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面子的价值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第二十九章 面子的价值

    牟思晴是正常的语气,但对于秦方来说,他就不认为牟思晴对许东是“正常”的语气和表情了!

    秦方追了牟思晴十几二十年,几乎是在小学的时候他就喜欢上了这个漂亮女孩,他的父母亲戚也都觉得这是一对金童玉女,两人的家庭也都是名门大家,门当户对的。

    但是秦方却从来都没得到牟思晴比较温柔或者“善意”的表情和语言,他也从来就没生气过,只当是牟思晴的“高傲”,他也喜欢牟思晴的这种“高傲”,要是牟思晴是个能轻易就追上的女孩子,他也就不会这么喜欢她了!

    但是现在,秦方却看到牟思晴笑着跟别的男人“打趣”,这让他如何忍得住不恼怒?就跟打翻了无数个油盐酱醋的味碗一般,什么味道都有!

    牟思晴如何的冰冷与高傲,秦方都能忍,唯独不能忍的就是她对别的男人“好”!

    许东压根儿就没察觉这身后的明枪暗箭与怒火,他也没在乎牟思晴的话语,仍然呆呆的盯着那块石头。

    另外几个看石头的都是四五十岁左右的男的,从他们的脸色和观察的举动来看,这些恐怕都是鉴石的“高手”,不过许东可以“轻视”他们的是,这些人虽然各有各的观石鉴石的方法技巧,但他们都盯着那几块表皮层绿色最多最艳绿的石头,而那些石头都是没有宝气露出来的石头,估计那些石头就是不值钱的。

    十几块石头中,只有两块冒出宝气来的,按许东的猜测,就是只有这两块石头有价值,但恰恰恰就是这两块冒出宝气的石头表皮层绿皮最少,所以那些“高手”并不观注。

    许东心里又活动起来:如果有机会把这两块石头买到手的话,他倒是想,尤其是宝气极浓的那块石头!

    不过石头就是石头,外表的绿又少,不被人关注,许东就琢磨着这是他的机会,正因为没有人关注,他也才有机会,看来“赌博”这个东西,还真是没把握,你认为最有把握的时候,却没想到反而是最没有把握的时候,十赌九输,除非是“作弊”,否则有哪个敢说有百分百的把握?

    许东现在虽然敢说有把握,但他也算是“作弊”了!

    慢慢跟着牟思晴走过来的秦方表面一片沉寂,面无表情,不过心里却是无数种念头升起!

    想要“抢走”牟思晴的男人,那也得看看他秦方是什么角色,在铜城,还真没有什么人会当着他的面说这个话,铜城的确也有几个了不得的人,被人称为“铜城四少”,而秦方就是其中的第二个。

    这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子如果真要打牟思晴的主意,秦方自然会把他轰成渣,当然,他可不会公开且明目张胆的行凶做恶,那是地痞小混混才干的手段,无脑的表现,他秦方是什么人?

    把对手弄死弄残后,对手兴许都还不知道是谁弄的,而且秦方要整对手还不会那么直接,他会用很多阴暗的手段去让对手破产,欠债,直至走投无路,去自杀,或者铤而走险违法犯纪,这才是他最终的目的,像街头小混混那种拿刀拿枪去弄人,跟他可就是天上地下的境界区别了!

    只是秦方还是有些迷惑,因为这个年轻男子穿得极其“简朴”,穿得朴素那也罢了,关键是他不认得!

    而在铜城中,上层社会圈子中几乎没有他不认得的人,除非这个人不是上层圈子中的人,又或者不是铜城这个圈子中的人,否则他绝不会不认得!

    既然跟牟思晴认得并且还这么“熟”,只怕他的身份也是不一般的,或者也有可能是外省的哪个世家公子和高官子弟,有些人还真有这种怪癖,喜欢穿得很“朴素”,所以说,穿得差并不代表他没有来头!

    也正因为如此,秦方更不会冒然行动,他做事向来沉稳有心计,心也狠手也辣,但前提是一定会在摸清对手的情况后才会决定如何行动。

    假如对方是他得罪不起的人,他也绝不会去动这个手!

    牟思晴见许东仍然盯着那块石头,她也禁不住凑上前看了看,这是一块椭圆形的石头,有足球一般大小,石头表面大部份呈灰白色,有两三个地方有筷子头那么大的几点绿色,就像是在上面镶了几粒绿豆。

    “这么块石头有什么好看的?这又不是古董!”

    许东这才扭头看了看牟思晴,沉吟着说道:“这当然不是古董,我就是觉得好奇才多看了几眼!”

    牟思晴撇了撇嘴,说:“故弄玄虚,你不是专家吗,去那边看看值钱的东西,说不定就能赚一大笔,够你买房娶媳妇了!”

    许东淡淡道:“我可没那么幻想过,一个月能老老实实的挣两三千块工资就满足了!”

    “切,口是心非的!”牟思晴自然不相信许东的话,这家伙明明有很强的鉴定能力,玩收藏玩古董的,就别说那些高手了,就是普通的小鱼小虾,也都是有三五十万的身家,像许东这种“高手”,赚钱绝不是难事,一个月两三千块钱,鬼都不信他的话。

    许东确实也是信口而说,他比谁都更想早日挺着腰站起来。

    秦方眯着眼,看起来这个年轻男子跟牟思晴似乎并不是关系特别的样子,但是他就是莫明其妙的讨厌牟思晴跟这个年轻子很熟很随便说话的样子,不管这个男子跟牟思晴是什么关系,他都要让这个人好好的栽一个大跟斗!

    听牟思晴说这个年轻男子是个“专家”,秦方陡然就找到了话题,笑眯眯的走到牟思晴跟前,一边又漫不经心的说:“思晴,这位是你的朋友?好年轻啊,听你说是专家,是哪方面的专家啊?”

    牟思晴表面看起来风风火火,绝大部份人也把她只看成好玩的“富二代”,但实际上,牟思晴并不玩世不恭,相反还绝对的上进,有恒心有毅力,并且很尊重“朋友”。

    当然值得牟思晴当成朋友的人并不多,但许东肯定算得上是其中一个,所以秦方这么一问,牟思晴倒是很认真的回答了:“他姓许,名字叫许东,是古玩珠宝饰方面的专家,秦总,你不正好说进入珠宝行业吗,把他请去当席鉴定大师吧,保管你不会上别人的当!”

    虽然不想跟秦方展男女方面的关系,但牟思晴还是认为秦方是个很成功也很有能力的企业人才,许东穷得叮当响,倒不如把他介绍给秦方,许东也是以能力吃饭,所以也不担心他会不会受排挤。

    “好啊!”秦方似乎也想都没想的就一口答应,这就是他的心计了,但凡是牟思晴说的话,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先答应,然后再来琢磨考虑,这种表现自然可以讨得女人的喜欢。

    秦方又看了看许东,伸出一只手笑笑说:“我是秦方,方圆地产的总经理,许先生在哪里高就?如果可能的话,我愿意请许先生到我的公司任职,许先生也看到,我新进入珠宝行业,新公司缺的是人才,只要许先生愿意,薪金待遇一切好说!”

    许东跟秦方握了握手,秦方的话说得似乎很诚挚,很诱人,但他并不动心,不是不想赚钱,而是他从秦方有意无意的眼神中捕捉到那一闪即逝的“不善”,这样的人,他最好是少打交道!

    “谢谢秦总了,我可称不上是什么专家人才,就是个在典当铺打小工挣口饭吃的小角色,秦总要的是有真能力真本事的人才,我可不是你需要的人才,即使我昧着良心去了,那也是骗钱骗薪水的,呵呵,为了不被秦总炒鱿鱼狼狈滚蛋,我还是一早就不去滥竽充数的好!”

    秦方一怔,他没想到这个许东居然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他的“邀请”,在之前他还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形,他秦方的“邀请”,几乎就跟古时候皇帝的邀请差不多,试问又有几个人能够拒绝?

    秦方自然不相信许东所说的“典当铺小角色”这个话,也因为许东当面拒绝让他忽然间“重视”起来。

    “哦……呵呵,许先生,思晴说你是个专家,那不如请许先生来品评品评今天现场这些名家设计的顶级珠宝饰,看看它们的价值如何?”

    其实秦方这就是故意引许东入套了,因为一件珠宝饰的最终定价并不是简单的以珠宝本身的价值来计算,珠宝饰成品定价有几个因素,一是原料成品,二是设计成本,三是投资人的溢价计算。

    珠宝上的成本对于普通人来讲,几乎就是个“谜”,一件原料成品一万块钱的话,最终成品售价有可能就高达百万以上了,普通人根本就无法想像。

    在富丽堂皇的大卖场中,高档金店中,那些售价几十万,几百万,甚至过千万的名品饰,普通人根本连在那儿多停留一下,多看一眼都觉得局促。

    而有钱人则基本上只选择“贵”,而不是选择“值不值”,因为对他们来说,“最贵”就是面子!

    所以说,秦方要许东来品评珠宝饰的价码,那本身就不是一个有标准确定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