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 正文 第一章 莫欺少年穷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周琳斜睨了一眼在面前的许东,又垂下眼帘盯着自己一双刚花了三百块做出来的绚彩美甲,淡淡道:“又要借钱?免谈吧,你在我们家白吃白喝白住就已经够了,你所谓的借钱那还不跟肉包子打狗一样有去无回?”

    说了这一通,周琳犹未尽兴,眉毛一竖又补了几句:“肉包子打狗虽然有去无回,但狗还会摇几下尾巴,汪汪两声,是吧?”

    许东心头一阵刺痛!

    要不是万不得已,又实在没有办法,他怎么会跟这个表姐借钱?

    两年前父母车祸双双身亡,许东还才念高一,作为一个需要有法定“监护人”的未成年人,许东就“寄居”在了大姨黄书愉家。

    黄书瑜是许东母亲黄书英唯一的亲姐姐,黄书瑜一家三口,丈夫周天奇,女儿周琳比许东大了五岁,大学毕业后在本市的建行一间分行任职,虽然还只是个小职员,但在黄许周三家中,周琳算是“有出息”的。

    车祸是许东父亲全责,哪怕人死了还得担责,赔了一大笔钱出去,许东是独子,父亲也是独子,能依靠的亲戚就只有大姨,随后由大姨和大姨父把他们许家的房子产业等处理了开始“监护”许东。

    也正因为还有三四十万元的产业处理金,要不然黄书愉和周天奇夫妻又怎么愿意当这个监护人?

    才两年多,大姨和大姨父夫妻两渐渐嘴舌就多了起来,在许东面前念叨钱没剩下什么,许东的开支大,这要是考上大学就不够钱念了。

    说实话,许东在市高三的成绩是拔尖的,估计考上一类大学不会有什么意外,但他越是成绩好,黄书瑜和周天奇就越不痛快,也当真是不是一家人就不进一家门,大姨家这个表姐周琳对许东平时也是冷嘲热讽的。

    许东平时要什么学习类的开支,大姨两口子那儿就难得要到钱,算来算去,倒是觉得跟表姐周琳还好开口点,而这次为了冲刺高考需要买一套资料要两百块钱,许东就跟周琳开了口,但最终还是落得周琳的嘲讽讥刺,钱自然也是不借的。

    许东心里难过得无法形容,索性出去在路上茫目无的的乱走,泪水在眼眶里翻涌,父母在世时,他就是家里的“宝”,那时的任性骄宠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不知顾惜的浪费幸福,没父母疼爱的孩子真是连根草都不如!

    两年多来,家产变卖后全归大姨和大姨父管理,怎么用的许东也不知道,许东受的苦越大就越是愤,只是感觉这种日子几乎快到了他忍耐的极限了。

    天空中下起了毛毛细雨,雨丝从丝上滴落,眼睛视线迷朦一片,脸上冰冰凉,许东一颗心也是冰凉凉的,人啊,活着真是难!

    不过想要摆脱这么苦难的生活,想要过上自己想要的日子,还得靠自己努力,而念好书,或许是他最好的出路。

    书上都说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何况他还不算是“英雄汉”呢!

    许东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前路虽然迷茫,他倒是挺了挺胸,偏要闯出一条自己的天空来,马上就要满十八岁了,好手好脚的,可以去找一份短时零工挣点钱。

    不过目前需要的资料费太急,要不也可以把自己手腕上戴的那块百达翡丽手表当了,那是他十五岁生日时,父亲送给他的礼物,好多次没钱的时候都没舍得当出去,只因是父亲给他的礼物!

    许家从老辈就从事经营古玩典当的行业,铜城是个历史悠久的老古城,自然是不乏“玩家”,有一条专门从事这一行的“街”,到了现代,这一条红砖碧瓦的老街依然存在,在高楼大厦林立的现代城市中倒显得别拘一格。

    许东父亲有一间小型的典当铺,车祸后当铺资产被大姨父变卖还赔款,一部份当许东的生活所需,当铺也由他接管经营,不过受技术眼力等所限制,大姨父的生意也只是一般般,既没有特别火,也不会亏本。

    许东想去抽空打零赚点小钱也只想着去这些典当铺或者古玩店,毕竟从小耳目渲染下总还算是懂一些,而且还想把那块手表当出去应一下急。

    父母留下来的物事,在许东身上的也只有两件了,一样就是那块原价值一万多的百达翡丽手表,另一件是他脖子上戴的一个两寸长的小圆柱形黑石头。

    那个东西是许东父亲淘来的,估计是不值什么钱,因为检测过了,不是玉,但是戴在身上很有温润舒适的感觉,小孩子身上戴金银玉器等贵重品并不好,怕抢,而这个小圆石头既不贵重又小巧,所以许东父亲就把它套在了许东脖子上。

    去典当铺那边不远,许东闭着眼都能从小巷子里找捷道穿过去,不过他不去跟他父亲熟识的典当行,现在的人哪个不是人走茶凉?去了只怕跟找表姐借钱一样,白挨一顿嘲讽。

    许东在街头瞄了几下,下着毛毛雨,路上的行人都打着伞,也没有人注意他,也就找了间新开的“牛哥典当铺”进去。

    这间典当铺规模不大,店面做得跟正规的典当行也大不一样,搞得像金店的展卖柜一般,二十来个平方的店面中一周转尽是玻璃柜台,明亮的灯当下,柜台里的物件也被照得清清楚楚的。

    许东看了几眼,柜子里多是些手机,相机,金银饰等等,跟古玩倒是没沾半片儿气。

    店子里也只有一个人,是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有点胖,脑门上油光亮,头抹了油,梳到脑后扎了个小辨子,看起来很有个性。

    “你好,有东西当?”

    中年胖子正在摆弄手中的一部苹果手机,抬头看了看许东后直接问他是不是有东西当,也不问他是不是来买什么的。

    看来眼光是有的,许东自己都知道,他这个样子可不像有钱来买什么,胖子的经验丰富,自然看得出来,而且店里只有这个胖子,没有别的店员和别的客人,倒省得担心被别人嘲讽讥笑了。

    许东也不多说,直接把手腕上的手表取了下来递给中年胖子:“老板,我有一块百达翡丽的手表,戴了两年了,想当掉!”

    胖子把手表接了过去,仔细观察手表的外形和做工,然后又侧着在耳边听了听声音,再轻轻摇了两下。

    从做工来说,这个东西是正品,至少外壳是真的,但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假东西太多,不过就算不拆开外壳检测里面,胖子也不容易受骗,百达翡丽的手表,听声音就可以辨识质量,再说如果是仿品,里面必然做不到百达翡丽的程度,摇一摇有没有松动就知道,就这几道检测,胖子就知道许东这手表是真品。

    许东也不出声介绍自己的东西怎么怎么好,或者有多值钱,他家是做典当的,他对这一套懂得很,你说再多都没有用,任何一件物品的价值都得由典当行里的检验师傅经过全面的评估而进行典当估值。

    再说百达翡丽手表也算是个奢侈品,在国内的销售价那已经是严重溢值的,实际上,它是不值那个价钱的。

    检查一阵,胖子又看了看许东,这才慢慢说:“小兄弟,你这块表……真倒是真的,不过这东西,你既然是来当的,那你也知道……”

    “老板,你直接说可以当多少钱?”许东见胖子也没有像有的典当铺老板那般“吓诈”,也说得直接。

    有些老板为了压低价钱就会打心理战,比如暗示说你这东西来路不正,是偷来或者抢来的,你想卖了就只能接受低价。

    胖子沉吟着,好一会儿才说:“你这是两年前的款式,现在已经停产,但价值还是有的,按它本身的价值是不能跟你零售买来的价钱比,三分之一也就三千左右,而拿到典当行当的话,我又只能给你这个价的三成,你明白不?”

    “明白!”许东点点头,一般典当铺只会出价,是不会这么详细的跟一个客人说当的价钱是怎么折算的,胖子跟他说这么多,看来也没把他当成是小偷,就是实实在在的出价。

    “你是死当还是活当?”胖子嗯了一声又问许东。

    这活当就跟银行的抵押贷款差不多,只不过利息会收得高得多,典当铺会给一个期限,客人在这个期限以内来赎回当物的话,只要付当的本金和“利息”,然后就可以拿回典当的物品。

    而死当就是论价卖掉,许东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道:“老板,我现在是缺钱,也不知道几时才能挣得到钱,至少在我觉得值的时间内是没办法来赎回这块手表,所以还是死当吧!”

    胖子又瞄了瞄许东:“听你的口气……好像对典当这一行很熟嘛……”

    许东苦笑了一下,说到家事,他就不想多说了,想了想,又把脖子上那个戴着的黑色小圆柱石头取下来递给胖子:“老板,你再看看我这东西能值多少钱?”

    胖子笑着接过去,对许东倒是很有些好感,接过去小圆石查看时又摆摆手吩许东:“坐下吧,站着挺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