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四十六章 两百万元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许东认认真真的回答:“真的是古董!”

    牟思晴呆了呆,忽然又说道:“不好……我原本是想让你找个借口帮助一下郑妈,反正你刚刚赚了一千万的横财,掏二十万捐出来那只是小菜一碟,但如果郑妈那盐罐真是古董,那她不就亏了吗?”

    许东又好笑又好气的说:“谁说郑妈就一定亏了?我之前就是想帮她赚个养老金,所以我才说十万块收了盐罐,谁想到你一句话就加了十万给二十万,那我也只能咬牙受着,至于这盐罐到底值多少钱,我也不能确定,现在不正要去龙老那儿吗?”

    牟思晴一怔,跟着有点讪讪然的表情,拿着车钥匙一扬:“去龙老那儿好说,走,上车!”

    车自然是要上的,也不会走路回去,许东苦笑着提着盐罐跟在牟思晴身后,心想以后自己赚钱的事最好不要让牟思晴知道,要不然她随便帮自己“挥霍”几笔就真的亏大了!

    牟思晴开着车,一边开车一边浅笑,许东心想她不知道又在想出什么“鬼点子”了。

    过了一会儿,许东瞧着车窗外的景物忽然诧道:“你……这是去哪里?不是要去老那儿吗?”

    这去的方向明显不是龙秋生的住址,许东是铜城人,随便瞄一眼就知道是哪儿了,牟思晴现在开车的方向跟龙秋生的住址方向完全就是南辕北辙了!

    “当然是去见龙老了!”牟思晴一边回答一边开车,“谁跟你说现在见龙老就一定要去他家里?”

    许东一愣,心想也是,如果龙老并不在家里,去他家里也见不着,牟思晴既然这么说,很可能她是知道龙老现在去哪里了。

    再过一阵,许东瞧着车窗外的方向诧问:“你这是去……去局里,去你上班的地方?”

    牟思晴点着头回答:“你眼很利的嘛,这都看得出来,得了,我也早点跟你说明白,免得你又疑神疑鬼的,龙老现在就在局里帮着鉴定一些查获的文物古董!”

    许东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什么,是去见龙老就好,他现在只想着那个盐罐,不知道到底是个值多少钱的东西,但它冒宝气出来,想必多少也是值一些钱的,亏也是亏不到哪里去。

    牟思晴脸上忍不住乐的表情,那主要是因为给了郑妈二十万,能让这个好心的郑妈老有所依,那也算是办了一件好事,只不过也真的是“敲榨”了许东一笔,本来说“敲榨”的话是开玩笑的,原本就只是带他去吃个混饨,十几块钱的小事,但却没想到到头来反而是真的狠狠敲榨了他一大笔钱!

    是有些愧对许东,不过反正他也平白赚了一千万的巨款,二十万的损失与一千万相比,那还是微不足道的,不过是拔了一根汗毛而已,伤不了筋,动不了骨!

    到市局后,牟思晴问办公接待的同事,查到龙老是去了“证物保管室”,当即又带了许东一起去证物室。

    证物室在公安大厦的顶层:九楼。

    去证物室还要在门监处签字登记,证物室的警员瞄着牟思晴笑道:“晴哥,有多久没见你了吧,怪想你的,今儿个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牟思晴一瞪眼:“少怪腔怪调的,龙老呢,在里边吧?”

    那警员嘻嘻笑道:“在咧,在第七室看坛坛罐罐的!”

    说归说,笑归笑,那警员“调戏”着牟思晴,但话还是得认真回答,不敢跟她瞎胡扯。

    不过对许东手里提的东西还是很认真的检查了一下,然后做了记录,又拿着一个电子棒一样的仪器在许东和牟思晴身上“扫描”检查一遍,这才准备放两人进去。

    牟思晴哼了哼,等那警员在铁门上按了密码打开门后就踏步进去,许东也是一声不吭的跟着进去,那警员很好奇的盯着许东看了几眼,又瞄了瞄牟思晴签名的本子上,她替这个年轻男子签的名字是“许东”,对这个名却是很陌生,没听说过,看样子也不是局里新来的警员。

    第九楼整层都是证物保管室,楼层中间一条走道,两边尽是办公室一样的小间,门口的牌子上写着“保管1室”“保管2室”等字样,一直到第四排的房间门口处停下来,是第“7”室,牟思晴在门上敲了敲。

    所有的证物保管室都有监控,一般有警员要进去取证物或者查验,证监室也会派一名警员跟着一起来证物保管室作现场看守,以免证物流失。

    而牟思晴和许东进来之所以没有警员跟着一起,那是因为牟思晴和许东要去的保管室是有龙老在,那边已经有警员跟着的,既然是去同一处,自然也就没必要再安排警员一起进去,再说巷道中和证物保管室里都有监控,进来的人一举一动都被无死角的监控着。

    开门的是证监室的警员,也早得到同事的通知,所以开门看到牟思晴时也没有惊讶的表情,笑嘻嘻的让开来,做着请的手势说:“晴哥,请进请进,龙老在里边!”

    许东听着牟思晴这些同事都称她为“晴哥”,心想这些人对牟思晴的“外号”倒也取得恰当,牟思晴这个女汉子的确称得上“哥”!

    许东一进去就见到龙秋生拿着放大镜半蹲着在看一件瓷器,回头一看到许东就喜道:“许东,你怎么来了?”

    不过龙秋生一见到牟思晴时就恍然大悟了:“思晴,是你带许东来的吧?呵呵,正好,许东,你来看看这几件瓷器怎么样!”

    许东把手里提的胶袋子小心的放下来,笑着说:“龙老,我找您也有事,刚刚收了一件瓷器,想请龙老看看有什么价值……”

    龙秋生一怔,随即站直身子走过来:“你收了件瓷器?是什么?嘿嘿,你还用得着要我看?”

    那警员自牟思晴进来后,眼光就没离开过她,听龙秋生说了几句后这才醒悟过来跟牟思晴一起来的还有另外一个人。

    而且龙秋生的语气也很让警员吃惊:龙秋生居然说还用得着要他看的话,难道在铜城还有比龙秋生眼力更强的人?

    再把眼光投到许东身上,那警员更是诧异,这人好年轻,龙老是在“嘲讽”他吧,要不然他怎么会对一个这么年轻的人说那种话?

    龙秋生可不管别的人什么表情,他只想马上看看许东收的瓷器是个什么东西!

    许东的包装实在太简单了,瓷器是最需要小心的危险品,凡是搞收藏的人,哪个都知道瓷器收藏保管都需要拿出十二分的小心,尤其是运送途中所用的包装袋和箱都要有百分百的安全保证才行。

    而许东居然就只用两条普通装菜的黑胶袋装了瓷器,不知道是大意还是在不乎!

    照理说,许东的眼力是没得说的,所以不应该存在“大意”,而许东目前的经济状况并不好,也更不应该是“不在乎”吧?

    从胶袋的外包装来估计,龙秋生还以为可能就是个一般级别的瓷器,但一打开胶袋口看到那盐罐的外形时,他就吃了一惊!

    证物保管室里的灯光本来就很亮,龙秋生还双手捧着盐罐对着灯光仔细察看下沿一圈和底部,看了好一阵子,然后又小心的放在保管室中间的一张桌子上,拿着放大镜去看盐罐表面层。

    许东对瓷器不是很懂,他当然不会胡乱开口,要不然就会露马脚,这个盐罐不管是多长年代的东西,价值肯定是有一些的,只分高低而已,所以他并不担心龙秋生分析后的结果。

    倒是牟思晴凑近了去问龙秋生:“龙老,这盐罐儿值几个钱?”

    “几个钱?”龙秋生嘿嘿一笑,然后抬头问许东:“许东,这东西你花了多少钱买来的?”

    许东讪讪一笑,怕出丑没好意思回答,牟思晴嘻嘻笑着又问:“龙老,您就说这东西值多少钱好了!”

    龙秋生伸手在牟思晴头上轻轻一敲,笑骂道:“你这丫头,人前龙老龙老的叫,人后爷爷爷爷的叫,鬼灵精怪的,你怎么跟许东一块儿来的?”

    牟思晴脸一红,想起跟许东的“恩怨”就不好意思,这自然是不能对别人说出来的,笑着嗔道:“我请他来协助局里鉴定证物呢!”

    龙秋生点点头:“那你们还真是找对人了,许东是个奇才!”

    说到这儿,龙秋生才又看着许东叹道:“许东,这是宋代建窑油滴釉,我想你既然收了回来,这自然是瞒不过你的眼睛的,你拿来给我看想必不是要我替你再鉴定了,你是不是想出手?”

    许东脸是微微红的,不过他就算脸红也还是赶紧点头道:“是,龙老,我是想转手,找个买家,但是我认识而且熟的人,对瓷器又懂的人,那也只有龙老了,我想请您看看,如果转手的话,能给个什么价钱?”

    听龙秋生说是“宋代建窑油滴釉”这句话后,许东其实已经安心了,不管值多少钱,至少证明这东西是个真品了!

    龙秋生沉吟着道:“这个罐儿的名字叫‘鹧鸪盏’,从它的黑釉颜色以及油滴釉结晶来看,还是一件上等品,我们对能映证古代瓷釉技术的瓷器,基本都以‘无论’论之,但如果硬要以金钱的数量来衡量,那我可以给它两百万元的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