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 正文 第八章 一鸣惊人(中 )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牛向东怡然自得的一边开着,一边随着音乐节拍在放向盘上轻敲着。

    许东这两年来一直很压抑,心里也一直是阴影重重,但从姨妈家破脸出来后,心里头的阴霾便一扫而空,也不知道是因为遇上了牛向东这个对他好的人呢,还是他有了能看到珍宝“宝气”的原因,总之他现在“变”得“自信”起来。

    有句话说得好,最强的自信都是来自于最强大能力这个基础上,有能力才有自信,有能力也才有别人的尊重。

    虽然还只是个未满十八岁的青年人,但许东还真没有一个青少年人破家出走,前路迷茫的那种念头,哪怕身上只有三百多块钱,他心里已经有一种破土新生,似乎越来越强的感觉!

    牛向东自然不知道许东的这种变化,他只把许东当成了一个需要他帮助的恩人遗留的孤儿!

    牛向东本来一直沉浸在邓丽君的歌曲的韵律中,但却忽然扭头问了一下许东:“许东,你恨你姨父周天奇一家人不?”

    许东怔了怔,不明白牛向东怎么忽然问到了这个问题,不过他又不想骗他,犹豫了一下才回答:“牛老板,我能不回答这个问题吗?”

    牛向东笑了笑又点点头:“嗯,许东,以后你不要叫我牛老板,生分,叫我牛叔吧!”

    “是,牛叔!”许东也不会多说。

    牛向东继续开着车,许东安静的望着车窗外的景物。

    今天天气很好,斜斜望出去的天空中碧空如洗,这天色也似乎随着他的心情而变好,街中车水马龙,路边的行人匆匆,但瞧在眼里,许东只觉得一切都那么顺眼!

    牛向东开车去的地方如许东所想的那般,是个高档别墅区,哪怕只在小区的里的巷道上,从花园草坪,湖山水色等等房区配置来看,那也是非同一般的档次。

    车子在其间一栋别墅门口停了下来,牛向东下车后在铁栅大门上按了一下门铃,“笃笃”的声音中,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出来开了门,对牛向东笑着说:“牛老板,龙老等了有一会儿了!”

    说着时,那个中年男子又瞄了瞄许东,这让许东莫明的心态就紧了一下,看来龙秋生是专门在等他来,不知道这个“拜师”顺不顺利。

    虽然牛向东说过顺其自然,但许东自己心里还是想能够得到龙老的言传身授。

    牛向东笑着点点头,又回头对许东招了一下手,介绍了一下:“许东,进去吧,这位是龙老的专职司机许胜许兄,跟你一个姓,是本家!”

    许东倒是恭恭敬敬的问了一声:“许叔好!”

    “客气了客气了!”许胜赶紧摆了摆手,招呼着牛向东和许东进去,一边走一边又说:“我也就一个小司机而已,别叔不叔的,叫我老许就好!”

    许东当然不会称他“老许”,跟着进了别墅大门,进门就是一个很大的客厅,大厅里的装饰配置都是古色古香,绝大部份都是木制品,客厅中部一轮木制楼梯旋转到二楼。

    龙秋生正背着手背朝着大门望着墙上,许东望了一眼,这大厅的两壁挂了有六七幅字画。

    一进这个客厅中,许东就极为震撼!

    因为客厅中至少有二十件以上的物件都有“宝气”,这是许东自有能看到珍宝宝气的能力以来,第一次看到有如此之多的珍宝在同一个地点!

    牛向东店子里只有三件小瓷器有淡薄的宝气,另外看到比较浓一些的也就是许东自己得到的那一串佛珠,卖了三十八万给龙老的小叶紫檀木做的佛珠。

    而此时此刻,许东看到的这些宝气几乎每一件的宝气都比他那一串佛珠的宝气浓厚!

    从这一点来估计,只怕龙老这客厅里的珍藏都要比三十八万的佛珠更珍贵,当然,如果宝物的价值如果当真是以宝气的浓厚程度来论的话,因为这也只是许东自己的估计,还不知道是不是绝对如此。

    而且更为让许东惊奇兴奋的是,这些物件所显露出的“宝气”中,除了他见过的绿色和黄色外,还有他未曾见过的紫色和红色,不知道这又是什么样的珍贵物品!

    墙上挂的字画所显露的全是许东没有见过的“红气”,看来书册字画一类的物件宝气是“红色”,楼梯口两侧各自摆放了一个比人还高的瓷瓶,这两个瓶儿的宝气则为他见过的“黄色”,不过宝气是要远比在牛向东那儿见到的三件瓷器的宝气浓厚得多。

    让许东有些惊诧的是,龙老这个客厅里摆放的一些木质家具也都是有“宝气”的物品,宝气为绿色,而且浓度比他卖给龙秋生的佛珠还浓得多。

    其中还有一件是露出“紫气”的东西,因为是唯一的,所以许东才格外注意了一下,那是摆在香案几上的一个外表全黑的碗大一般儿的“钵”,钵里盛了一半儿和香灰,还有几截没烧过的香烛。

    许东对这种家里“供神”的香案是熟悉的,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或许供奉的“神”不同,有的香案上是关公,有的是秦琼,有的是太上老君,各自不一。

    许胜又招呼着牛向东和许东:“我去准备茶水,你们坐会儿!”

    龙秋生自己依然没有转身,仍然凝神望着一幅字画出神,牛向东和许东自然也不会怪及龙秋生“失礼”,两个人悄无声息的坐到木椅中等待着。

    许胜一会儿就端了茶水过来,许东瞄了瞄别处,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只觉许胜一个大男人又开车又端茶侍水的很有些古怪,想来以龙秋生的身份和财富也不至于请不起佣人吧?

    许胜似乎猜到许东的念头,笑着低声道:“龙老喜欢安静,一个人独居在这儿,子女都没住在一起,我啊是身兼数职……”

    看着许胜泡茶滤茶的那套紫砂茶具,许东觉着好奇,连每一只细如拇指的小茶杯都透着一楼黄气。

    许胜一番泡茶的程度动作后,笑着请道:“试试看我的手艺如何?”

    许东跟着牛向东端了一只小杯子,杯子里的茶水清澈中透着幽幽的“蓝”,未送进嘴里就嗅到清悠悠的香味。

    许东的父亲也是个喜欢“饮茶”的人,所以他多少是懂一些,在这一类人中,饮茶已经不是“饮”和解渴,饮茶已经升华为一门“艺术”,也是一种“享受”,解渴是牛饮,与品茶不能相提并论。

    茶喝到嘴里,许东依稀有些相识的感觉,偏着头儿问许胜:“许叔,这是龙井吧?”

    许胜还没出声,倒是龙秋生转身过来,呵呵笑着说:“小朋友,年纪轻轻的也懂茶道?”

    许东脸一红,摇着头道:“我不懂茶,只是以前父亲在时喜欢饮茶,我喝过一些种类,这个味道跟龙井很像,也就是我的瞎说八道而已,龙老可别当真!”

    龙秋生“哈哈”一笑,“现在的年轻人都被各种各样的现代饮料塞满了嘴,没有几个愿意喝茶,品茶的艺术跟古玩一样,年轻人可没几个愿意玩‘古董’,我看你悟性不错,又有些家源,你倒是说说看,我这屋子里哪件物品最有价值?”

    牛向东望着许东微微晗,许东懂得他的意思,龙秋生话虽淡然,但这个意思无疑就是“拜师”的一个坎儿,如果他迈得过去那才入得了龙秋生的门,如果迈不过去,拜师的事自然就不消再提。

    愿不愿收他为徒,这跟龙秋生喜不喜欢他这个人毫无关系,鉴定需要的是眼力和悟性,这与一个人是否“踏实”“忠厚”是没有关系的。

    许东放下茶杯站起来四下里观看,既然龙秋生开出了入门的条件,那他也没有什么好羞涩的,要踏入这个圈子,龙秋生无疑是个很强大的“领路人”。

    要说这间客厅中的物件哪个最值钱,许东还真有些弄不清楚,因为有好几件物品的宝气浓厚相差不大,但是颜色则不相同,这就给他增加了难度,不知道宝气的颜色有什么高下区别。

    要说有些异样的,那个“钵”儿的紫气独一无二,但许东可没法确定它是不是最值钱,当然,或许在龙秋生眼中,或许在这一行中,这些东西的价值不是拿钱来衡量的,龙秋生跟他说的也是“最有价值”,而不是“最值钱”,这两个意思完全不一样!

    会不会是那外冒紫气的钵儿最有价值?

    许东看了一眼牛向东,他却是盯着之前龙秋生静观不动的那幅画,能吸引着龙秋生看得出神的物品想必也是价值不凡的。

    牛向东对古玩一类是半桶水,他的典当铺几乎全是做的电子科技产品的“回收”,赚的是一份高额的差价,对古玩的鉴定,他不敢轻易涉及,因为古玩动则就是几十过百万的金额,当中的那个风险一般人可承受不住。

    龙秋生出的“题目”,牛向东的第一感觉就是那幅画,当然他也是不敢肯定的,只是想当然。

    许东沉吟着也把目光投向了那幅画,这是一幅山水画,画风中倒不显古意,反而有些清新的现代气息,画中所露的“宝气”也比较淡,如果以宝气的淡薄而论,这幅画倒不算得太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