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四十八章 李成邀约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上报了上报了!周先生您上了港岛财经的头版头条!”

    金名基金公司副经理曹海洋拿着一份报纸急急忙忙的跑进了周铭的办公室,见到曹海洋zhè gè 样子,帮周铭守在门口的林慕晴微笑道:“曹经理是找周先生有事情要汇报吧?曹经理是我们公司的副经理,周先生也经常和我说要学习曹经理的那份镇定。
    林慕晴这话让曹海洋感到很惊讶,因为他能听出来林慕晴是在委婉的提醒他在周铭面前要注意情绪,毕竟他是金名基金的副经理,不是街边卖报的小行家。

    zhè gè 女人好厉害!原以为她不过是周铭养的花瓶,但现在看来绝对不是,能把说话的分寸掌握得这么好,放在其他公司至少也能是个高级行政管理人员了,现在她却心甘情愿的屈居在zhè gè 基金公司当周铭的私人秘书,这周先生到底是有什么魔力?

    通过林慕晴的态度,曹海洋对周铭的敬佩又加深了一层。

    得到了周铭的态度,林慕晴带曹海洋进了周铭的办公室,曹海洋摆出自己手上的报纸zhu dong 向周铭汇报道:“周先生,这是今天最新一期的港岛财经,您登上了头版头条!”

    周铭哦了一声,从曹海洋手中接过报纸,果然在头版头条发现了自己和金名基金公司的字样。

    对此,周铭笑道:“这首席记者的待遇还真是不一样啊,昨天才采访的我,没想到今天就登上了头版头条,而且还是这一个星期出版一期的港岛财经。”

    “那也是周先生您的魅力征服了沈记者。”曹海洋说。

    曹海洋这句话可不是在拍马屁,因为他还记得昨天沈欣jié shu 采访离开时的样子,显然是对周铭非常尊敬的。

    zhè gè 发现让曹海洋的眼珠子差点就瞪掉在了地上,虽然曹海洋以前并没有接触过沈欣,但也听说这位港岛财经的首席记者是很傲气的,就算是面对港府和国外的政要巨富,她都能做到不卑不亢,可这样一个人,居然在周铭面前是这样的biǎo xiàn ,怎么能让曹海洋不惊讶?

    周铭仔细看了一遍文章,然后笑道:“沈记者的重点抓得不错,在港城经济萧条的时候,我们推出zhè gè 保本基金,jiu shi 给港城的投资人注射了一剂强心剂,可以让港城的投资人重拾对港城金融行业的信心,而金名基金公司也将引领未来港城金融行业的潮流。hā hā!有这几句话,再加上港岛财经的销售量和沈欣记者本身的影响力,这等于是帮我们打了很好的广告,为我们省了不少宣传费呀!”

    林慕晴接过报纸看了一下补充说道:“我看可不止如此呢!这上面还夸周先生你对金融行业的局势判断得非常zhun bèi ,还说你将是港城经济未来的领导者,能得到沈记者这么高的评价,搞不好以后港大经济学院该邀请你去讲课了,我的周教授。”

    曹海洋也说:“是呀!沈记者是一个非常挑剔的记者,她很少对别人有过这么高的评价,周先生您太了不起了!”

    zhè gè 时候公司的前台找林慕晴,林慕晴匆匆出去。

    周铭对曹海洋说:“曹经理,虽然我们保本基金的业绩很好,但保本基金的组合公式你也看了,利润是非常低的,我们尽可能的还是需要打开其他种类基金的销售份额,现在有了港岛财经的头版头条,你是公司的业务经理,zhè gè 事情你要jin kuài 开展起来,知道吗?”

    “请周先生放心,我一定会jin kuài 开展的!”曹海洋说。

    林慕晴回到办公室,并带回了一个让人振奋的消息,林慕晴对周铭说:“刚才前台那边接到电话,说是有十家报社想要采访周先生,还有港岛电视台和星亚电视台,也想邀请周先生去做专访。”

    “什么?”曹海洋很ji dong 的问林慕晴,“林秘书这是真的吗?有那么多媒体zhu dong 要采访周先生?”

    “当然是真的。”林慕晴骄傲的回答。

    “周先生您带给我太多不可思议的惊喜了,我非常庆幸能在你手底下做事!”曹海洋说。

    周铭没有和他多说什么,摆手让他先出去了,而等曹海洋出去以后,林慕晴温柔的看着周铭说:“周铭你现在真的越来越厉害了,回想当初我们才收购zhè gè 基金公司的时候,都是要花钱去请那些媒体来报道,没想到这才过了不到一个礼拜,这些媒体居然调转过来要zhu dong 采访我们了。”

    周铭看着林慕晴微微一笑:“慕晴姐,这才哪到哪呀?万一有一天我要接受全世界媒体的采访怎么办?慕晴姐你zhè gè 私人秘书就要累死咯!”

    “只要是为了你累死我也愿意。”林慕晴脱口而出。

    这话让周铭一下子愣住了,而林慕晴也觉得自己这么说太暧昧了,就偏头过去,懦懦的对周铭说:“那个……还有个事情要你亲自处理一下,刚才长河实业的董事长李成打传呼来说要和你jiàn miàn 。”

    “慕晴姐你说是谁?李成?”周铭惊讶的问。

    “传呼上说他是叫李成,是长河实业的董事长,我怕是有生意上的事情,我zhè gè 秘书打电话给他不好,就先和你说了,”林慕晴见周铭的样子,又问他道,“怎么周铭你知道他吗?”

    周铭点头说知道,事实上周铭作为重生回来的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zhè gè 人,要说在二十年后,恐怕只要稍微关心时事的,就没有不知道李成的华人,因为他是那时候全世界范围内的华人首富!

    如果能得到zhè gè 人的bāng zhu ,以他的商业眼光,或许能让金名基金少走很多弯路。

    周铭这么想着,然后对林慕晴说:“慕晴姐,你把他的号码给我,我要马上打电话给他。”

    ……

    晚上七点,周铭来到尖沙咀的半岛酒店,这是周铭和李成约好的地点,周铭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酒店餐厅的顶级包厢,李成已经等在这里了,周铭看着他,和二十多年后在各种报刊杂志上的照片并没什么不同,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jiu shi 周铭感觉此刻在眼前的李成更年轻更有朝气也更真实一些。

    李成见到周铭进来,zhu dong 起身和周铭握手道:“很gāo xing认识你,周先生。”

    “李先生您这话说的让我都不敢接了,”周铭说,“您是长辈,叫我小周就好了。”

    李成爽快的一笑,然后和周铭一起坐了下来,让酒店上菜。

    面对周铭,李成直入主题道:“我看了今天的港岛财经,上面说你推出了一种保本基金对吗?能和我仔细说说吗?”

    周铭在来之前就料到李成一定会问zhè gè 问题,因此都不用kǎo lu ,直接说道:“其实保本基金说白了jiu shi 一种组合投资模式,将大部分的资金进行债券方面的投资获得稳定收益,再拿余下的部分和预支债券投资的收益去进行其他方面的风险投资,获得高收益,由于风险投资知识很小一部分和债券投资的收益,因此不论市场如何变化,我们的基金都是至少能够保证本金不会亏损的。”

    “听起来好像并不复杂。”李成说。

    “的确不复杂,只是一个想的到和想不到的问题,另外如何平衡稳定投资和风险投资的比例,也需要jing guo 大量的演算。”周铭说。

    李成看着周铭问:“那你现在告诉了我,就不怕我盗用了你的想法吗?”

    周铭微笑道:“当然不怕,保本基金zhè gè 理念对大多数人的确是个秘密,但其实他早在四年前就被人提出来了,我相信李先生您也早就知道了zhè gè 理念。”

    说完周铭又想了一下,补充说道:“zhè gè 投资理念由于过于保守,因此收益非常低,李先生您是做大生意的人,这点利润恐怕你根本看不上。而且我相信大多数投资者也都是想尽可能的多赚钱的,要不是赶上了这一次股灾,让大多数港城人都对金融市场感到恐惧,我保本基金的销售业绩也不会这么好。”

    “你倒是看得挺透,”李成说,“听说你是内地人,来港城这边还不到两个月?”

    周铭点头说是的,李成随即又问:“那港岛财经那篇报道上说的也是真的?你一个月就赚了两千万?”

    周铭回答:“没错。”

    “那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听说你是在股灾发生的前一天下的沽单。”李成说。

    “我一直在研究美国经济,我认为美国经济并没有金融市场所fǎn ying 的那么好,同样的,我也认为港城的经济也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坚挺,港城经济对世界经济的依赖太深了,只要世界经济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立马崩溃。”周铭说,“至于我会算得那么准在那一天下单,其实我也是在赌,因为据我所知美国各大投资集团都会在周一进行自动沽算,如果那天没跌,我在第二个星期一仍然会ji xu 赌。”

    听完周铭的回答,李成盯着周铭看了好半天,最后才轻轻吸了一口气说:“你实在太让我惊讶了,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你,打死我也不会相信你居然是内地人,而且这么年轻,我肯定会以为你是美国哪个大家的经济学教授,或者是哪个大投资集团的管理人。”

    “这是对我的赞赏吗?我很感谢,”周铭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不过李先生究竟有什么想法,还是请直接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