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十七章 专家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牟思晴终于忍不住“噗哧”笑了一声,说:“算你小子老实,要是你真要了,看我不来抓你的现形!”

    许东惊得背上寒毛竖起来,原来那个电话还真是牟思晴打的,难怪觉得那女的怪腔怪调的,幸好自己年纪小,经验少,不喜欢这个调调儿,要是忍不住诱惑叫了,这个母老虎纯粹就是在搞“钓鱼执法”,要是被她抓到证据,自己还不得更有苦头吃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警察为什么就盯上他了?自己又没得罪她,而且认识也才刚刚半天而已,再说自己也算于她们牟家有恩吧?白天寿宴上还帮她们把金蚕玉衣找回来了,为什么她还要来找自己麻烦?

    好在自己是真的不懂“小姐”,要不然随便开个玩笑兴许就惹祸事了,因为牟思晴是故意“设套”的,如果自己懂这个意思的话,就算没有心思干这事,但他也保不准自己会不会随口开个玩笑!

    牟思晴见许东警惕的表情,淡淡道:“你还堵着门口干什么?怕我进去吃了你?还是你房间里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那……那你进来!”

    许东顿时给牟思晴激得狼狈不堪,赶紧让开了身子让牟思晴进去,她明明知道房间里没什么,但自己要不“配合”她一点,指不定她还要泼多少脏水在自己身上!

    牟思晴进去后自然不会去洗手间柜子里等等地方搜寻查找,进去后往床边上一坐,然后表情一肃,正正经经的对许东说道:“赶紧换好衣服跟我出去!”

    许东呆了呆,他洗了澡要休息了,本就不想跟牟思晴有什么交织来往,但她又找上门来,这么晚了要自己跟她出去干什么?

    稍一沉吟,许东就摇头拒绝了:“那不行,龙老跟牛叔都喝醉了,我得留在酒店里照顾他们,你这么晚了还要干什么?”

    在许东看来,他还真是估计不到牟思晴要干什么,不过无论如何,他也敢肯定牟思晴可不是对他好感,硬要请她出去吃饭享乐,又或者是牟思晴看上他了来邀他去看看电影逛逛马路,寻思一阵,还真是猜不到这母老虎有什么用意。

    牟思晴脸色微微一沉,哼道:“哼哼,我给了你一次机会,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是出去还是不出去?”

    许东心一横,说:“不出去!”

    自己又没犯法惹事,用不着怕她!

    不过许东瞧着牟思晴脸色冰沉的样儿,忽然间心里一颤:她会不会又来一出冤枉自己“非礼”她的戏?

    许东这个猜测还真是猜错了,牟思晴没有再上演那一幕,手在腰后的衣襟上摸出一副明晃晃的手铐来,“咔嚓”一下就把他一双手给锁起来了!

    从小到大,许东自父母死后虽然受了不少的磨难,但却从没有被警察用手铐铐过,磨难只是在姨父母家中受过,被当成犯人一样给铐起来,这还真是破天荒头一遭!

    “你……你……你又要冤枉我什么?”许东还真有些心慌,之前牟思晴威胁他说“非礼”,但那还只是口头上说说,他服了“软”后牟思晴也没再继续,哪像现在一句话不好就动了硬,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牟思晴现在黑着脸直接锁了他,会不会是还要搞些什么“拍照”的证据然后弄他到局子里屈打成招?

    照理说牟思晴整他这么个小人物能有什么好处?任何事情都会有“利害关系”,但想来想去,他应该还达不到对牟思晴有影响的程度吧?

    牟思晴顺手把许东扔在单人沙上的衣服外套拿起来盖在许东铐了的手腕上,说:“老老实实跟我下去还不丢面子,如果你想搞三搞四,那我可就不保证你还有没有面子了!”

    许东虽然不情不愿,但也只能悻悻的跟她出去,不过心里仍然没有底,这个不按规矩出牌办事的女警察,天知道她把自己弄出去是要干什么?

    乘电梯下楼,一直到酒店外面,许东还真没敢动心思儿逃跑,毕竟手上铐了明晃晃的铐子,他又不是什么专业开锁匠,开不了铐子,即使逃出牟思晴的手掌心,只怕也会被见到的人举报,到那时,他就真是掉进茅坑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出了酒店后,牟思晴径直走向停在路边的一辆黑色的科帕奇,许东到近前后看到挡风玻璃的雨刷下夹了一张罚款单,牟思晴瞄了瞄后毫不理会,拉开了车门对许东说:“上车!”

    虽然已经快半夜了,但路上还是有不少行人来往,铜城是个中等城市,人口过百万,夜夜笙歌的富翁闲人很多,热闹得很。

    许东见到这么多行人,心一横,忽然豁出去了,在车门边耍了横:“不上,你想怎么冤枉我都随你的便,要不你就给我一枪吧!”

    牟思晴陡然见到许东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儿,愣了愣后,忍不住又好气又好笑,伸脚尖在许东脚弯脚肘的要害处踢了一下,许东“啊哟”一声,腿一弯,给牟思晴在背后一推,一下子就给推进了车里面。

    牟思晴“啪”的一声把车门关上了,然后从车头上绕过去,从另一边上了车,扭动钥匙点火启动,开了车后才哼了一声说:“我看你就是欠k,不动硬就不服是不是?”

    许东一声不吭,牟思晴这会儿显得泼辣硬朗,他倒是放心了些,要是像之前闹“非礼”什么的闹剧,丢脸又丢人啊,只是仍然是心里没底,也不知道大半夜把他架出来到底要干什么事!

    牟思晴开车的时候倒是专心致致,别看她外形娇俏,但开着这辆身躯颇为庞大的科帕奇丝毫不显笨拙,在车流中穿梭如飞,许东忍不住一双手抓着头上边的把手,努力让左右摆动的身体稳定住。

    牟思晴可不管许东坐不坐得稳,很狂野的开着车,大约十几分钟后就到了目的地,把车一停,取了车钥匙打开车门跳下去后就说道:“到了,下车!”

    许东喘着气打开车门下了车,却是头晕目眩的差点一跤摔倒!

    “别像个娘们好不好?难道你还晕车不成?”牟思晴大大咧咧的讥讽着许东,一边又催着他赶紧走。

    许东还真有些晕眩,定了一下神才慢慢好了,抬头看了看这个地方,广场一样的停车坪上停了无数的车,大半是警用车辆,前边二十米远的大楼大门上有几个很闪亮的金色大字:“铜城市公安局”!

    许东心里一惊:“到公安局了?”

    不过跟着心里又一喜,到了公安局了,想必牟思晴肯定不敢再随便滥用权力了吧,正好可以找个机会向她的上司投诉她。

    不过牟思晴是个暴力女,在没把握的时候就不要去惹她,否则只有让自己吃更多的苦头!

    到牟思晴的“大本营”来了,牟思晴更是毫不在意掩饰许东手腕上的手铐,直是催着许东进去。

    很多出来的穿制服的警察都跟牟思晴打招呼,也没有人去注意许东,在这儿,戴手铐的人被押着进出,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跟牟思晴打招呼,那主要是因为牟思晴太美丽,美丽的女人通常都是众星捧月一般。

    在大楼电梯口,牟思晴按了按上去的按键,显示器上的数字停留在“12”上不动,牟思晴按了几下后恼怒的嘀咕了一下,扭头对许东一扬手道:“走楼梯!”

    许东也不吭声,现在逆来顺受着吧,先麻痹一下牟思晴,等见到她领导时再趁机投诉,她说走楼梯就走楼梯吧,只是不知道要去的楼层是几楼。

    从步行楼梯上去,牟思晴步履轻健,一连爬了五楼也没怎么喘气,许东倒是有些喘了,举双手抹了一把汗水,然后问她:“要去几楼啊?”

    “九楼!”牟思晴似乎在想什么事情,对许东的问话她也没有拒答,顺口就回答了,语气也还行。

    “这个女人,真是有自虐病!”许东直哼哼,心里着恼,这是去九楼,又不是一楼二楼,去九楼都不乘电梯,电梯没下来都不能等一会儿!

    如果是走走歇歇也还罢了,牟思晴却没有丝毫要放缓或者停下来歇一下的意思,催着他赶快走。

    许东窝着一肚子的火,到九楼后准备歇一下,牟思晴在他背上一推,兴冲冲的说道:“快走快走!”

    许东瞄着走道两边那些房间上的牌子,“xx科长办公室”,“xx股长办公室”,一路过去后看到“副局长办公室”的牌子,心里顿时暗喜,看牟思晴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越往前边过去,那牌子上的职务头衔也越来越高,他正想跟牟思晴职务最高的顶头上司投诉,职务越高,投诉后惩罚的力度也才越大!

    许东还真没猜错,牟思晴一直走到“局长办公室”牌子字样的门口才停下来,想也没想的就伸手敲了一下门,跟着推门进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胡局,我找了个‘专家’来了!”

    许东还在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你这丫头,我有叫你进来吗?我怎么觉得在你眼里我哪里是个局长?我是你的跟班才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