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六十九章 不能忍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走下车,周铭百无聊赖的伸了个懒腰,抬头看着面前县农行的牌子,周铭不禁有些感慨,想当初自己重生回来第一笔钱jiu shi 来这里赚的,那时自己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必要瞻前顾后小心翼翼,甚至别人欺负上门了,自己还得委曲求全忍气吞声,不过现在,自己终于从港城和南江回来了,一个崭新的周铭回来了!

    “周铭要不你等我一下,我送你hui qu ,我只向领导打个电话做个汇报,几分钟就可以了。
    戴振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也走下车,试探着向自己建议道。

    周铭能听出戴振江对自己的小心翼翼,周铭也很清楚戴振江肯定是在听到了自己要买下760厂以后对自己的身份有所猜想,所以才会放低姿态。

    对戴振江zhè gè 人,周铭没什么恶感,相反在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帮过自己很多,周铭微笑着对他说:“那不用了,反正从这到厂里也没多远,我又没带什么行李,走走就行了,谢谢戴主任。”

    “不客气,”戴振江说,“周铭你要有什么事情随时打我传呼。”

    周铭说了一句好的,然后迈开步子朝760厂区走去,拐过进厂区的岔路口,周铭就听身后传来汽车的发动机声音,周铭感觉不对下意识的往旁边躲了一下,随后就见一辆小吉普疾驰过来,吉普开过周铭身旁的一滩水洼,溅了周铭一裤子脏水。

    “我草你妈!怎么开的车?”周铭骂道。

    那吉普车停下来,一张让人厌恶的脸孔探了出来,是黄正,他看着周铭的样子gu yi 道:“哎哟!这是谁呀?这不是周国平家的小崽子吗?怎么你这缩头乌龟不好好ji xu 缩着你的头,还敢回来了吗?”

    “姓黄的,你他娘的少在老子面前放屁!顺便告诉你一声,你的死期到了!”周铭说。

    “哟呵?小崽子在外面俩月脾气见涨嘛,连你爹都敢吼了?”黄正很嚣张的说。

    “我草你全家!”

    周铭二话不说直接捡起路边一块砖头朝黄正那边砸去,就听砰的一声,砖头直接砸碎了吉普车的挡风玻璃,黄正被吓得尖叫一声连忙把头缩回车内,周铭对此冷笑道:“姓黄的我看你刚才的动作倒挺像王八嘛,这次算你命大,有块王八壳给你挡了一下,不过下块砖头就不知道你还有没有这么好命了。”

    “周铭你他娘的有种,你给老子等着,看老子不弄死你!”

    黄正一边在车内叫嚣着,一边赶紧发动车子跑了,看着黄正车子开走的背影,周铭眯起了眼睛。

    ……

    回到家门口,周铭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因为周铭知道父母一直是很爱自己的,以往自己出远门回来,不管什么天气,只要父母事先知道自己回来的消息,都一定会远远的在路口等自己,可是今天自己直到家门口都没看到父母,难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家门没有锁,周铭刚要推开门,就听家里传来声音……

    “这马建军也太欺负人了吧?他仗着自己是副厂长就真的无法无天了吗?我每天上班下班好好的,怎么厂里丢了东西就说是我偷的呢?还讲不讲道理了?”这是母亲王凤琴的声音。

    “好了好了,你小点声,那马建军气周铭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周铭走了以后他哪天没给我们找过麻烦?不jiu shi 污蔑你偷了东西吗?这本来jiu shi 没有影子的事情,难道厂保卫处还能真的把你抓去调查不成?周铭待会就回来了,你可别在他面前这样子让他dān xin 了。”这是父亲周国平的声音。

    听着父母在家里的对话,周铭握紧了双拳,他不由很痛恨自己,周铭恨自己当初想的太天真了,明知道自己在厂里得罪了那么多人,而且这些人一个个也都是在厂里权势滔天的人,虽然不可能真把父母怎么样,但闲来无事给父母找麻烦穿小鞋还是能做到的。

    这些事情,父母为了不让自己在外面dān xin 也肯定不会和自己说,可恨自己还一直以为自己给父母留两万块钱就可以了,却没想父母为了自己受了多少委屈,尤其刚才听父母的话,说什么马建军污蔑母亲偷厂里的东西?还要找厂保卫处来抓母亲?

    “混蛋!”周铭紧咬着牙,周铭很清楚自己父母一向老实巴交的,现在被人这么污蔑,肯定不知道该怎么做,又是为了自己,他们肯定都是把这些气这些委屈像今天一样自己默默承受的。

    当周铭深吸一口气,zhun bèi 进家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哟?你这小b崽子还敢回来呀?”

    zhè gè 声音周铭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jiu shi 刚才父母谈论的副厂长马建军的儿子马林。

    周铭转过身去,果然看到了马林的那张脸,他正用一种很鄙夷的目光看着自己,在他身后,则是他的父亲马建军。

    周铭阴沉着一张脸看着马林说:“本来以为你们在得了jiāo xun 以后会收敛,那样我就不会和你们计较了,没想到我真是错得离谱,狗哪能改得了吃屎呢?”

    马林啧啧嘴对周铭说:“你他娘的还敢骂我?真是不知死活,周铭呀周铭,你的确是错得离谱,不为别的,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能耐还能教育起我来了?我告诉你周铭,你的女朋友张倩被我白天操完晚上操,之前才去医院做了流产,回来以后我又接着操了,爽不爽?”

    “你可真是个畜牲不如的东西。”周铭寒声说。

    “谢谢,谁叫你没zhè gè 本事呢?”马林很挑衅的说,“哦对了忘记和你说了,咱们760厂就要改制了,厂里要进行资产清算,像你还有你爹娘这种差劲的工人,得限时赶紧搬出厂里的分配房,不过你要是能跪下来叫我一声爸爸,我或许可以kǎo lu 让我爸帮你们说说话,多给你们住上一段时间,怎么样?”

    “去你妈b的!”周铭说。

    马林眉头一挑:“你说什么?”

    “我说去你妈b的!”

    周铭暴喝一声,同时狠狠挥出一拳打在马林的脸上,周铭可以感觉到他鼻梁骨被打碎的声音,马林捂着脸倒在地上,周铭上去对着马林的脸jiu shi 一脚踹上去,周铭能感觉到自己的鞋底和他牙齿的接触。

    周铭这辈子就没有这么气过,哪怕是当初马林抢走张倩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生气,毕竟那只是年轻人的感情,也是张倩她的选择,但是现在,却是马建军和马林父子对自己的恶意报复,而且他们如果只是报复自己就算了,居然还报复到了父母的头上,这就让周铭不能忍了。

    “喂!你干什么?你快住手,你这是gu yi 伤害,是要坐牢的,想想你自己,想想你的父母!”

    马建军见马林被打,急忙上来拉开周铭,一边拉一边还威胁周铭。

    可马建军不说话还好,听到马建军说话,周铭又是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踹在马建军的肚子上说:“滚你大爷的!我今天要是不打你们,我才对不起我爸我妈!”

    “周铭你干什么?快住手快住手!”

    家门被打开,周国平和王凤琴出来急忙拉开周铭和马建军马林父子,显然这是父母显然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出来看看情况。

    见到周国平和王凤琴出来,马建军立即愤怒的指着周国平说道:“周国平,你是怎么管教的你儿子?我现在怀疑你唆使你儿子gu yi 杀人!”

    听马建军这么一说,周国平急忙解释道:“马厂长不是这样的,周铭他是个乖孩子,从小就没怎么打架,更不会杀人呀!”

    “那我和马林你怎么解释?这是我亲眼见到的还容你抵赖吗?”马建军压迫着说。

    周铭挺身而出站在父亲身前,指着马建军说:“你个杂种少在我爸我妈面前满嘴喷粪,我爸人老实才叫你一声厂长,你在我眼里,就和一坨狗屎没什么区别!”

    作为760厂的副厂长,马建军这辈子都没被一个厂里的小辈这样指着鼻子骂娘,他伸手指着周铭,气得浑身发抖:“无法无天,简直是无法无天!周国平你看看你教出来的这是什么儿子,我一定要告到厂保卫处去把他抓起来,我还要开除你们,收回你们的分配房,你们都要给我永远滚出厂区!”

    马林zhè gè 时候也一边捂着嘴一边附和着马建军道:“对对,爸一定要开除他们,这周铭jiu shi 个杀人犯,他爸他妈jiu shi 个流氓骗子贼婆娘!”

    “马林,是我没把你牙齿打掉你还能说话是吗?”周铭说着又要动手,如果不是父母拉着的话。

    马林被周铭吓得尖叫一声躲在了马建军的身后,马建军也后退了两步说:“你……你想干什么?你打了人还不算,你还想公开威胁厂领导和领导家属吗?”

    对此周铭冷笑一声:“领导?就你马建军也配?我告诉你,你们在我面前蹦跶不了多久了。”

    面对周铭的汹汹气势,马建军本来想拉着马林先走的,不过zhè gè 时候他突然看到不远处跑过来的黄正和厂保卫处的身影,顿时gāo xing起来,马建军对周铭说:“周铭,厂保卫处的人来了,我看你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