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六十四章 南发展难发展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铭哥哥,我记得昨天你是要杜鹏去打听南江发展银行的股票对吗?”

    面对唐然的zhè gè 问题,周铭第一时间愣住了,因为在周铭的yin xiàng 里,唐然尽管有些天然黑,但一直是很乖很懂事的小丫头,她知道她不懂自己做的生意,就很少在自己在说生意里插嘴,却没想到,自己今天来接她下班,她居然见到自己的第一面就问起了zhè gè 事情。
    周铭点头说:“没错,我是要杜鹏去打听zhè gè 事情了,然然你怎么突然说起zhè gè 了?”

    “因为今天有个人自称是南江发展银行经理的人今天来我们单位推销你说的那个什么股票了。”唐然说。

    “有这事?”周铭惊讶道,“那他现在人呢?推销的结果怎么样?”

    唐然想了想,摇头说:“他推销的情况很不好,我们单位的人都不相信他,说他是骗子,后来我们领导找保卫科把他赶出去了,他一张股票都没卖掉。我没有说话,因为铭哥哥说过zhè gè 股票可以赚钱,我不想他们赚铭哥哥的钱,至于那个人他走了有段时间了,我也不知道会在哪里。”

    周铭揉了揉唐然的小nǎo dài 瓜子说:“你不说是对的,我能不能赚到zhè gè 钱倒无所谓,关键你在单位就要被他们xiào huà 成笨蛋咯!”

    “只要能帮到铭哥哥你赚钱,我笨蛋就笨蛋了。”唐然说。

    “好了不说zhè gè 了,我们先走吧。”

    周铭说着就牵着唐然的小手来到了路边,当周铭zhun bèi 打车的时候,唐然却突然指着远处对周铭道:“铭哥哥你看,今天来推销股票的人就在那里。”

    周铭顺着唐然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个年轻人正在那里和两个路过的行人说着什么,他身上的银行衬衫已经被汗水浸透,脚下还放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确实有种街头推销员的风范。

    “然然,那你先陪我去看看那个人,我们待会再去吃饭好不好?”周铭征求唐然的意见。

    唐然很爱周铭,对此当然没有任何意见,于是周铭就和唐然手牵着手朝那人走过去,根据唐然记忆,zhè gè 人名叫李宏,自称是南江发展银行经理。

    “同志,我真的是南江发展银行的经理,我们zhè gè 股票也是向全社会征集募资的,如果你今天买了我们银行的股票,就可以作为一个凭证,等到以后我们银行赚了钱,就能给你分红利的。”

    “赚钱?你拿什么保证你们一定能赚钱?什么南江发展银行,我听都没听过,万一你们企业以后倒闭了,我找鬼拿红利去啊?”

    当周铭和唐然过来的时候,李宏正在给人推销银行股票,但效果看起来并不理想,对方并不相信zhè gè 银行股票能赚钱,生怕自己的钱打了水漂。

    zhè gè 情况让周铭有些唏嘘感慨,虽然周铭前世也听说过南江发展银行在最初发行股票的时候遭遇到了一些困难,但却没想到会是zhè gè 样子,遥想一年后南江证券交易所开市,南发展成为第一支上市股票以后,那疯抢的样子,谁能想得到,之前南发展的股票当街推销都没人要呢?南发展南发展,看来帮银行取这名字的人一定能未卜先知,知道这银行一定会很难发展。

    就在周铭愣神的时候,那边的人已经走了,李宏又一次失望,当他zhun bèi 收拾东西找下一个人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了周铭,他对周铭说:“同志你要股票吗?我是南江发展银行的经理,这是我们南江发展银行的股票,只要你今天买了我们银行的股票,日后就能参与我们银行赚钱的分红。”

    李宏嘴上这样说着,但周铭却从他的眼里看不到一丝热情,有的只是失落和茫然,再看他脚边那鼓鼓囊囊的一袋子股票,想必他已经被打击一天了吧。

    “哎!看来同志你也是不dǎ suàn 买了的,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李宏说着就背起包要走,就在这时周铭喊住了他:“我可没说我不买,只是你怎么能让我相信你是南江发展银行的经理,你的这些股票又都是真的呢?”

    面对周铭的问题,李宏愣愣的转头过来说:“我身上穿着银行发的制服,这些股票也都是没人要的东西,难道还有假的不成?”

    说到这里李宏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眼睛猛然一亮,就像是在苦难中挣扎了一辈子的人突然见到了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一般,两眼放光的问周铭:“同志你刚才说什么?你会买这些股票对吗?”

    周铭点头说是的,然后从身上拿出一千递给李宏:“我身上带的钱不多,就只有这些。”

    李宏不可置信的从周铭手上接过钱,一下子愣在了那里,整个人如同石化了一般呆呆的看着手上钱。

    “同志,你收了钱,得把股票给我们吧。”周铭出声提醒李宏道。

    李宏这才如梦初醒,他先是‘谢谢谢谢’的对周铭感激涕零,随后把钱收好,用自己ji dong 到止不住颤抖的手为周铭数股票道:“我们南江发展银行每一股是二十块钱,我收您一千,应该是给您五十股,不过我们银行现在有优惠政策,我可以给您五十五股。”

    周铭则大方的一挥手道:“那倒不用,那五股你可以自己留着,不过我有一些关于你这股票的事情,需要你来为我解答。”

    李宏忙不迭的点头说:“没问题,同志不管您有什么问题,我都可以为您解答,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而这五股,是我们银行给您的,是政策,我还是会给您。”

    周铭有些惊讶的看了李宏一眼,并没有说什么,接过这五十五股的认股证交给唐然放进她的包里,然后带李宏来到了路边的一家茶楼,选了一个好wèi zhi 。

    坐下以后,李宏看着这茶楼的环境,当周铭点完茶水和点心水果以后,李宏小心翼翼的问道:“您是大老板吧?”

    “还行吧,做点生意是挣了一点钱。”周铭一笔带过,随后问李宏,“你究竟在南江发展银行里担任什么职务可以说说吗?”

    李宏知道周铭是懂行的人,只好老实jiāo dài :“我是银行东门支行的业务营销经理。”

    “你一个支行业务营销经理居然亲自跑市场,当街推销股票?你们的股票销售情况有没有这么惨?”周铭惊讶的问。

    李宏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说:“这也是没有bàn fǎ 的,我们南江发展银行才刚刚挂牌成立,人手不够,上面领导要求下面的干部员工都要齐出动去推荐股票,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响应领导的号召。”

    “那结果呢?”周铭又问。

    李宏摇头说:“结果很不好,就像您刚才看到的那样,不管我们怎么推销,根本没有人相信我们,而且我找的也还都是学历和文化程度相对较高的人,他们相比其他人会更理解股票是什么,可jiu shi 这样,我们股票的推销工作还是进展缓慢。”

    周铭默默的点头,然后突然抛出一个非常刺人的问题:“是你们银行所有的股票都这样,还是只有你这里的销售情况不理想?”

    zhè gè 问题让李宏一愣,随即严肃道:“当然是人们不理解我们银行的股票,我的销售情况是在我们支行最多的了,我是业务经理,我是要给其他人做出表率的!”

    周铭能从李宏的语气中感觉到那种被人误解的愤怒,于是周铭说:“好的我知道了,你不要ji dong ,我不是有意要刺激你的。”

    李宏也发现茶楼里所有人都在看自己这边,也感觉自己的情绪过激了,他脸红的坐下向周铭道歉,周铭摆摆手说:“行了你也用不着和我道歉,刚才我也本来jiu shi 在激你的,对于你的fǎn ying 我有zhun bèi ,只要你不出手打我就行了,要是你敢打我,我可是会真还手的哦!”

    面对周铭的调侃,李宏说:“那怎么会?我不会的。”

    周铭又和李宏聊了一会就让他先走了,而等李宏走了以后,周铭靠在椅子上想了一下,当周铭回神过来时,却看到唐然关心的看着自己,周铭诧异的问道:“然然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铭哥哥是不是zhè gè 银行的zhè gè 什么股票不好,你买亏啦?”唐然问。

    周铭摇头说:“当然不是,我只是在kǎo lu 另外的问题。”

    但唐然却不相信:“如果不亏的话那为什么刚才那个人说没有人愿意要呢?”

    “那是因为其他人的眼光不对,有些人是不懂股票,不知道这玩意有什么用,还有一些人则是被假公司假股票骗过,所以才不敢买。”周铭说完见唐然支支吾吾的想说什么,便gu yi 问她道,“怎么你对我的眼光没信心了吗?”

    唐然说:“不是,我只是怕铭哥哥吃亏。”

    周铭hā hā笑道:“放心吧,我的傻丫头,zhè gè 亏我还就吃定了。”

    唐然惊讶的啊了一声,周铭笑着刮了一下她的小琼鼻,然后说:“zhè gè 亏无所谓的,我只是要和杜鹏那个家伙联系一下,要调整一下我们的策略了。”

    唐然恍然大悟道:“原来铭哥哥你是骗我的,zhè gè 股票一定会赚钱的对不对?”

    周铭说:“què ding 一定以及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