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章节目录第六十三章 我要回家不留下来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整个会议室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用一种看外星生物一样的眼光看着周铭,而周铭刚才的话则是像孙悟空的定身咒语一般让他们石化当场。<ABC小说网-无弹窗abcxs.com》

    对于他们来说,就算是一个再不懂事的小孩也能明白刚才陈云飞以岭南副省长和南江市长双重身份的邀请代表着什么了,可以说,只要现在周铭点点头,那以后他在南江都不用做什么,躺着就能把钱赚了。现在或许陈云飞没有给他带来什么正式文件,但陈云飞这张脸,可比任何文件都管用得多。

    但周铭依然ju jué 了,就以他刚才表露出来的政治敏感度,他不可能察觉不到的,那他明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还ju jué 陈云飞的邀请,你这戏演的可有点过了呀!毕竟现实可不是小说,有些事情是可以拿捏一下,但有些事情是万万不能拿捏的,要知道,陈云飞也不是刘备,你周铭更不是诸葛亮,可不会给你上演什么三顾茅庐的戏码,你错过了zhè gè 店,可就永远错过zhè gè 村了。

    所有人看着周铭,心里都在着急,要是自己肯定毫不犹豫的点头了,但此时周铭只是静静的看着陈云飞,丝毫没有改口的意思。

    对此,陈云飞微微一笑:“看来你是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了。”

    周铭则是不好意思的搔搔头说:“陈市长,其实我zhè gè 人没有您想的那么好,我对经济的见解也并没有一些专家那么shēn kè 。”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一下接着说道:“陈市长,这么说吧,到目前为止,我所做的所有生意都是投机,在三十年前是要枪毙的。因此我只能是判断形势赌运气,在很多事情只是给我瞎猫碰上了死耗子,我并没有当顾问指导发展的能力。另外我未来一段时间是要回家里那边发展的,我家在临阳那边,所以如果我要是担任了南江的发展顾问,结果又没有出一分力的话,那我会受之有愧的,对陈市长您也不好。”

    周铭虽然话说了一大段,但简单概括来jiu shi “我要回家,所以不留下来”,这让所有人再一次傻眼了,他们觉得自己今天的脑子肯定没有带够,要不然怎么完全跟不上周铭的思路呢?

    别说是杜鹏何玉金这些人了,就连陈云飞也有些看不懂周铭了,他chén mo 了好半天以后才说道:“那看来你是觉得在临阳那里会比南江这边发展更好了?”

    “不,因为我家在那里。”周铭回答说。

    zhè gè dá àn 让杜鹏何玉金这些人感觉自己要疯了,他们认为zhè gè 周铭不是神经病jiu shi 神经病,要不然怎么会放弃这么个大好的机会就想回家呢?这周铭看起来也不像是那么个依赖家里的主啊!

    就连陈云飞也第一次露出了痴呆的表情,也幸好zhè gè 时候何玉金和那位公安局赵局长已经ling luàn 了,要不然他们一定会惊讶到下巴都掉下来。要知道陈云飞这样的高官,养气功夫绝对是一流,不说完全掌控自己的情绪,但喜怒不形于色却是基本功,可现在他居然有了表情,那肯定是受了巨大刺激的前提下,而周铭竟然能做到这一点,可想而知他刚才的话有多么出人意表了。

    过了好一会,陈云飞才不尴不尬的说道:“看来你也是想为家乡的发展做一点贡献,年轻人能有这样的思想觉悟很好,我看好你,不过你要是想有更好的发展,南江这边也随时欢迎你。”

    和周铭客套了两句以后,陈云飞就匆匆起身离开了,很显然,jiu shi 陈云飞这样的人物,也觉得自己跟不上周铭的思路,再聊下去,自己搞不好就要犯心脏病了。

    而等到陈云飞和市政府两位局长离开以后,杜鹏就立即朝周铭扑了过来,把周铭压在桌子上,恶狠狠的质问周铭道:“周铭你这小子发什么疯呢?刚才陈叔叔要你当发展顾问你干嘛不答应下来?是你觉得官小了还是怎么回事?我原来怎么没看出你这家伙有这么高风亮节?”

    周铭可没有当受的习惯,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于是他马上翻身起来把杜鹏压在身体下面,对他wu nài 道:“你以为我真想高风亮节啊?关键是现在国内形势还没稳定下来,zhè gè 发展顾问天知道是不是在给自己找麻烦,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赚我的钱,可不想理会政治上那些是是非非。”

    周铭这话可不是信手拈来,他可是拥有前世记忆的人,他很清楚现在当南江发展顾问的人,没几个有好下场的。

    杜鹏愣住了,显然作为红色后代的他比周铭了解得更多,他问周铭道:“你的意思是说中央还会有政策反复?”

    周铭摇头说:“改革开放是大趋势,这谁也挡不住,我们的国家和民族不可能再一次和世界脱节,不过历史告诉我们,不管在任何时候,守旧派的力量都是远远超出想象的。万一到时候搞出点什么事情,你们这些官老爷拍拍屁股就走了,倒霉的只能是我们这些人,所以我干脆不沾这些事情,就老老实实挣我的钱好了。”

    “大智慧,你这可是大智慧呀!”杜鹏敬佩道。

    “什么大智慧,只是我zhè gè 人胆子小,只想老老实实做个良民罢了。”周铭松开杜鹏,随后又问他,“对了,现在这边这块地已经卖出去了,那我家临阳那边的事你就得帮我上心了。”

    “怎么?你家那边那个厂子开始改制了?”杜鹏问。

    周铭点头说:“是的,昨天我给家里打了电话,说现在县里已经在开会研究zhè gè 事情了。”

    “那你真的dǎ suàn 回临阳,放弃南江这边的事情了吗?”杜鹏不死心的问。

    “那怎么会,”周铭说,“这边不是还有你杜少在吗?而且我们注册的公司也还在,jing guo 这次拍卖我们一共赚了七百万,到时我留两百万在这里,有五百多万你杜少要再搞不出点东西你就完蛋了。”

    杜鹏撇撇嘴:“你说的倒轻巧,以为每个人都和你这变态一样?”

    “那要不我学习一下诸葛亮,给你留个锦囊啥的?”周铭gu yi 刺激杜鹏问。

    杜鹏没好气道:“靠!夸你一句你还真把尾巴翘上天了?那你说说,我倒要听听你这家伙还有什么妙计。”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妙计,只是我回到南江,在看了最近报纸,了解了一下政策走向以后的想法。”周铭说,“咱们南江前不久成立了南江发展银行,并且向社会公众公开发行股票了对吗?”

    “好像有这么回事,”杜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看着周铭问,“你想买这些股票?”

    周铭点头说:“是的,有多少我想买多少,这是内地实行的金融试点,而在国外,金融已经成为非常发达的一个chǎn yè 链了,几乎控制着国民经济命脉,我们国内要想追上世界的jiǎo bu ,发展金融是不可避免的,那么这第一支公开发行股票的银行,他想不涨都难。”

    听完周铭的解释,杜鹏狠狠一咬牙:“好,我会去找guān xi 打听,有多少我就买多少!”

    周铭满意的拍拍杜鹏的肩膀说:“孺子可教!好了,你快点去做事吧,我可还等着你的消息然后回临阳呢!”

    “你放心,我马上就帮你联系熊省长,你那个事情包在我身上了!”

    杜鹏说着就走出了门,而等杜鹏出门以后,周铭回头,赫然发现一直坐在这里的唐然情绪有些低落,变关心道:“然然你怎么啦?”

    “铭哥哥,你要回临阳了吗?”唐然懦懦的问。

    “当然,我家在那里,我爸我妈也都在家里等我,我不可能不hui qu 。”周铭说。

    “那我和铭哥哥你一起hui qu 好不好?”唐然又说。

    周铭愣了一下:“你跟我hui qu 干什么?你在南江这边不是很好吗?而且你刚刚才解决了编制,这是很难得的,所以你还是好好在南江上班努力工作好不好。”

    “可是我是铭哥哥你的女朋友,我要跟铭哥哥你在一起。”唐然说。

    周铭努力想了想说:“然然你没听过一首歌吗?天天看到你就产生了距离,这说明在很多时候是距离产生美的,然然你还是待在南江这边的好,并且我又不是回了临阳就不来南江这边了,我在杜鹏那里还投了那么多钱,如果我不来了,万一他把钱全拿走怎么办?你说是不是?”

    周铭这么说本来是想转移话题的,却没想唐然居然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说:“的确,杜鹏那个人很不靠谱,就算他不拿走钱,万一做生意失败了也不行,那都是铭哥哥你的钱。”

    “所以呀!然然你要帮我在这里看住我的钱,要随时和我汇报情况。”周铭说。

    “这就对了嘛!这才是我的好然然嘛!”周铭夸奖唐然道。

    要是杜鹏现在还在这里,听到这些话他肯定欲哭无泪,自己好歹也是红墙根下的权三代,也是率先进行经济活动,拥有很强经济头脑的精英阶层,怎么到这俩口子这里就成了这么不堪的样子了?还给不给人活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