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七十四章 捣乱呢吧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鞠躬感谢“风神羽少”的两张月票支持!)

    九月二十三日,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但对于临阳市南晖县760厂的全体职工来说却极不普通,因为这一天,正是760厂召开改制会议,正式将改制提上日程的日子。
    这一天一大早,当人们早上照常出门去厂里上班时,就能发现在厂区门口和几个比较醒目的布告栏以及新闻走廊,都挂起了砸碎大锅饭支持改革开放的横幅,不用想,这绝对是厂后勤处的杰作。

    对于厂里的人来说,改制并不是什么新闻,事实上早在一年前县里就已经放出消息说要研究改制工作,并把首要目标放在760厂,厂宣传部配合县里已经给厂职工和职工家属做了将近一年的思想工作了,厂里职工也都有了心理zhun bèi ,因此今天突然挂出了横幅,大家也都只是惊讶真的要改制了,除此之外并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大家该上班的上班,该工作的工作,一切如常。

    对普通的厂职工是一切如常,但对周铭来说,这一天却是他等了太久的,可以说,自从重生以来,不论是用国库券赚钱,还是后来去南江去港城赚钱,都是为了今天能亲手盘下760厂送给父母,让一辈子弯着腰工作的父母也能挺直了腰板当领导。

    早上周铭的父母早早起床把早餐做好,当周铭起来的时候,就看到父母和苏涵在客厅吃早餐。

    这一幕让周铭愣了一下,因为这一幕实在太像公婆和媳妇一起生活的意思,但shi ji 上,只是周铭在把苏涵接回厂里以后,看到了她小饭馆的样子,周铭dān xin 她会出事,就让她暂时住在自己家了。

    周铭先去后院洗漱,等周铭回到客厅坐下来要吃饭的时候,他又发现父母和苏涵都穿上了周铭给他们从港城带回来的衣服,临危正坐在那里,显然很是紧张。

    周铭对此说:“爸妈,小涵,你们不用这么紧张,没事的。”

    “可今天是县里来咱厂里开会宣布改制的日子,你怎么能让我不紧张呢?我可是知道黄正这些日子没少往县里跑,好像市里也去过几次,而且他家里在县里原本就有人,周铭才出去两个月,就算挣了点钱,恐怕也很难从他手上把厂子拿下来呀!”王凤琴担忧道。

    另一边苏涵也说:“我觉得阿姨的dān xin 没错,周铭你什么都不说,你怎么能让叔叔阿姨不为你dān xin 呢?”

    周铭愕然,没想到这婆媳居然能站在同一战线上,不过周铭明白这肯定是苏涵妥协并zhu dong 向母亲靠拢的结果。

    “妈,小涵,不是我什么都不说,而我已经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你们不相信而已。”

    周铭的话音才落,苏涵就先说道:“你说什么了?你就说你找你朋友联系了市里领导,肯定能帮你解决zhè gè 问题,但这市里领导是谁?你都没有见过,你就说别人会帮你说话,让你拿下760厂,你这叫我们怎么相信?”

    周铭wu nài 的两手一摊:“事实真的是这样,你们不相信我也没bàn fǎ 啊。”

    吃完早餐,周铭和父母还有苏涵一起在家里看了会电视,然后等到了九点钟的时间才出门去往厂礼堂。

    来到礼堂门口,就能看到悬挂着的欢迎县领导和支持改革开放以及支持厂改制的横幅。

    zhè gè 时候周铭的父母和苏涵显得更紧张了,周铭只好ān wèi 他们让他们放松,突然苏涵指着礼堂说:“周铭你快看,好像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礼堂现在还没开放?”

    周铭和父母顺着苏涵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礼堂门口果然聚集了不少人,这些人周铭和父母认得,都是厂里的老职工代表了,今天显然是代表厂职工集体来开会,对厂改制发表自己意见的,只是现在他们都站在礼堂门口,三五成群的在一起聊天。

    “不会是会议临时取消了吧?”王凤琴dān xin 的说。

    “我看不像,”周国平说,“如果是会议取消的话一定会有通知出来,可现在这些职工代表都还在这里,就说明没通知取消,只是有其他的事情。”

    “管他是什么事,反正最后的结果不会变的。”周铭说,“爸妈,我们还是先过去吧。”

    周国平和王凤琴点了点头,带着周铭和苏涵走过去。

    周铭他们走到门口,突然在人群里看到了黄正,周铭不想现在和他起什么冲突,就想绕开一点,可谁知黄正的眼睛很尖,一下就看到了周铭。

    “哟!这不是我们的港商周老板吗?”

    黄正原本jiu shi 厂领导,现在又阴阳怪气的惊叫起来,一下子就吸引了全部人的目光,所有人都朝周铭这边看了过来。

    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黄正又说道:“大家可能还不知道,这位老周家的小孩周铭周老板,他们可了不起了,出去两个月也不知道去了南江还是港城,赚了很多钱,回来以后就和县里说他是从港城回来的大老板,还要参加这一次厂里的改制,要盘下咱们的760厂。”

    黄正这话字面上好像是在夸周铭,但其实只要智商正常的人都能听出来他这是在反讽,所有人一下子哄堂大笑起来,他们边笑边对着周铭和他父母指指点点大声评论。

    有些和黄正guān xi 比较好的,表情很轻蔑的嘲笑周铭道:“周铭你怕是还没睡醒吧?老周是厂里的老骗子,果然教出了一个小骗子,还港城的大老板?你怎么不说你是中央领导人呢?那样的可信度搞不好还更高一点,不过今天可是有县公安局的人在这里,你要是敢在这里胡说八道,li kè 就会有人给你铐走了,所以为了你的下半辈子,还是趁早滚蛋,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吧!”

    有的则是相对中立一些:“老周,你也是厂里的老职工了,你是怎么管教的小孩?这改制是关乎厂里几千职工和家属的大事,你怎么能让你家小孩在这里胡闹呢?如果今天只是县里领导来就算了,但是刚刚接到通知说咱们临阳市陈达市长都会亲自过来主持会议,你快把你家小孩领走,万一今天出了什么岔子,耽误了咱们厂改制的大事,你们两口子怎么对得起咱们厂那么多职工家属?”

    还有一些则在威胁周铭父母:“老周你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平时看你那么老实怎么现在还能干出这么头脑发热的事情呢?我警告你不要让你家小孩在这里胡闹,要是今天把厂子改制的事情搞砸了,在市长面前丢了咱们760厂的人,当心我掘你家祖坟!”

    周铭的父母本就老实巴交,不太会说话,现在面对这些人的汹汹议论,他们一下子就慌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反倒是苏涵稍微镇定一些,毕竟她和周铭一起经历过很多事情,她也一向对周铭有很大的信心。

    zhè gè 情况并不让周铭感到yi wài ,事实上周铭也先和父母说过他们今天来可能会面对的冷嘲热讽,原因很简单,这些人都是一辈子待在厂里拿死工资的人,没有接触过金融经济根本没法想象一切暴富的可能,更别说还要回厂里盘下整个厂子了,那可不是光有钱就能办到的,还要有很深的guān xi 。

    在他们看来,就算周铭有bàn fǎ 一夜暴富,也没可能会有这样的guān xi ,因此周铭过来就只能是来捣乱的了。

    大家都是760厂的厂职工,谁不知道周铭父母和黄正马建军的那些事,现在厂里要改制,黄正马建军要盘下厂子,周铭他们一家子不来捣乱才奇怪了。

    对此,王凤琴对周铭说:“周铭,要不我们先hui qu 吧?等这边会开了我们再过来?”

    “妈,待会等陈市长来了,等会议开始以后,这厂子jiu shi 我们的,爸jiu shi 厂长了,咱们根本不要怕他们。”周铭说。

    另一边苏涵也帮着ān wèi 周铭的父母道:“是呀叔叔阿姨,周铭他是很有本事的,你们要相信他。”

    周铭一边和苏涵一起ān wèi 父母,一边周铭指着那些老职工代表说:“你们这些人少他娘的在这里放屁,告诉你们,我今天jiu shi 要来盘下zhè gè 厂子的,本来我们家和你们远无怨近无仇的,我不想为难你们,可是你们今天zhè gè 态度,等我盘下厂子我一定要把你们全从厂里开除出去!”

    周铭这话让那边先是一愣,随后爆发出更强烈的笑声,他们有些人伸手指着周铭说:“哎哟!笑死我了,你这小孩这是在做哪门子白日梦呢?你也不看看自己和你爸妈都是什么成色,还想盘下zhè gè 厂子,你别说下辈子了,jiu shi 下下辈子都没可能啊!”

    有些人的脾气冲一点则威胁说:“好啊!老子就喜欢你这种有种的年轻人,但你要是开除不了我,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还有人更嚣张的说:“哟!我好怕呀,我不怕你开除我,我就怕你没开除我的权力呀!”

    看着这些人的表情,听着这些人的话语,周铭冷笑:“笑,你们这些人趁现在尽情的笑,待会就怕你们哭不出来!”

    面对周铭这话,那边还来不及fǎn ying ,就见一个人急急忙忙的朝这边跑来,一边跑一边喊着:“陈市长来了,陈市长和县领导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