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四十四章 担保(第四更)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第四更完毕!如果觉得小方片的书写的还可以,拜请大家在看完以后随手点个收藏红票,这都是对小方片最大的鼓励,小方片在这里谢谢大家了!)

    面对曹海洋和其他公司员工崇敬的话语,周铭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对此发表任何看法。
    zhè gè 年代的信息远没有后世那么发达,因此曹海洋这些人还并不知道,其实保本基金的概念早在四年以前就被美国人提出来并加以应用了,只是这种理念暂时还处于试验阶段,并没有大规模推广,再加上保本的组合公式也属于机密,港城这边并不知道zhè gè 消息,再加上现在港城经济低迷,周铭突然提出一个能够不亏损的基金方案,自然会让曹海洋和其他公司员工奉若神明。

    但曹海洋并不知道这些,他只看到周铭很淡定的表情,这顿时让他对周铭崇敬又上升了一个台阶,曹海洋说:“孙子兵法有云,顺不妄喜;逆不惶馁;安不奢逸;危不惊惧;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今天见到周先生,jiu shi 孙子兵法里说的那种注定引领时代的大人物呀!”

    “那当然,不是谁都有能力在股灾中狂赚两千万的!”林慕晴骄傲的说。

    周铭摆摆手:“好了,曹经理你对基金行业内的情况是最熟悉的,我问你,现在基金行业是个什么情况,如果我们推出这样一种组合投资的保本基金,需要把组合投资方案公布出来吗?”

    曹海洋想了一下:“按照现行的法案是应该要进行信息公布的,不过由于咱们是新推出的组合投资产品,可以以商业机密为由进行行业保密。”

    周铭点点头:“这就行了,那曹经理你觉得在进行业务推广上会有什么问题吗?我们的客户会不会相信和接受这样的投资方案?”

    zhè gè 问题一下子把曹海洋给问住了,让曹海洋一下子就从刚才听到保本基金方案的狂喜中冷了下来,曹海洋仔细想了一下然后回答周铭道:“周先生,zhè gè 我恐怕就很难预料了,毕竟您的zhè gè 想法还从来没有在港城提起过,我怕客户那边会不认同。”

    “再好的想法得不到客户和市场的认同就没用。”周铭说,“曹经理,你先带着你的团队去和客户接触一下,如果客户那边的fǎn ying 很冷淡的话,我们就想bàn fǎ 出摊到港交所门口去摆个摊位进行宣传,我相信在现在这么个经济萧条的时候,肯定会有人愿意尝试的!”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顿,然后补充一句道:“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们最好还是能找联交所帮忙出面做个公证,曹经理你这边能联系到联交所吗?”

    曹海洋说:“zhè gè 没问题,我和联交所市场部邓卫东经理很熟悉,应该可以请到他来帮我们zhè gè 忙。”

    “那好,曹经理你马上和联交所的邓经理取得联系,我要jin kuài 见到他。”周铭直接下命令说。

    会议到这里就jié shu ,周铭也没有和这些人多fèi huà ,很快就宣布散会,让这些人各忙各的去了,王云龙和孙伟也正式开始在基金公司的工作。

    在hui qu 的路上,林慕晴好奇的问周铭道:“周铭让曹经理去联系联交所的邓经理,是你对你推出的保本基金没信心吗?”

    “有点,”周铭在林慕晴面前没什么好隐瞒的,“毕竟保本基金对港城来说还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事物,同时现在经济滑坡,多少人在金融市场上破了产,这让大多数港城人都对金融市场都有点神jing guo 敏的fǎn ying ,我怕他们会不相信zhè gè 东西,所以如果能有一个信誉机构做担保,总是好一些的。”

    回到酒店,当周铭和林慕晴才吃过午饭,基金公司的传呼就过来了,周铭拨电话过去,是王云龙接的电话,在电话里,王云龙将上午业务部那边的情况向周铭做了汇报。

    挂断王云龙的电话,林慕晴急忙问周铭道:“情况怎么样?”

    周铭摇摇头说:“和我dān xin 的一样,业务部那边完全没进展,我们的客户根本不相信我们的基金能保本。”

    “这些人怎么这样?”林慕晴有些着急说,“那曹海洋不是说能联系到那个什么联交所的邓经理吗?zhè gè 事情怎么样了?”

    “他说现在因为股灾的事情搞得邓经理焦头烂额,根本没时间和我会面,如果我真想找他的话,他明天上午在去港府开会之前有十分钟时间可以给我。”周铭说。

    林慕晴对zhè gè dá àn 相当不满意:“这曹海洋根本jiu shi 个草包嘛!什么事情都办不成!”

    “这也不能怪他,现在港城的情况特殊。”周铭说,“看来我只能明天去港府找这位邓经理,争取在这十分钟内敲定zhè gè 事情了。”

    林慕晴一张红唇动了动想说什么,但最后却没说出来,只是给周铭打气道:“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

    ……

    第二天上午,周铭和曹海洋早早的来到了港府大楼,约摸九点一刻的时候,开始陆陆续续的有很多车在门口停下,很多zhèng fu官员从上面下来,走进大楼。

    曹海洋伸长脖子寻找着,很快找到了他要找的人,指给周铭看:“那jiu shi 邓经理。”

    周铭顺着看过去,只见那是带着眼镜瘦瘦高高的中年人,周铭和曹海洋走过去,曹海洋对邓卫东说:“邓经理您好,我是金名基金的曹海洋,我昨天和您通过电话的,这位是我们金名基金的老板周铭,他有些事情需要您的帮忙,您说您今天在开会前有时间给我们的。”

    “以前的万禾基金嘛,我还记得。”邓卫东很傲气的看着周铭和曹海洋说,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然后抬头,“你们有五分钟的时间,有什么话快说吧。”

    周铭挑了挑眉,这直接就砍了一半时间,不过周铭很清楚现在并不是计较zhè gè 的时候,既然时间不多,周铭就决定直奔主题。

    “邓经理您好,我是周铭,很gāo xing认识您,今天很冒昧的来找您,是因为我们基金公司推出了一个新型的基金,这种基金采用了组合投资的方式,可以有效的规避绝大多数的市场风险,以达到保证本金不亏损的目的,我们称呼这种基金委保本基金,现在我们公司dǎ suàn 把这款基金推向市场,但dān xin 目前的市场形势不稳定,因此希望联交所能出面帮我们做个担保。”周铭说。

    “保本基金?规避绝大多数市场风险?”邓卫东饶有意味的看着周铭说,“周先生,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基金?”

    “邓经理这是真的,周先生他真的研究出了这样的基金方案!”曹海洋帮着周铭说道。

    “这不可能,哪可能会有这样的方案。”

    邓卫东摇头说,曹海洋还想解释什么,但这时邓卫东却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曹海洋,用一种jing告的语气说:“你们要怎么忽悠客户是你们基金公司的事情,别把我们联交所也牵扯上,我们的信誉,很值钱!”

    “好了你们的时间到了,我该去开会了。”邓卫东说完转身就走。

    看着邓卫东转身的北影,曹海洋心里yi zhèn 颓然,他转头非常沮丧的看着周铭说:“很抱歉周先生,我没能帮您完成zhè gè 任务。”

    周铭却嘴角上扬对他说:“别这么急着下定论嘛,他这不还没走远吗?”

    周铭说完都没理曹海洋的fǎn ying 直接追上了邓卫东的jiǎo bu 对邓卫东说:“邓经理,我知道因为一些原因您不相信我们,但这一次我的保本基金方案是绝对没问题的。”

    “没问题?周先生,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没问题的事,在黑sè星期一的全球股灾发生以前,美国股市也是没问题的,但后来不也瞬间崩溃了吗?”邓卫东说。

    “邓经理我所说的没问题,是指我可以拿出与保本基金等额的资金放在联交所当做保证金,如果一旦我的保本基金出现了任何亏损,联交所都可以动用这笔保证金来填补zhè gè 亏损,邓经理您看怎么样?”

    听到周铭这么说,邓卫东立即停下了jiǎo bu ,他转头看着周铭问:“看来你很有钱嘛!”

    “不,是我的基金不可能会亏损!”周铭坚定的说。

    “原来是这样,”邓卫东笑了,“那好,如果你真能拿出这笔保证金来的话,我就可以代表联交所为你们公司做zhè gè 担保!”

    曹海洋走过来刚好听见邓卫东这句话,顿时愣在了当场,他简直没有bàn fǎ 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可能?刚才还态度坚决不肯为保本基金做担保的邓卫东,怎么就被周铭给说动了?

    等周铭送走了邓卫东以后,曹海洋问周铭:“周先生,您到底是施了什么魔法呀?为什么邓经理他答应了?”

    周铭理所应当的回答:“很简单,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包括联交所也是一样,我答应了可以在联交所里放和保本基金相等额的保证金,这笔钱虽然不是直接贿赂他,但却可以算作是他的业绩,这对于现在已经被股灾搞到焦头烂额的他来说,没有ju jué 的理由,并且更重要的一点jiu shi 他还不承担任何风险,这样他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呢?”

    “另外,”周铭补充一句说,“他最后那句他的信誉很值钱,不jiu shi 在暗示我zhè gè 吗?”

    听完周铭的dá àn ,曹海洋立即对周铭竖起了大拇指:“周先生您实在是太厉害,居然连邓经理这样人的心理都能把握得那么透彻,让人敬佩!他最后那句话,就算是给我想一万年,我也绝对想不到那是在暗示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