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章节目录第六十七章 炒地新概念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铭哥哥你快看你快看,你又上报纸啦!”

    在出入境管理处的办公大楼下,唐然蹦蹦跳跳的跑出大门,朝在门口接她下班的周铭跑去,献宝似的从包里拿出报纸,并且一张一张的打开给周铭看:“铭哥哥你看这是南江日报的,这里是岭南时报和经济报,还有这里几张都是首都和滨海的经济报纸。<ABC小说网-无弹窗abcxs.com》”

    从唐然的手里接过报纸,周铭看着唐然在上面所有关于自己新闻做的标记,周铭不由笑着调侃她说:“你这丫头不会今天上班没用心,尽给我找报纸来着吧?”

    “才没有呢!”唐然说,“我上班可认真了,这些都是我在没事的时候看报纸找出来的。”

    唐然说到这里嘟起了小嘴,不满的对周铭说:“谁让铭哥哥你签约仪式的时候不带我去的,我就只能翻报纸了嘛!”

    “然然可不是我不带你,而是我怕场面混乱你一个小女孩怕出事嘛!你没见那些酒店服务员都怕得要死吗?”周铭ān wèi 唐然说。

    就在周铭和唐然聊天的时候,唐然的几个同事也下班走出了大门,她们见唐然和周铭在一起,就上来问好:“然然,这jiu shi 你经常在单位里提到的铭哥哥呀?看起来挺帅嘛,听说还是个港城大老板呀?”

    周铭向唐然的这些同事点头问好,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女人调侃道:“周老板你这么个大老板向我们问好可不敢当呀!”

    另一个年轻的女人则说:“jiu shi 说咯,我可是听说昨天周老板你在签约仪式上面对几十家媒体记者的采访,你居然说走就走,把这几十家媒体的记者给晾在那里了,你不要太潇洒啊!”

    “这怎么可能?我还是回答了一些问题的,要不然这些报纸上哪来的东西写我啊?”周铭解释说。

    “那你还是说走就走了呀!”那年轻女人两眼放光,崇拜的对周铭说,“那可是几十家媒体的记者哦,要是我的话恐怕都ji dong 得说不出话来了,换成其他公司老板或者是单位领导,他们肯定巴不得跟这些记者侃上三天三夜,要疯狂接受他们的采访,也只有周老板你这么个性,赶撂他们场子。”

    唐然对此倒是有话要说:“那是因为那些人想让媒体多曝光他们,我铭哥哥在港城那边都有媒体zhu dong 来采访他了,都是头版头条,现在在南江这里都上不了头版头条,那还采访个什么劲啊?”

    “对对对,说来说去就你铭哥哥是最厉害的!”最开始说话的那个年纪稍大的女人打趣道。

    唐然小脸一红,娇嗔道:“王姐你说什么那!”

    那位王姐hē hē 笑道:“好了知道你面子薄,知道你和你的铭哥哥还要吃饭yuē hui ,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啦!”

    说完王姐就带着其他几个人走了,等同事走了以后,唐然很不好意思的对周铭说:“铭哥哥对不起,我今天在翻报纸找铭哥哥新闻的时候给她们看到了,她们问我怎么回事,我熬不住就和她们说了,但是我本来是不想说的,铭哥哥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看着唐然一副怯生生的样子,周铭笑道:“当然不会生你气了,我是你男朋友嘛,你在单位里能以你男朋友为豪,我怎么会生气呢?”

    唐然这才放下心来:“谢谢铭哥哥!”

    突然周铭身上的呼机响了起来,周铭拿出呼机看是杜鹏的号码,于是唐然带着周铭来到单位传达室借电话给杜鹏拨过去。

    电话很快被接通,杜鹏爽朗的笑声传来:“恭喜周老板又上报啦!而且还是那么多报纸同时报道,可喜可贺!”

    “滚蛋!你丫少在这里给我扯这些犊子!”周铭笑骂道,“你打传呼给我什么事?”

    “好了不开玩笑,jiu shi 你jiāo dài 我那事,我已经联系上熊省长了,这是他办公室的电话和他的呼机号,你记一下。”

    杜鹏随后报了一串数字,周铭让唐然找了纸笔记了下来,保险起见,记完周铭又和杜鹏核对了一遍,然后周铭想了想问道:“我没有接触过官场,对官场的情况不了解,那么这位熊省长是看在杜鹏你家里的面子上才帮的我,那么我应该不需要去拜访他做些应酬,只需要直接联系他说事就行了吧?”

    听到周铭的话,杜鹏那边突然变得挫败道:“周铭你这家伙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

    周铭一愣:“怎么了?”

    “我本来没跟你说jiu shi 想等着你来问我,我作为红色后代好教教你一些官场规则呢,结果你这家伙倒好,直接就看出问题来了,让我一点发挥的空间都没有了。”杜鹏用一种痛不欲生的语气说,“所以周铭你这家伙有时候能不能稍微降低一点你的悟性,不要那么妖孽好不好?你这样让我很伤自尊呀!”

    周铭感觉自己脑门上瞬间出现一道黑线,周铭wu nài 道:“那好吧,杜少能告诉我你们官场的规矩吗?我从没见过县级以上的大官,您能传授我一点经验吗?比方说我要不要带点土特产去拜访熊省长?”

    “虽然你这话听起来很带劲,但为啥听起来却那么假呢?”杜鹏说。

    “靠!你大爷的,老子又没读过演员的自我修养!”周铭没好气道。

    “算了算了,就这样吧,反正熊省长那边我已经沟通过了,他应该已经在安排了,你只需要和他把事情说一遍,他就会告诉你怎么做了。”杜鹏说。

    周铭点头说:“我知道了,你还有什么要jiāo dài 的吗?”

    “还有一个事情,”杜鹏说,“你买南江发展银行股票的钱是花得你自己的,那么我们公司账上现在还有四百万现金,陈叔叔那边有消息说市政府dǎ suàn 在下个月搞一次土地拍卖,你看我们能不能插一脚进去?”

    “当然可以,就算你不说我在走之前也会jiāo dài 你的。”周铭说,他心里有些惊讶,因为在周铭的记忆里,南江这第一宗政府土地拍卖至少也要到年底才对,现在怎么这么快就开始了?看来自己搞的这一次拍卖给了市政府很大的冲击,所以她们才把拍卖日期提前了。

    想到这里周铭不知道是应该庆幸还是wu nài 了,庆幸是知道自己居然又能力影响到了政府的决策,wu nài 则是怕自己别影响了其他的事情,耽误了自己赚钱可就麻烦了。

    “这一次土地拍卖你预计会要多少钱?”周铭问。

    杜鹏那边想了一想说:“这一次政府拍卖,我估计不会有我们那么夸张,但至少六七百万还是要的。”

    zhè gè 数字和周铭的计算结果差不多,在周铭的记忆里,这一次的土地拍卖,平均一块地的价格是四百万到五百万zuo you ,但kǎo lu 到自己之前那次土地拍卖的影响,政府肯定会有所调整,但也不会太高,如果不出yi wài 的话,六七百万zhè gè 价格刚刚好。

    “那这样,我会再留三百万给你,你尽量给我确保六百万zuo you 给我拿下一块地来。”周铭说。

    杜鹏想了想回答周铭说:“六百万我操作一下应该没问题,不过有一个问题,就算周铭你给我留了三百万,但拿下一块地以后我们也没钱投资建设了,难道我们要找南江发展银行贷点款子出来?”

    “贷款搞房地产是个不错的想法,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们dǎ suàn 这么做,难道其他的房地产商就不会这么做了?还是你觉得其他的地产商他们的资金就很充裕?”周铭分析说,“南江发展银行才挂牌,我们也才买了六百万股票,他们没那么多钱贷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杜鹏问。

    周铭回答说:“既然没有能力开发不了,那就不开发了,先把地留在那里,问问看有没有别人想买的,如果有人愿意出高过一千万的,咱就卖了。”

    “啥?”杜鹏那边一下子就傻眼了,“周……周铭你没搞错吧?我们拍下地以后不开发,是放在手里找下个买家?”

    “那当然,这就叫炒地皮嘛!搞不好买我们地皮的买家也未必会开发,他们要是聪明一点,也会学我们不开发就囤着地,等着别人出更高的价格,就这样一直传下去,直到有人真想开发为止。”周铭说。

    “这地皮还能这么玩的?”杜鹏喃喃道,可见在电话那头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周铭笑了笑,他很能理解杜鹏的心态,毕竟这年头炒房还没兴起,就连琼海的楼市泡沫也要几年以后才会发生,由于没有炒楼炒地皮的概念,所以就连杜鹏都根本没法想象一块地放在那里不开发就能挣钱的。但事实上,这种不开发只囤地的击鼓传花式炒地皮,完全比开发地皮要挣得更多,如果不是国家发现问题及时喊停的话,这玩意会像吃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最终到了一个市场承受不了的gāo du 直接爆炸!

    “周铭呀周铭,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你说你那脑子究竟是怎么长的,怎么就能想到这么多赚钱的点子呢?”杜鹏敬佩道。

    “人和人不一样嘛!”周铭调侃一句道,“那我和然然要去吃饭了,你来不?”

    “算了,今天被你打击狠了,我得去找个妹子疗伤去了,就不去给你当电灯泡了,等你要走了我再去送你。”杜鹏说。

    “随你了,不过你当心死在女人肚皮上。”周铭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