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 正文 第十八章 赶鸭子上架的专家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这种语气就是个傻子也听得出来这个“胡局”跟牟思晴关系非浅,就像自家长辈跟儿女说笑一般。

    牟思晴转身回头对许东招了招手道:“快进来!”

    知道这是局长后,许东哪还客气,沉着脸走了进去。

    牟思晴笑吟吟的对办公桌后坐着的男子说道:“胡局,这大半夜的要去请那些资格又臭又老的专家真的很麻烦,我琢磨着就把我一个认识的专家弄了来,别看他年纪轻,但绝对不比那些专家的眼力差了!”

    胡局五十岁的样子,国家脸,浓眉大目,给许东的感觉很有种“陈宝国”的味道,他的样子就让人觉得不怒自威了。

    胡局抬眼瞧着许东,脸上有些愕然:“思……小牟,这……这就是你的专家?他……这么个年岁懂得什么?他能鉴定我这茶杯是玻璃做的吧!”

    牟思晴“噗”的一笑,说:“胡局,我知道你也犯了普通人的毛病啊,有句话叫做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他可是我爷爷的拜把兄弟龙秋生龙老都另眼相看的英才,而且我也可以说是亲眼目睹过一次,不管你信与不信,我觉得他在古董鉴定的能力上应该还是很强的,再说现在也找不到别的人,我看先将就着吧,如果不行,明天再换过!”

    胡局“哦”了一声,看许东的眼光有了些改变,不过他看起来太年轻,这么年轻的人又能学到什么?只是牟思晴倒是不会胡乱瞎说,她都这么说了,那说明这个年轻人多少还是有些本事吧。

    “年轻人,那你先看看这个……”胡局长沉吟一下,当即从下边的抽屉里拿出来一个深紫色的小酒杯,然后从办公桌上走出来,招呼着牟思晴和许东到一边角的会客沙上坐下来,再小心的把小杯子放到玻璃茶几上,“你看看这个是真的还是假的!”

    “不看!”许东忽然起飙来,扬起双手直是晃动,手上的手铐叮当响,“胡局长,我要投诉牟思晴滥用职权,滥用私刑,我又不是犯人,凭什么要铐我?”

    “哦……”胡局长哦然一声,瞄了瞄牟思晴,慢条斯理的问她:“小牟,你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

    牟思晴蛮不在乎的道:“许东,你还牛哄哄的嘛,我叫你来帮个忙,替国家出把力,这是你的光荣,你嚎什么嚎!”

    胡局长一听就知道牟思晴是来硬的把人家弄来了,难怪一来就反脸投诉了,当即脸一沉,哼哼道:“不像话,小牟,赶紧给人家把手铐解开,给人家道歉赔礼!”

    牟思晴“嘿嘿”一声,似冷笑又是嘲笑,掏了钥匙出来给许东开锁,却没料到许东手一缩,黑着脸道:“说铐人就铐,说解就解,这还有王法没有?”

    “也……”牟思晴柳眉一竖,恼了起来:“怎么,你要反天了?这锁你爱解不解,事儿还得办!”

    “你才真是反天了!”

    胡局长忍不住喝了一声,拿过钥匙来给许东开锁,一边解一边说:“你姓许吧?小许,我来给你解这个锁,另外我替小牟向你真诚的道歉,同时我也为我的下属担个责,一定要严惩这种行为!”

    许东本来是想看到牟思晴被责罚,但这个胡局长很圆,这一席话说得很“严”,但其实却是模糊话,但以他一个局长的身份“道了歉”,又亲自替他解锁,他也不好再“硬”下去,只能见好就收算了。

    胡局长把手铐解开,然后又说道:“小许,我也就不说什么大道理了,替公安局出份子力的事,我们是要以自愿为原则,既然你不愿意那我马上安排人送你回去!”

    虽然许东有着能看到宝气的常能力,但事实上他还是一个未见过什么世面的小毛头,胡局长过的桥都比他走过的路多,三两句话就把他迷糊住了。

    瞧着又诚挚又大义凛然的胡局长,许东反倒不好意思的软了下来:“那……算了,反正不来也来了,我就帮胡局长这个忙吧,这个……紫砂杯子是真的!”

    不好意思拒绝,许东只有答应了,顺便又把刚刚胡局长“考验”的问话结果说了出来,那个小小的紫砂杯子有一缕淡淡的宝气露出来,虽然比较淡薄,但能有宝气出现,那肯定就是真货,是有价值的东西。

    胡局长自然知道那个小紫砂杯的真假,原本就是要验一下眼,听许东说出了结果,他也没有感觉特别的惊喜,主要是对太年轻的许东有先入为主的意识,再加上他这样的职务本就不容易轻信人,许东的回答或许就跟赌博一样,两个结果,不是输就是赢,五十对五十的机会,许东的回答不是对就是错,随便回答个结果也是一半一半的机会!

    不过不管是不是赌,至少许东这个回答结果是正确的。

    胡局长沉吟起来,好一阵子才对许东说道:“小许,这个事儿……我这样先跟你解释一下吧,我们立了一起重大的古文物走私案,有几件价值特别巨大的文物会走私到国外,我们目前抓了两个人,一个是铜城本地的老贩子,一个是美籍华人,在老贩子居住处搜到好几件文物,不知真假,另外那个美籍华人只是在他们接头时被抓获,接头的时候只有一件文物,目前我们要证实的就是这件文物的真假,如果是真的倒好说了,但如果不是真的,那我们拘留他的时间就只有五个小时不到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们拘留人的时间只有二十四小时!”

    许东顿时就明白了,因为太晚,警方一时间也找不到专家来确认古董文物,本来牟思晴倒是相当有关系的,但今天是她爷爷的寿辰,铜城本市中精于古董鉴赏这一行的专家高手们几乎都来了,一场豪饮吃喝过后,个个醉得人事不知,公安局想请人都请不到了!

    而牟思晴把许东强行弄来,一是没办法的办法,二来也是她亲眼见过许东“逮”到了她小叔的事情,加上又有龙秋生龙老的赞赏,她还是认为许东多少是有些真本事的。

    不管牟思晴有多令他气恼,但眼下许东还是看得出来,胡局长也是真着急的,如果是他帮不了的忙那也就罢了,但这事儿恰好又是他能办到的拿手好戏,当真不帮手的话,未免得罪人,要是能让胡局长欠他一个情,这却也不是什么坏事情!

    至少以后能拿胡局长来钳制住牟思晴,免得她动不动就来找他的麻烦!

    “好,胡局长,我愿意帮你们这个忙,只是我也不能百分百保证一定就能完成你们的愿望,反正这么说吧……”许东其实心里是有把握的,但他又不想把话说得那么满,“我尽我个人的能力吧!”

    胡局长见许东答应了,多少是有些欣慰,不过他还真是不抱什么希望,毕竟许东年轻得没谱,跟他们这个案子合作的专家可没有一个是低于五十岁的,而且在他的经验记忆中,也没见到这一行中有年轻的专家!

    胡局长略一沉吟就起身点头道:“那好,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去会议室鉴定!”

    因为这是专案,现场查获的文物并没有送到证物室保管,又因为这个案子牵涉的金额和人物关系太广,又是市领导严令督办的案子,所以胡局长亲任专家小组的组长督战。

    小会议室处还有一个警察看守,胡局长挥手让他开门,那个警察赶紧拿了钥匙打开。

    许东跟在胡局长身后,牟思晴这一阵子很安静,没有跟许东闹话。

    这间会议室不大,大约只有二十几个平方,中间是一个长方形的深红木桌,两边各有四把木椅,前方有一把,桌子中间摆放着一个用红绸布包裹着的物件,看外形四四方方的,跟一本两寸厚的大词典的大小差不多。

    这会议室里也没看到有别的东西,只有桌子上那个东西,不过许东可没在那东西上看到宝气,一丁点儿都没有!

    胡局长也没招呼许东坐下来,而是直接去把红绸布包着的东西打开,红绸布打开后,里面露出来的不是古董文物,而是个方形小箱子。

    胡局长再把小箱子揭开,将里面放着的物件捧了出来,然后很小心的摆放到许东面前的桌面上。

    “小许,你看看这个,能确它的真假么?”

    其实不用再去怎么细看检查,许东就已经知道这东西不是真的,因为没有宝气出现,不过他自然不能就凭看一眼就说东西是假的,至少也要在胡局长面前做一做“假过场”。

    这是一件黑色的“碗”,碗里外布满了细而不规则的纹路,碗的颜色就像是磨了墨一般,黑得亮。

    这样的碗,许东确实还没见到过,要说它的特点他是说不出来的,所以现在要说什么鉴定术语他也说不出来,但能肯定的是,这东西是假的,因为它没有宝气!

    从胡局长那小心翼翼的动作表情就能估计这东西如果是真的话,那应该是价值惊人的。

    许东像模像样的里外仔细观察了一阵,然后又扮作沉吟沉思,半晌才摇头道:“这是赝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