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二章 异象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小圆柱石头拿在手中温润光滑,红丝绳系着的部位不是打眼而是像系脖子处一般,那个位置磨了一个圆形的小“沟”,红丝绳系着刚刚好。

    这东西肯定不是玉石,胖子左看右看,也不像饰物,倒佝是一个“印章”,圆石头头尾两端,一头圆滑如帽,另一头很齐平,筷子头那么大点地方雕刻了一个很古怪的“花纹”。

    之所以不认为是“字”,那是胖子觉得它不像是字,哪怕是像形字或者古篆字都沾不上边,许东对这个花纹实在是熟得不能熟了,他曾经涂了印泥油盖在纸上仔细看过,可以肯定不是字或者什么花纹,倒像是一种“符”,但又明显跟电影电视中见到的抓鬼捉妖的天师写的“符”不同。

    胖子仔细看了一阵,一边把东西递回给许东,一边又摇头笑着说:“你这东西我还没看出来是什么,不过肯定又不是玉,但又不纯粹像石头,看不透的东西我就不说它的好坏价值了,小兄弟你收好!”

    许东接过来,一沉吟间,也不知道怎么手颤了一下,失手把小圆石头跌落,“啊哟”一声惊呼,“叮”的一声响,那小黑石饰竟然摔碎成两段了!

    许东迅拾起来平摊到手心中,小石头竟然是中空,里面流出一些深色液体,量很少,只有几滴的样子。

    许东伸出右手食指触了触,那一点液体沾到他指尖就吸在了皮肤上,有点冰凉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才一犹豫间,那一点液体也不知道是挥了还是渗进皮肤里了,很快就消失不见。

    胖子也“啊哟”一声:“你……小兄弟,你这东西我可是好好递回到你手上……”

    “老板放心,我不会讹你!”许东苦笑道:“这东西是我自己失手摔的,再说就算是老板你失手摔了,我也不会要你赔,又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事,小东西而已,只是这是我父亲给的,总是有点依恋……”

    胖子松了一口气:“我看小兄弟人不错,这样吧,你这块百达翡丽我给你个整数,一千块,就当是无限期的活当吧,我也不要你利息,什么时候手头活便了你就来赎回!”

    许东怔了怔,心头有些感动,胖子跟他素不相识,这样的承诺倒是很明显的帮忙,虽然是抵押了拿的钱,但想想父母生前的那些朋友现在又是什么嘴脸?再看看自己的亲大姨大姨父和表姐,他们又是什么样的嘴脸?

    好一阵子,许东才低了些声音问:“老板,很谢谢你,我想……老板这儿要不要临时小工?我有空的时候可以来帮帮忙,打打零工……”

    胖子呵呵一笑,说:“好啊,我这小店也没请工人,生意不忙也不坏,我看你对这行好像还懂,你有空的话就过来帮帮手,工资就当日做当日结,你……还在念书吧?”

    许东咬了咬唇,点头道:“我在一中念高三,父母两年前出车祸故去了,我现在跟姨父姨妈住一起……”

    胖子呆了呆,又盯着许东看,好半晌才话问:“你……你是不是姓许?你……你父亲是不是许清华?”

    许东也呆了呆,张嘴说不出话来,本来就不想跟认识的人碰面,但却没想到这个新开的典当铺老板还是认识他爸,看来铜城这个圈子的确不大!

    胖子一看许东的表情就知道他猜对了,赶紧摆着手道:“算了算了,不说那些,小许,这一千块钱你拿去,这……这个数够不够?不够我再……”

    听到胖子这个话,许东就确定这个胖子跟他父亲是熟人,当即接了那一千块钱,低声道:“老板,我只要一千,多了我也不要,谢谢你!”

    胖子欲言又止,叹了口气,说:“也行,一千就一千,你以后有空就来帮我打零工吧,我生性懒动,这店里缺人收拾!”

    觉他是许清华的儿子后,胖子心生好感,当然,他也更看出来许东自尊心很强,从一身洗得白的旧衣服来看,许东的日子肯定过得不怎么好,当东西就必然是缺钱没办法,但对自尊心强的少年人,要帮他也得不动声色,否则会起反作用。

    许东鼻中酸,眼中湿润,不想被胖子看到这个表情,低着头谢了一声转身就走,胖子追了出来,塞给他一把折叠雨伞:“小许,下着雨,拿把伞去!”

    许东拿了伞就匆匆走进雨中,开了伞都不敢回头望胖子,生怕他看到自己泪流满面的样子。

    胖子在后面又大声叫道:“小许,我姓牛,老黄牛的牛,名字叫牛向东,你有空就来牛哥这里!”

    也不知道是雨淋了还是心里头难受的原因,许东只觉得头目眩,眼睛黑,心里头只是念着千万不能生病,他是生不得病的人!

    一路跌跌撞撞的回了家,当然,这不是他的家,是姨妈的家,表姐周琳正抱了个雪白毛绒的布娃娃躺在沙上看电视,瞧见一身湿的许东进屋,忍不住就恼道:“地板脏了,赶紧擦了!”

    许东回屋换了一身衣服,又擦干了头脸,但是依然全身酸软乏力,只想躺倒大睡,不过还是强忍着去洗手间拿了拖把把客厅里的地拖干净了才回房。

    表姐周琳一直嘀咕不停,许东脑子里昏昏沉沉的也没去听,回房把门一关,倒在床上就此昏睡过去。

    这一晚,许东做了些奇怪的梦,一会儿像在火海,一会儿又像在冰山,身子忽冷忽热,忽然间又看到父母出现在面前,父母露着笑脸盯着他直是看,但就是不说话。

    许东泪水横流,哭着想去搂抱父母,但父母转身就走,无论他怎么追都追不到,而且父母的背影也越来越远,直至消失。

    许东坐在地上放声大哭,姨妈拿着把剪刀出现在面前,竖着眉毛厉声喝斥:“嚎什么嚎?要嚎滚出去,别在我家里嚎……”

    姨妈喝斥着又拿剪刀直刺向他,许东吓得伸右手一挡,姨妈剪刀顿时刺中他右手掌心,痛得他大叫一声,挺身坐了起来!

    坐起来睁眼凝神片刻,许东才现他是在做梦,不过姨妈的喝斥却是不假,此时正板着脸站在床前盯着他冷冷道:“还什么黄昏晕?睡个觉还嚎丧一样的叫,赶紧起来收拾屋,这么大个人白吃白住你还有脸没脸?”

    许东没做声,等姨妈出去后他才把右手抬起来看,刚刚梦中被姨妈拿剪刀刺手掌心的情形犹在,那一下的“疼”也是记忆犹新,抬手心看时,掌心中没有伤口血迹,但却有一个很古怪的纹理。

    仔细辨认一阵,许东陡然想起来,这个纹路好像跟昨天摔坏了的那个小圆柱石头上的花纹相似,只不过右手掌心中这个要大一些,石头上那个像小印章,只有筷子头一般大小,而手心这个有一毛钱的小硬币大,纹路简直就像天然生长在肌肤中的印记一般,浑然天成!

    纹路大了一些也就看得更清楚了,许东无论怎么都没看出来这纹路像什么,看起来很怪异,还好这个纹路是在掌心中,轻易不会被别人观察注意到,用手触了触,这时候倒是没有疼痛的感觉,又使劲擦了几下,根本就擦不掉。

    许东还真是奇怪了,这个纹理是怎么跑到右手掌心中去的?想想昨天那小圆石头已经摔坏扔了,当时的情形还记得,就是石头中空里的液体沾到食指上了,难道掌心中的纹路是与那些液体有关?

    但是就算纹路跑到手上来,那也只是右手食指沾到的,怎么跑到掌心中去了?

    沉吟间,外面又传来大姨的喝斥声,许东赶紧穿好了衣服出去,到洗手间拿了拖把打扫卫生,这几乎也是他每天必做的“工作”之一。

    大姨依旧嘀嘀咕咕,把早餐端到餐桌上,招呼大姨父和表姐周琳吃早餐,一家三口坐着吃早餐,对拖地打扫卫生的许东都是视若不见。

    残羹剩饭对许东来讲是家常便饭,对他来说,能吃饱和穿暖能活着才是最基本的,他没有条件和能力去选择。

    大姨和姨父周天奇表姐周琳吃过早餐后,周天奇和周琳各自去上班,大姨黄书瑜又唠叨许东一阵,然后提了小包包去打麻将。

    许东这才将就着冷馒头稀饭吃早餐,今天是周末不上课,等会儿去地摊转一下看看有没有便宜的教材,地摊上的与书店里的相比,那价钱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完全没得比,他手里头这来之不易的一千块可要捏紧了算踏实了花。

    又想着要不要去胖子牛向东那儿帮忙干点活儿,这个牛老板是个好人,至少是许东认为的“好人”。

    出门时许东又想起来,把牛向东昨天塞给他的那把折叠雨伞带去还给他,伞放在他房间里的书桌上。

    许东推开房门进去,眼睛瞄向书桌上,眼光一扫就看到那把收好了的折叠雨伞,但不知道怎么回事,眼光看到摆在折叠雨伞后面的木制笔盒子时,许东忽然现笔盒子上方一两雨处有手掌般大一缕绿色气雾!

    “鬼火……”陡然吓了一跳的许东全身一颤,差点就摔了一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