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十一章 自卑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许东回过头来看了看前排开车的牛向东,他一副笑脸却又不作声的开着车,这时候许东才想到,从头到尾龙老都没有说要去的地方是哪儿,牛叔也知道是去哪里?

    最终的目的地到了,是铜城大酒店。

    许东当然知道这个地方,这几乎是铜城最有名气的所在,在铜城,四星级五星级的酒店也有十几间,但名气最大的还是代表铜城象征的“铜城大酒店”。

    铜城的巨富和官家举行宴礼婚庆都只会选在铜城大酒店,似乎只有在那儿才能代表他们的身份地位。

    而今天则更显不同,牛向东把车开到铜城大酒店前的入口处,入口处就有四名身穿制服的保安拦车一一检查。

    许东听到其中一个保安对正拦下来的一辆宝马x5车主说:“不好意思先生,今天铜城大酒店被天元牟总包场了,不对外迎客,请到别家酒店!”

    许东心里头一怔,头先龙老嘀咕的时候听他话里说了“牟家”这两个字,他那时当然不知道是哪个“牟家”了,但现在听保安提到“天元牟总”这四个字,他倒是想起来了,在铜城,无论是大街小巷,又或者是电视台,几乎处处可见天元公司的广告,尤其是南面新城区的天元大厦更是铜城的地标性建筑,高一百零八层,是铜城最高的建筑,也是天元公司的大本营。

    天元公司的业务很广,也几乎涵盖了所有能赚钱的大项目,比如房产基建,电子科技,生物化学,金融饮食,铜城人无论大小都知道铜城最有钱的人是“牟观景”。

    许东在电视上见到过牟观景,四十来岁的样子,听龙老说是来参加“牟老”寿宴,按他的年龄身份,估计不会是牟观景本人,很有可能是他的父辈。

    牟观景虽然财雄势大,但毕竟年纪并不算老,搞大场面的寿宴显然还是不合适的。

    后几辆车都是来祝寿的客人,保安登记过后放了进去,轮到牛向东时,保安又拦了下来。

    牛向东正要解释,龙秋生在后面降下了车窗玻璃,沉声道:“是我,龙秋生!”

    那保安一愣,看到车后面坐着的龙秋生,脸色一变,随即就堆着笑脸放行:“哦……是龙老啊,赶紧赶紧……”

    主人家有些什么客人,基本上是跟负责保安这一块的人交待过,而铜城官商中,这些保安也基本上是认识的,龙秋生跟主人家是什么关系,这些保安清楚得很!

    地下车库的入口处也摆放了一张“车位已满”的牌子,今天只招呼来祝寿的客人。

    进去的车辆跟流水一样,牛向东在地下车库里寻了个位置,把车停好,许东跟龙秋生一左一右的开了车门下车,钻出来就看到车库里到处都是车辆,很多人看到龙秋生时都面带笑容问候,牛向东此时就退在了龙秋生后面。

    龙秋生对众人的问候也只是略一点头算是回应,而那些人几乎都很好奇的盯着龙秋生手挽着的许东,对这个年轻人都很陌生,不知道他是龙秋生的什么人,印象中似乎都没看到过龙家后辈中有这么个年轻人。

    不过谁都明白,能得龙老拉手示意“关系”的人,那绝对也是“大有来头”,只是很奇怪,龙秋生性格古怪,从没见过他在哪一次的公开场合中带上他家的后生晚辈!

    电梯可以乘坐十二个人,要上去的人也很多,不过没有哪一个抢着往里面挤,都在等龙秋生进去。

    龙秋生点了点头,携了许东走进去,牛向东自然毫不客气的跟在后面,然后那些人倒是有点争先恐后的往里挤了,谁都想跟龙秋生同乘同处一会儿,说不定龙秋生就说几句关于“内幕”的话来,他的话几乎就是给人送“钱”了!

    电梯只能乘坐十二个人,又不敢挤着龙秋生,所以比平常的乘坐人数还要少一些,挤不到的人只能乘下一趟了。

    不过就算跟龙秋生乘了同一趟电梯的人还是失望了,龙秋生表情严肃,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无论在入电梯前还是电梯中,他拉着那个年轻人的手都没有松开!

    这也让那些人更为好奇,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到底是谁?

    许东空着的一只手将装了金蚕玉衣的黄花梨木盒子挟在腋下,面对这些人的目盯猜测,他倒是不去理会。

    而今天许东身上穿的衣服还极为“朴素”,一件洗得有些白的旧外套,下身是破了一个洞的牛仔裤,脚上也是一双很干净但很旧的球鞋,牛仔裤上的破洞可不是原装设计的流行元素破洞,而是穿旧洗烂的破洞,从上到下无论怎么看,都给人一种“家境贫穷”的味道。

    不过因为龙秋生的拉携,即使许东穿得再“朴素”,那也没人敢小看许东,估计要不是龙秋生的嫡亲晚辈,那就是跟龙家有极深渊源关系的世家子弟!

    电梯从地下负二层的车库上到楼上三楼,三楼是酒店的会所,餐饮和大型聚会都是这一层。

    龙秋生来了的事肯定有人马上报上去了,电梯门一开,外边的走道上站满了来迎接的人,在最前面的也是个身着长富贵长衫的老年人,身材高大,红光满面的,看到龙秋生就笑呵呵的迎上前来搂了一把,呵呵笑道:“老龙,打你上个月去美国后就一直没见过了,一天不跟你吵吵嘴,活动活动,我就浑身不自在,嗯,乔老大还是回来不了,给过我电话了,唉,我有二十三……不不,有二十四年没见过乔老大了吧?”

    “我跟你一样!”

    龙秋生也叹了一声,说:“我这次去美国也没见到乔大,只见着了他儿子初生,当年的鲁莽小子现在成了叱咤风云的富豪,初生的一双儿女我也见到了,儿子女儿都是人中龙凤,俊俏多才,对我也是彬彬有礼的,别看他们多年生活在国外,但家规习性却跟以前一样,仍然是乔老大掌舵的一言堂,当年他跟二哥你定下的后辈婚约仍然记挂在心,乔初生儿子乔家俊虽然二十九了也还未婚,在等着这个约定!”

    那老头也是一阵唏嘘,叹道:“老三,不提当年我们三兄弟比亲兄弟还亲的情谊,就冲我牟远山这三个字,那也是掷地有声,一言九鼎,这婚约是不容有变,老大当年出走的时候,初生的儿子家俊五岁,而我家观景的女儿才刚出生,都二十四年了,一晃眼我们都老了……”

    龙秋生也是唏嘘一声,跟着又把许东手上那个黄花梨木盒子拿了递给牟远山:“二哥,这是乔老大家给思晴丫头的礼物……呵呵,算起来应该是给你的礼物吧,金蚕玉衣!”

    “金蚕玉衣?”

    听到龙秋生的话,牟远山也不禁动容,低头把黄花梨木盒盖子揭开,瞧着金光闪动的金蚕丝玉衣,轻轻用手触摸了一下,似乎沉思良久,半晌才说:“这东西,我有三十年没看到了吧?”

    龙秋生摇摇头:“二哥,当年的事还去想他干什么?今天是你的寿宴,又是你家丫头跟乔老大孙子家俊订亲的好日子,这是双喜临门,应该高兴,来来来,喝酒去!”

    “对对对,是喜事,是喜事,喝酒去!”牟远山把盒子盖好,侧身把盒子就往一个年轻女孩手中塞去。

    许东一见这个女孩就不禁浑身一颤,这女孩亭亭玉立,眉目如画,竟然是他的同学,更是他暗恋的梦中情人牟思怡!

    这个陡然的见面让许东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是心慌意乱!

    牟思怡却似是并不高兴,抱着木盒子一声不吭,虽然明艳照人,但脸色冷淡,而且看起来让许东也觉得有些异样,似乎比以前的牟思怡要“成熟”很多。

    龙秋生和牟远山肩并肩的往大厅里去,牟思怡默不作声的抱着木盒子跟在后面,许东犹豫了一下也跟在了后面,其他人则蔟拥在后面跟着。

    看着牟思怡那明艳动人却又冷若冰霜的脸蛋,许东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凑近了些低声说道:“牟……思怡,你……你怎么在这儿?”

    好不容易才说出来的话,许东一说出口又觉得自己问得很“傻”,牟思怡在这儿,又是跟牟远山在一起,那显然就是龙老口中他“牟二哥”牟远山的孙女,铜城富牟观景的女儿!

    只不过跟牟思怡同学几年,许东都不知道牟思怡居然是牟观景的女儿!

    牟思怡在学校几乎没交什么朋友,也没有什么消息新闻露出来,在学校里,关于牟思怡的话题始终只有几个:“漂亮”,“神秘”,“冷淡”!

    学校里的师生都只知道牟思怡家很富有,但却真没有人知道她父亲就是牟观景这个大人物!

    牟思怡斜睨了许东一眼,冷冷道:“我在不在这儿关你什么事?我又不认识你!”

    没来由的,许东心里一痛!

    牟思怡这个话很刺人,就算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吧,问候一声也不至于说这种话吧?

    说这样的话,那只能说明牟思怡压根儿就把他这个人放在眼里过,这样明显的“渺视”让许东又深深的自卑起来,原本他和牟思怡就不是同一个世界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