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人心冷暖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牟思晴上岸后,陈秀峰虽然心里满不是滋味,但此时案情“大获成功”,所有的行动成员都忙了起来,他也“被迫”忙了起来,甚至都顾不上想问一下牟思晴了。

    对牟思晴这个突然的行动,陈秀峰是一头雾水,但他心里倒是认定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认为牟思晴是“有备而来”,是专门为刑警队争脸的,并且她也成功了,今天这次行动几个单位一共一百多个行动人员有哪个不知道这么庞大的毒品都是牟思晴现查找到的?

    牟思晴跟许东上岸后,见没人注意她,正好就悄悄离开,向许东招了招手,两个人沿着峭石小路上去,上了公路后开车离去。

    牟思晴一边开车,一边想事,脸上满是笑容,这时她也不给胡青山打电话汇报今晚行动的情况,因为她知道不用她跟胡青山说什么,自然会有别的人向胡青山汇报。

    确实如此,牟思晴开着车还没回到城区,胡青山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思晴,你这丫头,尽给我搞突袭……哈哈,这次我要给你记个大功!”电话里,胡青山甚至都没让牟思晴说话就哈哈笑着说了起来。

    牟思晴在路上早就想好了怎么回答,浅笑道:“胡局,这次的行动其实是我们吴队的安排,花了很大工夫从内线那儿得到消息,不过他觉得不想跟陈队闹得水火不容,我们总归都是一条战线的人,他的意思是只要能破案,只要能给铜城减压,只要能给铜城带来安宁详和,个人的得失是不重要的,所以才安排了我去……”

    “好好好!”胡青山原本就怀疑这件事不那么简单,按理说牟思晴还没那么深的城府和那么强的能力,他是怀疑这件事就是吴洪胜的安排,刑警队和缉毒组原本竞争就强,而缉毒组这些年也一直压制着刑警队,陈秀峰的个人能力也被认为是“最强”的。

    在年龄上,陈秀峰也比吴洪胜强,陈秀峰才四十,而吴洪胜已经五十四了,上级领导也是有意提拔陈秀峰,不过就今天这个行动来说,陈秀峰的“优势”就跌了一大截!

    因为今天这个案子太引人注目了,近五百公斤的毒品,放在全国都是少有的“大案”了,所以说,背后“指挥”的吴洪胜不提拔都难。

    不过胡青山还是比较满意,听牟思晴这么说,那就是吴洪胜考虑周到,他不想跟陈秀峰闹出“矛盾”,要按两队的私怨,不当场把功劳抢在手中,不“奚落”陈秀峰一场,不当面跌他面子才怪,但吴洪胜连面都没露,看来很大气,倒是自己小看了他!

    不过不管是吴洪胜立功,还是陈秀峰立功,胡青山这个领导的领导功绩是少不了的,但是下属考虑周到让他这个局长好过,内部没起内讧,这就是好事!

    “你回来详细的写一份报告,明早交给我,我今晚还要召集审训人员连夜审问,趁势追击打落水狗!”

    “好!”牟思晴应了一声,然后挂了了一下一直安静着的许东:“许东,你跟我一起去局里?”

    “不了!”许东淡淡道,“你送我回牛哥典当铺,我累了,想回去睡个觉,另外,案子的事情我跟你有约在先,你知道的,如果你把我拉出去,那我们的合作就到此为止!”

    牟思晴“嘿嘿”一声,开了一会儿车才又说道:“真是奇怪,哪个人不想出人头地?有哪个人不想露脸出风头?你真是个怪人,天大的功劳一件又一件的随手抛了,让我白捡,这馅饼把我都快砸晕了!”

    许东淡淡一笑,也没有回答,眼睛望着车窗外,凌晨了,这个时间的公路外一片漆黑,他什么都看不见。

    牟思晴笑着又说道:“许东,我觉你这个‘嗅觉’能力实在太强了,实在是个破案的级‘大神器’,我倒不是想你能帮我立多少功劳,我是想着破更多的案子就能为百姓办更多的实事!”

    “你也别想了!”许东想也不想的就一口回绝,“我没空管你们的事,我要忙我的工作,我要挣钱糊口,最多是有空的时候帮你一次两次!”

    牟思晴呆了呆,瞄了瞄许东,哼了哼说:“你这人……真是的!”

    想想许东之前的确说过这样的话,再说他不为名不为利的,的确也要求不了他做更多的,把他逼急了说不定他真的一次忙都不帮了,还是慢慢来吧,只要他答应帮忙,只要在关键的时候能拉动他出手,这也不是坏事!

    把许东送回典当铺了,牟思晴才笑吟吟的开车回市局。

    许东在典当铺门口站了好一阵,看着牟思晴的车子消失在眼中后,这才掏出钥匙来开了门进去。

    频繁的使用能力让他感觉到“很累”,澡都不洗就倒在床上睡了。

    第二天早上许东还在睡梦中就被人叫醒,睁眼一看,在床面前叫他的竟然是老板牛向东!

    许东一惊,赶紧坐了起来问他:“牛叔,天……天亮了?”

    牛向东看了看手表,沉声道:“都九点半了,还才天亮?快起来,我有客人!”

    许东又是一惊,他这一觉怎么睡到九点半了?

    看来昨天真的很累了,这一觉睡得又死又沉,让牛向东亲自来开门叫他起床,许东还是又脸红又尴尬,赶紧起床。

    牛向东转身出去,走到门口又回头望着许东说:“许东,我有客人来谈生意,你赶紧泡茶招呼,不要失礼!”

    许东尴尬的笑着回答:“好的好的,我马上洗脸出去泡茶,马上就好!”

    牛向东点了点头,背着手出去,许东这才好意思穿衣裤,又以最快的度到洗手间洗脸刷牙,用了两分不到的时间,然后出去泡茶。

    因为牛向东并没有说有几位客人,许东先倒了两杯茶水端出去。

    外间,牛向东正陪着一个人说着话,许东赶紧把茶水端上去小心的放到茶几上说:“请喝茶!”

    抬起头来的时候,许东一眼看到那个客人的脸时,不禁怔了怔,那个客人竟然是姨父周天奇!

    周天奇自然知道许东在牛向东这儿,眼不抬眉不动的端了茶,轻轻呡了一口茶。

    许东退开两步,站在边上候着,瞧着姨父一脸夷然自得的表情,心里很有些“不痛快”!

    牛向东也喝了一口茶,然后才笑着说:“周兄,上次给你看过的宋玉净瓶儿你说考虑,我给你保管着没拿出来给别人,今天你打电话来说再看看,那你再好生看看,这东西啊,呵呵,我说二十五万给你,你是懂行的,也就不用我说,这东西嘛,市面上行价就是四十万以上,我看周兄是个值得交的朋友,所以二十五万就二十五万吧,别人给再多的钱我也不卖!”

    周天奇原本有些“严肃”的脸松开了,笑呵呵的道:“牛兄说哪里话呢,我回去考虑了一下,要就要吧,不过今儿个太早,没来得及去银行,我只带了十万现金,你看……”

    “没事,我跟周兄还谈什么钱!”牛向东一摆手随意道,“东西你拿去,跟我不用谈钱不钱的,你几时方便去银行再拿来不迟,周兄的为人我还信不过?”

    牛向东一边说一边又起身进里间把玉净瓶拿了出来,许东在店里还没见过这个玉净瓶,这瓶儿外形并不算大,就跟个可乐瓶儿差不多,浑身乳白,瓶上冒着一股子蓝色宝气,明明就是个好东西!

    如果是别的客人,许东是什么话都不会说,这是牛向东的生意,他要怎么做就怎么做,自己只不过是打工的,最多就是替他“把把关”,不让他吃亏上当就好。

    但现在这个客人是“周天奇”,是他痛恨不过的人,牛向东卖了个真东西给他,从宝气的浓厚度看起来,这东西的价钱绝不算贵!

    本来像古董藏品的买卖,许东也是知道的,这个行业讲究的就是“概不赊欠”,因为古董的交易就是靠“眼力”,赊欠的话,如果亏了,对方说不定就会“赖账”,那是给自己自找麻烦,这个行业的生意就跟银行一样,离了柜台就概不负责的!

    而牛向东居然还同意周天奇只付十万块现金,剩下的钱以后什么时候给都可以,这不是平白给牛向东送好处?

    周天奇一听也笑呵呵的直是点头,把身边的一个公事皮包拿到膝盖上拉开拉链,从里面取了十扎还系着银行纸封的钞票,一扎一万,一共十扎。

    “牛兄,那我就不客气了,这里是十万现金,剩下的钱我回去叫人去银行取了送过来……”

    许东忍不住就说道:“牛叔……”

    “许东!”

    不等许东把话说出来,牛向东抬头挥手就说道:“你去打扫一下店面,里里外外都打扫一遍,我看灰尘不少了!”

    许东一愕,这店里他一直清理得干干净净的,几乎是一尘不染,哪里有什么灰尘?

    牛向东这意思明显就是不喜他在这里打扰!

    许东心里一痛,想着原来他还是把自己跟牛向东的关系想得“太好”了,他只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牛向东对他就算好一点,他也不能把自己看高了,这店里面的生意又怎么轮得到他多言多语?