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 正文 第十九章 十万火急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虽然脑子里早有这种猜测,但胡局长和牟思晴都显得大失所望,异口同声的问许东:“真是假的?”

    许东看得出来,胡局长对他说的结果还是有很大部份的不信任,加上他心里又很不愿意相信这东西是假的,如果是假的,那就表示他们逮到的嫌疑人就必需放了,一旦放虎归山,鱼回大海,要再想逮到他只怕就难了!

    看来还是自己的知识面太弱了,龙秋生这样的高手或许在鉴定能力上是差了他一大截,但龙秋生等人本身对古玩珍宝等物品的知识却是要比他强千百倍,就好比眼前这个墨黑色的碗吧,换了龙秋生就肯定能说出它的种类,以及各方面的优缺点,不像他现在就只能说这东西是“假的”,是“赝品”,虽然能肯定真假,但要他说出这东西的假到底在哪里,他却没办法说出来!

    总不能够说这个碗是因为没有“宝气”才说它是假的吧?

    看来以后还得跟龙老多下苦功强补这方面的知识,以这些基本功再加上他的特别能力,那样才能真正立足于这一行,才能够真正的呼风唤雨!

    在脑子里搜刮了一番,许东才沉吟着回答胡局长的话:“这个碗外表看起来是很像唐宋年间的油滴釉碗,无论是颜色还是纹理样式,都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我可以肯定这是用高科技手段做旧后的赝品,它甚至都不是有年份的仿品,而是现代品!”

    胡局长盯着许东,疑问重重的问道:“你有百分百的把握肯定这是赝品吗?”

    “我百分百肯定这是赝品!”许东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就回答了他。

    如果他稍有犹豫沉吟,那只会让胡局长更不相信,反倒是他斩钉截铁的肯定这东西是假的,胡局长相信的可能性还大一些,因为没有绝对的把握谁敢这么肯定?

    胡局长望了一眼同样失望的牟思晴,脸上失望的表情溢于言表,过了好一阵才叹道:“只有四个小时了,看来我们是没办法把这个接头人留下来,只能放虎归山了!”

    许东沉吟了一下,倒是有些迟疑的问他:“胡局长,要不……要不我就跟你们去这两个嫌疑人的住处去看一下,看看会不会有什么现?”

    胡局长偏头沉思起来,几秒钟后抬头就对牟思晴道:“小牟,通知刑侦组高一飞,全面再检查老贩子黄的三个住点,记住,我们只有四个小时了,如果不能从黄那儿打开口子,并且找到与安思成的关系,那我们就只能把安思成释放!”

    “好!”牟思晴敬了个礼回答,时间紧迫,她也没有工夫去多想,只能在这有限的时间中去尽力侦查,寻找有可能现的蛛丝马迹!

    许东又犹豫了一下,胡局长是一局之长,多半是不会跟牟思晴出去到老贩子住处去检查,而且看胡局长的表情,对他并没有多少信任度,估计也不会安排他干什么。

    “牟……我……我跟你去看看!”

    牟思晴已经快步向外走出去,许东来不及细细寻思,赶紧起身追了过去,既然想要帮胡局长这个忙,想要跟他拉上点关系,能帮他找到证据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不管牟思晴跟他有什么“恩怨”,他都得抛在一边,现在跟着她去老贩子的住处看看才行。

    牟思晴招了招手,也没有说同意或者不同意,但招手示意显然是叫他跟着去,进电梯后又掏出手机来打电话。

    电话中也就是传达胡局长的命令,说她先去老贩子城郊外的老宅子去看看。

    许东只有闷声不响的跟着牟思晴,最好是少说话,让牟思晴忘了这茬子事,否则他说一句话就惹得有争吵。

    牟思晴其实是有考虑的,在她看来,老贩子在城里有两套房子,乡郊一套老房子,平常也多是住在乡郊老宅处,城里的房子分给两个儿子在住,事后,警方搜索了这三处住宅,但有价值的证物是一件没得到,而传闻中要偷运出去的国宝并没有找到,接头人安思成虽然落了网,但一样没有抓到现形证据,现在唯一能继续扣押安思成的名义只有“证据”!

    而这个证据也只有从黄的住处搜查了,查不到在二十四小时后就得放人,查到的话就能以涉嫌走私文物罪的罪名再扣押,但经过几次的全面搜查都没能从黄的三处住所搜到有价值的文物出来,更别说那件国宝了!

    不过要说收藏的话,乡下的宅子无疑比城里的商品套房容易藏得住古董文物,所以牟思晴第一个念头想到的就是先去乡下宅子。

    再坐到科帕奇的副驾座上后,牟思晴依旧风风火火的开车,但许东的心情却还是有了变化,之前是“屈辱”和“被逼迫”,而现在是自由的,也是自愿的,手铐也被胡局长亲自取掉了,要说向牟思晴“报仇”,许东倒是没有这个念头。

    许东虽然还只是个十八岁的高中生,但心胸儿并不是特别狭窄,牟思晴对他的“逼迫粗暴”,他虽然气恼,但也没有一定要把她怎么样的念头,要说“怨”,那又怎么及得上姨父姨母表姐这一家人对他的“欺负”?

    牟思晴长得貌如天仙,但着实是个粗鲁男人的性格,也不愧她“警察”的身份,开着身躯庞大的科帕奇风风火火的在公路上奔驰,还好许东有了一次经验,系好了安全带,再举着一双手紧紧抓着头顶上的扶手。

    去乡郊的路由大公路变成了窄公路,四车道变成双车道,最后是单车道的乡村公路,整整花了一个小时才算到了。

    黄乡下的宅子是单门独户,三大间两层楼的平房加两大间老木房子,屋背后是山,屋前是水田和一片菜地,几百米外还有一条弯弯小河。

    牟思晴把车子停在屋前二十多米处的一棵两人环抱的老槐下,许东下车后四下里望了望,房子大门口一只卧着的黄狗早已经露着森森白牙狂吠着奔了过来。

    许东天生怕狗,赶紧弯腰就近拾了一根一米多长的枯树枝防身,牟思晴自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早有经验,先叫了一声:“黄家阿婆,我是警察,例行公事!”

    黄的两个儿子跟儿媳和孙子都住在城里,乡下只有他八十岁的老母一起住,他老伴三年前已经过世,其实黄的年纪倒不是特别大,才五十多岁。

    黄事后,警方早已严严密密的搜查过这三处住宅,只是一无所获。

    黄是个老文物贩子,也因为贩卖文物多次被抓到警察局,还曾坐过五年牢,像他这样的老贩子是绝无可能连一丁半点的古董都没有的,这三处宅子如此“干净”,反而让人起疑!

    但无论哪个角落,或者房屋夹层夹缝,警方都没能找出任何证据,现在又只有三个小时的时间了,如果这三个小时还找不到证据,与黄接头的安思成就得放了!

    牟思晴喊了两声后,一个身材颇为高大的老婆婆走了出来,看她的相貌很老,脸上皱纹深如沟壑,看起来没有九十也有八十,不过看起来虽然老,但走路的动作却很健!

    老太婆吆喝了黄狗几声,黄狗倒是很听话,低声叫了几下,夹着尾巴就转回到了她身边,盯着牟思晴和许东两个人目光虽然凶,但却不再吠叫。

    牟思晴这才对许东说道:“许东,跟我进屋去看看,你眼放利点,一个疑点都不要放过……”

    只是说话的时候,牟思晴才看到许东并没有急着进屋查看的意思,他似乎被这个地方的山水景色所吸引,一会看菜地,一会儿看屋前后的林木,就是停车位置处的那棵老槐树都扭头看了好几眼。

    牟思晴皱着眉头又催了一下:“许东,别磨蹭了,赶紧进屋去搜查,我们没时间了!”

    许东盯着老太婆脚边的那条露着凶光的黄狗,犹豫了一下才对牟思晴低声道:“牟……牟……你还是先叫帮手过来吧,这里的事情不简单……”

    牟思晴哼了哼道:“有什么不简单?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婆,一条狗,这也值得你害怕担心?我都没怕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害怕的?”

    许东嘴一动,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来,牟思晴很着急,她的心态他是很明白,但老太婆和那条黄狗给他很“凶焰”的感觉,再加上他一下车就看到了异常处,所以才叫牟思晴赶紧叫帮手过来。

    牟思晴见许东没有动,歪过头儿看着他,只见许东盯着老太婆脚边那条黄狗,脸上露出畏惧的表情,不由得气恼道:“懦夫,连条狗都怕,还有点男人样儿吗?以后连媳妇都娶不到,有哪个女人愿意嫁给保护不了她的男人?”

    许东全副心思都放在了那条黄狗身上,双手用力的握着树枝与黄狗对峙,额头上脸上尽是汗水。

    怕到这个程度,让牟思晴简直是哭笑不得,索性不理会许东,径直迈步到屋里去。

    老太婆冷冷的瞧着没理会,黄狗也没有动静,挨着她蹲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