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 正文 第二十章 发现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许东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感觉到黄狗身上有股子浓浓的“凶气”,让他心惊胆战,握着木棍的一双手**的尽是汗水!

    牟思晴不再理会许东,先进了平房里,从老太婆和黄狗身边经过时,黄狗虽然凶气逼人,但却没有动弹。

    许动看出来那黄狗没有动静是因为老太婆没有“命令”。

    老太婆不声不响,在牟思晴看来她是太老了,七老八十的老太婆能好好的走路就不错了,无论是眼力还是行动能力肯定都已经严重衰退了,所以她是没有半分儿的注意。

    当然,老太婆有“敌视”的意思牟思晴也是明白的,毕竟她代表的警方是抓了她儿子的一方,有敌对的意思是正常的,但老太婆再敌对,对于警方的正规搜查她也只能听之任之!

    牟思晴在警校就是高材生,并不因为她是个漂亮的女生而有特别的待遇,最主要是她自己很聪慧,对于刑侦方面特别有悟性,尤其是她的观察能力相当强。

    黄这三处住宅,牟思晴与她的同事都经过佯细的检查过,特别是乡下这处宅子,墙壁,天棚顶,有没有地下室,有没有夹壁,都经过特别的检查,但是结果却是否定的,没有任何现!

    现在也基本上是牟思晴认为的最后也是最仔细的检查,先把所有房间里的灯都打开,然后在门背后还拿了把小铁钉锤,轻轻的在墙壁上敲击听声音。

    无论是墙壁和地面,只要里面有空洞,敲击的声音就能辨识出来,有空洞的墙壁跟实心墙壁所敲击的声音是完全不同的。

    有空洞的墙壁敲击的声音会显清朗,余音长,而实心墙壁敲击出的声音是又沉又短促的。

    这一次,牟思晴几乎是毫无余漏点的检查,先检查三大间平房,然后是两进木瓦房,但是结果依然如她以前的几次检查结果一样,毫无所获!

    牟思晴一想到还在等着她们搜查结果的老大胡局长,心里也越的急了,时间几乎又过去了一个小时,但没搜到东西,甚至连一丁点的线索都没现,只能阴沉着脸出去。

    大门外边,老太婆和黄狗还在那儿几乎没有动静,牟思晴抬眼扫了扫许东,他却是一头一脸的汗水,脸色极为紧张的跟黄狗对峙,双手握着木棍子躬着腰。

    许东这个“狼狈”样子让牟思晴特别窝火,踏步走过去就喝斥道:“真是丢脸,好啦,我们马上去城里!”

    既然在这里没有什么收获,牟思晴想着还是赶到城里与其他的队友同事汇合,看看城里那两住宅能不能有收获。

    但许东却没有动,头向她微微偏了过去,一双眼却仍然紧盯着黄狗,说:“牟……还是叫……叫同事来吧!”

    听许东的声音有意压低了,牟思晴没好气的道:“神神秘秘的,丢人,走了,就一条狗吧,吓得你连路都不敢走了?”

    许东仍然不敢松懈,低声道:“不能走,我知道黄的文物古董藏在哪儿,但是眼下我们要对付的是黄狗和老太婆!”

    “你……知道?”牟思晴一惊,惊不住问出声来,虽然惊喜,但她却是不相信许东的话,因为许东是跟她一起来这个地方的,他甚至都没进屋检查过,这又怎么可能会有现?甚至知道东西藏匿点?

    原本看起来似乎老眼昏花的老太婆听到许东的话后,忽然眼神一凛,盯着许东,眼光又冷又利!

    牟思晴心里一喜,老太婆这个表情显然露出真有东西藏匿的味道,要不然她不会这么惊诧,也不知道许东是不是有意拿“虚话”来引诱套她的。

    许东见牟思晴虽然沉思考虑,但依然一点都没有对老太婆和黄狗有所警惕,他倒是更紧张了,低声说道:“你……要小心黄狗,赶紧……赶紧叫同事过来,等援兵到了我们再去取东西!”

    牟思晴盯着许东,眼见他握着木棍与黄狗对峙,哪怕跟她说话时眼睛也是紧盯着黄狗,不敢稍有松懈,听他的语气却真不像是说“虚话”,难道他真的知道东西藏在哪里?

    虽然感觉实在奇怪,牟思晴沉吟了一下,然后掏出手机来给在城里搜查的同事打了个电话:“高组长,我在黄乡郊老宅处,我们在这儿有现,你们马上赶过来吧!”

    在城里搜查的是刑侦组的高一飞组长,在城里那两处住宅里也一样没有收获,接到牟思晴的电话顿时大喜,说马上就赶过来!

    高一飞那两组人也是焦急不堪,还过两个多小时再没有现就得放人了,哪怕现在都过了凌晨,他们一听到有现,反而不觉得劳累疲倦,赶紧开车往乡郊赶过来。

    大门口的一颗节能灯光线比较暗,不过天顶上的月亮光倒是很明亮,今天是十四,月亮看起来几乎就是圆的了,不过最亮的还是牟思晴开来的那辆科帕奇灯光。

    车子大灯照射着这个方向,将屋子面壁照得亮堂堂的,黄狗的眼睛在灯光下亮,显得阴森森的格外恐怖。

    老太婆瞪着许东“嘿嘿”冷笑几声,好一阵子才冷冷说道:“小毛头,你是看我老太婆老眼昏花好糊弄是不是?我儿子可是冤枉的,你休想诈哄我,说什么现不现的,我这屋里都被你们翻了个底朝天,你们现了什么?”

    许东握着木棍,虽然紧张,但老太婆的恐吓他倒是没有“退缩”,淡淡道:“阿婆,你儿子是不是冤枉的你清楚得很,再说……嘿嘿,我可没有说过脏物是在屋里,东西没有屋里面,别说翻个底朝天,就算再掘地三尺又有什么用?”

    “啊……你是说,你是说……”牟思晴一愣,有些惊喜的问许东,“你是说东西并没有藏在屋里?”

    说这个话时,牟思晴倒是四下里瞧着,除了车大灯的灯光照着的位置,其他地方在灯光的影响下,虽然月光明亮,这时却反而显得黑,四下里看了看,黑隆隆的又看得出来什么?

    其实之前几次搜查中,牟思晴也在屋子周围十来米范围中检查过,也没有现什么异常。

    老太婆也是惊疑不定的出声问了:“小毛头,我老太婆又不是吓大的,嘿嘿,别说空话,你们警察不是经常说一切都要用事实,要用证据说话吗?”

    许东见老太婆瞪着他的眼光中充满猜测疑虑,但更多的是不信,没有去回答牟思晴问他的话,想了想才淡淡道:“阿婆,我不说空话,也不吓人,你儿子是不是冤枉的,会不会坐牢,那都不关我的事,我只是说个实话而已,两个地方藏的东西我都已经知道了!”

    老太婆本不相信,认定许东是在“恐吓”而已,但许东说这个话的时候,眼睛终于离开了黄狗,向两个方向瞄了瞄!

    这一瞄顿时让老太婆脸色大变,忍不住咳嗽起来!

    牟思晴对许东的话也是半信半疑的,她更多的是认为许东在对老太婆用心理攻势,但不管许东是真的知道还是假的知道,他刚才这个话对老太婆显然有了作用!

    老太婆脸上惊惶的神情可没逃过牟思晴的眼睛,老太婆这一瞬间的表情让牟思晴几乎可以肯定黄在老宅子处藏有“脏物”!

    许东其实是清楚的,他刚刚往那两处藏有脏物的地方各瞄了一眼,那就是对老太婆表示他清楚藏匿地点,老太婆又怎么会不明白?

    一下车的时候,许东就已经看到有两个位置冒着五六种颜色的宝气,其中一股蓝色宝气特别浓厚!

    宝气的颜色有六种,按许东的经验来说,那至少是有六件珍贵的物品,虽然是在月夜下,他也看了个清楚!

    一处就在车辆停在旁边的那棵双人合围的老槐树上,另一处则在屋子正对面七八十米外的菜地中。

    这个黄很狡猾,这两处藏匿地点几乎是不可能被现的,老槐树枝叶茂盛,枝干粗大,出现宝气的位置是主干上**米高的一个分岔处,从下面看上去是一点异常都看不出来的,既然藏在那上面,想必黄也是有准备的,即使有人爬了上去也是不可能现异常,肯定是在树干上挖了洞,藏了文物后又再封闭上,再涂上树胶树皮,表面如常,怎么现得了?

    再说老槐树不同果树,如果是一棵果实累累的果树,那倒是会担心有人爬上去采摘果实,而这老槐树地面以上的主干又粗又直陡,难以攀爬,树上又有虫物,傻子都不会无缘无故爬上去,所以藏匿了东西是很稳当的。

    而另一处离屋子太远,过了七八十米,又是在菜地中,菜地中经常动土,在菜地里埋了东西,在那么宽的田地中想要现这么个藏匿地点,那几乎也是不可能的!

    但老太婆又怎么想得到,许东根本就不需要去仔细寻找,眼睛能看到的地方,但凡有宝气冒出来就逃不过他的眼睛,她儿子黄宝物藏得虽然极为隐秘,但他们又怎么想得到,这珍宝会有“宝气”冒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