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三十章 赌石(下)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方片企鹅群:126094629,喜欢本书,想和方片交流的朋友可以加一下。
    “如果没有人ji xu 出价的话,那么我宣布十八号展台的白壁厂老坑种毛料就归我们这位老板所有了!”

    随着玉器行工作人员的话音落下,一位秃顶大叔从人群当中走了出来,他走到台前,工作人员问他:“老板请问你是要托运带走还是现场解石?如果老板你要现场解石的话,我们玉器行是有全套工具和最好的解石师傅,并且解出来玉石我们玉器行也会现场高价回收。”

    一般来说赌石的有两种人,一种是玉石商贩,过来碰运气收玉石毛料做生意;另一种则是专门的赌客,他们就赌石头里面能不能出玉。

    显然这位秃顶大叔是后者,他没有任何犹豫的说:“现场解开。”

    如同赌博最刺激的掀底牌一样,赌石最ji dong 人心的,自然jiu shi 解石这一刻了。

    所谓解石jiu shi 把毛料外面的风化表皮切开,看里面究竟有没有玉石,如果有,那就发了,反之则会亏得血本无归。

    正是如此,听闻秃顶大叔要解石,现场的围观人群立即亢奋了起来,就连隔壁展台的赌客也都纷纷围拢过来,要看看这解石的结果。

    看着玉器行的工作人员熟练的把矿石搬到一旁的切石机上,林慕晴有些不可置信的问周铭:“那些漂亮的玉石翡翠真是从这些普通的石头里拿出来的吗?”

    周铭点头说:“是的,不过里面究竟有没有翡翠就全看运气了。”

    就在周铭和林慕晴说话的工夫,那边的解石已经开始了,就见玉器行的解石师傅熟练的cāo作的切石机,按照那秃顶大叔的要求,从最大的那个裂痕处开始切割。

    此时的现场极度安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上,眼睛死死的盯着切石机下的玉石毛料。

    随着刺耳的切石声响起,毛料被一点一点切开,可让人失望的是,最终解石师傅把整块毛料一分为二,都没有看到半点属于翡翠的绿sè。

    那秃顶大叔的脸sè很不好看,林慕晴长出一口气对周铭说:“看来他好像赌输了,这jiu shi 一块普通的石头。”

    周铭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一个中年人就抢先道:“靓女看来你是第一次看赌石吧?这其实是很正常的现象,别看这毛料这么大,但能开出一半的玉石就已经是上天保佑了,一般都只有很小一块的,现在有松花的那一面还没解,说不定那边就能出绿了。”

    林慕晴yi huo 的转头看向周铭,周铭对她说:“也许吧,但也有可能那边也都是普通石头。”

    那中年人存心想在林慕晴面前装一下高深,听到周铭的话他立即反驳道:“年轻人不懂可不要瞎说,你看到左边那块毛料上面的松花了吗?那jiu shi 下面有玉的特征,我看过这么多赌石大会,见过的毛料比你过的桥还多,我就从来没见过松花下面不出玉的。”

    周铭hē hē 一乐:“那搞不好今天你就要看到第一块了。”

    那中年眉头一皱想说什么,但zhè gè 时候那边切石机又运作了起来,显然是秃顶大叔不fu qi ,要ji xu 解石。

    可随着切石机一刀两刀三刀下去,左边的毛料被切成了大小不等的碎块,却依然没有见到一点绿sè的影子。

    秃顶大叔颓然的坐在了地上,人群中发出一片唉声叹气声:“看来zhè gè 家伙是赌输了,五万块钱那,这么几刀下去就全没了,不过这也没bàn fǎ ,谁知道这石头居然这么邪门,那么好的成sè里面居然一点绿都不出,这不是老天在和他开玩笑吗?”

    而刚才还在周铭面前充大头的中年人则目瞪口呆,嘴里喃喃道:“不可能呀!带松花外皮的毛料怎么可能下面一点玉都没有?”

    周铭说:“我知道你们都是行家,但凡事都没有绝对的不是?”

    中年人还不fu qi 的说:“右边还没解,说不定玉在右边呢?”

    “这样啊,不过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不dǎ suàn 再解了,要不您去把右边的废料买下来ji xu 解解看?”周铭gu yi 对中年人说,中年忙不迭的摇头,周铭遗憾的叹息,“那如果你不要的话,我可就上去买了,说不定还真像你说的那样,有松花皮的那边没出,没松花皮的那边出了呢?”

    说完周铭就朝切石机那边走去,林慕晴急忙拉住周铭道:“周铭你疯啦?”

    周铭回头拍拍林慕晴的小手说:“慕晴姐放心,我有分寸的。”

    周铭的信心并不是凭空而来的,这赌石发展到现在和他在那本传记里描述的一模一样,前面一个人买了毛料切错了边没开出翡翠显得很失望,那位珠宝大亨jiu shi 在zhè gè 时候去赌剩下的那半边毛料的,只不过现在自己来了,就没那位珠宝大亨什么事了。

    林慕晴这才放开了手,周铭挤开人群走到那秃顶大叔面前对他说:“大哥,这剩下的废料你还赌吗?如果你不赌可以卖给我吗?”

    周铭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听在其他人的耳朵却像是引爆了一颗重磅炸弹一般,瞬间引爆了所有人的神经,所有人的目光都像看疯子一般看着周铭,嘘声四起。

    “这年轻人脑子有病吗?那都已经是废料了他还要赌?这不是摆明拿钱打水漂吗?”

    “jiu shi 说嘛,赌石是要可赌xing的毛料才叫赌石,这都已经是没用的废料了还赌什么呀?”

    “听他的口音他是从内地来的吧?要我看这内地人jiu shi 恶心,他们平时就贪小便宜成风,少个一两毛钱就能gāo xing到天上去,现在更是认为这废料便宜就买,想开出绿来,却不动脑子想想,如果真可能开出绿来,别人怎么可能会卖给他,真是为了贪zhè gè 便宜连脑子都不会用了。”

    “谁说不是呢?这内地人jiu shi 愚昧无知还贪婪!”

    周铭像是没有听到周围的汹汹议论一般,仍问那秃顶大叔:“怎么样?到底卖不卖?”

    秃顶大叔想了一下,竖起两根手指:“我买这块石料是五万港币,现在切了一半,你出两万港币,我卖你。”

    周铭笑了:“你还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呀,就这破废料还要两万港币?告诉你,我是内地来的,身上没钱,就只有六千港币,你要卖我就买,你要不卖就赶紧把这破废料拿hui qu 当装饰吧。”

    那秃顶大叔狠狠一咬牙:“好,我卖了!”

    “成交!”周铭的嘴角微微上扬,他知道这秃顶大叔不能不卖,卖了多少还能赚点钱回来,要是不卖,那可就真是血本无归了。

    随后周铭让现场的人帮忙作证,拿六千港币给那秃顶大叔,正式买下这块废料,拿去给玉器行的工作人员问:“这块料我也现场解了吧,如果解出玉来,你们也会收吧?”

    玉器行的工作人员点头说:“会收,不过如果没解出玉的话,我们会收取一百港币的解石费。”

    “没问题。”周铭说。

    在和玉器行谈妥以后,工作人员就把切石机清理了一下,才把周铭买下的废料放上去。

    “快去看呀!有个内地佬买了块废料要解石了!”

    玉器行内的所有赌客都在相互传递着信心,在zhun bèi 解石的这一会时间里,又围过来了好多人,大家都对着周铭指指点点的。

    “那内地佬是被人骗了吧?花六千港币买一块没用的废料,还不如去路边捡块石头来切算了!”

    “这你就错了,可没人骗他,这是那内地佬自己蠢,要贪zhè gè 便宜,以为是块毛料就能出玉呢!”

    “是的,那群内地佬都是这副德xing,就想着要贪小便宜,总想着不劳而获,做着天上掉馅饼的chun秋大梦,真不知道待会解石出来,那个内地佬看到自己花六千港币买了快普通的石头会是什么fǎn ying 。”

    “这还能有什么fǎn ying ?跪在地上撒泼打滚呗!你难道还指望内地佬能愿赌服输不成?”

    周围这些嘲笑的议论声传到林慕晴的耳朵里让她感到很难受,在港城的这些天她很清楚这边的人对内地人有很大的偏见,她觉得自己想为周铭辩解些什么都没用。

    周铭也能明白林慕晴心里的想法,转头对她笑笑说:“放心吧,只希望待会我解出玉来,他们不要跪在地上撒泼打滚给我耍赖就行了。”

    周铭的话传到旁边人的耳朵里,立即引起yi zhèn 嘘声,几个港城人对着周铭竖起中指和向下的大拇指叫喊道:“内地佬快滚回你们内地去,港城不是你们待的地方,不要把你们污秽肮脏的思想玷污了我们这片zi you的净土!撒泼打滚是你们内地佬的专利,我们何德何能怎么敢和你们抢zhè gè 风头?”

    那玉器行的工作人员也上来对周铭说:“放心吧,先生你的交易过程有我们玉器行作证,谁也不能抵赖的。”

    周铭点头说:“那就好,你们zhun bèi 好了就直接解石吧,不过我不要刚才那一从中间一刀切,最好能一层层的把外皮先切掉,不要伤到里面的玉了。”

    周铭这句话说完又引来了更大的嘘声:“内地佬什么都不懂还来这里干什么?赶紧滚hui qu 吧,在这里真是丢人现眼!这内地佬还真以为废料里面有玉了,还要这么慢腾腾的解石,依我看你还不如直接一刀切下去算了,早死早超生,别在这里慢慢擦,万一把你心脏病给擦出来死在这里可没人埋你!”

    那工作人员也含笑说:“先生你说的是擦皮吧?zhè gè 没问题的,只是你què ding 要这么解石吗?这样做很慢的,不如一刀切那么快。”

    四周震耳yu聋的嘘声周铭全当耳旁风,他对工作人员说:“就擦石,我能què ding 这下面就有玉,没有多深。”

    工作人员只好说:“那好吧,不过如果时间过长我们可是要加收费用的。”

    “没问题。”周铭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