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黄粱一梦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许东,你就在外边等我一会儿!”

    牟思晴以为许东要跟她一起进去,不过她又不想让许东看到她真情流露的样子,一见许东呆呆的望着庙宇顶部时,反而心里一松,心想许东看个庙都能看“呆”,倒是省了她的担心。

    看来许东还是乡村气息未脱,随便到个新鲜地方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

    许东随便“唔”了一声,眼睛仍然盯着庙宇顶上,牟思晴摆了摆手自个儿进去了。

    许东这会儿是根本就没在意牟思晴说什么,他的注意力完全被庙宇顶上冒出来的那股子庞大无匹的宝气所吸引,也更是震惊不已!

    这么庞大浓厚的宝气,那得是个什么样的宝贝才能出来?又或者是大到无法想像的程度?

    许东着呆,过了一阵儿看了看四周,庙里这个大天井中安静得很,看不到一个人,斜阳照射,庙宇和树木都像是披了一层金纱子一般。

    牟思晴已经进大厅跟她姑父说话去了,许东也没想着要去“拜见”一下,无所谓失礼或者不失礼,反正牟思晴的姑父也不说话。

    那股宝气的诱惑力太强,许东并不是想“偷”或者想买走,他只是想亲眼目睹一下这个东西到底是个什么样,不知道什么样的珍宝能出这么强大浓厚的宝气!

    不过既然是珍贵的宝贝,想必珍藏着的人也不会轻易拿出来示人,再说如果他冒然去问人家说要看这个宝贝,对方还不更奇怪更惊讶他是怎么知道的?

    许东呆想了一阵,心想还是算了,越是珍贵的东西自然也越是藏得严实,他也别想着去看这个了,索性不去看大厅门口的方向,往庙宇右边的檐石慢慢走过去,就看看这座庙宇四周的风景好了!

    屋檐下的走道全是麻条石砌成,许东穿着一双胶底球鞋,悄然无声,偌大一个天井院子,地上倒是干净得很,连一片树叶儿都没落下,听牟思晴说了,这庙里就她姑父和以前那个老和尚,扫地不是什么重活儿,但地太宽了,清扫起来可也不简单,尤其是这庙里一共就只有两个人!

    天井正中那个天然形成的蜿蜒石龙依然如小时所见的样子,只是石身上更显光滑无比,也不知道又被多少人摸过。

    石龙其实也只是外形大体有些相似的味道,并不像传说中说的那样,有头有身有角有脚,大致上有些儿像。

    许东沿着石道往庙后面慢慢踱过去,庙后面有高高的院墙,后院还有几块地,种着青菜白菜葱蒜之类的作物。

    看到这些,许东似乎忽然间觉得这庙里的和尚离“现实”很近,他们也一样是凡夫俗子,跟普通人一样要吃喝拉撒。

    菜地边有一张石桌,两个石凳,许东走过去坐在石凳上,手衬着下巴寻思,脑子里想的还是那股“宝气”,在寻思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宝贝!

    无论如何,许东都想像不出来那个宝贝的样子,想像中,只觉得那宝贝应该是很大很大,不知道是不是一尊高大的金佛像,还是什么别的雕像?

    在庙宇中,极有可能是这种“东西”,想像中,庙宇中似乎也只有这个才算是“高大”吧?

    正琢磨间,忽然间似乎有一缕淡淡的,若有若无的声音传进耳朵里。

    许东心里有些奇怪,庙里静悄悄的没有别的人,这好像就是什么人在角落中说“悄悄话”,这还真有些奇怪了!

    侧着耳朵听了一阵,许东更觉得奇怪,这声音就像和尚“吟唱”,只是细如一条丝线般无从寻找,若有若无,听不出来是从哪个方向传过来的!

    “奇怪了!”

    许东站起身来,一边寻找一边寻思这声音到底是哪里来的,只是从声音方面来寻找,还真是找不出来,不过又想着这庙里除了老和尚和牟思晴的姑父也没有别的人了,莫不是从庙里传出来的?

    瞄了瞄前边,要转过去到庙里面去,许东想想还是算了,这很有可能是老和尚在念经念咒,只是这声音飘忽不定,听不出是从哪里传来的!

    又想着在后边呆了这么久,说不定牟思晴已经跟她姑父说完话出来找他了,还是回前院去,才迈两步,眼光似乎瞄到就在另一方转角处似乎有一道木门,木门是虚掩着的。

    许东一怔,再也禁不住好奇心,几个快步走过去。

    转角处果然是一道木门,门上深红色的老漆斑驳,不过油漆虽然掉落裂痕多,但木门却没有一点坏,看起来还特别显厚重实在。

    以前的“老”东西就是质量好,往时要寻些好木料很简单,不像现在,好的杂木料难寻,即使有也很贵,普通的红木家具就已经是天价了,更别说更珍贵的稀有红木家具。

    门开着一半,许东犹豫了一下,考虑着要不要进去,又担心会不会被现后当成“小偷”?

    正犹豫中,许东忽然听到原本若有若无的声音这会儿似乎又有迹可寻了,探头细听了一阵,那声音好像就是从这门里面的房间中传出来的!

    听出声音是从门里传出来的后,许东心想不如进去“看”一下,既然有人在里面,那他进去也就不算是“偷摸”进去的了,见到人打个招呼,聊几句,说不定还能看到些别的“宝气”,虽然不能看到宝贝,但能看到很多种类不同颜色的宝气,对他来说,也有很好的印证功效!

    “有人吗?”

    许东忍耐不住,先问了一声话,然后才迈步往里进去。

    门里面是一间杂物室,堆放着一些农产,有土豆,玉米棍,几条茄子和是黄瓜等等,靠里边的位置又是一道门。

    许东直接往里边的门里进去,又问了一声:“有人吗?”

    这时候,什么都已经阻止不了许东往里面进去的念头了,因为屋里的空间中都弥漫着之前在庙宇顶上看到的那股子宝气!

    在进去就是一间“禅房”,这间房里除了一个老和尚和两个蒲团外再无它物!

    许东有些愣,屋子中,老和尚闭目打坐,而那弥漫整栋庙宇的宝气居然就是从这个老和尚身上冒出来的!

    老和尚穿着薄薄的蓝色布僧衣,看样子绝藏不了大的东西,而冒出这么浓厚宝气的宝贝到底是什么东西?

    老和尚虽然闭着眼,但须眉间,那像貌模样跟十几年前见到他的时候似乎还是一样!

    许东大约是七八岁的时候见过这个老和尚,那时候的他僧袍油污,看起来很邋遢,眉毛白,胡须却是黑的,脸上的皮肤红暖暖的像婴儿的皮肤,样子看起来最多也就是三十五六。

    而现在,许东暗暗计算了一下,至少就有十六七年没见过这个老和尚了,看他的脸居然没什么大的变化,仿佛岁月这把杀猪刀奈何不了他半点!

    “老……师傅……”

    许东张口称呼,但还从来没有这种经验,不知道怎么称呼,叫“老和尚”显得不礼貌,叫“老先生”又不恰当,犹豫中蹦了个“老师傅”出来。

    老和尚闭着的眼忽然睁开了,许东瞧着老和尚的眼睛禁不住吃了一惊!

    小时候见到这个老和尚时,只觉得他身材高大,外形邋遢,眼睛明亮,但现在看到的这双眼睛却似乎像是一汪黑色的深潭水,望不到底!

    “你过来!”

    老和尚招了招手,叫许东到他面前去。

    许东迷迷糊糊的走到老和尚面前,老和尚指着面前的蒲团说:“你坐下!”

    许东想也不想的就依言坐下来,老和尚伸手按在了他头顶,许东不知道老和尚是什么意思,但忽然间就觉得老和尚按在他头上的手掌热烘烘的像烙铁,一股热气从头皮上直透进脑子里,烘烤得他脑袋晕呼呼的。

    就像是喝醉了酒,又像是在海上,在飞机上,晕船晕机一般,云里雾里不知东西南北,耳中似乎又听到老和尚的“吟唱”,也不知道他是在说还是唱,也听不出讲的是什么,许东脑子里糊涂得很,就是觉得热气在蒸烤着他,除了糊涂就只剩下糊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许东只觉得全身舒服得很,懒洋洋的又什么都不愿去想,甚至连眼睛都不愿睁开。

    直到耳中传来牟思晴的叫声:“许东,醒醒,许东,醒醒……”

    就像在睡梦中忽然被人叫醒一般,许东一惊,陡然睁眼,却见眼中金黄一片,斜阳余辉,自己正躺在天井中那条石龙边,牟思晴一张俏脸如花,正弯腰低头叫着他。

    许东一怔,跟着跳了起来,四下里张望,一边诧道:“老和尚呢?宝……宝气呢?”

    牟思晴嗔道:“你做了什么梦?还老和尚,还宝气,我看你十足十就是个宝气!”

    许东奇怪得很,记得自己明明是沿着檐角到后面,然后从后面的木门里进去,老和尚似乎给自己按摩了脑袋,晕晕呼呼的正觉得舒服,怎么一睁开眼却是在庙前边的天井中了?

    难道自己真是睡在这儿做梦了?

    “不对不对!”许东摇摇头念出声来,又向大门的方向望过去,一边又问牟思晴:“老和尚呢?老和尚在庙里没有?你跟你姑父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