gè 女人厂里人都怎么说她的吗?她不是个好女人,她是骗你的!”

    “妈,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慕晴姐只是一起去南江做生意的,我和她没什么guān xi 。”周铭给王凤琴解释说,“而且关于慕晴姐的那些话都是谣传。”

    “无风不起浪,”王凤琴说,“谣传不谣传的你怎么知道?周铭你现在还小,很多事情你还不懂,你要和她一起去南江做生意我不反对,但是你不能和她发生任何guān xi 你知道吗?”

    对于老妈这句话周铭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像林慕晴那样的极品女人,是个男人就会想和她发生guān xi ,到了自己这还不允许,觉得自己只要和她发生guān xi 自己就吃亏了一样,恐怕在母亲眼里儿子总是最you xiu 的,而厂里人对林慕晴的看法又不太好吧。

    “我知道了。”周铭说。

    王凤琴又再三叮嘱了周铭几句才放心,周铭和林慕晴是第二天的火车,车票依然是托戴振江帮忙买的卧铺。

    晚上周铭和父母在家一起吃饭,周铭知道父亲今天去厂里找厂领导依然没能得到任何结果,在饭桌上,周铭看着父亲chén mo 的表情,默默的在心里发誓:等着吧,最多半年,我就会回来,我会把760厂整个买下来,不让父母再受到那些人渣的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