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三章 佛珠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许东停了一下又瞄了瞄窗外,今天天儿放晴,外面阳光明亮,大白天的怎么可能有“鬼火”?

    再看书桌上那木头笔盒,许东惊讶的现,那团绿色的气雾依然还在,忍不住使劲去揉了揉眼睛,睁开眼再看,那团绿色气雾就悬在木笔盒上面,似乎还在微微晃动!

    在没有现有什么古怪异常后,许东这才小心走上前,伸手把木头笔盒拿到手中,而那团绿色气雾居然跟随着笔盒的移动而移动,但无论移动到位置,绿色气雾都始终悬在笔盒上方,就像是笔盒戴的帽子一般!

    试了好几次,许东终于确定那团气雾就是笔盒所“戴”,记得这个笔盒是从自己家带过来的,自己几乎日夜相伴相见,但却从没有看到过它居然会有这么一缕“绿雾”,这是什么原因?

    应该不是眼花,许东又去洗手间里的镜子照了照,眼睛确实没花,别的东西都能看清楚。

    但是照镜子时,许东又觉奇怪的地方,他从镜子里看木盒子的影像时,却看不到绿色气雾了,但收回眼光看手中抱着的实物时,却又看到绿色气雾!

    当真是奇哉怪哉了!

    许东讶异不已,又伸手去拂动木盒子上方的绿气雾,不过不论他怎么拂动,那团气雾都始终在那儿,吹不开消不散!

    奇怪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弄不清是什么原因,许东沉吟中,又起身去满屋寻找,但却再没看到别的东西有这么奇怪的“气雾”出现!

    “难道是这木笔盒里有什么奇怪?”许东想来想去,脑子里倒是忽然想到,莫不是木盒子里藏了什么机关?或许是什么藏了什么“喷颜色”的气雾机关吧?

    一想到就忍不住好奇心了,许东把这个笔筒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全面检查,笔筒上显露的木纹跟普通木头的差不多,里外都涂了颜色一样的浅黄油漆,看着也不是什么“古董”。

    笔筒很简单,外面跟筒里都没看出来有什么问题,结构也很紧凑,缝隙经过油漆的补刷,几乎是看不到,无论里外是连针尖大的小眼儿都找不出一个,所以说不太可能有什么“喷雾”的机关。

    但是那绿色的气雾又是怎么出现的?

    喷雾的机关是不可能有,但盒子里有没有什么蹊窍?

    反正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许东也不会觉得舍不得,当即就找了小工具轻轻敲击,轻敲了几下,笔筒的底子就裂开了缝隙,许东放下镙丝刀,然后用手去小心的扳开,底子上那块圆形的底片就被扳了下来,就像一个圆形的饼,只是厚达三厘米。

    摊在手心上观察这个圆形底子时,许东又惊讶的现,那一缕绿色气雾居然离开了笔筒,移到他手中那块圆底子处!

    这个现让许东更肯定笔筒底子里有古怪,而且那团莫明其妙出现的绿雾肯定跟笔筒里的古怪有关!

    圆饼一样的底子边沿上有个很明显的分界线,下部份位置有两厘米半,上面只有零点五厘米,就是一块薄盖子盖在上面的。

    许东拿小刀的刀尖轻轻撬着分界线处的缝隙,这一下没用什么力就撬开了,把小盖子揭开,入眼而来的就是一串深褐色的珠子链!

    这圆形底部就是个小“盒子”,盒子里藏了这么一串珠链子。

    许东把珠链拿出来细看,鼻中闻到一股子很浓的檀香味,感觉就让人很舒适安宁!

    这珠子就跟电视电影中那些和尚高人佩戴的“佛珠”相似,是木质的珠子,许东数了数,一共是十八颗。

    尽管许东对手链佛珠这一类的不太熟,但自小在父亲的当铺里走动,听听说说间,眼力劲还是不差,这十八粒珠子颗颗纹路一般样,都是一个方向,大小如一,颜色深纯,闻着宁香入脾,这绝对是好东西,要不然藏它的人又怎么会这么花心思?

    这串珠子,估计父亲都不知道,不过也不知道它的价值如何。

    许东再看看放在书桌上的底盖盒子,那上面已经没有绿色气雾了,绿雾又已经跑到了自己手中那串珠子上面!

    原来绿雾的出现是这串珠子的原因!

    许东总算是弄明白了绿雾的来由,但是仍然搞不明白是为什么珠子会出绿雾?

    是不是去找牛向东问问,看看他怎么说?

    牛向东的见识眼力好,兴许他能解释绿雾的事情,另外,许东还想让牛向东鉴定一下这一串藏在笔筒里的木珠链,看看有多少价值,如果能值个几千万把的,那至少可以让他目前的困难轻松得多,想指望大姨一家人帮他完成学业那是想都不要去想,可能太阳打西边升起来都比大姨一家人帮他容易实现一些!

    只希望这串木珠手链是有价值的,希望!

    虽然身上有一千块钱,但许东仍然没舍得搭乘公交车过去,他又知道捷径,按乘车路线走过去,一个小时都到不了,他走捷径的话,十几分钟就能到。

    看到“牛哥典当铺”这几个字时,许东心里头就有些温暖,在门口就听到牛向东“呵呵呵”的笑声,许东把珠链掏出来一边进去一边说:“牛老板,你帮我看看这条手琢链子……”

    在牛向东面前,许东是没来由的很放松,因为信任和好感,但是许东没料到的是,他进了店里面后才现在店里的并不只牛向东一个人,而是有三个人,除了牛向东外,还有另外两个人,更让许东惊怔的是,其中一个人竟然是他大姨父周天奇!

    周天奇脸上本来是一副笑脸,陡然瞧见许东出现在面前,怔了怔后当即就沉着脸喝问:“许东,你来干什么?”

    许东对周天奇的畏惧让他慑慑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倒是另一个许东不认识的老者鼻端嗅了嗅,眼光落到了许东手中的珠子上,眼光怔了怔,跟着“嗖”的站起身就凑到了许东跟前。

    “你……你……这是小叶紫檀木佛珠?”

    许东对这一类不怎么熟悉,但听到那老头这么说,估计这串珠子还是有价值的,只是不知道他说的话有什么份量,另外有姨父周天奇在场,他从心底里就很是不自在。

    牛向东似乎看得出来许东的不自在,当即笑呵呵的上前拉着许东的手说:“小许,来来来,坐下说,我跟你姨父也是熟人,今儿个为点小生意正喝茶聊着,这一位是龙秋生龙老前辈,可是古玩界里的泰山北斗,嗯,跟龙老问候一声吧!”

    周天奇可不知道牛向东认识许东,又见他这么“热情”的招呼许东,想喝斥两句也不好意思作,只好忍了。

    许东慑慑的对龙秋生问了一声“龙老好”的话后,又低声叫了一下周天奇:“大姨父!”

    周天奇哼了一声,正要问话,但龙秋生却伸手对许东说话了:“小朋友,把你这串珠子给我看一下好不?”

    “您看!”

    许东哪会不答应?赶紧递了过去,眼睛又瞄到周天奇凌厉的眼光顿时有些恐惧的低了头。

    牛向东看在眼里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但还是忍住了没说话。

    龙秋生白须白眉的,很有种仙风道骨的感觉,拿着佛珠链子又闻又看,片刻后抬头对牛向东说:“小牛,给我弄一盆水来!”

    牛向东欣然应允,不过许东很醒目,赶紧说道:“牛老板,我去打水来!”

    也没等牛向东说话,是否答应,许东就快步往里间进去,进了门后又是一间客厅模样的房间,有两个房门,许东推门各自看了一下,一间是厨房,一间是卧室,不过卧室的床上是空的,显然没有人住这儿。

    许东在厨房里寻了个塑料盆子,就着水喉放了一大盆清水,然后端着去了前边的店面,心里还在猜测着,龙老头要一盆清水干什么?是洗手还是洗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