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秘密行动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两百万?”

    牟思晴几乎是跳了起来,惊得张了嘴合不拢来!

    许东给郑妈二十万,那还是她加了十万的价钱,她一直觉得有些“愧对”许东,但现在龙秋生开口说值两百万,那还“愧”什么“愧”?

    “奸商!”牟思晴扭头盯着许东忍不住恼出声来!

    龙老都说许东是个“高手”,她也是糊涂了,哪有许东看不出价值的东西?亏得她还一直认为许东出那个价是在替郑妈考虑,现在才明白,许东不过是拔了十分之一的“毛”而已!

    许东虽然也很吃惊,但毕竟他还是清楚这东西是真的,就是他自己估计不到这个价钱而已,但现在听到龙秋生说值两百万后,还是相当吃惊。

    而牟思晴说他是“奸商”,许东又是苦笑又是无奈,这个“奸商”的名头怕是背定了,因为他没办法替自己申辨,有龙秋生的另眼相看,再加上许东几次出色的“表现”,牟思晴早已认定了他是个鉴定“高手”,既然是高手,又哪有不知道这盐罐儿值多少钱的道理?

    要说自己真不知道盐罐儿的“价值”,牟思晴当然不会信了,想想也懒得去找理由解释了,随她怎么看都好,奸商就奸商吧!

    牟思晴瞪了许东一眼,心想这个事也不好在同事和龙秋生面前作,只有等出去后再私下里“训斥”他,就算赚点钱,那也得还给郑妈补一半儿回去,要不然就真的太“黑”了!

    停了停,牟思晴又问龙秋生:“龙老,您刚才说的什么滴油的鹧鸪罐,这东西是装油的还是用油滴出来的?”

    “真是不学无术!”龙秋生忍不住笑骂起来,“你这丫头尽瞎扯,好吧,我就来给你讲讲油滴釉的来历,油滴釉出自于唐代,盛于宋代,尤其是建阳窑烧制的产品最有名,后来就称为‘建窑’,建窑烧制的黑釉瓷产品丰富多彩,变化万千,最有名的品种包括兔毫釉、油滴釉、曜变釉、结晶冰花纹釉、芝麻花釉、龟裂纹釉、酱褐釉等等,而其中的油滴釉就是鹧鸪釉,这是因为窑变产生的自然结晶釉产品,以及黑釉点白斑、黑釉铁锈花、黑釉描金彩等人工绘饰艺术的作品。黑釉装饰多样性的成就,突出表现在茶盏釉色装饰艺术上……”

    “宋代社会盛行饮茶,斗茶,那时候民间的富裕阶层和文人以斗诗饮茶为时尚,所以像建窑等民办窑场盛行,宋人察襄所著的‘茶录’称,‘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熁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出他处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又说‘凡欲点茶,先须熁盏,盏令热,冷则茶不浮。兔毫坯厚,久热,用之适宜’,这就是说的建窑兔毫盏!”

    “建窑瓷胎土富含高铁成份,含砂量较多,胎体厚重,胎质粗糙而坚硬,瓷器产品胎色分别有黑、紫黑、灰黑或红褐等色,它的优点是含铁量高易于受热,厚胎和胎内蕴含细微气孔,比较利于茶汤的保温,在鉴别建窑窑瓷器时,建窑瓷器手感相对较重,器底露胎处一般都有一层浅红、酱红、或深黑等胎色面,这是因为含铁质元素的胎土在高温作用下,铁质成份析出所造成的变化,也是建窑瓷器最易辨认的特征!”

    龙秋生这一席话,听得许东如痴如醉,当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姜,还是老辣,龙老的这些底蕴,那不是想学就能学得来的,能熟到这个程度,只有“饱读诗书”和经过无数的鉴定经验才能有这样的深度!

    不过牟思晴和那个警员同事如听天书一样,一点也不感兴趣,那男警员一双眼睛就在牟思晴脸上“瞟”,饱餐秀色,而牟思晴则还在惊叹两百万的价钱,龙秋生对她的“讲解”几乎完全是对牛谈琴了!

    龙秋生说这些话无意摆弄他的深厚知识,他只是随意就说出来,一来是因为牟思晴“问了”,二来是因为他压根儿就没把许东当成对手或者收藏界的“后辈”,他纯粹是把许东当成了跟他一般儿地位的“朋友”!

    所以说龙秋生这一席讲解,受益最大的就只有许东,这些知识结合他看“宝气”的能力,就只有四个字能形容:“如虎添翼”!

    许东听得带劲,但龙秋生忽然就不说了,笑呵呵的望着他问:“许东,你如果真要转手的话,两百万,你看行不行?不行我们再商量一下!”

    牟思晴听得更是有些“咬牙切齿”,这家伙,这么个破盐罐居然还不止值两百万,听龙老的口气还可以再添加,这时候倒是不怎么“恨”许东奸诈了郑妈一回,而是气恼这家伙随随便便就能赚个几百万,而像郑妈辛苦劳作一辈子还赚不到他赚这一笔的零头!

    赌那块石头的时候,牟思晴就认为许东有一多半是靠了运气,也许是有“眼力”方面的原因,但绝大多数还是靠运气,那个运气让他平白赚了一千万,而现在居然又是不流汗不喘气的又赚了两百万,这不令她“生气”吗?

    说实在的,她在大案组刑侦组跟同事们经过多少次的危险,踏过数不清的困难,汗水都流成河了,这一个月才挣个几千块钱的薪水,虽然说她根本就不考虑赚多少钱的问题,但跟许东这一对比,心里还真是很不“平衡”了!

    许东一听龙秋生的话就赶紧摇着头回答:“不不不,龙老,我不是嫌价低,我是在想把这个价钱的数目再送回给卖瓷罐儿给我的阿姨,我只给了她二十万!”

    听许东这么说,牟思晴又怔了怔,心想这小子还不错,良心不错,看来还是自己误会他了,这小子虽然贫穷,但还真不是她想像的那么贪财。

    龙秋生一辈子都在跟这样的事情打交道,所以对许东说的情况都不会太在意,人心好吧,多给卖者一点,人心不好,赚了也是应该的,现在这个年代讲究的就是强者更强,弱者更弱,弱者赚点钱都是小钱,强者随便赚一笔钱就是大钱!

    龙秋生把盐罐儿小心的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对许东说道:“许东,你来了正好,看看这里保管的一些瓷器,看看真假问题。”

    龙秋生一边说一边指着保管室里四周墙壁边的架子,架子是铁架子焊成的,每一面的架子都有好多层,好像书架的形式,只不过比书架更宽更厚更牢室。

    许东自一开始进来时就已经看到这保管室里有好几道“宝气”冒出来,不过这些宝气的浓厚度不高,以宝气而论,估计价值不很大。

    东面墙壁架子上有几袋颜色不同的东西,用塑料袋封好的,打了封条标签,里面的东西有些是白色的粉状,有的是颗粒状,有的颜色五彩斑斓,有的呈玉色的冰糖颗粒状。

    这些东西也有“气”冒出来,不过肯定不是“宝气”,从医院出来后,许东看什么东西都有“气”,只分颜色深浅浓厚程度不同,而万物所露出的气与奇珍异宝的宝气也大为不同,而且很淡。

    牟思晴见许东没去看瓷器,反而盯着这一排东西看,当即介绍道:“那些是海洛因,大麻,可卡因和冰毒。”

    许东心里本就有这种猜测,一听牟思晴的介绍倒是立即就证实了,又想到她不是说今天晚上市局进行的秘密行动就是“扫毒”,不禁心里一动,今天莫明其妙的能看到所有物体都冒出来的“气”,而这些毒品的气也各自不同,他要是看得出来毒品的气,不知道能不能帮警方搜索到这些东西?

    一想到这个,许东沉吟一阵,想想还是赶紧再暗暗把那几种毒品冒出的气多看几遍,记好这些东西所出来的气的颜色和浓厚多寡程度,如果有作用的话,那也是有备而无患!

    “晴哥,这朋友面生,是你的朋友?”

    牟思晴的警员同事注意到牟思晴的注意力都几乎投在了许东身上,这才注意到他,瞄了一阵,很有些不痛快的问道:“晴哥,这是你的朋友?好年轻,在哪个公司上班?”

    瞧许东的脸相确实年轻,又很是面生,那警员也觉得许东可能不是个警察,所以又问牟思晴。

    这警员二十七八岁了,看他的左手还戴着一枚婚戒,许东有些鄙夷,这家伙没结婚至少也有对象了,这会儿一双眼就没离开过牟思晴,好色倒不说吧,这是绝大多数男人的通病,不过他也跟别的同事一样叫牟思晴“晴哥”,以他比牟思晴大了一截儿的年纪也这么叫,让人未免觉得很有些“恶心”和“肉麻”!

    牟思晴点点头回答他:“是啊,我的朋友,也是我们局里请的古董鉴定专家,别看他年轻,本事却是硬得很!”

    “幸会!”那警员随便敷衍了一句,然后又望着牟思晴,“晴哥,你是胡局的骨干,今晚不是有行动吗,你怎么没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