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 正文 第十三章 火眼金睛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牟观唐是牟远山的亲侄子,牟思晴的小叔,为什么金蚕玉衣的宝气会出现在他的身上?

    许东原本以为是小偷偷了金蚕玉衣,但见到蓝色宝气出现在牟观唐身上,心里又猜测着是不是他们自家人的安排?

    许东有些警惕的心也放松了些,毕竟是牟家自家人的事,或许是人家因为这东西太珍贵所以才要隐秘的收藏起来呢,他又何必去替人多这个心?

    吃得也够多了,又觉得这大厅里实在是很吵,不如到大厅前边的大露台上去透透风,外边人少。

    绝大部份人都在大厅里闲聊吃喝,大厅外边有一个过五百平方的大露台,绿化设施搞得很好,红花绿叶,好一个空中花园!

    空气中混合着花卉和枝叶的味道,让人感觉很清新,许东深深吸了几口气,四下里瞧了瞧,红花绿叶间,只有稀稀疏疏的几个人,旁边不远处有一个男子在抽烟,许东索性往另一边远远走了过去,他又不抽烟,嗅着烟味儿感觉不舒服。

    看到前边有一蓬长得很惹人爱的剑兰,剑兰前边还有一张条形露天椅,许东想也不想的就走了过去,在这儿坐着休息倒是舒服,龙老这会儿肯定是没有闲工夫来管他,大厅里太吵人,反正自己已经吃饱喝足,不如就在这儿等他们应酬完再进去。

    转过去刚坐在露天条椅上,许东就瞄到隔几米处的两蓬比人还高的花草后的一个秋千型吊椅上坐了一个正微微荡着的女子,秀眉微皱,眉目如画,竟然是牟思晴!

    看到这个美如仙子却又冷如冰霜的女子,许东心里自然而然的升起一股不愿挨近的感觉,皱了皱眉,当即又站起身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过去,离她越远越好!

    “站住!”

    牟思晴忽然叫了一声。

    许东停下来回头瞧着牟思晴,半晌才冒了三个字出来:“干什么?”

    牟思晴沉吟着说:“先前听你叫我思怡,知道你是把我当成了我妹妹牟思怡,我是她的姐姐牟思晴,嗯,你是龙老的什么人?”

    许东迟疑了一下才回答:“我认识龙老也才几天时间。”

    “才几天时间?”牟思晴大感奇怪,“怎么可能?看龙老对你就很不一般,据我所知他是从不带后生晚辈出面的,你是第一个,如果你跟龙老认识都才几天,他怎么会带你来参加我爷爷的寿辰?”

    牟思晴这时的语气比之前“温柔”多了,许东自然还得回答:“那我就不知道了!”

    牟思晴眼神猜测,但她又感觉许东不像在说谎,沉吟一阵又问道:“对了,你怎么会认识我妹妹思怡的?”

    许东点点头回答:“我跟牟思怡是同班同学。”

    “同学?”牟思晴更觉奇怪了,诧然问道:“你跟思怡是同学?今天不是礼拜三吗?思怡都没让请假来参加寿礼,你怎么没在学校上课?”

    许东摊摊手淡淡道:“我已经退学了!”

    “退学?为什么退学?”牟思晴很是吃惊,高三不是学业最重要的时期吗,他怎么就退学了?

    不过这个问题,许东就不想回答了,摊摊手示意了一下,说:“我到那边去了!”

    牟思晴很感无趣,哼了哼:“你……我又不是老虎,你怎么老是想走开?”

    许东咬了一下唇,又摊了摊手:“我知道你是警察,但我可不是犯人,就算是警察也没权要不违纪犯法的老百姓回答你的问话吧?”

    牟思晴顿时一梗,柳眉一竖,很有些想动手揍人的冲动,不过刚好在这个坎儿上,裤兜里的手机响了。

    牟思晴瞪了许东一眼,然后才悻悻的摸出手机来看,瞄了一眼手机来电显示,按了一下接听键就触到耳边说话:“小叔,什么事情?”

    牟思晴原本很正常的表情,问了这句话后似乎是听到对方讲了什么话后忽然变得惊讶起来,诧然大声道:“什么?金蚕玉衣不见了?你……小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许东听到牟思晴的话后也是一怔,听牟思晴接的电话,明明就是她小叔“牟观唐”打过来的,蓝色宝气出现在他身上,金蚕玉衣明明就在他身上,为什么跟牟思晴说金蚕玉衣不见了?

    难道牟思晴和她爷爷并不知情?这真是一场盗窃?

    如果真是盗窃的话,那牟观唐显然就是内贼,跟外人里应外合,至于是什么原因,许东也不想去猜测,肯定是有什么原因吧,再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事也是屡见不鲜,而金蚕玉衣又是千金难买的奇异珍宝,牟观唐起了贪心也不奇怪。

    不过既然是盗窃,许东就想着这事儿要不要跟龙老和牛向东说,他对牟家人没什么好感,但龙老和牛向东却是对他有恩的人,如果是他们有心要出力的话,他就得帮龙老和牛向东,虽然没有亲眼目睹盗窍的现场,但他知道金蚕玉衣此刻就在牟观唐身上,这是最好的证据。

    牟思晴到底是个警察,职业习惯让她马上把注意力就集中到了那件事情上,不再理会许东,转身就往大厅方向过去,一边走一边继续讲电话。

    这电话是牟观唐打过来的,自然是贼喊捉贼了,许东尾随着牟思晴进大厅,牟思晴进了大厅后就加快了步子,急急的往放礼品的房间走去。

    礼品间原本是一间更衣室,只有一个进出口,四十几个平方,没有什么遮挡,此时房间里有七八个人,许东跟着牟思晴进去,看到这里面除了龙秋生,牟远山,牛向东这三个他认识的人外,还有牟思晴的父亲牟观景和牟观唐,另外还有三个不认识的男子。

    牟思晴一进去就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中一个许东不认识的男子就哭丧着脸对牟思晴说:“思晴,我守着礼品间一步都没有走开过,刚才不是急吗,就离开了一会儿上个厕所,走的时候我还锁好了门的,就那么一会儿工夫,我回来开门进去就现装了金蚕玉衣的木盒子是开着的,里面空了没有东西……”

    牟思晴马上就去门口检查了一下门锁,稍一检查她就现锁是被撬过的,不过这个撬锁的绝对是个高手,门锁并没有坏,锁也只有些微的痕迹,如果不是她那种专业眼光也绝对是看不出来的!

    “锁是被撬过的,应该是个惯偷,叫酒店保安处把这个位置的摄像记录调出来给我!”牟思晴马上吩咐酒店经理。

    酒店餐饮部的经理是个三十岁左右的漂亮女子,年纪虽然有些大了,但模样儿却很是俏丽,看样子也的确有些能力,此刻的脸色还比较沉着,听了牟思晴的吩咐后当即取下对讲机联络保安部把这个位置的摄像记录调出来。

    对讲机里的语音很清楚,而且声音比较响,礼品间里的所有人都听清楚了对讲机里回答的声音:“礼品间的摄像头出问题了,前一个小时到现在的影像都没有!”

    牟思晴一怔,眼神在瞬间就变得凌厉起来!

    如果摄像头的坏头只是巧合也就罢了,但坏的时间这么凑巧,会不会这本身就是早就设计好的?

    如果是设计好的,那这事就复杂了,能提前设计好路子并实施的,那就肯定不是“小毛贼”的问题了!

    牟远山沉着脸很不高兴,今天是他的七十五岁寿辰,又是他结拜大哥的孙子跟他孙女思晴的“婚约”确定日,在这个大日子中,破坏了寿辰进行,更是连婚约的聘礼金蚕玉衣都被盗走了,这让他还怎么高兴得起来?

    “观景,跟市局的陈局长打电话通个信,就是把铜城翻个底朝天也要把金蚕玉衣给我找出来,也一定要把这个贼给我找到!”

    牟远山脸沉如水的吩咐儿子,牟观景脸色自然也不好看,掏了手机就拨打。

    许东偷偷瞄着牟观唐,这人脸上没有半分儿的多余表情,但看他如此冷静沉着,想来心里头是没什么紧张和害怕。

    许东这时候也才慢慢想到,牟观唐里应外合盗了金蚕玉衣果然不是直肠直脑的行为,盗窃的是个专业的高手,到手后又没有直接离开,这样就不会在其他位置的摄像头下留破绽,然后又在洗手间里把东西转移到牟观唐身上,而牟观唐又绝对不会被“怀疑”,更不会被脱衣检查,所以金蚕玉衣在他身上是安全的。

    再加上礼品间那儿提前被破坏的摄像头,这整件事就是个事前周密计划的行动,滴水不漏!

    如果不是许东有特殊的能力,能看到金蚕玉衣冒出来的无形宝气,这个行动简直就是天衣无缝!

    龙秋生也是皱着眉头安慰着牟远山:“二哥,你也别急,事情总会弄清楚的!”

    看到龙秋生着急,许东心里琢磨了一下,然后才走到龙秋生身边低声道:“龙老,我……我有话跟您说,我可能……可能知道是谁拿走了金蚕玉衣……”

    “你知道是谁偷了金蚕玉衣?”

    许东这话说得虽然很小声,但就在龙秋生旁边的牟思晴却听到了,没等龙秋生说话,她一把抓着许东就大声问了起来:“是谁?是哪个人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