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演戏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牟思晴用酒精把许东肩上的干血块,药物等等清洗干净后,看得也就更清楚了,许东肩上的伤口结的痂一洗就掉了,像是掉壳一样,痂壳下面的肌肉简直就像是粉红色的寿桃一个样!

    这与昨晚当时看到的情形完全就是两个样,牟思晴怔了一会儿后又点了点头,说:“也好,你这个伤看起来确实没有什么问题了,不住院也行!”

    说实话,牟思晴还真是“气冲冲”而来,许东的偷逃是对他自己的健康不负责,更主要的是许东这个伤还是因她而起,她认为她还得负很大的责任,也因为她听手术的主治医师说过,许东这个伤并不轻,手术后一定要在一个星期内特别注意不能感染,要是不小心引起感染了,严重的话就有可能会截肢!

    牟思晴正因为医师的这个话而担心,但现在看到许东的伤根本就无关紧要,心想现在的医生心也太黑了,就想赚钱,没病说成小病,小病就说成大病,大病说成重病!

    许东自己在没看到伤口的情况下也还是有些许担心,现在拆了棉纱包裹后也彻底放心了,把棉纱绷带都扔到了垃圾桶中,舞动着手臂笑道:“这就自然多了,绑着那个东西就是吓人,没问题也会认人觉得有大问题!”

    牟思晴低着头儿沉吟着,一会儿才抬头对许东说:“许东,局里给我记功了,等这件案子完全破案后,胡局说我肯定是会升职的,但我心里明白,这个功劳可不是我的,你就没想过要个功劳什么的?像这样的案子,局里至少能给提供重要线索的局外人几万块的奖金,你想不想要?”

    许东摆了摆手,他不是不想要钱,但这个钱他知道要不得,如果让牟思晴把原因说明白,那他就有无数个解释不清楚的地方,那最终只会引起胡局长等人的疑惑猜测,只会给他带来数不清的麻烦!

    而现在他把功劳单独给了牟思晴,牟思晴就绝不能把这个秘密说出去,也就只有她一个人对自己有疑心,但只要自己不说,即使她追问也随便找话唬弄,她也是没办法,毕竟一个普通人的思想终不会猜测得那么奇特,谁能想到他会有那么神奇的能力?

    牟思晴见许东丝毫没有犹豫,又想到昨晚他对自己悄悄的叮嘱,也知道他是真不想“领”这个功劳,想了想,当即从身上掏了一叠钱出来,也没数直接就塞到许东手中,说:“许东,你不想给别人知道,那我就当你是我的秘密线人,刚了工资,在医院交了两千块钱,这里还剩下两千块,就当是我个人给你的营养补贴费用,是我自己的钱,这可以吧?”

    许东本不想要,但想想牟思晴的性格脾气,沉吟了一下还是接了这两千块钱,这个女人吧,接了她的钱她就会觉得心安理得,要是不接这个钱的话,未免关系就更生硬,熟总不比不熟好,她那火爆脾气,跟她熟点也少受点“折磨”!

    捏着两千块钱,许东又瞄了瞄牟思晴,见她弯着腰去看玻璃柜台中的那些典当物品,当即招呼她坐下:“牟警官,那你坐,我去给你倒杯茶!”

    牟思晴摆了摆手,仍然看着那些柜台里的物品。

    许东进里间去饮水机处倒水,把两千块钱揣进裤袋里,心想这个牟思晴明明就是个富家千金,却硬要过警察的清贫日子,拿着三四千一个月的薪水,倒是真不知道她是什么心思!

    把茶水端出来,牟思晴接过一次性的纸杯,感觉手很烫,顺手摆到了柜台前边的茶几上,坐下来问许东:“我听龙老说你在这儿上班,为什么不上学了?”

    许东摊了摊手,有些淡然的回答:“我能不回答这个问题吗?”

    牟思晴笑了笑,又说:“算了吧,我也不问你这事了,人各有志嘛,嗯,许东,别的不说,我就说你对古董古玩这方面的能力实在是令我难以想像的强,跟我们局里合作的那些名气很大的专家们,我就觉得他们压根儿就不比你强,以前也有很多次合作,但从没有哪一个专家的表现比你更‘惊艳’,我是想请你做我的私人顾问,如果有关于这方面的案子,我就请你帮忙做参考,费用的话,我一次给你两千,你看行不?”

    许东偏着头盯着牟思晴看,不过许久都没有说话。

    牟思晴咬着牙嗔道:“你嫌少是吧?那我再加一千,给你三千,我的工资就四千多,你总得给我留点生活开支吧?”

    如果一个月办一次这样的案子,那给许东三千,她自己还能剩个千把块,勉强能支持。

    许东“噗”的一笑:“两千就两千吧,我答应做你的秘密顾问,不过我可是把丑话说在前头,既然是秘密的顾问,那我的任何事情你都不能向他人透露,而且我也不保证一定能帮得上你的忙,我只能答应尽力而为!”

    牟思晴顿时松了一口气,拍拍胸口道:“还好你不是要加钱,要加钱的话我可真给不出了!”

    许东不解:“牟警官,你明明是个富家千金,什么事儿不干就能一辈子过得比寻常人好千百倍,为什么还要硬拿这几千块钱的工资做苦差事?”

    “嘿嘿!”牟思晴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的笑了笑,淡淡道:“你也说过了,各人有各人的想法,我家是有钱,但我就是想靠自己的能力生活,也正因为靠着自己的能力生活我才更有底气跟家里人说道理,唉……我的事,你是不明白的!”

    牟思晴这个低落的表情,许东忽然就想起龙秋生曾经跟他提过的,牟思晴与牟远山在国外的结拜大哥的孙子有婚约,只怕她是不想答应这个婚约吧?

    或许牟思晴就是这个原因才不用家里一分钱,不管她这样做是幼稚还是任性,许东忽然就觉得她其实很“可怜”,有钱其实也不一定就快乐!

    牟思晴幽幽叹了口气,抬头见许东也在深深沉思的表情,“噗”的一声笑道:“搞得这么沉重干什么?我自己都没放在心上,看你的样子,莫不是你家老头也给你定了一门娃娃亲?”

    许东顿时哑然失笑:“怎么可能?我父母去世了,我几乎没有长辈,再说我这样的孤儿一穷二白,即使定有娃娃亲,又有哪个原嫁给我这个穷光蛋?”

    牟思晴本想笑,但听到许东说他是个“孤儿”,他说这个话的时候虽然表情淡然,但他眉宇间的落寞,淡淡的悲伤却缠绕着,顿时笑不出来,没来由的替他心疼了一下!

    一时间,两个人都沉静下来,牟思晴想提一下气氛,找个话题聊聊别的方面,不过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忍不住眉头一皱,停了停,还是按了接听键,也没避开许东就问道:“秦方,什么事?”

    听到“秦方”两个字,许东心里一动,记得在医院里的时候,牟思怡提到过这个名字,应该是跟她们家很熟的一个富家公子,英俊又极有才能,又在追求牟思晴。

    这个“秦方”在电话里说什么,许东听不到,不过牟思晴的表情没有什么改变,淡淡道:“我来不了,上班办案子呢……什么?请了市局特警做安保?胡局指派我也去?……秦方,是你特别要求的吧?别拿钱来砸人,我特别讨厌用钱来办事的人!”

    许东一听就明白是什么情况了,那个“秦方”肯定是拿钱“赞助”市局,然后市局安排警员去负责秦方什么活动的“安保”,然后又特别指派要牟思晴参加。

    这明显是要在牟思晴面前摆个什么“排场”,也或许是要制造机会吧,不过以牟思晴家的情况来说,“排场”可能说不上,但肯定是有要显露一下他的“才干能力”。

    像牟思晴这样的女子,金钱和排场肯定是诱惑不到,唯有“才干能力”有可能会吸引她,“美女爱英雄”本就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牟思怡倒是有“缀合”姐姐牟思晴跟秦方的意思,但牟思晴似乎不喜欢秦方这种“手段”。

    一想到牟思怡,许东心里又隐隐作痛!

    初恋是最难忘也最铭心刻骨的,但也同样也有可能是最痛苦的,少年人的念头都是梦幻一般,你喜欢的人却多半是喜欢别人的,梦之所以是梦,就是因为实现不了!

    更何况许东这个还不能说是“初恋”,只能说是“暗恋”!

    牟思晴哼哼几声,接着就摁断了手机接听,气呼呼的不吭声,好一会儿才抬头盯着许东。

    许东见她表情不善,也不说话,省得惹到这个女魔头怒了给自己添麻烦。

    但牟思晴显然不想放过他,开口说道:“许东,你陪我去一趟,这个人……你帮我演演戏吧!”

    “不行不行,我去不了!”许东也不问是什么原因,马上举着双手摇晃拒绝,“我要看店,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这又不是帮你参考案子做古玩鉴定,我又不是演员,演戏的事我更做不来,你找别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