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二十五章 愈合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在店里呆坐一阵,晚上了,店里也没有客人来,许东看看墙上的钟,已经八点四十五了,当即开始收拾清理。

    不过一只手做什么都显得不方便不自然,好在店里相当干净,略微打扫一下就完事,关了店门后,许东又洗了个脸,然后才去卧室躺到床上歇息。

    被姨父周天奇的出现烦扰令许东情绪格外低落,躺着不想动弹,脑子里也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许东忽然间就警醒过来!

    自己又何必这么情绪低落自怨自怜的?从姨父家离家出走彻底决裂,那不就是要自己自立自强吗?

    这才一天两天的工夫就认输了?

    “绝无可能!”许东捏了一下拳头低低的念了一声,越是苦难就越要立志以后出人头地,这世上原本世道艰险,又怎么能把自己的命运完全寄托在他人身上?

    即使是牛向东,他也不应该这么想,牛向东欠他什么?不欠!

    既然人家不欠他什么,那又有什么理由要求人家一定要对他好?

    所以说,牛向东跟他姨父周天奇有什么生意来往,他也管不着,更不应该去管!

    想到这儿,许东忽然全身一震:这个问题,牛向东在答应留他在店里的时候,不是已经说过这个话吗?

    这时候,许东才清晰的想起来牛向东说的话,他早就说了,来他店里后,人情归人情,生意归生意,凡是他生意上的事情,就不要也不能去说三道四!

    原来牛向东早就预料到日后可能会生的事情,所以有言在先,只是许东还是隐隐有些心疼,有些失落!

    还是不要去想那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情了,许东摔了摔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些,又想自己离家出走也不是盲目的行为,是自己有了能看到珍宝的宝气能力,有这个能力了,以后就算不靠任何人,他也能够自食其力,甚至还可能有以前根本就不敢想的结局!

    看看右手手掌心那个奇怪的纹理,这段时间以来,许东已经确定自己的能力就是因为这个古怪纹理而带来的,而这个古怪纹理的来因又是因为那颗圆形小石柱碎裂后流出来的黑色液体,那液体虽然只有几滴,但手指一沾到就像吸收了一股水流一般,当时的感觉无法形容。

    不过当时他也不明白,即使到现在他也依然不明白是什么原因,那黑色液体是什么东西,但自能看到宝气后就开始令他慢慢转变。

    而转变的不仅仅是他的能力,也有他的心胸,以及身体上的一些微妙变化!

    比如许东觉得身体比以前好得多了,以前跑几分钟就累得喘气,但现在急跑几分钟还感觉气不喘心不跳,力气也大得多了,当然,身体变强也导致了另一个直接的结果:那就是饭量变大了!

    赶明儿去地摊上买一些古玩方面知识的书册,既然自己不需要任何辅助就能准确的认出珍贵物品,那为了保守他的这个秘密就必需要有全方面的见识,其实也就是补充一下对那些珍贵物品的相关知识,这样对别人说出鉴定的原因理由时,也才不会露马脚!

    原本是指望从龙秋生那儿得到指点和传授,但现在看到牛向东跟周天奇的忽然交好,许东就觉得自己要立志,不能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自己有能力比什么都强!

    好像现在吧,真说又要从牛向东这儿出走,他身上只有三百来块钱,又能跑到哪里去?

    看来还得借着自己的能力,以后多长长心,多为自己留些后路,多为自己赚点钱,即使被什么什么人“抛弃”和“驱赶”的话,至少自己身上有钱,有钱就不会令自己那么狼狈了!

    嗯,还是好好睡一觉,好好休息好!

    迷迷糊糊就睡着了,直到听到“轰轰隆隆”的拍门声才醒过来,睁眼一看,窗外边红红暖暖的光透进来,天已经亮了!

    这一觉居然直睡到天亮了?

    许东怔了怔,然后赶紧起身穿衣服,直到弯腰穿上球鞋绑好鞋带后,他才猛然醒悟:左手能动了?

    刚才穿衣穿鞋,许东都是两只手在做,跟平时一样的动作,当时可完全没想到左手受了伤是不能动的,现在注意到后不禁起呆来!

    好一阵子才醒悟,又抬起左手来查看,许东很轻易的就抬起了左手,一点也没感觉到不自然或者疼痛。

    本想再解开绷带仔细看一下,但外边的店门上给敲得轰轰响,又听见女子叫喊的声音:“许东,开门,赶紧开门,我问过牛向东了,知道你在里面,赶紧开门!”

    是牟思晴!

    许东忍不住苦笑了一下,牟思晴还是追上门来了,不过现在倒是不担心她又对自己“动粗”,她找上门来肯定是自己从医院“逃”了的原因。

    脸都没顾得上洗,许东跑过去开了门,把门打开后,俏脸含怒的牟思晴果然就作了:“你小子真是连命都不要了是不是?你再急也得把伤养好吧?赶紧跟我去医院检查情况!”

    牟思晴一边恼,一边伸手就要拉着许东出去,嘴里还在嘀咕:“连个手机也没有,找你还真是费劲!”

    “牟警官,你不用担心!”许东赶紧晃动着左臂向她示意,“你看,我的手没什么问题,就是被咬破皮了,没有大碍,要真有问题我这手肯定动不了,再说了,这手是我自己的,我还不知道保护吗?真要有什么问题,你就是赶我出院我也不会出啊!”

    牟思晴一愣,看着许东摇晃左臂的表情很轻松自然,一点也没有装扮,记得昨天在医院里的时候,稍微一动左手他就呲牙裂嘴,而且他这伤自己是亲眼目睹的,给黄狗撕咬得白骨都露出来了,失血那么多,怎么可能一个晚上就好得像没事儿了一样?

    许东摇晃着手真感觉不到疼痛,笑着说:“我解开绷带看看,肩膀上有些痒,抓也抓不到,正好解开看看,等会儿再去换个药!”

    牟思晴也担心伤口感染,赶紧推他到椅子上坐下来:“你坐好,我给你解,别把伤口弄到了,如果感染了就麻烦!”

    许东抬着左臂任由牟思晴去解绷带,绷带绑得又厚又多,牟思晴一圈一圈的解了长长的几条纱布,把纱布条解完,里面贴在肩膀上的是药片棉,牟思晴屏住呼吸很小心的拈着棉纱拉开。

    棉纱下的药物都变成黑色的了,肩头上那一圈狗牙伤口给黑糊糊的药物涂挡住了,也不知道伤口成什么样子了。

    药物纱布一解开,许东只感觉清凉一片,痒痒的感觉,忍不住伸手想去抓痒。

    牟思晴“啪”的就是一巴掌把他的手打开了,哼道:“不能用手抓,一抓就会感染,嗯,有酒精或者碘液没有?”

    许东指了指柜台上边,牟思晴看到那上面放了好几瓶小瓶的酒精和棉签,当即取了一瓶,拿了三四支棉签。

    “这是你们清理物品脏污的酒精,不是专门消毒的酒精,不过也能用,能消毒就好!”牟思晴看了看瓶盖,这是一瓶没有用过的。

    把盖子拧开,点了酒精,牟思晴再小心的把棉签伸到许东肩头上去擦洗伤口处,一边又说道:“忍着点啊,酒精沾到伤口会比较疼!”

    许东倒是蛮不在乎的回答:“这点疼怕什么?”

    “又吹吧!”牟思晴一点面子都不给他,“昨晚不是流了一点血就给吓晕了吗,硬是不知羞,咦……”

    许东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昨晚确实是看到牟思晴手上沾的鲜血而给吓晕了,而且他从小确实是有点晕血,牟思晴不提的话还好,当面一揭短,还真是脸上挂不住!

    其实许东自己还是不很清楚,晕血只是很轻微的因素,主要还是当时他的伤比较重,失血过多而致身体虚弱,抵抗力也就相应减弱了,各种因素集结一起,结果就导致看到血就晕倒了。

    许东悄悄瞄了一下牟思晴,却见她一脸惊讶,脸上并没有嘲讽他的表情,心里不禁有些奇怪,当即顺着她的眼光扭头瞄自己的肩膀。

    牟思晴用沾了酒精的棉签清洗了伤口,把黑药块洗掉后露出了肩膀肌肉。

    黄色皮肤上,原本很惨烈的伤口此时只剩下几点淡淡的白痕印迹,两个最深的大牙伤口已经结了黑色的痂。

    这明显是伤口已经愈合到快要完全恢复好的程度,牟思晴如何不惊讶?

    这伤口都已经结痂了,难怪用酒精清洗时,许东一点都没叫唤,只有伤口还在的情况下,酒精浸蚀细菌时才会使伤口剧烈疼痛,但皮肤完好无损时,酒精也就没什么作用了,也自然不会有疼痛的感觉了。

    “咦,这伤好得还真是快啊,难怪刚刚起床时我一点儿也没感觉到手疼痛,嗯,可能就是当时血染红了看起来恐怖一些,实际上伤势很轻,我就说你不要硬拉我住院,没什么事!”

    牟思晴有些怔,昨晚看起来,许东的伤好严重,当时也确实把她给吓到了,但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他这伤并不如想像的严重,而且好得也实在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