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章节目录第五十九章 一个巴掌一颗甜枣(第五更)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第五更求收藏求红票!小方片已经很努力的在写在更了,希望喜欢本书的朋友能多多支持,小方片在这里拜谢大家了!)

    和杜鹏谈完事情,时间已经不早了,周铭就干脆和唐然在咖啡厅叫了点东西吃,然后才送唐然回家,不过让周铭和唐然都没想到的是,当他们来到唐然宿舍大院的门口时,却发现魏华的父亲正等在这里。<ABC小说网-无弹窗abcxs.com》

    他见到周铭和唐然会乱来,急忙跑上来说:“周老板然然,我可算等到你们了,今天的事情实在是我们做错了,是我没有管教好魏华那个兔崽子,才让他做出了这种混账事情,我已经好好jiāo xun 他了。这是一点小东西,是我们全家对魏华的事情向然然表示的歉意,还希望你们能原谅他。”

    唐然抬头看着周铭,显然是一切都由周铭为她做主了。

    魏华的父亲见状接着对周铭说:“周老板,我知道你是港城的大老板,什么都不缺,zhè gè 只是我们的歉意,真的求你了!”

    周铭看着魏华的父亲,他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还有周围也丢着好些空矿泉水瓶,显然他是在这里等了他们很长时间了,搞不好从中午吃完饭以后,就一直等在这里了。

    周铭能明白他的想法,他好不容易办了个厂,又倾注了自己全部的精力,哪舍得让银行就这样给卖掉?现在出了魏华这档子事,他在饭店已经当面jiāo xun 了魏华,但怕自己这边还有怨气,心里很不放心,又不敢打唐然的传呼怕惹自己这边不gāo xing,就只好拿着东西在这里等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魏华这孩子也着实是在坑他爹呀!

    周铭在心里叹息一声,随后伸手接过东西,对魏华的父亲说:“魏叔叔,你的东西我收下了,zhè gè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魏华父亲见周铭收了东西,gāo xing得都要哭出来了,他对周铭说:“好的,谢谢周老板。”

    周铭点点头:“好了魏叔叔,如果没事的话你还是先hui qu 洗个澡吧,中行杨主任那边我会打电话给他说的。”

    听周铭这么说,魏华父亲连连答应着离开了,唐然对此说:“其实魏叔叔也挺可怜的。”

    看着魏华父亲的样子,周铭也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想到了在自己被厂里开除的时候,自己的父母又何尝不是低声下气的去厂里找厂领导求情呢?尤其是在前世的时候,那时自己父亲都已经因为阑尾穿孔引发败血症等很多并发症,却仍然拖着病重的身体去厂里找厂领导求情,甚至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都还在惦记着周铭的工作。

    想到这里,周铭感到了yi zhèn 阵的心酸。

    这时,周铭突然到自己眼角有柔软的触碰,周铭转头看去,只见唐然正伸手擦着自己刚才不经意流出的泪水。

    “铭哥哥,你怎么啦?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让你伤心了?”唐然小心翼翼的问。

    周铭摇头说:“没有,只是我刚才突然想到了一些很难过的事情,不过我现在既然在这里了,我就不会让这些事情再发生,我也会努力赚钱努力认识那些权贵朋友,努力让我关心的和关心我的人都过上好日子!”

    唐然也认真的点头说:“铭哥哥,我以后也会努力工作,不再让铭哥哥你dān xin 我,我也要帮铭哥哥你!”

    周铭hā hā一笑,gu yi 逗唐然玩说:“那好呀,然然你可要加油,你现在是我女朋友了,要是被我发现你不努力的话,我可是要打你屁股的哦!”

    唐然俏脸一红,娇羞道:“哎呀铭哥哥你说什么呢?羞死了!”

    ……

    第二天中午,周铭来到东门酒店,这里是目前南江最豪华的酒店,走进一个高档包厢,杜鹏正坐在这里。

    杜鹏见周铭进来急忙起身说:“我通过我爷爷的一个学生联系到了南江国土局,今天国土局局长何玉金,我们今天jiu shi 请他吃饭。”

    对此,周铭感到有些诧异,虽然杜鹏没说,周铭不知道他究竟找了什么guān xi ,但想来能是他爷爷的学生,zhè gè 人肯定不简单了,搞不好jiu shi 市委常委那一级的。按理来说,有了这样的guān xi ,他自己又是红色后代,那下面的小官就完全可以丢一边不用管了的,可他却还是请他来吃饭,不能不说,这jiu shi 杜鹏kǎo lu 问题的周全之处。

    这倒不是说这些小官还能不听领导的安排,gu yi 把杜鹏的事情给搞砸了,而是一种习惯。

    试想如果今天杜鹏不在乎zhè gè 小官,日后他肯定会有更多的不在乎,那么zhè gè 疏忽一旦多了,搞不好哪一天就会出事了,毕竟老一辈的人总会去世了,一旦老一辈人去世了,作为红色后代失去了zhè gè 最大的依仗,这些细节上的习惯,就会成为自己致命的症结。

    除此之外,杜鹏的办事效率也是值得称道的,毕竟自己昨天才和他说zhè gè 事,他今天就给自己找来了国土局长,难怪他日后能成为百亿富豪,恐怕也和他的细节kǎo lu ,以及这么有效率的执行力所分不开的。

    过了没一会,包厢的门被推开了,一个黑黑瘦瘦的人走了进来,见到杜鹏,急忙上来zhu dong 和杜鹏握手道:“你jiu shi 杜鹏杜少吧?我是何玉金,zhè gè ……真的是很抱歉呀,早上市政府开了个会,这才耽误了一点时间,实在对不起让杜少久等了。”

    杜鹏拍拍何玉金的肩膀说:“不要紧,何局长先进来坐下来说吧。”

    杜鹏领何玉金进包厢,先给他介绍了周铭:“这位是来自港城的大老板周铭。”

    何玉金也忙和周铭握手:“周老板您好,久仰久仰。”

    如果是过去,见到何玉金这种级别的官员,周铭肯定是要殷切套近乎的,毕竟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出生的小孩,没有任何guān xi ,但现在自己作为杜鹏的朋友,周铭就只是淡淡的和何玉金搭了一下手,说了一句你好就没下文了。可jiu shi 这样,反而让何玉金觉得周铭真是个港城的大老板。

    三个人坐下来,杜鹏让服务员倒酒,三个人先喝了一杯,周铭直接对何玉金开门见山道:“何局长,今天找你没有别的事情,听说中央要房改,在南江这里进行试点,我和杜少正好一起搞了个公司,现在想做点商品房的生意,我们看中了东门三园那边的一块荒地,不知道这块地能不能批给我们当建筑用地呢?”

    作为官员,何玉金显然不习惯这么直接的方式,但他面前一个是红色子弟,一个是港城老板,他也得到了领导的指示,没什么bàn fǎ 。

    何玉金先是一愣,随即陪笑道:“周老板不愧是港城有魄力的大老板,周老板能回内地,能在南江支持我南江建设,支持改革开放,我代表党和政府感谢周老板,关于周老板的事情,我一定会jin kuài 向上级领导请示的。”

    何玉金这话让杜鹏当时就不满意了:“何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陈叔叔没和你说吗?”

    何玉金急忙摇头对杜鹏解释说:“杜少你误会了,陈市长他当然是对我有指示的,可是杜少你也知道,这房改才是在南江这里试点,目前还是处于试验阶段,我只是个小小的国土局长,我哪有zhè gè 决定的权力呀?我只能是向上级请示,得到批示以后才能答复杜少你的。”

    周铭hē hē 一笑对何玉金说:“何局长,我虽然现在在港城办企业,但我原本是内地人,我也不是不了解内地官场的规矩,你就不要和我们打官腔了吧?”

    “周老板你们真的误会了,我是真的没zhè gè 权利……”

    不等何玉金的话说完,周铭就接着说道:“何局长,我们也不是不知道,南江市政府现在也在进行土地买卖的尝试,东门三园那边也是在试点范围内的,按照之前南港大道那块地的做法,现在卖出的文件已经到国土局了吧?何局长你这还跟我们说你没权利?”

    周铭紧接着神色一凛,寒声道:“当然,我们也不会强迫何局长你的,如果何局长真的觉得有问题的话,我们会去找其他领导沟通的。”

    周铭这句话让何玉金的身体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他惊讶的看着周铭,心里有些惊恐,明明对方就不是官场里的人,但他带给自己的压迫感,却比任何一个市领导都要厉害,尤其是刚才最后那句话,就好像不在说会找其他领导沟通,而是再说要拿掉他的乌纱帽一样。

    何玉金急忙说:“周老板杜少你们不要生气,我刚才只是和你们开玩笑的,你们的事情我一定会jin kuài 办好的。”

    “我不要听到jin kuài zhè gè 词,具体多长时间?”周铭问。

    “半个月?”何玉金试探着说,但见到周铭皱起的眉头,便急忙改口道,“一个礼拜,最多一个礼拜,我就能把手续批给周老板和杜少。”

    “这还差不多。”杜鹏说。

    周铭则对何玉金说:“何局长,其实我和杜少有一些新的想法,说不定能给国土局带来一些新的思路,也让何局长能有东西向你的上级汇报。”

    听到周铭这话,杜鹏有些惊讶,因为周铭这分明是官场上经常用到的打一巴掌给颗甜枣的驭下套路,没想到周铭居然用在何玉金身上了。

    这一手显然让何玉金很受用,只见他眼睛一亮,对周铭道:“谢谢周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