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章节目录第七十二章 周铭?港商?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760厂就在县城,因此不过五分钟的时间,就见三辆警车呼啸而来,其中还有一辆轿车。<ABC小说网-无弹窗abcxs.com》要知道zhè gè 年代可不像公车爆棚的后世,尤其临阳南晖县又不是什么经济发达的地方,县公安局的轿车jiu shi 局领导地位的象征,因此这辆轿车一开进厂区,就立即让厂区沸腾了。

    “快看快看,那辆车不是县局郭局长的车吗?怎么开进咱厂里来了?难道说咱厂里出了什么大事不成?”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刚才我听说马厂长的小孩被老周家的小孩给打了,连鼻梁骨都dǎ duàn 了,搞不好就要送命,马厂长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多bǎo bèi 自己家的小孩,现在被周铭给打成zhè gè 样子,肯定要弄死周铭的,这郭局长肯定是接到报警来处理zhè gè 事的。”

    “是啊!现在厂里正在改制,黄主任和马厂长要联手盘下厂子,我还听说黄主任的父亲原来是常务副县长,在县里可有权力了,现在得罪了马厂长,黄主任肯定会帮他的,看来这周铭是在劫难逃了。”

    “那他怪谁呀?谁让他这么幼稚呢?之前因为一个女人和马厂长的小孩在厂里打架,结果导致被厂里开除,还可以说是他冲动,但现在明知道马厂长和黄主任要盘下厂子,他还要和马厂长的小孩打架,那jiu shi 真不懂事了,等马厂长和黄主任盘下厂子,他们被赶出分配房的时候就等着哭去吧。”

    “真不明白这周铭是怎么回事,还大学生呢!我看还不如厂里技校出来的小孩懂事。”

    ……

    在厂里人的议论纷纷中,县局的车径直开到了周铭家门口,厂里没有上班的人也都纷纷跑去看热闹。

    周铭和父母在家门口等着,让围观人群感到有些奇怪的是,虽然看上去周铭的父母有些紧张,但却并没有任何的慌乱。

    随后郭局长走下车,周铭上前两步向郭局长问好,郭局长急忙握住周铭的手,用力的摇了摇,也向周铭和周铭的父母问好。

    这一幕让所有人跌碎了眼镜,因为大家都以为周铭要倒霉要被抓起来了,却怎么也没想到,郭局长这么qin qiē 的和周铭握手问好,尽管大家都只是厂里的普通工人,不懂官场上那些弯弯绕绕,但至少郭局长这么做怎么也不像是要抓人的样子,反倒是有点像下级来见上级领导的某个子女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心底都在yi huo 着zhè gè 问题,接下来周铭和郭局长的对话,就很好的解答了所有人的yi huo 。

    “非常感谢郭局长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看我,我和父母都很感谢郭局长。”周铭说。

    郭局长则说:“周先生太客气了,周先生是来临阳投资的大港商,是市里领导jiāo dài 一定要陪护好的对象,现在让周先生受到了这么大的惊吓,我已经感到非常kui jiu 了,如果我要是再不过来看看的话,只怕我都没bàn fǎ 在我们领导那里交差了。”

    什么?港商?

    听到郭局长的话,所有人都一致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周铭。

    现在改革开放已经进行好几年了,尽管南晖这里是内地,但厂里这些人也都能明白港商是什么,那是从港城那个满地都是金子的世界来的老板,他们随便出手就有几十万上百万,就算没这么有钱,最不济也能是个万元户吧?可是这周铭究竟哪一点能和港商沾上边了?

    大家都是一个厂区的人,谁的情况谁还不了解?

    这周铭生在厂里长在厂里,上学在厂里,大学毕业以后还是回到了厂里,他根本jiu shi 一个地地道道的760厂人,怎么往外面跑了一圈回来就成港商了?这还有天理没有了?

    所有人的第一fǎn ying 都以为自己听错了,要么jiu shi 在做梦,可是无论他们拼命的揉眼睛拍耳朵也好,还是掐自己也罢,事实仍然铁一般的摆在眼前。

    随后郭局长和周铭父母握手问好,周铭的父母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领导,很拘谨的和郭局长握手,然后请郭局长进屋坐一下。

    郭局长没有推辞和周铭以及周铭的父母进屋坐了一会。

    约摸十几分钟以后,周铭和父母又送郭局长出来了,周铭和郭局长握手说:“郭局长,刚才的事情你也已经知道了,我和我们厂的副厂长马建军还有销售处主任黄正闹了一些矛盾,我也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打了马厂长的小孩。这两个人郭局长你或许不太了解,他们是很小心眼的人,我怕他们还会来我家里报复,所以我想请郭局长留下一些民警同志保护我的父母,不知道可以吗?”

    周铭的声音不大,但还是让周围的围观人群听到了,而他们听到周铭的话当时就不乐意了:公安民警谁都知道是保护领导的,你周铭一个不明不白的加港商还想要求公安民警保护?是不是有点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可接下来的事情又让他们傻眼了。

    只见郭局长认真的kǎo lu 了一下然后说:“的确,虽然我们南晖县的治安一向很好,但也保不准有些人会挟私报复,并且周先生也是我们南晖县要重点对待的尊贵客人,我认为是很有必要的。”

    啥?留下公安民警保护周国平夫妇?还很有必要?

    这些人突然感觉zhè gè 世界已经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世界了,要不然怎么县局会专门派人去保护一个被厂里开除的职工呢?更别说厂保卫处刚刚才出消息说周铭的母亲王凤琴可能偷了厂里的东西,周铭刚刚还打得马林满嘴是血了,看样子那郭局长明明jiu shi 了解这些情况的,可他jiu shi 不抓周铭反而还听周铭话,留下公安民警保护他父母,zhè gè 逻辑为什么怎么想都让人没法想通呢?

    马克思曾经说过:现实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不管这些围观群众能不能接受,最终郭局长在离开前,还是留下了几个民警在周铭的家门口进行二十四小时的轮班值守,不仅如此,他还吩咐城管镇派出所也要时刻注意周铭他家这一片区的治安状况,一旦有情况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出警并赶到现场。

    周铭和父母回到屋内,周国平和王凤琴到zhè gè 时候还没有回神过来,王凤琴依然感到不可思议的对周铭说:“周铭,刚才听郭局长说……怎么你来南晖县是要来买下760厂的?你真是港商?”

    面对父母,周铭没有任何隐瞒,他说:“妈,我是您儿子,您应该知道我其实并不是什么港商,只不过zhè gè 身份能更让政府重视。”

    zhè gè dá àn 让王凤琴一下紧张起来:“那这么说你还是在骗政府了?”

    周铭忙ān wèi 王凤琴说:“妈您不要紧张,不是这么回事的,事实上我可以算是港商,因为我的确在港城那边做生意赚了不少钱,并且我港商的身份也是得到政府机关确认了的,所以不会有问题的。”

    王凤琴这才放心了下来,不过王凤琴这边没事了,父亲周国平那边又有话问了:“周铭,我和你妈在这760厂也干了一辈子了,这整个厂现在就算效益不好,但少说也值上千万,你哪来这么多钱买zhè gè 厂呀?”

    听到周国平的问题王凤琴又把心提了起来:“对呀!周铭你不是在外面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了吧?我可听说港城那边可乱了,什么事情都能做的,你可不要在厂里做那些事情,会被公安局抓起来的。”

    “爸妈你们不要瞎想,这都是没有的事。”周铭说,“不知道您二老还记得我之前做的国库券生意吗?”

    周国平和王凤琴点头说记得,周铭说:“其实我jiu shi 在港城做和那个差不多的生意,只不过我做的zhè gè 生意比那个利润更高,我赚了不少钱的,我后来听说咱们厂要改制,县里定的价格是三百万,我就想我的钱刚好是够的,就找几个朋友打通了guān xi ,回来要买下760厂了。”

    “三百万?这怎么可能?”周国平惊道,“厂里那么多车间那么多车床设备什么的,哪一个不是几十万?光这些设备加起来就不止三百万了呀!”

    王凤琴也对周铭说:“是呀,是不是你朋友弄错了?咱们760厂大小也是南晖县远近闻名的单位了,就算近些年效益不太好,但也不至于低到zhè gè 份上呀!”

    面对父母的惊讶,周铭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他很清楚厂里近些年的效益不好,完全是厂领导gu yi 搞的,至于整个厂子的价格,也同样是厂里那些人搞的名堂,为的jiu shi 要让他们能更低价格的把厂子承包下来。其实父母恐怕想不到,在前世的时候,黄正和马建军只用了一百五十万就承包了厂子;然后厂子在他们手上搞了半年zuo you ,就以八百万的价格卖出去了,他们这一倒手就赚了六百五十万!

    只是这些事情没有发生,他即使说了父母也难以相信,所以周铭只好说:“爸妈你们放心吧,县里会开出一个合理价格的。”

    王凤琴说:“那倒是,反正是咱儿子承包,越便宜越好,不过到时候周铭你可要给你爸一个领导当当,他这辈子做梦都想当领导。”

    父亲周国平是个老实工人,被王凤琴这么一打趣,老脸涨红的说:“不用什么领导,车间主任就好。”

    周铭hā hā笑道:“爸您也太谦虚了,要我说,爸您就该当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