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立功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高一飞领着七个队员开了两辆警用越野车过来,虽然是夜里,但过了凌晨的乡郊道上既没有人也没有车,所以车可以开到很快,只用了半个小时就赶到黄的住宅处。

    他们在半路上的时候,牟思晴已经打电话粗略通知过他们了。

    高一飞跳下车就看到“惨烈”的现场,牟思晴扶着晕倒的许东坐在地上,一条身体显得又长又壮的黄狗嘴里插了条木棍瘫在地上,牟思晴和许东脸上身上尽是血迹,而地面上也到处是血迹,黄狗肚子上连肠子都流了一截出来!

    八十多岁的黄老娘给铐在窗口的铁栅上,高一飞来过这儿搜查几次,认得老太婆,无论如何他都想像不出来这样的惨烈场景!

    “小何,小朱,你们两个送小许赶紧回城医治,其他人随我搜查……”高一飞当即命令下属行动,然后又问牟思晴:“思晴,现脏物藏匿地点了?”

    牟思晴摇了摇头,急急说道:“高队,我……先救醒许东再说……”

    牟思晴这是想说只有许东才知道脏物藏匿地点,但他现在晕倒了,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知道,但现在也只有唤醒他才能弄清楚。

    不过牟思晴大致也是明白的,许东晕血可能是有一点,但更主要的还是他失血过多,伤口不轻,否则不会昏迷这么久。

    来的都是刑侦大队的刑警骨干,侦查和行动能力很强,但都不是医生,简单的伤势处理还行,像许东这个程度以及这样的伤势,他们都无能为力!

    还好许东这会儿恰好悠悠醒来,没睁眼已经听到高一飞跟牟思晴的对话,微微一动,牟思晴就察觉到了。

    “许东,你……你醒了?”牟思晴又惊又喜的问他。

    许东嘴唇动了动,用低得只有牟思晴一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你伸头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牟思晴一怔,猜不到许东要说什么,怔了一下赶紧把耳朵伸了过去。

    许东附着她的耳朵低声道:“东西藏在两个地方,一个就在你停车旁边那棵老槐树上,在老槐树上面七八米高那个树桠分岔口处,那儿有个树洞,表面用树皮胶水沾盖住,另一个藏匿地点在前边的菜地里,地面上是三四米大小的薄膜种子地,东西就在那下面,你带人去……去挖出来,不过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就说是你自己找到的……”

    牟思晴呆了呆,许东这话说得又明白又糊涂,明白是两个藏匿地点说得很清楚,只要藏匿地点真有东西那就百分百找得到,但糊涂的是,许东怎么可能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许东说这些话都觉得很吃力,**着又说:“你……你千万不要……不要说是我跟你说的!”

    牟思晴一时弄不明白许东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是真的藏匿地址,那他为什么不承认是他现的?这明明就是一件大功!

    或许他还是在胡说吧,是不是给黄狗咬伤得了疯狗病头脑糊涂了?

    呆怔中,许东头一偏又晕了过去,他的体力实在支撑不住了,牟思晴醒悟过来,赶紧招手叫两个同伴过来:“你们把他抬到车上去,要小心点,他伤很重,赶紧送到医院急救!”

    两个同伴抬了许东往车上去,牟思晴又想起来件事,赶紧又添了几句话:“记着,叫医生先给他打狂犬疫苗针剂!”

    牟思晴还担心那黄狗有疯犬症,这个病症只要在二十四小时内打了疫苗的话就没事,但是如果没打疫苗针剂的话,只要过二十四小时病症作那就无救了!

    牟思晴看着两个同事开车带着许东离开后,这才对高一飞说道:“高队,你带两个人上老槐树,在第一个杈口那儿检查有没有暗洞,其他人拿挖掘工具跟我到菜地那边去!”

    高一飞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两点四十分了,再过一个半小时就得释放安思成,不知道牟思晴的现有没有价值,但眼下有现就是好事,至少还有一线希望,如果现了脏物,就算还不能确定是真品还是又是赝品,但只要查找到就能再申请延期拘留二十四小时的时间!

    爬树难一点,因为没有带爬树的工具,一个警员到屋里搬了个木楼梯出来,搭在大槐树树干上,八米长的楼梯正好搭在树杈口的位置。

    高一飞一摆手,吩咐另一个下属:“郑强,你上去查看,要小心,别弄坏了东西!”

    警员郑强答应一声,带了镙丝刀等工具攀着楼梯上去,他知道高一飞吩咐别弄坏了东西是指现古董文物后别弄坏那些东西,可不是指不能弄坏老槐树!

    郑强用手电照着树杈处仔细检查,这一看倒真看出痕迹来了!

    粗大的树杈位置,仔细检查后就能看出来,树表皮层有一团直径三十厘米大小的圆形裂痕,裂痕缝中用树脂油补过,天衣无缝一般,如果不是像他这般有意有目标而来,谁会现老槐树上有这样的秘密?

    郑强打了一个口哨,左手拿手电,右手拿镙丝刀,然后沿着树脂油缝隙撬动,把一圈的树脂油撬开后,用手一扳,那树皮就松动了。

    郑强一喜,抓着树皮小心的揭开,下面就露出来一个黑黑的洞口,用手电一照,洞里边比洞口大多了,里边给挖了一个一尺见方的空间,不过只放了一只黑黑的小碗在里面。

    “高队,有树洞,里面有一只黑碗,跟上次在黄城里住宅中搜到的那个黑碗一模一样!”郑强把黑碗小心翼翼的拿了出来,然后探头对下面的高一飞说。

    “好咧!”

    高一飞兴奋的拍了一下大腿,忍不住就掏了手机出来准备给胡局长汇报情况。

    菜地那边的同伴这时候也朝这边兴奋的叫道:“高队,挖到了……我们这边挖到东西了!”

    高一飞大喜,毫不犹豫的就拨了电话出去:“胡局,思晴在黄老宅这边查到藏匿地点了,我们赶过来已经取到了东西,只是我们不能证实是真东西还是赝品……”

    胡局长在电话里就能听得出来他兴奋的语气:“好,不管是真是假,至少我们有理由再拘留安思成二十四小时,至少又增加了一天的时间!”

    高一飞挂了电话后再想起来他还忘了汇报许东受伤的事情,想了想一挥手道:“郑强,你跟小何留在这儿看守,严防有人来破坏现场证据,其他人跟我回局里!”

    老太婆年纪虽然大,但也涉嫌包庇她儿子黄,牟思晴带了她上车,在车上,牟思晴在有时间细细回忆今天的事情。

    老太婆表情很惨然,瞪着牟思晴的眼光像要吃人,毫无疑问,是这个漂亮的女警察跟那个被黄狗咬伤的年轻人让她和她的儿子落到了“险境”中!

    牟思晴不理会老太婆的怨恨,干她这一行被人恨是正常的,她压根儿就不在乎,只是许东这个少年让她惊讶震撼并感动!

    白天她爷爷的寿宴中,龙秋生对许东的另眼相看就让她觉得不解,而许东后来帮她们家“找”到了被小叔合谋盗走的金蚕玉衣后,她才对许东有些好奇,但还不是特别重视。

    晚上把许东带到局里做“专家鉴定”,这多少有些赶鸭子上架的意思,但她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太晚找不到别的专家,再说局里有联系并知道的鉴定专家们几乎都在她爷爷的寿辰宴会中喝了个烂醉如泥,就算把他们抬到局里去也是没办法做事的!

    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就是这个她屡屡“欺负”和“得罪”的少年却帮了她的大忙!

    在黄老宅这儿现文物藏匿点,虽然她仍然想不明白许东是怎么现到的,但确实是他指出来的,另外看起来“弱弱”的许东却在关键时刻救了她的命!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中,牟思晴忽然牵挂起许东的安危来,黄,文物古董,案子,这一切忽然间就变得渺小而微不足道起来!

    铜城人民医院住院大楼十二楼的十七病房中,许东挣扎了一下,睁开眼来只觉眼睛亮得刺眼,闭了眼再缓和了一阵才再睁开。

    其实不是特别刺眼,只是天亮了。

    这是一间单人病房,许东左右看了看,病房中也没有别的人在,动了动,感觉左肩仿佛没有了的感觉,一片麻木,侧头看了看,左肩上已经裹满了雪白的绷带,身上的血迹血衣都给清理了,穿的也是医院的卫生病服。

    显然是动过手术,许东依稀也还记得,只是当时半昏半迷,又打了麻醉剂的,就像做梦的感觉,明明记得,却又不清楚!

    右手手背上有好几个针口,输过血输过液,虽然左肩的感觉麻木,但脑子里却是相当清醒,再没有晕眩和疲乏的感觉,体力是恢复了。

    “糟了!”

    许东忽然想起来,龙老和牛向东还在铜城酒店中,如果他们醒来不见了自己会不会着急?

    但是他没有手机,又没有龙老和牛向东的电话号码,想联系都没办法。

    挣扎了一下后再坐起来,许东感觉着看自己能不能离开医院去酒店,要不去酒店的话,牛向东和龙老还不知道会怎么说他!

    “别动!”

    许东正挣扎着时,门口传来一个女子清脆的声音,许东抬眼一看,说话的女子竟然是牟思晴,提着一个餐盒子和一袋水果,俏生生的脸上含着嗔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