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 正文 第六章 决裂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周日下午就有课了,许东已经有了决定,在房间里把自己的衣物收拾了一下打包装好,然后去学校。

    周天奇和黄书瑜还在客厅里兴奋的讨论买什么车,许东出去时,他们也不理会,反正量定了许东翻不起什么浪来,找好了理由吞了就吞了呗,再说以前处理许东家的产业是,他们还是吞几十万?要不然能有今天这个家底?

    许东依旧穿着那套洗得已经白而且胳膊处有个小破洞的单薄旧衣,不过没有背书包,反正以后也用不着了。

    一中的大门口已经有很多师生进进出出了,许东进去后见校务办公室的门还关着,也就到操场边的石阶梯上坐下来等着。

    有几个男生在打蓝球,隔了许东十来米远的石梯上还有好几个女生在看球,都是许东认识的,他也知道这几个男女生暗地里在“恋爱”,男女生在高中谈恋爱几乎是公开的秘密,老师基本上是睁只眼闭只眼,管不了的事又何必去费心费神?

    广播里放着荡起双浆的歌曲,许东的眼光不自禁的就溜向了另一边。

    球场的另一端,有张木条椅,条椅后面是一片花草,红的蓝的花朵儿开得不少,不过再艳丽的花朵也不如条椅上坐着的那个人!

    牟思怡。

    这个被一中师生认为是有史以来最漂亮的女生,此刻正坐在条椅上看书。

    漂亮归漂亮,不过牟思怡太冷傲,也许可能是她成绩太好,也许是她家庭的原因,总之谈恋爱的学生虽然多,但却没有哪个敢去招惹牟思怡。

    据说牟思怡家里很有钱,又有家人在公安局的什么官儿,之前有个社会上混得很不错的“老大”看中了牟思怡,然后来校门口硬堵,要跟牟思怡“谈朋友”,牟思怡随即打了个电话,不过几分钟后就来了一辆车,哗哗啦啦的就下来几个人,几个人上前就拎着老大一伙人煽耳光。

    平时凶悍得不得了的“老大”一伙人显然认识煽他们耳光的人,一声不敢吭,一个个被煽够了耳光后还毕恭毕敬的向牟思怡道歉认错,从那以后就再没人去“招惹”牟思怡了。

    不过青春年少,总是梦幻的成长期,很多学生的梦想自然是以后大财,娶到牟思怡这样的媳妇。

    连很有自制力的许东都暗恋牟思怡,当然他也知道自己跟她一个在天,一个在地的差距,只是偷偷的想,从不去表露自己的念头,梦想总归是梦想,既然是梦,那肯定就是不现实的东西!

    许东叹息着,很留恋这个校园,只不过他没得选择!

    别了,一中!

    别了,青春!

    别了,牟思怡!

    校务处的门开了,许东不再犹豫,起身走过去。

    校务室的大厅里,高三年级的班主任都在这个地方办公,许东径直到他办主任郑学洲老师的办公桌前。

    郑学洲正在清理着桌子上凌乱的教材,抬头看到许东就问他:“去教室吧,要上课了!”

    许东在班上是尖子生,为人低调,郑学洲还是相当喜欢他的,基本上也是把他定为“一类大学”的等级中。

    许东摇了摇头,有些艰难的开了口:“郑老师,我不上课了,我来是想跟您说一声,我要退学了!”

    “退学?”

    郑学洲吃了一惊,手上的动作也不做了,盯着许东,片刻后才指着面前的椅子说:“坐下来,有什么事跟我说说!”

    许东苦笑,摊摊手道:“郑老师,我觉得也没什么好说的,人人都有难言之隐,家家都有难念的经,我的情况不允许我好好生生的念大学,既然不能够,我倒不如早点去工作,去挣钱,再说,念书也并不一定就是唯一的出路吧,三十六行,行行都出状元!”

    郑学洲一听就知道许东决心下得大,能这么自若的跟他说退学,那就说明他有把握,而且许东的情况他也是清楚的,父母在高一的时候就出车祸双双身亡,寄居在姨父家,从他平时缴纳教材和别的费用就知道他在经济上的困难。

    也因为许东的成绩特别好,郑学洲还特地去家访过,但跟黄书瑜和周天奇的一番交谈,连郑学洲都无语。

    如果许东退学,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高三这最后的时间倒是拖得过,但以后上大学就是问题了,许东上一类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但大学的费用可不是小数目,不是一千八百的,他一个穷老师想帮也帮不了!

    瞧着脸上平平静静的许东,尽管要退学,他也没有对自己说姨父姨母的什么坏话,郑学洲没来由的有些心疼!

    过了半晌,郑学洲才问:“你真的决定了?要不你还是等到高考后再做决定吧,不管怎么样,考试过后再说,谁也不知道明天的事,说不定你考试后就有什么新的情况生!”

    许东依然摇了摇头,苦笑道:“郑老师,我以前也跟你一样的想法,但事实上我又很清楚,对于我来说,那就是奢望,是不可能的,而且我现在也觉得我有一条适合我的路子可走,郑老师,我只能说谢谢你了!”

    郑学洲叹了一声,像许东这样的学生,他劝也没有用,就是觉得太可惜太心疼,好半天才说:“许东,我知道劝不转你,话我也不多说了,这样吧,你做什么就做吧,有空还是记得把功课复习着,学校的名额我替你留着,你可以不来上课,退学的事先放着,两个月后的高考你可以来考试,到时候我再跟你联系通知,到那个时候你再做决定,好不好?”

    许东对郑学洲鞠了一躬,然后头也不回的出去,师恩深重,说得越多心疼越多。

    回到家里,周天奇和黄书瑜还在兴奋的计划讨论,看到许东陡然进去,周天奇怔道:“这个时候你不在学校上课你回家来干什么?”

    既然做了决定,许东倒也觉得没那么“恐惧”姨父姨母了,破天荒的拉了一把椅子到身前坐下,然后说:“大姨,大姨父,我有些话要跟你们说!”

    许东这正正经经的举动让黄书瑜和周天奇很觉意外,因为在他们的眼中,许东从来都是“夹着尾巴”的模样,哪像现在跟他们“平起平坐”的样子?

    黄书瑜迟疑了一下才说:“你有什么话说?正好,我们也有话要跟你说!”

    许东也不惊讶,摊摊手淡淡道:“那大姨先说!”

    黄书瑜早跟周天奇商量好了要说的话,先把脸一肃,这才说了:“许东,你爸妈去了后,这两年有好些事我们也没跟你说,你爸借过我们四十万现金的,之前是你没钱我们也就没有说,但你昨天卖了佛珠有三十八万了,这话我们就不得不说了,四十万的账,我们也只打算收你三十八万,总归是亲戚嘛,你在我们家的吃住费用,以及没还的两万块钱都算了,不要了!”

    许东鼻中哼了一声,冷冷道:“大姨,你这个话我可不赞同,两年前你们这个房子还是靠变卖我家产业才买下来的,你们能有四十万借给我爸?再说我家产业变卖的钱都在你们手中,我这两年可不是白吃白喝,我昨天卖佛珠的三十八万你们可以吞了不还,但我却不承认我爸借了你们的钱!”

    “你不承认?你不承认?”黄书瑜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脸红脖子粗的说,“没良心的东西,你不承认就算了?我养了你两年就是这个结果?好好好,今儿个我们就打开了天窗说亮话,你还有几天就满十八岁了成年了,该去哪儿去哪儿,别赖在我家就行,我养你两年也够了!”

    “大姨,不用你赶,我会走!”许东努力让自己平静些,“我的衣物已经收拾好了,学校里我也退学了,我现在就离开你们家,那三十八万不还就不还,但是别侮辱我爸!”

    黄书瑜顿时气得呼呼直喘气,周天奇猛一拍桌子,“砰”的一声响,然后喝道:“怎么,你还想翻了天打人不成?”

    许东也不多说,回房去把行李包背上,出来把门钥匙丢在了茶几上,冷冷道:“大姨,大姨父,这是我最后一次叫尊称你们,希望你们以后过得好好的,我走了!”

    也不管周天奇和黄书瑜如何气恼,许东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当真决裂后,他反而觉得一身轻松,天大地大,又何必留恋那个令他毫不温暖的家?

    牛哥典当铺,牛向东没有生意,一个人喝着茶听着小收音机里播放的音乐,看到许东背着个破旧的包进来,怔了怔后赶紧问他:“小许,你……你这是干什么?”

    在牛向东面前,一直坚强着的许东眼圈一下子红了,咬着唇说:“牛老板,您收下我吧,如果相信我您就什么都不要问,我愿意帮您做事,效益好给一点工资,效益差不给钱也行,之前答应让我来做的零工,我希望变成一份正式的工作!”

    牛向东怔然半晌才醒悟,伸手拉过许东,替他取下了背着的行李袋,温言道:“小许,你的情况其实我也略微猜测到,你不说我也就不问,我这儿的话随时欢迎你,里面卧室是空着的,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只不过你还是得好好念书,如果是钱的问题,我替你解决,当然,我不是给你钱,而是借给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