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 正文 第四十章 庞大宝气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牟思晴表情忽然黯然下来,好一会儿才说:“今天是我一个亲人的生日,晚上的行动还有足够的时间,再说我们会不会参加行动也不确定,还得等胡局的命令!”

    “哦……”

    许东哦了一声,又问她:“既然是你亲人的生日,那你带了我去只怕不合适吧?”

    牟思晴摇了摇头:“不碍事,我只是去见一下,再说你先前不是被铁老头纠缠着吗?我这是替你解围呢!”

    许东“啊哟”一下,这才想起之前的事,摸了摸额头不好意思的说:“是的,我不想跟铁老去吃这个饭!”

    “哼……”牟思晴哼了哼,说:“铁老头是什么人我可是比你清楚得多,不管你今天赌石赚一千万靠的是运气还是真有什么诀窍技巧,我敢肯定铁老头是认为你真有秘密技巧,他想的只不过是这个,一笔赚一千万,又有哪个人不眼红?”

    许东沉默了一下,好一会儿才说:“我靠的是运气,你又不是没看到,就那么块石头,我又不是穿山眼看得透,我哪里可能知道里面有翡翠玉石?”

    牟思晴撇撇嘴不置可否:“算了算了,你有没有技巧诀窍我也不问也不管,反正我也学不会你们那一套,要是我想学的话,龙老难道还不会教我?”

    只要牟思晴不追根到底,许东就松了一口气,扭着头去看车窗外的风景,见这时候已经是郊区外的小公路了,但是风景却比汐江边的绿化带更漂亮,一边是郁郁葱葱的青山,另一边是菜地,还有些水田。

    因为车里开着空调,不然许东还想把车窗打开吹吹乡村野外的风,吹吹新鲜空气,乡间的空气肯定比喧嚣的城市空气好得多。

    牟思晴瞄了许东一眼,伸手关了空调按键,然后按下车窗玻璃,说:“我最喜欢乡下的空气,每回开车到乡下的时候,我都会关了空调敞开车窗吹吹风!”

    许东点头赞同,也按下自己这边的车窗玻璃,没想到牟思晴跟他倒是有些相同的爱好。

    笔架山座落在铜城北面,离铜城城区只有二十多公里远,但许东还是很小的时候去过,长大后就从来没去过了,听说很多善男信女去。

    去的人主要是求神拜佛的心思,笔架山上有座庙,解放前和尚不少,香火旺盛,不过解放后就散了,只剩下一个老和尚,也不知道有多大岁数,谁都不清楚,许东小时候到庙里见到过,长大后虽然没去过笔架山了,但听说老和尚还在。

    去笔架山老庙的人当然不是去拜老和尚,因为老和尚从不跟人交谈,要么念经念咒,要么打坐参禅,白天大部份时候还在老庙后边种了几块地,种菜种粮,基本自给自足。

    笔架山老庙的大大了院落天井中有一条蜿蜒起伏的“石龙”,而这条石龙可不是靠匠人雕刻打造而成,而是自然天生而成,龙,龙身,龙尾,龙足,一应俱有,据说古时有个老僧就是看到这条石龙后才在笔架山修建了小庙,又经过了数个朝代后就成了现在这个大庙。

    去笔架山的人几乎都是为了拜这条石龙,许东小的时候就听人说笔架山石龙很“灵”,甚至被人说得活灵活现的,说是抚摸能祛百病,参拜敬奉能消百灾,所以才那么多人去。

    难道牟思晴的“亲戚”在笔架山去拜石龙去了?

    上山的小公路只到山腰处,再上山就只有石梯路,铜城附近数百公里都没有什么大的山脉,笔架山是唯一比较大的山,主峰海拔一千八百九十八米,从小公路尽头走石梯上去还有八百多米,全是陡急的上坡,爬上去并不轻松。

    牟思晴把车停在山腰处的平坝中,这儿还停了两辆越野车,看来今天来的人并不多,看了看许东还在东望望西望望的,当即问他:“许东,你是跟我一起上山去,还是留在这儿等我?”

    “还要上山?”许东诧问道,“你亲戚是不是上山拜石龙了?”

    “不是!”牟思晴摇了摇头,张着嘴想说时,眼圈却红了,想说的话也没有再说,摆了摆手低声道:“算了,你就在这儿等我吧,要是闷了就到车里听听歌,或者在车里睡会儿觉!”

    许东见牟思晴把车钥匙递了过来,犹豫了一下也摇头说:“我跟你上山去吧,很小的时候到过山上,也很想再去看看呢!”

    牟思晴点点头,什么话都没有说,自行往上边走去,许东跟在后面。

    一般的女孩子爬这样的陡梯路,大约不过百梯就会停下来歇息,但牟思晴体力很好,一连爬了近三百步,这才停下来坐在石梯上歇息。

    许东早就在喘气了,额头上尽是汗水,这时见坐下来歇息的牟思晴也是额际汗湿,脸蛋儿累得通红,一掠丝沾在额头上,看起来格外惹人怜爱。

    看看牟思晴坐的那阶石梯比较宽,许东索性爬上两步跟她并排坐在了那阶石梯上,这倒并不是有什么别的念头,只是石梯陡急,坐在牟思晴背后比她高了不礼貌,坐在下方又矮了,又得背对着她,更不礼貌,所以索性跟她坐在了一并排。

    天上碧空如洗,当真是万里无云,许东仰头看着天空,低下头来再看下面时,只见山下方公路纵横,铜城市容几可看到一大半!

    牟思晴这会儿呼吸平静了,伸手在旁边的树枝上掐了片嫩叶儿嗅了嗅,瞄了瞄许东,见他沉默着不出声,又忍不住说话了!

    “许东,我总觉得你很像我的姑父!”

    “像你姑父?”许东不禁好笑,不过可没敢说叫她喊自己“姑父”,又想着自己这段时间是不是特别沧桑,显得特别老了?

    牟思晴叹了口气,幽幽说道:“我姑父是个很聪明很儒雅的一个人,不过他又是个情痴,我姑姑嫁给他才三年多,姑姑就得病去世了,姑父悲痛欲绝,给姑姑守了一年墓,然后落出家,到笔架山老庙跟老和尚作伴,家人谁都劝阻不了!”

    许东这才明白牟思晴为什么要来笔架山老庙了,原来是来看她的姑父。

    一个人痴情到这个地步,倒是令人钦佩,许东又想着自己,要是换了他,能为牟思怡做到这个地步吗?

    也许可能,许东自觉自己也是个用情很专一的人,虽然只是暗恋,虽然牟思怡毫不知情,但许东很有种“此生不会再喜爱第二个人”的感觉!

    “从小就是姑姑最疼我护我,姑父爱屋及乌,也很疼我,我还记得清楚,姑姑过世后的十几年中,我每年都要上山去看姑父几次,可是姑父自上山后就不曾再开口说过话,我就算来看他,那也只是看一看,见他一年比一年衰老,我的心更疼!”

    牟思晴说得悲伤,许东听得入神,又想到那年父母双双身亡时,痛不欲生的他也想着就这样死了随父母而去,那种悲痛,他却是亲身经历,记忆犹新!

    牟思晴说着自己对姑姑和姑父的思念,扭头瞧了瞧许东,见他竟然双眼通红,眼中泪光闪动,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这小子也不知道是性情还是真会演戏,听她说个悲伤事情就这个样子!

    牟思晴还真是没想到许东是由此而想到自己因而悲痛,只不过她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走吧!”

    牟思晴站起身来,习惯性的在身上拍了拍尘土,然后踏着梯步继续向上。

    这一次是一鼓作气上了山顶,许东见山上的模样跟他小时候的记忆依旧没什么变化,只是老庙四周的树木更大更多了。

    老庙的大门上锈蚀斑斑,有些地方还留着子弹射击的痕迹,大门虚开一半,牟思晴探头往里边瞧了瞧,然后回头对许东招了招手,示意他进去。

    许东跟在牟思晴身后进去,进了大门就是五六步向下的石阶梯,然后是一个有上千平方的大天井,天井中有铺盖着大长条青石,石面磨得又净又光滑。

    天井四周还有五六棵看起来很“老”的松树,天井前边是栋庙宇,宽敞高大的木门敞开着,虽然隔了四五十米远,许东也看到庙宇大殿的厅中有一个盘膝坐着的人!

    牟思晴加快了些脚步,许东抬头又看了看那栋庙宇,本来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时候再仔细看了一下,再仔细看时就现了问题!

    原本一进来看到那栋庙宇时,许东就觉得庙宇顶上有一抹淡金色的光线,原先还以为是阳光斜射在庙宇上的光线辉映,仔细看过后才现,那不是太阳照射交映的光线,而是一种“宝气”!

    许东禁不住暗暗心惊,又是诧异又是好奇,他自从有了能看到宝气的能力后,见过不少的珍贵物品冒出来的宝气,但无论有多珍贵,那宝气也有限制,比如形状的大小,颜色的浓淡,都是跟珍贵物品有相互衬托映照的情形。

    而现在看到的“宝气”却是从整栋庙宇顶上冒出来的,许东从来就没见到过有这么“庞大”的宝气,这么大的宝气,那所对衬的宝贝是特别珍贵还是特别“庞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