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疯狂的气味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你……偷看了!”

    那警员呆了呆后忽然指着许东叫了起来,在他脑子里就认定许东是偷看到了,否则他怎么可能知道那四件物品藏在哪个纸箱子里面?

    除非他的眼睛能透视,这自然又是绝不可能的事情,除了偷看还能有什么?

    许东淡淡一笑,摊摊手无所谓的道:“你要觉得我是偷看的话,那就算是我偷看了吧!”

    看到许东居然不辨解,那警员一股子的“气焰”顿时就泄了,人家不跟他争强好胜,不跟他“斗”,在牟思晴面前,他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狠话”。

    牟思晴倒是有些奇怪的盯着许东看,刚刚许东跟她同事的“赌约”,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许东确实没有耍赖,规规矩矩的转身过去,她同事话后才又转身过来的,绝对没有偷看,而且许东面对着的墙壁那一面就是放证物品的铁架子,根本就不可能从那上面得到“反射”的可能,而且就算是整间屋子里都找不到一丁点的“玻璃”,无论从哪个方向都不可能有反射照映物,所以说从反射物中偷看到的说法也是绝不可能的!

    之前许东在黄乡郊的住宅处现他暗藏的古董文物时,牟思晴就觉得不可思议,到现在她都没有想通许东是怎么现的,而现在许东又像是“玩魔术”一般儿的露了一手,看他嗅了嗅的模样,莫不是他真有狗鼻子的能力?

    许东现玩的这一手让龙秋生都感了兴趣,走过来沉吟着问:“许东,你这一手玩得好啊,我都没看出来什么破绽,再试一次我看看?”

    “是啊是啊,要他再试一次,我就不信他真能猜得到,肯定……肯定……”那警员见龙秋生都过来说这事了,他顿时就跳了起来,一边说一边做着表情动作。

    许东当然知道龙秋生跟那警员不可能是同样的念头,微笑着点头道:“好啊,龙老,您要怎么试?”

    刚才他已经全方位的察看过那几种不同类型的毒品所散出的“气息”,记好气雾的颜色形状和各种特征点后,无论用什么样的箱子遮盖住他都是能看得出来的,几个纸箱子又怎么难得倒他?

    那警员这一次注意了之后,自然不会再“大意”了,先摆着手对许东吩咐:“你再转过头去!”

    许东笑了笑,这次是有意在龙秋生面前“露”一下,所以索性点着头说道:“好,你这有个工作帽子,我干脆拿来盖在脸上!”

    帽子是用很厚实的棉布做的,那警员经常戴,知道那东西戴在脸上后,绝不可能还能从帽子里看到外边的东西,眼见许东拿了帽子转身过去后再把帽子遮盖在眼睛的部位,然后用手将两边的缝隙捂了个严实!

    那警员再机灵,这一次也无话可说,做到这个程度已经是他都认为最好的防患措施了!

    而且这一次还有龙秋生和牟思晴在旁边一起盯视,许东没有办法作弊,那警员赶紧麻利的把四件物证品打乱次序,然后重新放进纸箱子里,准备倒盖过来时,想了想,又把最后一个箱子里准备藏的k粉拿了出来,瞄了瞄铁架子上的另外几个小纸箱子,灵机一动,把东西悄无声息的放到其中一个箱子里面,然后再转身把地面上的四个箱子翻转过来。

    “好了,你现在转身来看,要是你这一次还能找出来就……”

    许东听到他说话后就转过身来,把盖着的帽子拿掉,盯着地面上的四个纸箱子看。

    那警员和龙秋生牟思晴三个人都紧盯着许东,看他这次能不能再“嗅”出来,尤其是那个警员是死死的认定许东是“玩假”的,肯定是用了什么作弊的方法!

    许东眼一瞄那四个纸箱子就看到箱子表面上散出来的气息,略一分辨就看出来是什么了,不过最后一个箱子上却没有气散出来。

    许东一愣,心想是不是箱子“特殊”了还是那警员根本就没有把东西放进箱子里去?

    又或者是他的能力根本还没达到随心所欲的程度,这时候又“减弱”了,弱到他看不出那个物证品所出来的气了。

    只不过这个念头在许东抬头时就烟消云散了,因为他一抬头就看到那警员身后铁架子上那四五个纸箱子中的第三个冒出k粉所散出来的气,很明显,那警员根本就没把东西藏到地下那个箱子里去,他把物证品藏到铁架子上的箱子里了!

    许东不动声色,先是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会儿,然后才闭了眼睛弯着腰去“嗅”,在地面上那几个纸箱子上嗅了一阵,之后又站起身探头在别的位置一阵乱嗅。

    那警员心头直是冷笑:好小子,你这次要露马脚了吧?

    龙秋生饶有兴趣的盯着看,他倒是觉得许东在玩魔术技巧,魔术嘛,肯定是假的,但魔术能做到所有人都看不出来破绽的话,那就很成功了,而目前,他还没有现许东在哪个环节中作弊的情形。

    只有牟思晴心里倒是真觉得许东可能真的会“嗅”,尤其是可能会嗅“瓷器”的气味,不过瓷器又怎么可能会有气味?

    把“表演”的过程做完全后,许东这才睁开眼来,盯着地面上的四个箱子看。

    那警员“嘿嘿”笑着,心想他这一次肯定是没“偷看”到,看他还怎么演戏!

    许东沉吟片刻,随后指着第一个箱子说:“第一个箱子里放的是海洛因!”

    “这……”那警员原本得意的冷笑着,谁知道许东陡然说出正确的结果来,把他惊得一愣,情不自禁的就嚷了出来:“这绝对不可能!”

    许东把纸箱子打开,露出里面那一袋白色粉末状的东西来,淡淡道:“你是说怎么个‘不可能’?”

    那警员很有些哑口无言,许东指着第二个纸箱子说道:“第二个箱子里是大麻,第三个纸箱子里是冰毒……”

    许东又接连把第二和第三个纸箱子里藏的东西说出名称来,把那警员弄得目瞪口呆,仿若泥塑一般!

    牟思怡忍不住浅笑,而龙秋生则摸着下巴的胡须莞尔,许东这一手玩得真是漂亮,他硬是没看出来许东是怎么办到的!

    龙秋生自认为他的眼力和观察能力远普通人,要说作弊那基本上是不可能逃得过他的眼睛,但刚刚许东的这个“魔术”,他还真是看不出来问题出在哪儿!

    也正因为瞒得过他,龙秋生才觉得有趣,就跟鉴定古董一样,只有他鉴定不出来的东西他才觉得有挑战性和趣味,一加一的事情又有什么意义?

    牟思晴笑吟吟的问许东:“许东,我就是弄不清楚,你说瓷器也有味道?”

    许东认认真真的点了点头回答:“有,其实任何物品种类都有它们各自的特点,也可以说都有气味,好像一块石头吧,任何人都会觉得它是没有气味的,但其实不然,它也有气味,只是你分辨不出来而已!”

    “哦,我明白了!”牟思晴点头回应着,许东这个能力可能是真的了,他多半是真的有乎常人想像的嗅觉能力,要不然在乡郊中他怎么可能找得出那些古董藏着的地方?

    这个解释倒是很“完美”的解释了那一次的“不可思议”之处,再想想,牟思晴又恍然大悟起来:对了,第一次见许东时是在铜城大酒店的餐厅中,那件为她定婚而越洋送来的金蚕玉衣失窃,许东不也是很准确的找到它在小叔身上吗?

    要不是他有这么不可思议的嗅觉能力,他又怎么可能找得到金蚕玉衣?

    只有那个警员呆若木鸡,好半天才醒悟过来,盯着许东疑惑不定,想说他又是“作弊”的吧,却又找不出证据,皱着眉头想了想,眼睛一瞄到地下还剩下没翻转过来的最后一个纸箱子,忽然心里一动,赶紧指着纸箱子说道:“还有……还有这个,你不是还没猜出最后一个纸箱子里的东西吗,猜出来再说!”

    许东“嘿嘿”一笑,慢条斯理的说道:“明明就只有四件物证品,我猜中了三个,剩下的也就只有k粉了,任谁都不用去想就会猜最后的箱子里藏着k粉吧?”

    那警员一怔,心想这家伙难道从他脸上的表情里看出什么了?

    藏东西的时候,龙秋生和牟思晴当然看到那警员是怎么藏的了,这时候见许东“主动”说这样的话,也有些惊诧,许东真的觉了?

    许东又淡淡笑着说:“你忘记了,我靠的是嗅觉,我闻的是气味,你把东西藏到了别处,却要我来猜个空箱子,这可骗不了我!”

    许东一边说,一边径直走到铁架子边,连犹豫都没有,直接翻开第三个纸箱子,把里面放的k粉取了出来,摆到中间的桌子上。

    地面上那第四个纸箱子,许东压根儿就没去碰它一下,似乎他早确定那里面没有他要猜测的东西!

    那警员禁不住喃喃自语:“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牟思晴笑吟吟的替许东说话了,“我看可能得很,你说不可能,要不你把那帽子拿来遮了眼睛我来藏东西,你来辨辨看?”

    那警员顿时支吾起来,别说用帽子遮盖了,就算什么东西都不用,只要他转过身去他也辨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