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章节目录第二十九章 赌石(上)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周铭的话让林慕晴目瞪口呆:“不动丰汇银行里的那些钱,难道你是zhun bèi 把股市里的钱全拿出来吗?”

    周铭摇头说也不是,这就让林慕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那你哪来的钱帮我买衣服?难不成你还能像孙悟空一样凭空变钱出来不成?”

    周铭hā hā一笑说:“慕晴姐,我当然不是孙悟空,我也不会他那样七十二变的法术,但我却有bàn fǎ 把我们手里的这几千块钱翻至少十倍上去。<ABC小说网-无弹窗abcxs.com》”

    “你开玩笑吧?”林慕晴惊讶道,“你怎么能平白无故把钱涨上去呢?”

    “慕晴姐,我问你今天几号?”周铭问。

    “今天是八月八,农历六月十四,怎么了?”林慕晴奇怪的说,林慕晴不明白自己明明是问他是怎么把钱涨上去,他干嘛要问今天几月几号呢?这有什么guān xi ?难不成他出门的时候看了黄历,知道如果是在今天出门的话,就能捡到一大笔钱不成?

    周铭正zhun bèi 说什么,服务员小姐走过来了:“两位你们到底dǎ suàn 没dǎ suàn 买衣服?你们是内地人吧?”

    服务员在说话时候的语气有些轻蔑和不耐烦,周铭却不以为意:“帮我把刚才那两件衣服都包起来,我出门捡钱去了,回来就付钱买下来。”

    说完,周铭就不理那服务员的fǎn ying ,拉着林慕晴走出了商场,林慕晴很配合的一言不发,直到出了商场以后还忍不住的问周铭道:“你真dǎ suàn 捡钱吗?”

    “当然不是,慕晴姐你听说过赌石吗?”周铭问,林慕晴表情错愕显然是不知道,周铭接着对她解释说,“赌石其实jiu shi 买翡翠的原料,由于没有jing guo 加工出来的翡翠外面有一层风化的皮包裹着,外观看起来就和普通的石头一样,没有bàn fǎ 知道里面有没有翡翠,就只能赌,所以叫赌石。”

    林慕晴思索了片刻以后说:“是不是翡翠的原石价格相对偏低,一旦赌对了,就很赚钱,但赌错了就会血本无归?”

    “慕晴姐真聪明,这jiu shi 赌石。”周铭说,“尖沙咀这里jiu shi 整个港城最大的玉石市场所在,这里又是没有关税的zi you港,所以我想这里肯定有赌石的。”

    林慕晴这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没想到周铭真的脑子发热了,居然有zhè gè dǎ suàn ,她问:“那你懂赌石吗?”

    “以前小时候有个农村老人教过我一点,我还记得,说不定就能派上用场。”

    周铭说完就不由分说的拉着林慕晴走向了旁边广东道上的玉器行。

    当然,周铭要赌石并不是一时的头脑发热觉得自己的运气好到爆棚了,而是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事情,那是他前世在读一部港城珠宝大亨的传记,那位珠宝大亨说他的第一桶金jiu shi 通过在尖沙咀的玉器行赌石得来的,时间jiu shi 在阳历的八月八,也jiu shi 今天,这jiu shi 为什么周铭会问林慕晴今天几月几号的原因所在。

    按照头脑当中的记忆,周铭拉着林慕晴找到了传记中的那家玉器行,这是一家很大的玉器行,看起来应该是港城某个财团的旗下chǎn yè ,信誉是有保障的。在店门口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玉器行近ri从缅甸运来一批翡翠毛料,要在行内开赌石大会的消息。

    一切都和那本传记当中的描述一模一样,周铭带着林慕晴在门口领了号牌跟着服务员来到了赌石大会的现场。

    其实说是赌石大会,但形式也就和路边摊差不多,玉器行把玉石原料摆在各个展台上,所有参加赌石的人就像是菜市场买菜一般来来回回的挑选。

    在周铭的记忆里,这次赌石大会的确出了不少好货,不过那些玉石即使是毛料,也要至少几万港币,凭自己手上这点钱根本不够,因此周铭的目的就只有一个。

    周铭拉着林慕晴直接找到了第十八号展台,这上面放着一块有冬瓜那么大的玉石毛料,一位玉器行的工作人员正在旁边介绍着:“这是一块从缅甸白壁厂运过来的老坑种,大家都知道白壁厂是缅甸开采最早的矿坑,都有两三百年的历史了,里面产的玉也是质量最上乘的,这块玉绝对是好货sè,大家看这毛料外面有松花,有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jiu shi 有玉在内的biǎo xiàn 。”

    “那你的意思jiu shi 说这毛料里面一定出玉了?”一个中年人问。

    “我可没这么说过,”那工作人员说,“这位老板,赌石既然被称为是赌,那jiu shi 说石头里面能不能出玉谁也保证不了,但也jiu shi 没法保证,这利润才高,您说是吗?”

    那中年人不说话了,作为赌石老手,他当然明白这赌石哪怕jiu shi 最有经验的玉石专家,都没法肯定里面能不能出玉,这jiu shi 赌命。

    “你这毛料表皮黄灰,这层sè看上去应该是白壁厂的老坑种不假,不过整体biǎo xiàn 太差了,你看上面都有好多地方开裂了。”另一个秃顶的大叔说。

    经他这么一提醒,所有人这才恍然发现毛料上有很多裂痕,甚至背面的一道还深入到了石头里面,zhè gè 发现让很多人拼命踮脚起来要透过那道裂缝看里面有没有玉,但很可惜,那道裂缝不大,根本看不到里面。

    看着这些人的biǎo xiàn ,周铭在心里笑了,因为就算给他们看到裂缝里面的情况也没用,因为这裂痕是在石头的正中间,而按照传记上的描述,玉的wèi zhi 应该是在没有松花的右侧。

    “大哥,你这石头也太难了一点,那么多裂痕,偏偏每道裂痕都看不到绿,这风险就太大了。”又有一个年轻一些的赌客叫嚷道。

    那工作人员仍然不慌不忙:“jiu shi 因为看不到,所以才需要赌,如果透过裂痕能看到玉了,那还有什么可赌的?直接明码标价就好了,你说是吗?”

    “那你这毛料究竟要多少钱呀?”有人问了。

    工作人员这才把一直摆在毛料前面的标牌转过来,两万港币,zhè gè 价格顿时引起一片哗然,看来玉器行也明白这毛料的成sè不太好,上面又有那么多裂痕,偏偏这些裂缝里还看不到有一点玉的存在,因此为了有人买,就把价格定的偏低了一点。

    看到zhè gè 价格,林慕晴倒吸了一口冷气,她不可置信的问周铭:“这么个破石头就卖两万港币呀?”

    “慕晴姐,这可不是破石头,这是从玉矿里开采出来的玉矿石,只不过没有切割开不知道里面究竟有没有玉,有多大一块玉,所以才定的zhè gè 价,否则如果是一块这么大的玉的话,那就不止两万了,至少也得二三十万港币。”周铭对林慕晴解释说。

    “那要真的只是一块破石头呢?”林慕晴又问。

    “那就等于两万港币买了一块破石头咯,如果每块原料都能开出上好的玉来,那也就不叫赌石了,jiu shi 因为你不知道这石头里面究竟是什么,这未知xing才让人疯狂,一刀天一刀地,这一上一下的涨跌可比股票还刺激。”周铭说,“要不然你看旁边这些人的眼神。”

    听周铭这么一说,林慕晴才发现,周围这些赌客的眼睛都放光的盯着那块破石头,就好像那不是一块石头,而是一块金子一样。

    这时工作人员又说话了:“各位老板,按照咱们玉器行的规矩,这两万港币只是底价,各位老板你们可以随意报价,最后谁报的价格高这毛料就归谁。”

    周铭心里暗笑,看来这玉器行还真是能赚钱,居然连这毛料都搞出了竞拍的程序,放个底价在这里,让赌客自己往上喊,这样玉器行就怎么也不会亏本,搞不好还能大赚一笔。

    在周铭思考的时候,现场已经开始有人喊价了,毕竟大家都是来赌石的,而且这块毛料也是出自缅甸八大老厂最好的白壁厂的毛料,是值得去赌的,或许运气好一点就能赚个几万十几万港币,并且大家也都是有经验的赌客,看这毛料上的松花,再不济也不会亏本吧?

    在这样的想法之下,这块毛料的价格很快被喊到了五万港币。

    看着周围赌客狂热的神情,林慕晴对周铭说:“这些人都疯了吗?这一块石头这一下就涨了一倍半的价格了。”

    “这jiu shi 赌徒嘛!他们都希望能买下这块石头,希望这块石头里面能出一大块玉来,就算不出一整块玉,有一半出玉他也能赚几万港币。”周铭解释说,“不过看这石头上那么多裂痕,这些裂痕里又看不到玉,就算是赌徒也不会出太高的价格,五万港币应该到顶了。”

    果不其然,周铭的话才说完,刚才还吵吵嚷嚷的周遭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面对五万港币的高价,他们都不愿再多出了,因为他们不认为这块石头值更多的钱,因此不论工作人员怎么说,都没有人再喊价了。

    这时林慕晴转头问周铭:“那你dǎ suàn 出价吗?”

    周铭摇头笑道:“慕晴姐,我们身上只有一万港币,我jiu shi 想出价也没机会呀!”

    林慕晴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幸好周铭没有变的像那些赌徒一样,要不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只是林慕晴看着周铭自信的笑容心里依然有些没底,zhè gè 时候的她并不知道,她即将见证一场赌石界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