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 正文 第九章 一鸣惊人(下)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牛向东是个做生意极精的角色,即使他对鉴定技术是半桶水,但凭他的做生意的精明,再加上对古玩一类的典当极少,所以也没吃什么亏。

    不过要真遇上有价值的珍品,牛向东就看不出来了,所以龙秋生出的“题目”,他是猜测鉴定不出来的,只是凭相像猜测,以他的想像,自然把注意力对准了之前龙秋生注视良久的那幅画。

    许东之前压根儿就没有去细看这些物品好坏精致程度,他注意的只是这些物品所显露出来的“宝气”,待看到那幅画所露的宝气并不浓厚后,这才去仔细观察分析它的“画”。

    画的落款是“石鲁”,对这个名字,许东倒恰好知道一些,这是个近代的名画家,因为极为景仰鲁迅所以才用了“石鲁”这个名字。

    是不是这幅画最珍贵呢?许东还真不敢随便肯定,因为更不能确定这些物品的价值程度是不是宝气的浓厚程度来定的,不过在他的心里面,他倒是有些倾向于以宝气的浓厚来“排名”。

    从牛向东的表情是起不到帮助的作用,而龙秋生则不动声色的专注于饮茶,许东沉吟着,这个“题目”的答案只能是由他自己来回答决定,否则就通不过龙秋生了。

    本来是很有些紧张的,不过转念一想,之前牛向东就说过了,尽力就好,能不能得到龙老的青睐就看运气,顺其自然,这并不是他唯一的出路,想到牛向东的话,许东就平静了些,心想不用去左想右想了,按自己心里猜测的去决定就好。

    而许东的决定就是按宝气的浓厚淡薄来决定,这倒是好决定,不过还让他有些困惑的就是宝气的颜色,不知道这个有没有等级之分?

    没有经过实践,许东也不能确定,目前就只有按宝气的浓厚来猜测了,既然是以宝气来决定,他的注意力自然就落到了那个显露“紫气”的钵儿上。

    牛向东知道这是龙秋生对许东的“考验”,眼见许东不看那幅画儿却去盯着盛香灰的紫黑钵儿看,心里就有些着急,他话虽然是那么说,但心里还是想许东能得到龙秋生的言传身授,以后只要扛着“龙秋生徒弟”这个金字招牌,一生富贵就跑不了!

    紫黑香灰钵儿的紫气相当浓厚,在这些显露宝气的物品中,不分颜色只讲宝气的浓厚淡薄程度,那是以这香灰钵儿为最。

    许东沉吟着是不是就这么回答,想了想还是决定再看一看,看看这客厅中还有没有他看漏的地方和看漏的物件。

    在这个很大的客厅中,许东再仔细观察了一遍,确定是没有看漏的物品,当然,其实是没有看漏露出“宝气”的东西。

    再比对了一下他注意着的紫黑香灰钵,许东把眼光投向龙秋生,准备向他回答题目。

    但就在盯着龙秋生时,许东眼光一滞,忽然间一怔!

    客厅中虽然没有看漏有宝气的物件,但盯着龙秋生时,许东忽然现在龙秋生身上竟然露着一股子很浓厚的蓝色气雾!

    这是一种又没见过的气,之所以一开始没注意,那是因为这气雾是来自于龙秋生身上,而且龙秋生穿了一身宝蓝色的衣服,气雾跟衣服融成一色,之前没有仔细看,没有注意龙秋生本人所以才没现。

    这个蓝色气雾是什么东西出来的?不过也不可能是龙秋生本人的身体,许东盯着龙秋生细看,也顾不得是不是失礼,仔细从他身体上寻找气雾显现的位置。

    气雾是从龙秋生身体上“冒”出来的,许东很奇怪,因为他很清楚,这蓝色气雾绝无可能是龙秋生本人散出来的,可以肯定,是他身体服装下藏了什么“宝贝”!

    龙秋生见许东盯着他怔,呵呵一笑,说:“小朋友,我这一把年纪的老头子又不是个俊俏小姑娘,你盯着我看干什么?我要你看的可是这厅里最有价值的物件儿,可不是我这个糟老头子哦!”

    许东尴尬的笑了笑,有些沉吟,他也不敢就此肯定龙老头身上藏有什么宝物,但这股子气雾倒是确实比别的物品气雾更浓,而且还是第一次见的蓝色。

    是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是靠猜测?

    “管他的,赌了!”

    许东暗暗一咬牙,心想反正老天爷在他如此谷底的时候给了奇特的能力,那就用这个能力来赌一把!

    “龙老!”许东故作沉吟道,“您,身上是不是有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

    龙秋生一怔,盯着许东的眼睛有些异样,好一会儿才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几个口袋位置:“我身上的口袋里可没有放任何物品,你信不?”

    “我信!”

    许东还没说话,牛向东倒是抢着笑呵呵的说,“龙老说的话那就是金子扔在地上咚咚响的,哪个不知道您一言九鼎?”

    牛向东抢着说的这个话,许东当然明白,牛向东是在暗示他不能怀疑龙秋生说的话,他说身上没有藏物品就是肯定没有藏了。

    许东点着头说:“龙老说的话,我当然信了,不过您说的是口袋里没有任何物品,这可不代表您老身上没有,我是觉得啊,您老身上肯定有一件非常有价值的东西!”

    许东还在说的时候,牛向东就悄悄伸手去轻扯他的背襟,示意他别跟龙秋生“顶”,但许东此时已经没有“退路”了。

    龙秋生略微怔了一下,又低头在自己身上看了看,然后又盯着许东摇头不解的问他:“小朋友,我很奇怪了,明明让你在这厅里找出最有价值的物品吧,你却硬盯着我,我身上能有什么非常有价值的东西?这件衫吗?”

    瞧着龙秋生说话似笑非笑的样子,许东心里反而落定了,龙秋生身上肯定是有“猫腻”了,他这个表情就是“默认”的意思。

    只不过龙秋生奇怪的可能是他怎么看出来的,应该是从表面是看不到什么异常,而他自然也是不会把自己能看到“宝气”的秘密说出来,所以跟龙秋生这个老江湖高手说话还得多注意一些。

    沉吟了片刻,许东微笑道:“龙老,话说珠光宝气的,您老虽然遮得严实,但衣不掩瑜,好的面相师能察言观色来‘算卜’,好的鉴定师我相信也是能明察秋毫的,当然我不是王婆卖瓜了,只是打个比仿,这个客厅里宝贝多得很,但我相信最有价值的东西肯定在龙老身上!”

    牛向东还以为许东是“拍马屁”,看不出来这厅里最有价值的是哪件,然后说龙秋生本人才是“宝”的意思,心想这马屁多半拍在马脚上了,龙秋生可不是个受“拍”的人,拜师的事情多半就黄了,他也只能在旁边干笑着陪。

    但龙秋生却是脸色变得讶异怔,盯着许东看的时候像看怪物,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但他又没说话,却是解着身上衣衫的衣扣。

    牛向东自然也看不明白龙秋生要干什么,或者他在表露着喜怒哀乐。

    龙秋生把衣扣解开,然后脱下了外套,外套下在瞬间就金光闪闪!

    “这……这是什么?”牛向东有些眼花,惊讶着凑上前仔细盯看着,脱了外套的龙秋生身上又是金光又是玉亮,就像是披了金玉织成的“鳞片”衣裳。

    许东也有些吃惊,龙秋生身上是肯定藏了一件极其珍贵的物品,但他也没料到会是这么个东西,怔了片刻后诧道:“龙老,这……是金缕玉衣?”

    龙秋生虽然惊奇许东的眼力,但对他的猜测倒是笑着摇头:“严格的说,这不是你说的‘金缕玉衣’,而且金缕玉衣是古时皇亲贵族死后才穿的护尸物品,古人相信玉能寒尸,千年不腐,我这个大活人儿可不会去穿那个啊……”

    许东脸一红,吃吃不好意思,虽然看到“宝气”肯定龙秋生身上有秘密,但当真看到他身上的东西后,顿时就把自己“底子”里的浅薄抖了个精光出来!

    眼力,鉴定,经验,这些都是学问,只有学问真正高深的人才有那样的能力,而他只不过是靠奇特能力在“作弊”而已。

    但是龙秋生并没有太注意许东的表情,他是惊诧于许东的“眼力见识”,慧眼识珠的高人不是没有,但如果隔了衣衫布料的遮盖还能看出来异样,这倒真是有些眼力了。

    “这叫‘金蚕玉衣’!”

    隔了一阵龙秋生才又说道:“与你说的‘金缕玉衣’有很大区别,我这一身来自于江南织家何氏世传珍宝,是用金蚕丝加以柔化的金丝,心口还用了一块极品级的玉石,据说是能防水火刀枪,有滋体养生的功效,当然,是否真有那个功效,我也只是一知半解,毕竟传说的故事被神化了,但就凭柔金丝和护心玉石,再加上巧夺天工的织技,就凭这个也让这件金丝玉衣价值连城了!”

    龙秋生一边说一边叹:“不过这东西也不是我的,是一个朋友存放在我这儿送人的,等一阵子它就成为别人的物品了!”

    许东吐了吐舌头笑问:“龙老,这东西怕是值不少钱吧,说送人就送人了?”

    龙秋生笑着摇了摇头:“这是人家儿女亲家的事情,送给未来儿媳妇的,等儿媳妇嫁过来,这东西不就又回来了?”

    许东头有些打结,还没想明白,龙秋生哈哈一笑,摆了摆手道:“小朋友,小牛,跟我去赴个晏吧!”

    牛向东摸了摸头,瞄了瞄许东,沉吟着问:“龙老,这……许东拜师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