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二十三章 门当户对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牟思晴把水果袋和餐盒往床边的柜子上一放,薄怒上脸,斥道:“许东,你真是任性,医生说伤到骨头了,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你是不想要你的膀子了是不是?”

    许东一听对膀子有危险,当即又缩了回去,靠着床头垫子不动了,不过嘴里却有些担心的说:“龙老和牛叔还不知道我去哪里了……”

    “就知道你会说这个事,放心吧,我已经跟龙老打过电话了,龙老现在正在市局里呢!”牟思晴拿了一个苹果出来,一边削皮一边说。

    许东应了一声“哦”,然后垂了眼沉思。

    牟思晴见许东并没有追问龙老到市局去干什么,甚至连昨晚的事都不问一下,有没有找到藏匿古董的地方,找没找到古董等等,还有古董是不是真的这些事,他一句都没问,似乎半点儿都不关心!

    但是奇怪的是,他昨天明明是主动要跟她去的,如果说他是想抢风头立功的话,但他当时却又是偷偷跟她说了地点位置,还叮嘱她千万不要说是他现的,这又明明是不想出风头,到底是为什么?

    而牟思晴心里更奇怪的是,许东究竟是怎么知道那几件东西藏匿位置的?

    应该说许东与黄的案子毫无关联,而且他跟黄一伙人也是素不相识,但是他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个秘密的?

    “来,吃苹果!”

    牟思晴把苹果削了皮,然后递给许东。

    许东一见削皮的苹果就忍不住想笑,那苹果给削得惨不忍睹,简直不成“果”样了,再看床边的垃圾筒里,那苹果皮扔得满筒都是,果皮有大有小,没有一条是成整的!

    对于削果皮,许东的手艺不错,削得又薄又快,一个水果削出来,皮儿就是一条整的,毫无零碎!

    牟思晴递得不耐烦了,偏着头瞟着许东:“是不是膀子动不了要我喂你?”

    许东一怔,跟着脸刷的就红了,赶紧伸了右手去把苹果接过来,小小咬了一口,这才回答:“左手动不了还有右手呢!”

    牟思晴见许东小小的咬苹果吃,忍不住又讽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吃个东西也像个小脚女人,男子汉大丈夫要的就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许东愕然一下,吃水果怎么又惹着她了?但给一个女人这么嘲讽,总是有些尴尬!

    牟思晴嘿嘿一笑,说:“别那么小气,我就是喜欢说笑,嗯,昨晚谢谢你救了我!”

    看牟思晴的表情还是相当诚恳真挚,许东摇摇头道:“也不用谢,换了谁都会那样做的吧!”

    “说得容易!”牟思晴叹了一声,也不想再纠缠这个话题,沉吟半晌冷不禁又问道:“许东,这里没有其他人,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现那几件古董的藏匿地点的?”

    许东一愣,正要喂进嘴里的苹果也停滞在嘴前,支吾一阵也没能找到解释的理由出来!

    牟思晴瞄着他又正正经经的说:“你最好给我个能说服我的理由,要不然我只能把你当成黄的同伙,要不然你是绝无可能知道黄藏匿古董的秘密地点!”

    许东本来是挖空心思想找理由解释的,但听得牟思晴说得生硬了,心一横,冷冷道:“随你便!”

    牟思晴一怔,许东牛脾气又上来了,她也拿他没办法,忍不住又是气恼又是好笑,看来跟这小子来硬的是行不通了!

    “算了,不跟你说烦心事!”牟思晴话风一转,盯着许东笑吟吟的又忽然问道:“许东,你是喜欢我妹妹思怡的吧?”

    “呃……”

    许东给牟思晴这一句话顿时梗得难受,一块苹果碎片呛到了气管中,一时间咳得面红耳赤,好学难受!

    牟思晴忍不住摇头:“真是没出息,我才说这么句话你就成这个样子,那等会儿她来病房这里我看你又怎么办?”

    许东一怔,咳嗽着诧问道:“她……她要来这儿?”

    牟思晴点点头:“是啊,她找我有事,我就让她来这里会面了,最多几分钟就到了!”

    “……”

    许东一下子就慌乱起来,苹果也不吃了,挣扎着坐起身来就要下床。

    牟思晴恼道:“你干什么?不能动!”

    许东也急了,抬头脸红脖子粗的恼道:“我要撒尿,你让我撒床上吗?”

    牟思晴难得脸红了一下,明知道许东是找借口,但她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许东的伤其实并不是特别严重,主要是失血多了点,伤口虽然较深,但那始终是皮肉伤,来医院做了手术后又输了血,补充了营养素抗生素之类的药物,再醒来后确实不是多严重。

    许东伸脚踏了鞋子,径直往门边过去,牟思晴又忍不住提醒他:“洗手间在里面,你到门外去干什么?”

    许东头也不回的道:“这里我拉不出来,去公共厕所行不?”

    牟思晴真是又气又笑,正准备跟着出去,但是许东忽然又停顿下来,站在门口不动了!

    牟思晴一眼就瞄到原来是她妹妹牟思怡来了,正站在门口往里望,见到许东时忍不住诧问:“咦,你……你怎么在这儿?”

    许东陡然见到牟思怡时已经有些手足无措了,结结巴巴的连话也说不出来!

    牟思怡穿着一身淡绿色的套装,脚上穿着白色的网球鞋,梳着马尾,脸上不施脂粉,但却清丽脱俗,无与伦比。

    当姐妹两都出现一起时,许东还是感觉到了两个人的不同处,牟思怡清纯,牟思晴成熟,相貌虽然极像,但一样还是分辨得出来,两个人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美丽”!

    牟思怡往里面瞄了瞄,看到姐姐牟思晴了,这才往里进去,一边走一边问许东:“许东,你怎么在这里?老师说你退学了,你成绩挺好的,明明就要高考了干嘛要退学?”

    许东让开了些路,牟思怡并没有追问他要答案,进了里面就跟牟思晴叽叽咕咕的说起话来,牟思晴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闲扯,心思儿却还是在许东身上,昨晚那想不透的问题还没得到解决呢,不过看许东很“抗拒”这个问题,想要套他的话还得想别的办法!

    许东确实很有些害羞和不自在,以前跟牟思怡同学几年,但却从来没跟她说过话,心里虽然喜欢她,但从来都是自卑的,如果不是牟思晴说破了他的心思,恐怕不会再有别的人知道,而他自己也绝对是不会说出来的!

    牟思怡回头瞄了瞄许东,又看了看空着的床铺位,很好奇的问牟思晴:“姐,你不是说有朋友受伤了在医院照顾吗,是谁啊?你跟许东也认识?”

    牟思晴苦笑着也不知道先回答哪个问题,瞧着很不自在的许东,忽然心里一动,笑道:“我当然认识他啊,怎么,你也认识他?”

    “认识,他是我同学!”牟思怡点点头回答,“平时没怎么说过话,嗯,许东,老师说你退学了,我也觉得挺可惜的,是因为学费问题吗?如果是这方面的问题,我帮你解决吧,还是回学校吧!”

    牟思晴一听妹妹这话就知道只会起反作用,别看许东文文静静不多话,但自尊心特别强,妹妹到底没受过什么磨难,是朵温室里的花,心意虽然好,但却会让许东“受伤”!

    果然,许东心里莫明的疼了一下,表情顿时冷了起来,如果牟思怡是个他觉得无关紧要的人倒也罢了,偏偏却是他暗恋几年的梦中情人,她这番话让许东越的感觉自卑!

    原本手足无措的感觉也消失了,许东一颗心冰冷起来,好一阵才淡淡回答:“谢谢你了,各人有各人的原因,各人有各人的前程,我跟你这样的千金大小姐原本就不同,哪有可能走同样的路,我也不可能再走回头路!”

    牟思怡虽然没受过什么苦难,但脑子却是聪明得很,许东这话明显有抵触感,她怔了怔,随即摇了摇头,也没放在心上,跟着对牟思晴笑着说道:“姐,是秦方哥让我给你送一封信的,嘿嘿……我猜肯定是写得很肉麻的情书了!”

    牟思怡一边说一边从挎着的包包里取了一个白色的信封出来,信封是封了口的,她显然是没有打开看过。

    许东在旁边越的觉得没趣,牟思怡压根儿就没把他这个人放在心上过,转眼就忘了他这个人的存在,这让他更加的想离牟思怡更远!

    牟思晴脸色黯然,接过信封也不去撕开看,好一会儿才淡淡道:“你何必来当这个传声筒?我现在是什么处境你还不知道?”

    牟思怡哼了一声说:“姐,你自个儿喜欢就好,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来包办婚姻?再说那个什么乔家俊见都没见过,谁知道他是什么歪瓜裂枣?要是他是个瞎子,跛子,你也嫁给他不成?”

    牟思怡也没想过还有许东在旁边,没等姐姐说话,她又说道:“姐,现成的,秦方哥挺适合你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从小就喜欢你,再说他长得俊,人又能干,我听爸说秦家的方圆地产今年利税有二十几个亿,起码有一半儿是秦方的功劳,你说铜城的青年俊才中有哪个比他更强?”

    说到这儿,牟思怡又微笑着再加了几句:“姐,爷爷和爸不是最讲什么身世身家,门当户对吗?秦方哥跟我们家难道还不算门当户对?”

    一听到“门当户对”,许东心里头更像被千斤巨石塌着堵住了,说不出来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