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 正文 第十六章 电话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牟思晴沉吟着,面前这个略显羞涩的大男孩文静而又深沉,一身已经洗得白而开始破损的衣服并不损他身上那种莫明的气质。

    从这方方面面,牟思晴就估计到,这个大男孩自尊心很强,而且对她妹妹应该还是一种“单恋”,对自尊心强的人,她倒是不想再去“扯”那个话题。

    隔了一会儿,牟思晴才伸出白白的小手儿说:“好吧,今天算你已经回答了我的问题,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以后我有空再找你!”

    “没有!”许东松了一口气,直截了当的就摊手回答,“我没有手机!”

    牟思晴禁不住又好气又好笑,现在好多小学生都有手机了,更别说像许东这么大的高中生,不过看他的表情又的确不像是说谎,再想想他那一身洗得白的衣服,看来他可能真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过能得龙老青睐的后生晚辈又怎么可能落魄到如此地步?

    这事等有空的时候去问一下龙老,现在还有别的事要处理!

    牟思晴马上又问许东:“还有个人不能放过,你跟我说说看,跟我小叔合谋的那个同伙是谁?”

    “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蓝色西服套装,扎一条黑色星点的领带……”许东点点头,把那个人的外貌形状仔细的说了出来,牟远山和牟观景不会拿牟观唐怎么样,但这个同伙就免不了吃一番苦头了!

    牟思晴问清楚那人的情况后当即开门出去,许东喘着气站起身来,这一阵子着实紧张得很,牟思晴这个母老虎还真是惹不得惹不起,以后看到她就绕开路走好了!

    在门口瞧了瞧热闹非凡的大厅中,牟思晴早叫了两个穿便服的男子将牟观唐的那个同伙逮了押出去送到片区派出所。

    许东又瞧见在角落处的一张台子边,牟观唐颓废的坐着独自喝酒,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他仿佛就已经老了十几二十岁!

    虽然牟远山和牟观景不会将他送到公安局处置,只因为他姓“牟”,但这件事一暴露,毫无疑问他在牟家这个家族中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牟远山这个家主会完全放弃他,这是比把他送到公安局处置都还要令他难受的结局,也几乎可以这么说,如同官场上的人员一样,牟观唐的前途已经就此殒落!

    不过借酒消愁只有更愁的,牟观唐很快就醉了,又哭又笑的自言自语,完全没注意到许东,事情败露后他压根儿就没再注意这个“小角色”了。

    看看龙秋生和牛向东,两个人在牟远山那一桌,杯来盏去的,现在已经有六七分醉了,迟早都得抬着回去,龙老原本是要带他练一练经验,显一显他的能力,但谁知道出了牟观唐这个意外的事情,计划不如变化!

    这时候,大厅里宾客如云,酒池肉林一般,龙秋生跟牟远山一起被“敬”得老脸火红,有**分的醉意了。

    牟观景站起身向众人一举杯道:“各位,感谢各位今天光临我父亲七十五岁寿诞宴会,我牟观景谢谢众位,另外,我父亲年事高了,喝酒的话只能尽个兴,聊表意思,我现在就代我父亲向众位回敬一杯,请众位就不要再向我父亲敬酒,一切都在这一杯中,我先干为尽!”

    牟观景说完就仰脖子一饮而尽,把空杯子往下一扣,“啪”的一声扣在了桌子上,一挥手叫来服务生:“倒酒,今天我父亲是不能饮太多,不过我牟观景可是要陪众位来个不醉不休啊!”

    牟氏家族中,牟远山是绝对的家主领袖,不过这近十几年来他已经逐渐退居二线,把手中的权力放手给了儿子牟观景,加上牟观景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能力,牟远山基本上是没有再插手管过生意上的事,所以在外人看来,牟观景的影响力和威严要远大于牟远山。

    当然,与牟家关系密切的人,又或者老一辈的风云人物都知道牟远山才是牟家真正的家主。

    不过牟观景这十几年来的构筑已经是很牢固了,铜城富的名声,他一句话,或者一笔投资,那是令市里头的高官头头们都会追逐不已,说牟观景跺一跺脚,铜城就会地震的话也毫不令人意外!

    今天来的宾客们能跟牟观景在一席的除了市里的那几个头头,以及铜城另外几个大商贾外,其他人都是没资格跟他在同一席的,牟观景一句话,几乎令整个大厅的宾客们都站起身来跟他同饮。

    龙秋生跟牟远山还是年纪大了,而酒宴上的酒又尽是后劲足的名酒,饮了这一阵酒劲一上来就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而牛向东的酒量还是比较大的,但也有六七分程度了,见许东过来了,呵呵笑着直是招手:“许东,来来来,喝酒喝酒!”

    许东凑近了苦笑着低声说:“牛叔,我就不喝了,你看你和龙老都醉了,我要是跟着喝醉了怎么把你们弄回去啊?”

    牛向东一怔,跟着摇着头笑道:“管他的,自然有人会管,我们都是几十岁的老爷们了,再不成也不会被娘们儿拖回去使用吧?”

    “呃……”

    许东脸又红了,他到底还是一个未经历这种话题的少年人,虽然有着同龄人无法相比的成熟和沧桑,但男女间的成人话题儿听到耳中还是会脸红,会羞涩!

    事实上许东也的确担心过余了,别的那些无关紧要的客人倒无所谓,但像龙秋生这种身份的人,牟观景早有安排,酒店方面有专人来侍候喝醉酒的客人,也不用送回家去,直接在楼上开房间送上去歇息。

    酒店楼上的房间也几乎都被牟观景包了下来,挨个进去就是,许东把醉得不醒人事的龙秋生和牛向东送到房间里,把两个人分别脱了外套鞋子摆到床上,再盖了薄被,把空调温度调好,这才到自己的房间里。

    酒店房间里各种设施都很齐全,许东洗了一个澡后躺到床上,床很软很舒适,不过感觉始终都不及牛向东当铺里的那间房,牛向东当铺里的那间卧室自然没有酒店房间好,但那儿给了许东一种说不出的“温暖”,俗话说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的狗窝,酒店房间再好,那也不是自己的家!

    这几天对许东来说,简直过得天翻地覆,尝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后又步入康庄大道,虽然自己现在身上的口袋里依然只有几百块钱,但他的未来已经是金光闪闪了!

    墙上的液晶电视开着,里面正播着娱乐节目,许东盯着电视脑子里却没留下半点画面,正沉思中,旁边床头柜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许东愣了一下才拿起话筒接听:“喂,你好,找哪位?”

    话筒里传来一个娇滴滴软绵绵的女子声音:“先生,要特殊服务吗?”

    “特殊服务?”许东没明白什么才是特殊服务,迟疑了一下才问对方:“是送宵夜的吗?我不吃了,没饿!”

    已经快半夜了,多半是酒店餐饮打电话问要不要餐食的,虽然酒店房间是牟家包下来的,但可没说餐饮也包,在这种五星级酒店里吃喝可不便宜,他口袋里就剩几百块钱,那是不够看的,再说就算有钱他也不想在这个上面花费,要吃的话他不如去外面的那些小餐店里吃,十几块钱就够他吃饱了,要是在酒店里,只怕花几百块钱还吃不出什么味道!

    电话里头的女子也一下没懂许东的话意,还以为他在说笑,停了停才问道:“什么宵夜不宵夜的,我问你要不要小姐,你装什么蒜?”

    许东呆了呆:“小姐?我要小姐干什么?这被子毛巾都是干净的,不需要换过吧?”

    “你……”

    对方是真的被许东气晕了,喘了几口气才恼道:“你这小子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我问你要不要小姐,你一下说送宵夜,一下又说换毛巾被子,你到底什么意思?”

    许东还真是有些糊涂了,诧道:“酒店小姐不是换毛巾被子或者送餐饮的吗?”

    “嘿嘿嘿……”对方也忍不住了,恼道:“就没见过你这么笨这么土的人,连小姐的意思都不懂?那我就跟你说个明白,你要不要陪你睡觉的,漂亮的……”

    “哦……”许东这才恍然大悟,瞬间脸红,虽然对方看不见他的脸,但许东依旧脸红得紫,好半天都嗯不出话来!

    毕竟在学校还是太单纯了,加上他平时还相当自我封闭,在学校也没交什么朋友,刚才电话里那个女子说的话意他半天没弄明白,当真说穿了他还是懂的。

    吞吞吐吐一阵,许东还是赶紧儿拒绝了:“不……不……不不要,我不要这个!”

    似乎是那话筒长了刺儿一般,许东“啪”的一声就扔下了,然后缩得远远的,要是电话再响的话,他是死也不会再接了。

    没过一会儿,房间门上响了几下敲门声,许东脸还着烫,一边起身一边问:“谁啊?”

    房间门打开,门口的人一张俏脸似笑非笑,居然是牟思晴!

    “是……你?”许东呆了呆,诧道,“你……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

    牟思晴瞄着许东,嘴角微翘,很古怪的表情。

    许东忽然间心里一动,又想起电话里的声音似乎有些耳熟,停了停才又问她:“刚才……是不是你打电话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