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五十八章 地皮生意(四更)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第四更奉上!~~~~~~~~~~)

    面对杜鹏的评价,周铭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周铭的zhè gè 态度更是杜鹏觉得他很了不起了。
    杜鹏想了一下问周铭:“那你和我说这些,是你要和我谈那批棉花的生意吗?”

    周铭摇头说:“抱歉,我可没有纺织工厂,没能力吃下你那批货,我想和你谈的是另外的生意。”

    “另外的生意,是什么?”杜鹏很好奇。

    “地皮。”周铭吐出一个让杜鹏完全陌生的词语,“东门三园那边有一块荒地你知道吗?”

    杜鹏点头说知道,周铭又说:“那你在南江这边有多少guān xi ,能把这块地皮买下来吗?”

    “原来你说的生意jiu shi 买地?”杜鹏惊讶道,“你疯了吧?你要真是港城人你这么说我还能理解,但你本来jiu shi 内地人你怎么敢说zhè gè 话?在国内的地都是集体所有的,我们怎么能私自买卖?这是在挖集体的墙角,是走过去封建地主的老路啊!你刚才说的话我可以当做没听到。”

    周铭却不慌不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年年初的时候中央就已经在研究房改政策了,而在上个月,南江市政府也已经将南港大道旁边的一块土地卖给了航空公司吗?”

    “可那也是集体卖给集体,我们这是私人,性质不一样啊。”杜鹏说。

    “借用你的话说,如果你真是来南江打工文化程度很低的农民,你这么说我能理解,但你是杜将军的孙子,是能接触到国家高层政策的人,你怎么还会说zhè gè 话?”周铭说,“中央现在正在进行改革开放,而要想真让改革开放达到应有的效果,就必须破除以前的旧观念,让市场经济来主导。在这其中,土地jiu shi 很重要的一环,可以说要想带活经济,土地是必须要放开的。”

    杜鹏愣愣的看着周铭:“你这话说得和国务院那些经济专家说得一模一样,你不会是哪个专家的学生吧?”

    “我家里条件差,而且当时高考的成绩也没那么好,可没机会去燕京念书。”周铭说。

    杜鹏想了一下说:“如果政策真的允许,你看中的那块地皮也真的能卖,你也能出足够的钱,我倒是能想bàn fǎ ,只是你买地是zhun bèi 搞土地经营,做商品房吗?”

    这一次,周铭的dá àn 再次震惊了杜鹏:“做商品房是一个好想法,我也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南江市的房价会经历一个疯狂飙升的过程,也许有一天会涨到一平米一两万也说不定。”

    “一两万一个平米?这绝对不可能,这根本jiu shi 丧心病狂的让老bǎi xing 买不起房,把老bǎi xing 往死路上逼呀!”杜鹏断然否认道。

    作为一个亲眼见证了后世房价的周铭,对于杜鹏的话也只能hē hē 一笑了,毕竟时代局限摆在这里,你要一个月shou ru 只有一两百的人相信会有一两万一平米的房价,那根本jiu shi 天方夜谭。

    “那不谈zhè gè 了,虽然我认为以后南江房价会经历一个猛涨的过程,但我却并不dǎ suàn 做商品房项目,因为我没那么多时间去等这房子建成,我想能jin kuài 的用这块地皮赚钱。”周铭说。

    “你都不dǎ suàn 建房子了,还怎么拿地皮赚钱啊?”杜鹏彻底搞不懂了。

    “直接卖出去,拍卖。”周铭说。

    对于周铭给出的dá àn ,杜鹏完全傻眼了:“你是说你拿到地以后不开发,直接转卖?就这一块荒地不jing guo 任何开发,倒手就能赚钱?”

    周铭很肯定的点头说:“是的,如果运气好一点,我们应该能赚两百万zuo you 。”

    “两百万?”

    杜鹏感到难以置信,因为他这几年学着做倒爷,就算一笔没亏,顶天也就只能赚个十万块钱,可是这周铭一出手就说能赚两百万,zhè gè 差别也太大太难以让人接受了吧?

    不过在这里,杜鹏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他问周铭道:“你说这块地皮倒手就能赚两百万,那这块地皮你觉得多少钱我们能买下来?”

    周铭说:“zhè gè 不好说,不过要是按照航空公司那个方式的话,应该三四百万zuo you 吧。”

    “三四百万?我哪有那么多钱啊?”杜鹏惊叫道。

    “你没有我有啊,”周铭说,“你出guān xi 我出钱,我们这才叫一起合伙做生意不是?事后赚多少钱我们五五分账。”

    杜鹏这才一拍额头,猛然想起自己面前坐着的是一位千万富翁:“你看我把这事给忘了。”

    周铭微微一笑:“其实这一两百万什么的都不是个事,我真正想的是和你通过这笔生意建立起相互之间的信任,因为我有一些事情会需要你的帮忙。”

    杜鹏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道:“这恐怕才是你的真实目的吧?只要你不是做了什么反党叛国这样原则性的问题,我都可以帮你想bàn fǎ 。”

    “你误会了,我不是zhè gè 意思,我知道荆楚省临阳市南晖县有个760厂正在进行改制,我想看你能不能帮介绍几个说话能管用的官员。”周铭说。

    zhè gè dá àn 让杜鹏有些yi wài :“760厂?这是干什么的?zhè gè 厂子很有潜力以后能赚几百万吗?”

    “那倒不是,zhè gè 厂子能不能赚钱我没把握,不过zhè gè 厂子我一定要买下来jiu shi 了,因为我的家在临阳,我的父母jiu shi zhè gè 厂子的工人,我答应了我父母要把厂子买下来送给他们,让他们当厂长的。另外在厂子里有一个我很讨厌的人,我要开除他。”周铭说,同时在周铭的心里还有一句话:这也是为了和苏涵的一个承诺。

    杜鹏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要说刚才周铭的话还只是让他感到有些yi wài 的话,那么周铭的这句话,就真是让他感到自己的天灵盖都要炸开了。此时的杜鹏感觉自己和周铭都不是活在同一个世界的人,感觉他才是红色后代,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他的话自己怎么就不懂呢?

    杜鹏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对周铭说:“荆楚省的熊省长过年来过我家给我爷爷拜年,我记了他的电话,只是买个改制厂的话,有他出面给临阳市那边打个招呼应该就没问题了。”

    周铭点点头,760厂本来就只是个县里管的厂子,要改制竞争想买的人最多也jiu shi 市里的guān xi ,现在有省里出面,自己要拿下就基本没问题了。

    “那先做哪个生意?是我先联系熊省长,还是咱们先做地皮生意?”杜鹏问。

    “760厂改制现在只是初步规划,等到真正开始至少还得一段时间,咱们先把南江这边的生意给做了,你也好对我放心。”周铭说。

    在周铭的记忆里,760厂的改制是在年前启动的,前世由于竞争过于激烈,大半年才能出结果,根本不用着急。除此之外周铭也一直和家里父母以及张雷保持联系的,苏涵也偶尔通一次电话,因此对家里那边的情况还是能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那好,我先去市政府那边打听打听情况,如果可以我们再一起注册一个公司。”杜鹏说。

    “没问题。”周铭说。

    杜鹏随即和周铭交换了呼机号,杜鹏就风风火火的去市政府了找guān xi 打听消息去了。

    看着杜鹏离开的北影,唐然yi huo 道:“铭哥哥,这家伙真的能帮你买下地皮吗?”

    “刚才在商场里你不是也看到了吗?能一个电话惊动市公安局,至少他的身份不会有假,并且现在地皮买卖还处在一个试验阶段,竞争比较少,应该没什么问题。”周铭说。

    “可是我看他好像很不靠谱的样子。”唐然说。

    “然然你觉得他怎么不靠谱了?”周铭感到好奇。

    “因为铭哥哥你说的东西他都不懂啊!笨死了!”唐然说。

    zhè gè dá àn 让周铭当时就喷笑出来了:“要是杜鹏听到你这么说他,估计他就该哭晕在厕所了。”

    周铭给唐然解释说:“然然你不能拿我们的思维方式去kǎo lu 他们的想法,我们可以什么事情赚钱就做什么,那是因为我们只是普通老bǎi xing ,但是他们不一样,虽然我没有过过他们的生活,但想来他们不管做任何事情之前都必须kǎo lu 他们家里面的意见,或者说可kǎo lu zhè gè 事情能不能做,做了会给家里面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会不会被人li yong等等,他们不可能毫无kǎo lu 的盲目做事。”

    周铭最后给杜鹏定性:“因此这么说起来,杜鹏他作为一个权贵子弟,能理解到zhè gè 份上,并且敢去实践,这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你要是让我换一个稍微保守一点的人,恐怕我今天把嘴皮子磨破,他都不一定明白我在说什么,或者说就算他明白了,也不敢和我合伙做zhè gè 生意,那要不然那么多权贵子弟,以他们所掌握的资源和财富,哪里还会有普通人白手起家的可能啊。”

    唐然哦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呀,那看来zhè gè 家伙还算是有点能耐嘛。”

    对于唐然的zhè gè 评价,周铭也只能wu nài 的摇摇头了,不过周铭也明白女人看人和男人看人的角度和所带的情感都不一样,更别说唐然是那么崇拜自己,别说杜鹏现在还没展露出后世那百亿企业家的能耐,就算展露出来了,唐然依然对他不屑一顾吧。

    想到这里,周铭拍拍唐然的小nǎo dài 说:“那当然,你对杜鹏没信心,但至少你要对我的眼光有信心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