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章节目录第五十六章 给你看场好戏(二更)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第二更奉上!~~~~~~~~~~)

    杜鹏?杜中原?

    听到这两个名字,周铭顿时恍然大悟,终于想起zhè gè 年轻人是谁了,他是二十年后的网络大亨,在网络游戏开发运营和手机游戏开发运营上,都有很大程度的涉猎,只不过由于家庭原因,他没法像南江和滨海那边的互联网公司那样风头强劲,必须隐藏自己的资产,但就算是这样,他公开出来的身家也轻轻松松的破了百亿。<ABC小说网-无弹窗abcxs.com》

    周铭前世在无聊的时候曾经关注过他,查过他的相关资料,因此对他有yin xiàng ,对他的事情也有一定的了解。至于杜中原,则是杜鹏的爷爷,是一位战功赫赫的开国将军。

    此时的杜鹏相比二十多年后年轻很多,但也没有相差太大,因此周铭第一眼就感觉眼熟,只是一时之间没想到是他,直到他喊出名字以后,周铭才猛然想起来。

    随后周铭又下看了一眼他身边的那个女伴,是个周铭完全不认识的女人,只见她正呆呆站在那里,想上去帮忙却又不管上去,一副六神无主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样子,显然并不是他日后那个精明能干的妻子,那个同样是红色后代的开国元勋孙女。

    没想到二十多年后在国内企业家峰会上,面对上百个身家亿万的富豪侃侃而谈未来发展的网络大亨杜鹏,现在却被一个看商场的痞子给压在柜台玻璃上,毫无还手之力,他还很没出息的搬出了自己的家世,这只能让周铭在心里感慨世事无常。

    “铭哥哥你认识他吗?”唐然很好奇的问周铭。

    周铭点头说:“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他说的都是真的。”

    唐然眨眨眼睛看着周铭,有些不明白周铭的意思,周铭给她解释说:“我的意思是,我觉得我们要帮他一把了。”

    “帮他?为什么呀?我们又不认识他,zhè gè 事情也和我们没有guān xi 呀!而且那光头男也好可怕的。”唐然dān xin 道。

    “然然你可能不知道,就在我回南江前,我在港城遇到了一个世界级大富豪,他投资人情的方法对我触动很大,所以我觉得我也需要做点人情投资了。”周铭说。

    周铭这倒是没忽悠唐然,在见识到了李成的处事哲学以后,确实对他触动很大。不仅是这样,周铭也很清楚,在国内要想真的做出一番事业来,能有一个红色后代的朋友帮忙,很多事情都能事半功倍。现在正巧逮到一个,并且还是一个正在倒霉的红色后代,要知道,雪中送炭总是比锦上添花要让人yin xiàng shēn kè 的,现在这么个机会就摆在眼前,周铭觉得自己这要还不做点什么,就太对不起自己这重生一次了。

    周铭认识杜鹏,但那光头男可不认识,他听到杜鹏抬出他爷爷,光头男一下乐了:“啥?你说你爷爷是将军?那我爷爷还是国家主席呢!”

    “靠!老子是说真的,你快点放了我,要不然我一定拆了你这破店!”杜鹏叫喊道。

    “你都这b样了还这么嚣张呢?还拆了我这破店?那你信不信我现在先拆了你?”

    光头男说话间把杜鹏反扭在背后的手往上提了提,顿时又疼得杜鹏哭爹喊娘:“我靠!来啊,你现在有本事就拆了我,要是你丫今天废不了我,老子以后一定会废了你!”

    光头男没功夫和杜鹏在这里磨嘴皮子,而是抬头看了他女伴一眼:“哟?小娘皮还没走呢?你是zhun bèi 留下来陪哥几个乐呵乐呵,看哥哥拆了你男人,还是zhun bèi 帮你男人掏一万块钱了事呢?”

    不知道是那女的从来没经历过zhè gè 事情还是怎么的,居然尖叫一声掉头就跑。

    对此,光头男愣了一下然后调侃了杜鹏一句‘看来你女人很不讲义气嘛’,随后正色道:“好了,哥哥也没功夫跟你在这里瞎耗,你就给一句tong kuài 话,到底是赔钱,还是把你裤子扒丢到外面大街上去?”

    杜鹏听到又叫起来:“狗杂种你敢动老子一下试试?老子一定要你不得好死!”

    “好,有种,哥哥还就喜欢你这样有种的人。”

    说完光头男zhun bèi 动手的时候,周铭走上前去:“这位叫刀哥对吗?你事情没必要做这么绝吧?”

    光头男没想到居然有人敢来路见不平,有些yi wài 的转头看了周铭一眼:“你是谁?”

    “这是我朋友,他好歹也是有点身份的人,能不能放他一马?”周铭说。

    “当然可以,我们这里很讲规矩的,一手交钱一手放人。”光头男说。

    周铭拿出一万块钱给光头男说:“这里是一万块钱,你先放了他吧。”

    “喂,你搞错了吧?是一万两千块钱!”光头男强调道。

    周铭不慌不忙微微一笑:“刀哥,一万块钱不少了,有些事情还是留一线的好,毕竟你的店还在这里,你说呢?”

    光头男愣了一下,他看了周铭一眼说:“好,既然小xiong di 你开口了,我就给你zhè gè 面子。”

    说完光头男就松开了手,周铭说了句谢谢,然后就把杜鹏给领了出来,杜鹏hui fu 自由以后揉了揉自己的手,就要上去和光头男拼命,却被周铭拦住了,周铭拿着那件衣服和杜鹏走出了店铺。

    “喂!我说你把我领出来干什么?我还要找那光头佬麻烦呢!”杜鹏对周铭说。

    周铭还没说完,唐然就先忍不住了:“喂,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呢?你明明就打不过别人,我铭哥哥把你救出来花了一万块钱呢!你一句谢谢都没有,还埋怨我铭哥哥,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唐然的话让杜鹏脸红,但杜鹏估计这辈子也没对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也没对谁dào xiè 的习惯,因此他尴尬的搔了搔头,然后对周铭说:“那个……刚才真是谢谢你了,你给我最多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会给你看一场好戏,还会拿会你那一万块钱!”

    杜鹏说完就去找电话了,对于杜鹏这样的biǎo xiàn ,本来就对他很不满的唐然更是嘟起小嘴道:“什么态度嘛!铭哥哥你真是不该帮他,白白浪费了一万块钱。”

    周铭却笑着对唐然说:“那可不见得,搞不好他真能让我们看一场好戏也说不定。”

    唐然瞪着一双杏眼看着周铭,突然想起了什么,就问周铭:“铭哥哥你觉得他真是哪个将军的孙子吗?”

    “我想应该差不多,毕竟你铭哥哥梦想是当大资本家,可不是梁山好汉。”周铭开玩笑说,“不过接下来就看这位杜鹏同志怎么给我们biǎo xiàn 了,接下来这场戏却大却精彩,对我的意义就越大。”

    说话间杜鹏打完电话回来了,杜鹏对周铭说:“我告诉你,刚才那光头怎么对我的,我要他十倍百倍的给我还回来!”

    周铭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就带着唐然一起在这里陪他等着,过了不到五分钟,就听走廊上传来密集的jiǎo bu 声,周铭看过去,只见几十个公安一路小跑朝这边赶来,唐然没有见过这场面,吓得躲到周铭身后,杜鹏对周铭唐然说:“你们别怕,这是我打电话叫来的。”

    “你报警了吗?”唐然问。

    “我的电话可比报警更有用!”杜鹏傲气道。

    唐然撇撇嘴,表示对杜鹏臭屁的不满,周铭则拍拍唐然的手背,在唐然的耳边对她说:“咱们目前只是观众,就看戏就好了。”

    那几十个公安在一位警官的带领下停在了杜鹏面前,杜鹏起身说:“我是杜鹏,你们是赵叔叔的兵吗?”

    那位带队警官上前一步对杜鹏敬礼:“你好,我是东门区公安局副局长我姓刘,是受市局赵局长指派前来调查一起恶性敲诈案件。”

    听到这话周铭眉头一挑,不得不说zhè gè 刘局长这番话说得很有水平,他们虽然是杜鹏找guān xi 叫来的,但在他这番话里,可并没有什么红色后代的特权,他们只是在领导指派下正常出警,是来调查恶性案件的。

    杜鹏没有周铭重生的几十年阅历,但他家庭显赫,有些道理也是耳濡目染的,他点头指着那家皮尔卡丹店铺对刘局长说:“jiu shi 那家店子,他刚才敲诈了我一万块钱,还对我使用暴力,简直无法无天了!”

    杜鹏说着就带着刘局长他们来到了皮尔卡丹的店铺,光头男还在这里,见到杜鹏又回来了,玩wèi dào :“怎么又回来了?是不是觉得一万块不够,想再多送哥哥一万呢?”

    光头男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刘局长带着一群公安也进来了,光头男先是一愣,怒道:“小杂种你居然敢报警?”

    随后光头男又陪着笑脸对刘局长说:“刘局长您看怎么把您都惊动了呢?我们这里……”

    “光头刀,你涉嫌非法经营,还敲诈勒索,跟我们走一趟吧。”刘局长说着就拿出手铐铐在了光头男的手上。

    光头男原本是dǎ suàn 和刘局长套近乎的,毕竟他能在这里罩着这么一家奢侈品店,也不是一点guān xi 都没有的,刘局长也不是不认识,但现在看刘局长铐他铐得这么坚决,不禁一下子愣住了,怔怔问道:“刘局长,您这是唱得哪一出呀?我怎么就非法经营还敲诈勒索了?”

    “你jiu shi 非法经营,还敲诈了我朋友一万块钱!”

    杜鹏走了上来,他看着被铐起来的光头男,也拍拍他的脸说:“怎么样?小光头,我说过的,有本事你丫就废了我,要不然我一定废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