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六十八章 今非昔比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看来重生了以后老天对我很不错,知道我回来就给了我一张càn làn 如花的笑脸。
    周铭走出临阳火车站的出站口,抬头看看刚刚放晴的天空,心情就像雨过天晴的天气一样非常舒畅,不远处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那里,一个人在旁边向周铭招手,周铭认出他是南晖县农行主任戴振江。

    南江那边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周铭对炒地的事情给杜鹏做了jiāo dài ,并让他注意随后可能被带起的炒地风潮,其他的以杜鹏的智商他自己能搞定。而这些都是因为自己的重生所可能产生的变数,上辈子琼海楼市泡沫还记忆犹新,周铭可不想再搞一个南江楼市泡沫出来。自己的确是很想赚钱让自己关心的人和关心自己的人过上好日子,但也远没有到不择手段丧心病狂的地步。

    至于唐然,她是很舍不得周铭走的,和周铭吃最后一次饭的时候眼泪一直不停的掉,尽管唐然没有任性的要周铭留下来,但jiu shi 她默默流泪才更让周铭难受,周铭ān wèi 了她好久才止住她的眼泪,只是不知道自己真的走了,zhè gè 单纯的小姑娘又要怎么难过了。

    抛开南江的思绪,周铭走到戴振江面前对他说:“真不好意思戴主任,还要你来接我。”

    戴振江摆摆手无所谓的说:“你那倒卖国库券的bàn fǎ 都帮我赚了十多万了,我来接你才多大的事?而且我今天本来也是要来市里办事情的。”

    “那可恭喜戴主任发财了!”周铭看了戴振江身后的车一眼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辆小车也应该是戴主任自己买的私家车了?”

    戴振江点头说:“对,才买不久。”

    对于zhè gè 情况周铭并不感到yi wài ,怎么说戴振江也是南晖的县农行主任,手里掌握着大量的资源,自己在的时候就已经轻轻松松几万块钱赚到手了,现在自己把方法教给他,他又联合了南晖县一霸的狗爷,这要是赚不到这么多钱,他才是白活了。

    戴振江上下打量了周铭几眼说:“看来你这出门两个多月应该也有不少收获嘛,至少这精气神看上去就很像一个大老板了。”

    周铭耸耸肩说:“还好吧,我是赚了点钱,至少戴主任你这里的帐我是可以平了。”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低调谨慎。”

    戴振江这么赞叹了一句,随后请周铭上车,带周铭回南晖县,在车上,戴振江又和周铭聊起了国库券的事情,周铭随口问戴振江:“戴主任,是不是现在国库券的生意进入一个瓶颈,有点做不下去了?”

    戴振江闻言急忙刹车,惊讶的转头问周铭:“这你都知道?你不会是早就看出zhè gè 生意做不长久,才gu yi 放手全部给我做的吧?”

    “我的确是看出zhè gè 生意不可能一直做下去才放手的,毕竟国家发行的国库券就那么多,其中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没有到期不能马上兑换现金的国库券,就算现在整个临阳就只有我们一家在做,也是收一点少一点,总有一天会收完的。”周铭想了想接着说道,“当然南江那边也有更大的生意等着我,否则如果我真gu yi 的话,我大可再做俩月,做到现在放手也来得及,戴主任你说是不是?”

    戴振江wu nài 的叹息一声道:“不愧是念过书的大学生,看问题jiu shi 长远呀!不像我们就只顾眼前利益。”

    “现在也的确像你说的这样,南晖县的国库券已经基本都收完了,我让阿狗去隔壁县和市区收,一开始还挺顺利的,但后来好像让人看出了端倪就不让收了,阿狗的人为此和其他地方的人打过几架,惊动了公安,抓了不少人,现在已经不好收了。”戴振江说。

    周铭心下讶然,他没想到自己离开的这俩月临阳因为国库券的事情搞得这么热闹,居然都开始打架惊动公安了。

    不过这也正常,这jiu shi 资本的本性,有句名言说的好:当有百分之十利益的时候,资本就开始蠢蠢欲动了;当有百分之百利益的时候,资本就忘乎所以了;而当有百分之三百利益的时候,那么上绞刑架的事都干得出来。现在国库券的综合利润显然是超过百分之三百的,从zhè gè 角度来看,他们仅仅只是打架,这已经是相当克制的biǎo xiàn 了。

    “周铭,zhè gè 生意是你发现并搞起来的,你一定有bàn fǎ 的对不对?”戴振江问。

    周铭转头看向戴振江,发现他居然满怀希望的看着自己,周铭笑道:“很抱歉戴主任,我要让你失望了,zhè gè 生意的本质是这样的,注定不可能长久的做下去。”

    戴振江叹了口气,但接下来周铭的话却又让他眼前一亮。

    周铭话锋一转说:“尽管不能长久,但至少现在还是可以做的,戴主任你说现在国库券已经不好收,会和其他地方的人打架,那我们就不要去和他们抢生意就好了,我们就等他们收了国库券我们再把国库券从他们手上买过来,我相信他们应该不知道各地银行之间的利率不同,我们还是有操作空间的。”

    “对呀!”戴振江这才恍然大悟,“我真是灯下黑,我怎么就想不到这一点呢?周铭你真是太聪明了,不愧是咱们南晖县考上大学的才子!”

    看着戴振江给自己竖起的大拇指,周铭笑道:“戴主任过奖了,其实也jiu shi 戴主任你当局者迷,舍不得中间的利润,我旁观者清,站着说话不腰疼罢了。”

    解决了赚钱问题,戴振江心情大好,他hā hā大笑着对周铭说:“站着说话不腰疼也要有不腰疼的理由才行,不是每个站着说话的人都能说出你这番大道理的。尽管这样做会损失一些利益,但就像你说的,能打开市场能ji xu 把zhè gè 生意做下去ji xu 赚钱才是硬道理!”

    说完戴振江想了想接着说道:“对了周铭,你之前不是让我帮忙问一下关于你们760厂改制的事情吗?我刚好有个亲戚在市政府上班,可以帮你看一下情况。”

    周铭先是一愣,随后才想起来自己之前在港城的时候,为了确保自己在那边赚了钱,回来还能赶上760厂的改制,所以每次和戴振江通电话的时候都会提一句让他帮自己盯着zhè gè 事情,帮忙找一下guān xi 。毕竟自己就只是个普通的厂职工家庭,别说临阳市了,jiu shi 南晖县里都找不到几个说得上话的人,就只能拜托戴振江了。但后来赚了钱回到南江碰上了杜鹏,有了杜鹏那边的guān xi 帮忙以后,周铭就把zhè gè 事情给忘了。

    不过就算没忘也差不多,听戴振江zhè gè 语气只怕自己不在的这两个月时间里,他只怕也没真正帮自己打听过什么。

    之所以现在提出来,恐怕jiu shi 自己帮他解决了国库券能ji xu 做下去的问题,他一时兴起才顺口说出来的。

    想到这里,周铭笑了笑对戴振江说:“那就谢谢戴主任了,不过zhè gè 事情我想我已经有bàn fǎ 了。”

    戴振江惊讶的哦了一声,他定睛看着周铭,眼神里充满了惊异:“看来你这一次从南江回来有不少收获呀!”

    “还行吧,在那边碰到了几个朋友,一起做生意赚了不少钱,他们在临阳这边也有点guān xi ,厂里的事情我托他们帮我找了guān xi 。”周铭说。

    “我就说嘛,周铭你这家伙肯定不是池中之物!”戴振江说,“那看来你父母的工作问题应该解决了,他们可以回厂里上班,以后不会再有麻烦了吧?”

    周铭点头说:“那是当然,我要把整个760厂买下来送给我爸我妈。”

    戴振江正zhun bèi 开车,听到周铭这话猛的踩了一脚刹车,身形一晃,差点没一脑门撞在方向盘上,不过他却顾不得zhè gè ,抬起头,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周铭说:“你……你说什么?你说你回来是要买下zhè gè 760厂的?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周铭大方的点头:“那当然,如果不是为了zhè gè 我干嘛要去出去南江那边做生意,如果不这样做怎么能一劳永逸的解决那些王八蛋的问题。”

    周铭的话很简单,却在戴振江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戴振江虽然现在只是一个县银行主任,但由于家庭原因对一些事情却很了解,同时南晖县还是他的根据地,760厂改制又是南晖县乃至整个临阳市上下关注的大事件,戴振江不可能不了解。

    别看760厂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企业改制,但放在现在zhè gè 大环境里却是一个政治标志,别说县领导,恐怕jiu shi 市领导都未必能做主,戴振江昨天就听市里的朋友说省里已经有人打听zhè gè 事情要插手了。

    可是现在周铭却一句话就说要把760厂给买下来,戴振江了解周铭,知道他从不吹牛,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周铭可真是今非昔比了,那帮他拿下760厂的朋友,究竟该是什么样的人物?那周铭他在南江又究竟做了什么生意,赚了多少钱?他现在又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地位了?

    这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就像是一块又一块巨石一般,压得戴振江喘不过气来,同时又让他心惊胆战。

    这时周铭对戴振江说:“戴主任,你愣着干什么?开车呀。”

    听到周铭的话,戴振江就像见了领导的秘书一样,连忙点头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