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疯狗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老太婆原本以为警察来这一趟自然又是无功而返,而许东一开始的话她也只当是想唬弄她想套话而已,但许东“精准”的瞄向了藏匿地点的位置后,老太婆那稳如泰山的心情一下子就崩溃了!

    一旦证物被现,那就表示她儿子黄的晚年就只能在牢狱里过了,她儿子都五十好几了,走私国宝级的文物罪可不小,再说他又是老犯,新罪旧案并,至少要判个十几年,五十好几的人再坐十几年牢,这辈子还有什么好说的?

    老太婆自己都八十几了,说不清什么时候就会去,儿子黄连给她送终都没有可能了,再说她都这把年纪了,也不怕什么罪不罪的,所以一觉许东是真的知道埋藏地点后,她马上就做了决定!

    “大黄,去,咬死他们!”

    老太婆救子心切,这时候可是不顾一切了,如果古董被找出来,她儿子就铁定完了,所以她必须“拿下”这两个警察,然后马上把古董转移到更安全更隐秘的地方,即使因此犯上命案她也不怕,反正她都八十好几了,能拿她的老命换回儿子的晚年,那也值了!

    黄狗虽然露着凶光,但老太婆没有命令,它也一直呆在她脚下,但老太婆一声令下,它在刹那间就有了变化!

    黄狗大头一昂,低低的嚎叫一声,整个身体似乎膨胀起来。

    许东更加紧张了,这黄狗四肢粗壮,身材高大,比普通的大狗身体要大上一轮,那一身的毛呈金黄色,在灯光下看得清楚,没有卷曲弯,笔直直的就像一根根黄色的“针”。

    这显然不是普通的家犬,看样子身体外形像藏獒,但头部不像,藏獒的头像狮子,这黄狗的头脸像狼犬,整个看起来就像是藏獒和狼狗的混合体。

    许东自能看到珍宝出的宝气后,五识感应也远以前,就像今晚来这儿一样,从一开始他就感觉这黄狗的“凶气”逼人,老太婆一下令后,黄狗的凶气瞬间就爆出来!

    许东也在一瞬间就全力防患,一双手将木棍握得更紧,盯着黄狗。

    黄狗似乎也知道许东这边全力防守,低嚎声中,两条后腿用力一蹬,“嗖”的一下就窜了起来,直扑向牟思晴。

    牟思晴压根儿就没在意这黄狗,她正琢磨着许东说的话是真还是假,是不是在套老太婆的话,哪料到黄狗行动如电,瞬间就向她攻击?

    “小……心!”

    许东来不及阻拦和细想,吓得心胆俱裂的大叫一声,牟思晴虽然没注意黄狗,但她身手还是很敏捷,眼中黄影一闪,又听到许东的大叫,她也在刹那间有了反应,几乎在同一时间沉身后退。

    但黄狗的动作实在太快,牟思晴才退半步,黄狗一双粗壮的前腿已经搭在了她的肩上,大嘴张开,露出尖利惨白的牙齿直咬向她的喉咙!

    牟思晴“啊哟”一声,慌乱中也来不及做什么阻挡的动作,口鼻中已经嗅到黄狗嘴里喷出来的腥臭味道,但她只能听天由命了。

    黄狗的大嘴“嗒”的一声咬合拢,但却是咬了个空,牟思晴惊乱中瞄了一眼,这才现黄狗咬空的原因是许东在后面抓着了它的尾巴,死命的拖着,所以黄狗这一下致命的撕咬并没有咬在她的喉咙上!

    黄狗一双前腿搭在牟思晴肩上,用力往前挣,而后面的许东却也死命的抓着它的尾巴往后拖,牟思晴反应敏捷,挥拳就猛砸在黄狗的左眼上,“砰”的一下,黄狗怒吼一声,跃起来往前一挣。

    牟思晴这一拳力道又大又猛,正砸在黄狗左眼上,一拳就将黄狗的左眼珠砸暴了,黄狗怒极,在半空中落将下来,跳跃不动,扭头就往死命拖着它尾巴的许东咬去。

    “妈呀……”

    许东吓得心胆俱裂,慌忙扔开了黄狗的尾巴,将木棍横着顶上去,但求将黄狗拦腰顶住。

    黄狗受伤之下,暴力更猛更凶,反身扑过去,前腿扑在了许东横挡的木棍上,巨大的冲击力把许东一下子就冲倒仰倒在地。

    黄狗狠,张开大口就咬,“咔嚓咔嚓”几下就把许东握着的那根酒杯粗细的树枝棍咬断了,跟着再狠咬向许东的喉咙。

    许东和牟思晴当然不知道,这条狗是黄花了二十万从西藏买回来的藏獒杂交种,凶狠如狮,厉害得很。

    黄走的是见不得光的路子,养这条恶狗就是为了“防身”,牟思晴来过几次,但每次这条黄狗都没有什么凶恶的举动,所以她和同伴们都没在意。

    这当然是老太婆控制着不让黄狗露出形迹,因为警察又搜查不到藏匿着的东西,所以她没必要让黄狗护主行凶。

    牟思晴这几下动作几乎耗光了她瞬间能爆的能力,眼睁睁的看着黄狗咬向许东的喉咙,刚刚许东拖着狗尾巴救了她,但她这时候却来不及救许东!

    许东一偏头,黄狗一口咬在了他左肩上,钻心的疼痛瞬间就传到了大脑感应中。

    黄狗是受过专门的训练,知道咬肩不致命,嘴一松,缩嘴再重新往许东的喉咙咬去,但却没料到一根头尖尖的棍子从它嘴里插进去,从喉咙直插到腹中,黄狗“嗷”的一声惨叫,往后滚开,疼得在地上打滚惨叫。

    一米多长的棍子几乎有七八十厘米的长度从黄狗的嘴里插进了腹中,留在嘴外边的只有三四十厘米。

    这根棍子是许东头先拾来防身对峙黄狗的,黄狗反扑向他把棍子咬断后,尖利的牙齿将木棍咬断后,反而将木棍的断裂口弄得尖利了,许东忍着钻心的疼痛奋力将尖棍迎着黄狗咬向他的大嘴里直插进去,反倒成了他的致命一击!

    牟思晴这时候才醒悟过来,急切中摸出手枪来,打开保险,对着在地上翻滚的黄狗“砰砰砰砰砰”一连开了五枪,将枪膛里的五粒子弹全部打光!

    为了防止老太婆有过激的反应,牟思晴又赶紧掏了手铐上前将她铐在了大门旁边的窗户铁栅上,这才又急急的去看倒在地上**的许东。

    “许……许东,你怎么样了?还好吧……”

    许东肩上给黄狗狠咬了一口,肩上的衣服给咬穿了几个洞,血染红了整个左肩,但又看不到伤口的利害程度。

    见到危险解除,许东松了一大口气,松懈下来后才感觉到肩上的伤口特别疼,忍不住**道:“什么还好吧?要不你给它咬一口试试看……”

    牟思晴“噗”的一声忍不住笑,又好笑又好气的道:“你呀你,这时候还要跟我顶嘴,好了好了,今儿个算我对不住你,赶紧给我看看伤口……”

    牟思晴一边说一边扶着许东坐起来,在科帕奇的大灯下,亮堂堂的很清楚,许东肩上的血很明显的看得到还在很厉害的往外“冒”。

    牟思晴赶紧把许东外套的拉链拉开,然后小心的抬着他的左手脱掉,衣服轻微的扭动中,许东都忍不住呼痛:“哎哟妈呀……哎哟好痛……”

    牟思晴把动作放得更柔和了些,但嘴里却毫不留情:“瞧你,一个大男人破了点儿皮就像个小姑娘哭鼻子叫痛,以后干脆叫你许小妹好了……”

    外套除下来后,牟思晴见许东左肩上尽是鲜血,上下两排伤口,尤其是下排两个口子撕裂很大,其中一个还露出来一点白骨!

    这伤可不轻,也怪不得许东忍不住呼痛!

    牟思晴心里揪痛了一下,很有些感动,今天可以说把这个少年得罪得透了,但却又偏偏是靠他反救了她的命,瞧那黄狗的凶狠,要不是许东当时舍命救她,只怕她这会儿喉咙大开,早躺在这儿变成一具尸体了!

    “别动别动,我给你包扎伤口,先止止血,一会儿就送你回城里医院去!”牟思晴脱了自己的外衣,“刷刷刷”的撕成了几片,然后给许东从腋下到肩上的斜绑着,用布条紧捆伤口止血。

    许东又累又痛,别看动作就那么几下,但跟黄狗对峙以及最后的撕拼,这几乎耗尽了他全部的体力。

    牟思晴好不容易才给许东把伤口包扎住,不过肩上的位置处,鲜血依然从紧扎的布条下渗出来,只是要轻缓了许多。

    不过流的血实在很多,牟思晴看看一双手已经被鲜血染得通红,许东此前倒是没有在意自己肩头流出的血,毕竟是在肩头,这时看着牟思晴一双染得通红的手却异常恐怖,就像恐高的人在万丈悬崖边上探头看下面,头中一阵晕眩,“啊”的一声竟然晕了过去!

    牟思晴又气又笑,这家伙有时候傲骨凛凛,有时候又略显幼稚,有时候又高深莫测,但总的说来他还算是个硬朗的男子汉,虽然自己“骂”他像小女人,但那实是违心反话。

    不过怎么也想不到,许东居然会“晕血”,而且自己手上沾的还是他的血,疯狂的凶狗致命撕咬没吓晕他,反而被自己的血给吓晕了!

    但是牟思晴马上又被感动铺满全身,眼睛有些湿润,起先就看得出来他明明很怕狗,但却为了救她而舍命跟黄狗死拼,这样的行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实在是很难!

    何况,许东又不是跟她一样是个受过训练的警察,他只是个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