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三十五章 给你指条明路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周铭和林慕晴来到港交所对面的咖啡厅,选了一个靠窗的座位,王云龙就坐在他们对面,周铭看着王云龙ji dong 的样子,甚至连端杯子的手都在颤抖,不由笑着打趣他道:“我说王经理,这港股股指才刚开始下跌你就这样了,你这港城股神的心理素质可有点差呀!”

    王云龙苦笑一下说:“周先生您就不要嘲弄我了,在您面前谁还敢称股神呀?而且今天港股开始以后就受美国股市的影响全线下挫,到现在港股股指都已经下跌超过一百点了,这是谁都预料不到的,除了周先生您,周先生您看外面都已经是什么样了,只有周先生还能这么冷静的坐在这里,这份心气让人佩服。
    听着王云龙的话,周铭和林慕晴把目光转向窗外,只见港交所门口这时已经挤满了人,他们都是来看大盘都是希望港股能振作起来的,但可惜的是,港股股指那像跳楼一般的下划线,一点也没有抬头的意思,让所有人心碎。

    一声声绝望的喊叫和撕心裂肺的哭声从人群中传出来,周铭就在二楼的咖啡厅,隔着落地窗听得非常真切。

    下面港交所的哭喊和周铭居高临下的目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王云龙看到这一幕下意识的说道:“周先生您就像是金融帝国的帝王一样高高在上,俯视着那些愚蠢的投机者!”

    听到王云龙的评价,周铭说:“你太高看我了,其实按照正常的说法,我才是投机者。”

    王云龙连连摇头说:“不是的周先生,如果您是投机者那世界上就没有投资人了。还记得当初你对我说港城金融市场的脆弱,对我说世界金融会陷入一次大崩盘,我们这些自以为掌握了金融市场规律的人还认为你是在开玩笑,认为目前全世界经济形势一片大好怎么可能会有崩盘的情况,但现在事实证明我们都错了,我们都是愚蠢的投机者,只有周先生您才是真正看清了市场规律的智者!”

    “好了,这些多余的话就不要再说了,”周铭摆摆手说,“谈谈你对港城金融市场未来有什么看法吧。”

    “在周先生您面前我哪还敢说呀,那不是班门弄斧吗?周先生您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就好了。”王云龙说。

    周铭眉头一皱,严肃道:“让你说你就说,别忘了你打赌可是输给我了,要乖乖给我当cāo盘手,以后如果我成立了基金你还要给我当基金管理人的,难道你作为我的基金管理人,你就这点出息,连这点打击都承受不了?连最基本的市场预测都不会了吗?当然,如果你想耍赖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王云龙一下子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了,周铭对此哼一声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在开玩笑?觉得我有点异想天开?我告诉你,那是我的规划!”

    王云龙看着脸庞刚毅的周铭,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他还记得当初周铭才到港城的时候,那时周铭才在自己这里开了个户,手里拿着几万港币,就曾经说过要自己去当周铭的基金管理人,自己以为周铭只是在开玩笑的,事实上不管是自己,不论是谁听到了,都会认为周铭是在开玩笑,或者干脆认为他是个疯子吧?但谁又能想得到,他居然真的dǎ suàn 这么做,他居然真的有能力做得到呢?

    现在周铭成功预测了这次股灾,不难想象,他至少能赚几百万港币,有这些钱,他完全有能力搞基金了。

    想到这里,王云龙下定了决心:能有幸追随周铭这么个伟大的人物,是自己的荣幸!

    “对不起周先生,我不该妄自菲薄,请周先生您放心,我绝不会耍赖的,如果周先生未来真的成立了基金公司,而且您还愿意相信我,我愿意当您的基金管理人。”王云龙诚挚的说,“至于港城金融市场的未来,由于受到美国股市崩盘的影响,我认为会持续一段时间的下跌,直到世界经济形势趋于稳定。”

    “那你觉得港城股市的下跌幅度会有多大?”周铭问。

    王云龙想了一下回答说:“zhè gè 很难预料,不过保守估计港股股指在这次股灾中至少会下跌四百到五百点。”

    “那如果停市了呢?”周铭突然抛出一个爆炸xing的问题。

    面对zhè gè 问题,王云龙的眼睛一下瞪得老大,喃喃道:“不……不会吧?虽然这次股灾严重,但还不至于到了要停市交易的地步,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绝对会加重市场的悲观情绪,让港股股指下跌得更加严重,可能……会下跌一千点以上。”

    周铭对王云龙的分析非常满意,根据周铭的记忆,最后港股股指的确如王云龙分析的这样,最终下跌了一千多点,下跌幅度超过了百分之五十。

    “那作为我的基金管理人,你觉得我该怎么做?”周铭又问。

    王云龙苦笑道:“虽然我觉得我的回答很多余,但我建议周先生您要ji xu 港股股指的期货合约,直到港股股指下跌到底线。”

    周铭点点头,刚想说什么,就见一个熟悉的人影急匆匆的走进了咖啡厅,zhè gè 人不是别人正是周铭的期货客户经理孙伟。

    孙伟走进咖啡厅就直接来到了周铭的桌边,乞求周铭道:“周先生求求您救救我,现在只有您能救我了,我求求您!”

    周铭看了王云龙一眼,王云龙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说:“对不起周先生,是我告诉他您在这里的。”

    周铭嗯了一声转眼又看着孙伟问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下的那十手揸单,里面有很多钱都不是你的吧?”

    听到周铭zhè gè 问题,孙伟的脸sè突然变得非常难看,王云龙为他解释说:“不瞒周先生您,其实孙伟下单的这十万港币没有一块钱是他的,都是他帮着铜锣湾那边的一个大哥做的,现在港股暴跌,根本没bàn fǎ 平仓,照zhè gè 势头下去,这十万港币估计全得赔进去,那位大哥不会放过他的,所以虽然很冒昧,但还请周先生您能帮帮忙。”

    “铜锣湾大哥?不会是浩南哥吧?”周铭问。

    见周铭这么一问,孙伟立即燃起了希望:“jiu shi 浩南哥,怎么周先生您认识他?”

    孙伟的话让周铭险些没笑出声来,其实他只是下意识的那么一问,毕竟那个系列的电影实在太火了,给周铭的yin xiàng 非常shēn kè ,想不知道都难,因此现在听到铜锣湾周铭就不由自主的联想到浩南哥了,却没想铜锣湾真的有个浩南哥,这是让周铭怎么都没想到的。

    而对于孙伟帮浩南哥cāo作期货的事情,这在金融界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zhè gè 年代金融市场并不规范,很多客户经理都会帮着客户cāo作,以赚取提成。

    虽说一般在之前客户经理都会和客户签订风险协议,告诉客户市场有风险,就算亏了自己也无责任,但一旦真的发生了很大亏损,哪有客户会不找客户经理麻烦的?尤其还是浩南哥这样的铜锣湾大哥,知道自己十万港币打了水漂,不喊一帮小弟砍死他才有鬼了。

    周铭摇头说:“不认识,只是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不过或许再过几年zhè gè 人的名气会很大吧。”

    “周先生,既然您听说过浩南哥,就知道zhè gè 人的脾气是很坏的,他绝对会砍死我的呀!我求求你周先生,您救救我吧,我求求您了!”孙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周铭道。

    林慕晴原本就很反感孙伟,现在见他zhè gè 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孙经理你这是干什么?你还记得你当初是怎么辱骂我们的吗?还负气和我们下对单,周铭他还劝你不要下揸单你偏不听,还要拿别人的钱来下单,活该别人来砍死你,你现在这样赖死赖活的找我们是干什么?”

    “对不起,周先生林小姐,我知道当初是我混蛋,都是我狗眼看人低,我求求你们千万不要和我计较,你们一定要救救我,要不然浩南哥真的会砍死我的呀!我求求你们,我给你们跪下了!”

    孙伟嚎啕大哭的说,最后居然真的给周铭和林慕晴跪了下来。

    对此,林慕晴秀眉一竖,不悦道:“你这是要和我们耍赖吗?我告诉你我可不怕你,这里是高档咖啡厅,你再在这里无理取闹,当心店方报jing!”

    在林慕晴的气势压迫下,孙伟一下子呆住了,眼神里充满绝望:“完了完了,我死定了……”

    看着走过来的咖啡厅服务员,周铭打了个让他们先不要管的手势,然后拍拍林慕晴的小手让她消消气,这才问孙伟道:“你是真的知道错了吗?”

    见周铭这么问,孙伟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他拼命点头道:“知错我,我真的知道错了!”

    “你的死活shi ji 上和我是没有guān xi 的,我也不是什么慈善家,没义务给十万港币给一个陌生人,”周铭随后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不过既然你是王云龙的朋友,我和王云龙的guān xi 也不错,今天看你也这么诚恳的向我和慕晴姐认错了,我就给你指一条明路吧。”

    孙伟拼命的向周铭dào xiè 。

    周铭压了压手让他安静,然后说道:“其实你也是灯下黑,你不过jiu shi 帮浩南哥赔了十万港币,你帮他再补上十万不就好了吗?”

    “可是我没有十万港币呀。”孙伟说。

    “所以我才说你蠢!”周铭说,“我问你,你们期货公司客户经理的佣金是怎么算的?而我现在在期货市场上已经交易了多少手,我的资金增长又达到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